第四卷 第四十八章 金幣的魅力




離開富賓恩以後,韓碩一路直往幽暗森林的外面趕,所走的道路都是先前走過的。

路途當中,韓碩持續不斷的修煉著魔功,身體經過“固體”階段的重塑以後,韓碩已經算是脫胎換骨了,現在魔功的修煉卓有成效,魔元力可以隨著心意流轉到全身百骸。

魔功修煉有著九重境界,如今韓碩已經到了第二重“拓脈”,“拓脈”的修煉與“固體”有些差異,主要是對全身經脈擴充的過程,使得經脈的寬韌度大大的提高,每一次的修煉當中,“拓脈”的過程都是疼痛欲裂,好像經脈里面有著蟲豸啃咬一般。

魔功前三重的固體拓脈與塑魂是最基礎的部分,越往後面修煉越是困難重重,不過有了修煉“固體”境界的經驗後,韓碩已經明白了魔功的修煉,本就是伴隨著疼痛與非人的折磨的,這一重“拓脈”的非人痛苦也早在意料之中,硬是拼著堅忍不拔的意志,毫不放松的以魔元力一遍遍的將經脈擴充。

經過十二天的修煉與趕路,韓碩沒有在中途碰到梵妮等人,最終獨自走出了幽暗森林,在傍晚的時候再次來到了多羅鎮。

與一個多月前相比,韓碩經曆了幽暗森林的試煉後,無論是實力還是精神相貌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現在的韓碩已經有了一米七幾的身高,身體雖然不是很壯,但也不再顯得瘦弱。

經過鮮血的洗禮之後,韓碩無論是膽量還是見識,都大大的提高了一籌,整個人的氣質也發生了一些玄秘的變化,在韓碩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他已經在慢慢的改變。

傍晚時分,多羅鎮洋溢在輕松愉快的氣氛下,許多冒險者從幽暗森林里面返回,有些人失去同伴一臉哀傷,有些人獲得了豐厚的物品,臉上掛著志得意滿的笑容,打算在多羅鎮好好墮落一番。

韓碩回到多羅鎮以後,首先來到吉恩他們寄存戰馬的地方,等韓碩遠遠觀察了一番,發現他們從軍方花費金幣租借來的戰馬還在以後,立即明白梵妮等人應該還沒有返回多羅鎮。

這些戰馬雖然花費了金幣,但亡靈系的師生們依舊只有使用權,最後返回紮基厄斯城的時候,還是需要將戰馬原封不動的交給紮基厄斯城的城衛。現在戰馬既然還在,這就說明梵妮他們肯定還沒有離開。

韓碩自然知道他一個人馬不停蹄的趕路,肯定會比梵妮一行人慢騰騰的返回快的多,說不定梵妮等人中途遇到魔獸還會耽擱,所以現在梵妮等人沒有返回,也在韓碩的意料之中。

來到先前梵妮等人住宿的小旅館,韓碩走到店主櫃台,微笑著說:“我要住店。”

眯著眼睛正吃著水果的店主,抬頭看了韓碩一眼,懶洋洋的說:“咦,是你啊,給十個銅幣吧,那個庫房永遠都是空著的,你現在就可以過去了。”

上次韓碩與吉恩等人一同前來,吉恩特意為韓碩租了一個庫房,還被這個店主給鄙視了一番,所以現在店主一見是韓碩,理所當然的認為韓碩的身份,也就只能夠租那個庫房來用了。

也不生氣,韓碩微微一笑,從腰間取出錢袋,“嘩啦啦”搖晃了一下,從里面倒出一枚金幣落在圓台木桌上面,瞥了店主一眼,說:“我不想住庫房。”

剛剛還懶洋洋的店主,“刷”的一下坐起來,一把將圓桌子上面的一枚金幣拿起,臉上快速的掛上職業微笑,揚聲說:“當然當然,一個庫房怎能值得一枚金幣呢。可愛的小伙子,你想要住哪一間房子隨便講,一枚金幣只多不少。”

有了金幣待遇果然是完全不同了,韓碩微微一笑,點了點頭說:“我就要上次那個女老師住的房間了,你安排一下吧。”

“沒問題,完全沒有問題,這是鑰匙,一枚金幣足夠你在那兒住五天,小伙子你還有什麼其他要求嗎?”店主笑容滿面,樂呵呵的從桌子後面的抽屜里面取出一把鑰匙遞給韓碩,諂媚的詢問說。

“沒有了,你忙吧!”韓碩取過鑰匙後,直往先前梵妮住過的房間走去,心中暗道金錢的力量無論在那個世界,都是一樣有著神奇的作用,看樣子要想在這個世界立足,這金幣確實是最不能夠缺少的東西。

來到梵妮住過的那個房間,韓碩將身上的東西放下後,愜意的在浴缸里面好好洗了個熱水澡。回想起上次在這兒的旖旎豔遇,韓碩直感覺一股火焰“騰騰”的往外冒,下身已經不可遏制的產生了強硬的特征。

暗罵了一聲,韓碩渾身赤裸著站立起來,從旁邊拿起一條干浴巾擦拭著身上,正打算離開這個沐浴室的時候,從旁邊一個寬大的鏡子里面,看到了他健碩的身體。

鏡子里面韓碩的身體全身肌肉隆起,身材勻稱,皮膚經曆這段時間的烤曬呈現出古銅色,看起來健康有力陽剛之氣十足,和以前的孱弱瘦小有著天壤之別。

很是滿意的捏了捏他的兩塊不大不小剛剛合適的胸肌,對著鏡子擺了幾個造型,韓碩自戀的指著鏡子里面的他,哈哈贊賞道:“小伙子,挺帥氣的啊!”

離開旅館後,韓碩先到衣服鋪,花了一個金幣,置辦了一身柔軟的上好內衣,穿在原來學院分發的雜役服里面。

隨後韓碩又來到武器鋪,花了十個金幣采購了一把品質更好的匕首,四個金幣買了十五根銳利的鋼針別在腿管里面,六個金幣買了一個微型的弩箭藏在袖管內,將他身體全面的武裝了起來。

之後韓碩又來到藥劑店,拿出四十枚金幣,買了一些藥水藥粉,除了一些簡單的醫護品外,其中另有麻醉與迷幻催情的藥粉,還有一瓶是毒藥。

這些東西,在帝國奧森城有些是禁賣的,韓碩即使有錢沒有門路也不定搞的到,但在這個多羅鎮內,因為冒險者需要,所以是可以公開販賣的。韓碩既然來到了這兒,加上現在明白了實力的重要性,手頭又有了金幣,自然要采購一些以防以後用得到了。

等到這些東西全部到手之後,韓碩才感慨有錢的感覺真好,從藥劑店走出以後,韓碩就連脊梁都挺的比往常直了一些,錢袋里面有了金幣後,好像突然間做什麼事情都順利了起來。

前往旅館的途中,韓碩看到周圍一些燈紅酒綠的大大小小的酒館後,腸胃里面翻攪了一下,隨後韓碩順從身體的需求,拐進了其中一個旅館。

酒館里面嘈雜聲巨大,房頂霓虹亂閃,一些冒險者商人三五成群的聚集在廳內的桌椅上,高談闊論的講著冒險的經曆。

這些人臉色通紅,手中拿著酒杯,醉醺醺毫無顧忌的吆喝著暢談著,桌子上面美味佳肴擺放的到處都是,一些年輕的男女侍應,在他們當中不斷的穿梭著,給他們輸送美酒菜肴。

韓碩徑直走到大廳角落唯一剩下的空桌子處坐下,隨後一個相貌靦腆的青年侍應,很快的走到了韓碩的面前,有禮的開口詢問:“請問,你需要一些什麼?”

“好酒,好肉,給我上一些。”韓碩取出一枚金幣,拇指一彈落進那個侍應的盤子上面,大大咧咧的開口吩咐。

這個侍應一見一個金幣落下,立即兩眼放光,更加恭敬的鞠了鞠身子,不動聲色的將一枚金幣收起,微笑著柔聲說:“好的,您稍等一會兒,馬上就來。”

有了金幣就要好好享用,韓碩懶洋洋的倚靠著椅子,眯著眼睛打量著大廳內各色各樣的冒險者與商人。這些或是剛剛從幽暗森林返回,或是即將進入幽暗森林,他們有的剛剛從危險中脫離,有的打算進入未知的凶險,都是放浪形骸的釋放著自己的活力,盡情的享受著多羅鎮的墮落。

一會兒的功夫,一瓶淡紫色的美酒,加上三大盤烤肉兩碟水果,被那個靦腆的侍應送到了韓碩的桌子上。

“這是紫色烈蘭,多羅鎮最出名的美酒,冒險者們都愛喝這個,希望您能夠滿意。”侍應將東西放下後,指著那瓶淡紫色的美酒介紹了一句,躬身退了下去。

韓碩早已迫不及待,抓起烤肉就大快朵頤的啃了起來,味道雖然沒有他親手烤制的美味,但也相當不錯了。擰開酒瓶,一大口紫色烈蘭入喉,甘美的甜味當中帶著一股火辣辣,進入小腹之後口腔之內回味著香醇,帶給了韓碩一種另類的享受。

果然好酒,韓碩贊了一句,抬頭看向四周的時候,突然在門口處,看到進來了兩個熟人——克勞德與艾琳。

克勞德與艾琳巡視了一下四周,像是要尋找空位子,然後兩人目光同時落向了韓碩,詫異了一下後,他們竟然不約而同的起步,朝著韓碩這邊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