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三十四章 不知不覺當中的改變




一直向南,韓碩一行十二人,走了整整八天了。這一路上,所遇到的魔獸越來越強,

獨角的奔牛魔獸,巨大的蜥蜴魔獸,後來還有會釋放風刃的魔狼,噴出寒霜的飛鷹。從先前的從容應付,到最近一日的驚險渡過,一行人明顯的感受到了正逐漸加大的壓力。

一開始眾人,還都是吃著隨身攜帶的食物,到了後來食物吃完了,就直接將這些獵殺的魔獸切割烤烤吃了。

這些魔獸越來越是凶悍,不過它們身上的肉,並不是全部都那麼好吃。像那蜥蜴魔獸的肉就帶著一股異味,根本就難以下咽。

不過越是厲害的魔獸,身上的東西就越是值錢,尤其是一些會釋放簡單魔法的魔獸,體內都會有著魔獸晶核存在,這些魔獸晶核非常珍貴,按照等級的不同,可以賣出極高的價格。

一行人收獲倒也不凡,這幾天的時間,一共得到了四枚魔獸晶核,其中風刃魔狼的晶核三枚,寒霜飛鷹的晶核一枚。

魔獸的晶核,按照等級一共劃分為六級,六級的晶核最便宜,一級的魔獸晶核最為珍貴,基本上很難看到。這些魔獸晶核可以制成一些威力強大的魔法武器,使得魔法師的魔法威力有增幅的作用,也有一些特殊的可以增加魔法師的精神力,所以價值非常之高。

風刃魔狼的晶核屬于五級,市場價一塊二十金幣左右,寒霜飛鷹晶核屬于更高的四級,市場價一百五十金幣左右。光憑現在收獲的魔獸晶核,即使扣除借戰馬所需的五十金幣,也已經算是賺了。

更何況這些魔獸,除了晶核以外,身上的一些皮肉也一樣值錢,那風刃魔狼的皮毛,獨角奔牛的獨角,也都是價值不菲的物品,這些東西全部加起來,價值已經遠遠的超出梵妮吉恩的預料了。

“經過這幾天的試煉,大家都有了不小的提高,面對著魔獸再也不會那麼慌亂了,實戰當中這是最重要的。還有,我們的運氣不錯,這一次外出試煉收獲很大,比我們往常幾次收獲都好了一些,等回到學院後,這些東西販賣了會將所獲的金幣分發給大家。”梵妮心情不錯,嬌美的面容帶著心滿意足的微笑,柔聲的對學員們說。

這一路行來,韓碩一直冷眼注視著周圍的一切,那些生澀的學員們,在面對魔獸的試煉中,從先前的慌亂不堪,到後來的從容淡定,韓碩都是看到清清楚楚。

韓碩五官因修煉魔功,變得比他們所有人都清楚明了,在後來的行動當中,韓碩的提前預警也占了不少的功勞。韓碩怎會有如此靈敏的五官,誰都搞不清楚,連日來梵妮也曾對韓碩的身體仔細的檢查過,結果自然是一無所獲。

梵妮有些頹然不解,但卻也找不到什麼好的辦法,後來只好說等回到學院,利用學院的一些魔法設備,來給韓碩詳細的檢查。連日的提前預警,加上一手美味烤肉的烹制,使韓碩的地位,在這個試煉行動當中已經不知不覺當中提高了幾分。

除了巴克貝拉等人,因為每每“運氣糟糕”的吃到一些難以下咽的食物,依舊對韓碩極不和善外。其他一些學員,都已經不再繼續對韓碩呼來喝去,幾個味刁的學員,甚至于已經開始試著與韓碩友好相處,以求能夠吃到更好的食物。

“梵妮老師,我們什麼時候能夠到那死亡墓地啊?”莉莎聽梵妮說完之後,立即開口詢問。

這句話一說,梵妮眉頭皺了皺,沉默了一下,才柔聲歎息了一句,說:“我只聽說死亡墓地,在幽暗森林的南方深處被人發現過,但是具體在什麼地方,我也不太清楚。其實這次到幽暗森林里面,最主要的目的還是讓你們能夠在面對危機的時候,不慌亂的將亡靈魔法正確的釋放出來,依照現在的成績來看,你們都基本上達標了。

死亡墓地我根本就不知道具體在哪兒,現在你們都應該感覺到,我們遇到的魔獸已經越來越強,要不是布萊恩這幾天提前預警,我想我們早就已經有人受傷了。可就是這樣,昨天遇到寒霜飛鷹的時候,也是驚險萬分才渡過去,如果再往南方深入的話,我擔心我們中的人不但會受傷,說不定還會有人死亡,所以現在我想已經到了應該返回的時候了。”

梵妮這麼一說,學員們都是有些呆愣了,吉恩點了點頭,開口說:“不錯,我們只是過來試煉而已,那死亡墓地根本無法確定,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我們碰不到也很正常。昨天的情況,大家也都親身感受了,如果再往南方深入,我想大家都會有生命危險,這次行動到現在已經收獲豐富了,我們沒有必要繼續冒險的。”

兩個老師都這麼說了,一些膽小點的學員,想了想這兩天的危險,不由的全部點頭同意,紛紛說:“好吧,那我們就回學院吧,最近的危險是越來越大了。”

“巴克,你是膽小鬼,沒有危險哪兒會有大收獲啊。要不是昨天的危險,我們怎能夠得到寒霜飛鷹的晶核呢,我們應該繼續深入南方,說不定可以得到更加豐厚的東西,這樣回到學院以後,其他一些系就不敢瞧不起我們亡靈系了。”莉莎不屑的瞪了那先前出口的巴克一眼,仰著頭譏諷說,然後別頭望了一臉漠然自顧烤著肉的韓碩一下,說:“布萊恩,你說是不是啊?”

原來的韓碩是不該受到眾人注視的,可現在因為幾日來韓碩的表現,只聽莉莎話語一落之後,學員們居然都是望著韓碩,就連梵妮與吉恩也是一樣,似乎韓碩的決定很重要一般。

韓碩不覺啞然,愣了愣之後,憨憨一笑,說:“冒險是應該的,反正大家現在還沒有受傷,不如再走走吧,說不定會有更多的收獲也說不定啊。”

梵妮奇異的望了望韓碩,沉默了一下後,竟然點了點頭,嬌聲說:“好吧,既然這樣子,那我們再走走吧,直到有人受傷了,我們再原路返回。”

“來來,大家可以吃東西了。”韓碩輕笑了一聲,張口招呼說,然後莉莎梵妮等人,率先喜滋滋的沖了過來,不顧儀態的沖著韓碩遞來的最大的兩塊肉拿去。

深夜,清涼的月光灑落幽暗森林,幾個簡陋的帳篷里面,一些學員們已經熟睡,還有幾個學員強忍著困意,肩負著站崗放哨的重任。

無聲無息當中,韓碩孤身離去,慢慢的遠離了學員們所在的帳篷,在參天大樹的陰影當中潛行著。

只見在樹蔭縫隙處,韓碩並不算太過強健的身子,靈活快捷的像是一匹獵豹,穿梭當中方向的驟然改變輕松之極。一會兒的功夫,韓碩就遠離了梵妮等人所在的帳篷,往南方繼續邁進。

倏地,韓碩的身子猛然停下,然後兩手上揚,念動起了骷髏召喚的咒語:“墮落的亡靈戰士啊,應黑暗使者的召喚,展現你的存在吧!”

咒語一落,黝黑瘦小的小骷髏,手持骨刀猛然在虛空現形,只見現在小骷髏渾身骨骼似乎更顯緊密黑亮,與夜色完全融為了一體,像是一個黑暗當中的精靈。

隨著韓碩的快速掠動,小骷髏腿骨不斷的彎曲彈動,但卻不再發出“嘎吱”的輕響,背後七根骨刺煽動著,使得小骷髏飛掠當中像是在虛空當中滑翔一般,與韓碩並排在幽暗森林內穿梭著。

兩匹風刃魔狼,突然在一人一骷髏的前方出現,這兩匹風刃魔狼,正在撕咬著一個野豬形狀的魔獸尸體。其中一匹風刃魔狼,似乎感覺到了動靜,尖尖的耳朵猛然豎立起來,綠色的雙瞳左右望了望。

一把骨刀,閃耀著幽幽銳利寒芒,在夜色當中驟然顯現,只見骨刀在虛空當中劃過了一個曲直奇妙的弧度,猛然刺向了那抬頭警戒的那匹風刃魔狼。

同時,幽暗的樹陰處,一條矯健的身形突然沖出,速度快捷的直接掠向了另外一匹風刃魔狼,昏黑的夜空中突然劃出了一道淡淡的紫色光線,顯得如此妖豔美麗。

兩聲淒厲的慘吼,先後從兩匹風刃魔狼的口中發出,凶殘嗜血的兩條風刃魔狼,沒有反應過來就全部被誅。一匹頭顱被骨刀直接貫穿瞬間死亡,另外一匹魔狼身子僵直落地,從身體里面不斷的冒著森寒的冷氣,

“嘿嘿,又是兩個五級魔獸晶核!”韓碩收手之後,滿意的笑著自言自語。

另外一邊,小骷髏使用骨刀,已經開始割取風刃魔狼價值不菲的毛皮,看他那嫻熟的動作,明顯不是第一次做這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