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九章 藐視的滋味




韓碩一行十二人,來到城門口的時候,被紮基厄斯城雄偉的城門給震撼住了。整個城門壯闊異常,全部用最為堅固的岩石堆砌而成,那些岩石不知是不是染血過多的原因,顏色像是被血跡噴灑成了深褐色。

幾十米高的城牆上面,密密麻麻地都是身穿盔甲,手持利器的鐵血強兵。各種各樣的防禦措施,在城牆上面隨處可見。

遠看那城門門口,像是一個張口獠牙,吞食萬物地巨大魔獸的血口,一些尖銳森寒的倒刺,像魔獸口中銳利的牙齒,充斥在城牆四面八方。倒刺上面的寒光在日光的照耀之下熠熠生輝,給人一種極其猛烈的震懾力。

不知用什麼煉制而成的黝黑的兩扇巨門,現在已經被打開,城門口寬闊無比,足夠十來人並排騎馬而行。現在門前很是擁擠,一個個巨大奇特的魔獸,上面駝滿了各種物質和人,慢騰騰的穿過大門,往城外走去。

這種魔獸體型龐大,比韓碩見過的任何獸類都要巨大,有五米高十幾米長,皮膚呈深褐色,頭顱與大象有些相似,面部有著許多的皺褶,兩腮有兩個彎曲的潔白長牙,光那長牙就有一米長。

“這是地龍,一種比較溫順的魔獸。地龍容易被馴服,速度緩慢但卻可以承載重物,是帝國主要的運輸工具,商人們通過地龍來運輸重物,進行各地的貿易。”梵妮看到許多學員,都是驚奇的望著地龍,不由地微笑著解釋。

“梵妮老師,你看著他們,我過去到軍官處登記一下,順便借幾匹戰馬回來,不然步行肯定無法在天黑之前趕到多羅鎮。”吉恩目光熠熠地望著梵妮一眼,微笑著開口說,他視線落在梵妮美豔的臉龐上面,根本不曾挪開一下子。

吉恩對于梵妮的心意,整個亡靈系眾人皆知,梵妮本人更是心知肚明,但她卻一直沒有任何的表示。吉恩也不著急,似乎抱著以誠心來打動梵妮的念頭,常常借著一些時機來表達自己的愛慕,長時間的深情注視就是他一貫方式的其中一種。

韓碩看著吉恩沒有掩飾的目光,不由地暗罵一聲,在韓碩心中梵妮早已成了他的私人物品,旁人當著他的面窺視梵妮,他自然是心有不爽了。不過現在他只是一名雜役,實力也沒強大到可以表現出來,所以雖然心中不爽,卻不好發作。

“嗯,你去吧,我會好好看著他們的。”梵妮不溫不火,輕笑著答應了一聲,避過吉恩火辣的目光,別頭望了望壯闊的城牆,感慨了一句:“雖然看了許多次,但每次重新來到這兒,我都會為紮基厄斯城門感到驕傲,正是因為有著堅固的紮基厄斯城門的存在,野蠻的獸人才屢次無功而返。”

韓碩身上背負著各種物品,身子差點已經被物品全部淹沒。這個時候眾人停下之後,韓碩並沒有完全停止,兩腿彎曲後站直,兩手手腕連番的起伏著,不斷地重複著枯燥的動作。

“布萊恩,你在做什麼?”艾咪站在韓碩的旁邊,看到一堆堆的物品,在韓碩的身上不斷地晃動著,不由的望著韓碩,驚詫地開口詢問。

艾咪這麼一說,其他人也注意到了韓碩的動作,同樣是將注意力集中到了韓碩的身上,一個個臉上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沒什麼,我身子有點酸,動一動會好一點!”韓碩平淡地說,表情憨憨地,看起來似乎真的有些癡傻。

“笨蛋,你小心一點,你背著的東西都是貴重的物品,要是不小心弄壞了,就是把你賣了都賠不起。”貝拉眉頭一皺,冷言開口說。

“貝拉你真白癡,那些物品堅固得很,哪有那麼容易壞。真正珍貴容易壞的東西,誰也沒有讓他背。”莉莎不屑的瞧了貝拉一眼,諷刺的說道。

“你們兩個不要老是爭吵,每次出外試煉,都會遇到一些或大或小的危險,你們應該團結一致,要不然路途當中一定會出問題的。”梵妮見莉莎與貝拉又爭吵起來,不由的皺眉勸說。

韓碩對于貝拉的冷言根本無視,依舊是不斷地做著枯燥重複的動作。這些動作並不是楚滄瀾魔功里面留下來的,而是韓碩以前看到的鍛煉肌肉的方法,為了不斷的提高自身,將“固體”的境界越過,韓碩是抓緊了一切的時間來鍛煉自身。

一會兒的功夫,吉恩臉色難看地空手而回,來到梵妮的身旁之後,吉恩憤怒地說:“該死的,他們竟然向我們要錢!”

這句話一出,梵妮黛眉一皺,詫異地說:“我們巴比倫魔武學院,是帝國騎士戰士魔法師的搖籃,每年為帝國培育了那麼多的人才。就連這紮基厄斯城駐守的許多軍官與魔法師,都是出自我們巴比倫魔武學院,學院與紮基厄斯城是有著協議得,他們怎麼敢不借給我們戰馬使用?”

“原來我說來自與巴比倫魔武學院,那個軍官是打算借戰馬給我們的,等到我拿出證明,他一看我們來自亡靈系之後,竟然出言冷嘲熱諷,開始向我討要五十個金幣,說不給金幣戰馬就不借給我們,還說我們亡靈系並沒有為帝國輸送過什麼人才,我們不該享受免費的待遇。”吉恩怒氣沖沖,憤然說道。

學員們聽他這麼一說,也全部都是同仇敵愾,一個個怒聲吆喝著,要找那個軍官算賬。看樣子被人藐視的滋味,果然是很不好受,這些學員們進入沒落的亡靈系,已經有些委屈了,現在被這麼無視自然難壓抑心頭的怒火了。

“算了,從經費里面取出五十個金幣給他吧。這些軍官長期生活在這兒,加上我們亡靈系的確沒落,在巴比倫魔武學院也是地位低下,難免會被他們輕視,等我回到學院之後,會向院長稟明這件事情,現在還是不要與他們產生爭執了。”梵妮搖了搖頭,一臉黯然的勸說了眾人幾句,然後才向吉恩說。

梵妮此話一出,吉恩先是不同意,說不能如此縱容這些囂張軍人的氣焰。但是等到梵妮婉言勸說兩句之後,他才搖了搖頭低歎一聲,垂頭喪氣地從梵妮的手中接過五十個金幣,往那城門邊角走去。

韓碩觀察了幾人一眼,又看了看一臉黯然的梵妮,不由地凝目遠望了那個軍官一眼,暗道終有一日,亡靈系將會在自己的手中,再現往日的輝煌,使得亡靈法師的威名,重新讓人聞風喪膽。

“你們也不要喪氣,亡靈魔法輝煌的時候,誰都不敢輕視。只是以前有一段時間,亡靈魔法受到所有派系的擠兌,據說還發生了魔法大戰,使得亡靈法師傷亡慘重,很多威力驚人的法術失傳了,這才造成了亡靈魔法的沒落。

這次我們前往幽暗森林探尋,就是因為我聽說里面有一個死亡墓地被人發現,據說以前死亡墓地里面,就是很多年前研究亡靈魔法高深的魔法師呆過的地方,如果我們能夠找到那個死亡墓地,得到里面的亡靈魔法書籍,或許就能夠改變我們亡靈系的現狀了。”梵妮看學員們也都垂頭喪氣,不由地出言安慰道。

聽梵妮這麼一說,眾人神情一震,一個個臉上露出驚喜交加的表情,看樣子都打算好好面對這次外出的試煉了。

看著這些人一個個興奮無比,梵妮心里沒來由地微微一歎,暗道雖然有消息說死亡墓地被人發現,可發現的人剛剛走出死亡墓地不多久就死了。

幽暗森林幅員遼闊,想要在里面找到死亡墓地無疑是大海撈針,連她自己都沒有抱有任何希望。更何況這麼一個地方要是真的被發現了,必然會有很多的冒險者一擁而上,到那個時候,以她們十二人的力量,想要從死亡墓地里面得到所需要的東西,根本就是不太現實的。

這番話說出來,梵妮不過是僅僅安慰大家而已,這次主要的目標,還是檢驗學員們的亡靈魔法,幫助學員們在外界領悟魔法知識。

“咦,這不是亡靈系的人嗎,你們也要去探險嗎?咯咯,怎麼都站在這兒呢?”就在亡靈系幾人暗暗思量著的時候,一聲嬌叱聲從遠處傳來。

只見那上次見到的光系學員艾琳,與幾個光系的學員老師,還有那個苦苦追求她的騎士克勞德,騎著高頭戰馬,從遠處“踏踏”而來。

“要你管,小心從馬上跌下來。”莉莎不屑的看了艾琳一眼,冷言詛咒說。

“咯咯,我知道了,你們一定是還沒有借到戰馬。哎,這也難怪啊,你們亡靈系根本沒有為帝國做出什麼貢獻,想要無償使用帝國的資源,當然是有些不太妥當啦,哈哈!”艾琳咯咯嬌笑一聲,聖潔的面容上充滿了揶揄嘲諷。

莉莎等人雖然氣憤,但莉莎說的卻是事實,只能夠咬牙生著悶氣,卻找不到反駁的話語還擊。

“梵妮老師你好。”光系教師高級魔法師比其爾,騎在戰馬之上,含笑朝著梵妮示意。

“你好比其爾,你們也去幽暗森林探險嗎?”梵妮笑著回禮,淡淡的說。

“是的,我們打算到幽暗森林,幫附近的村落將那些常常搗亂的魔獸獵殺,為帝國分擔一些壓力,也趁機鍛煉一下學員們的魔法使用能力。呵呵,我們先走了,有機會再見!”比其爾彬彬有禮的說著,不過韓碩從他的眼神當中,還是察覺出一絲輕視,仿佛瞧不起自己一行人。

等到比其爾一行光系的人,騎著高頭大馬呼嘯而過以後,那吉恩才帶著六匹戰馬走來。這幾匹戰馬無論是體魄還是數量,都明顯不如剛剛光系學員們使用的,看樣子即使多花了五十個金幣,亡靈系也依然無法獲得平等的待遇。

可是亡靈系一行十二人,但戰馬卻只有六匹,這麼以來必須要兩人合坐一匹才行了。學員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自快速的找到了合乘的對象,只剩下韓碩梵妮吉恩還有巴克四人,沒有找到合坐的對象。

“巴克,你和布萊恩坐一匹,我和梵妮老師坐一匹好了。”吉恩眼睛一轉,當即喜形于色,笑眯眯的對巴克說。

“不行,我絕對不和這個肮髒的雜役合乘一匹戰馬。”巴克與韓碩有仇,當即不滿的大聲叫了出來。

吉恩的心意路人皆知,現在可是與梵妮貼身靠近的好機會。聽巴克這麼一叫,他氣哼哼的正要開口,梵妮突然微笑著說:“既然巴克不願意,那布萊恩就和我合乘一匹吧。”

“呵呵,多謝梵妮老師,我來了!”韓碩心中大喜,樂滋滋的越過吉恩,快步的向梵妮走去。

【懇求強烈的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