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十七章 真他媽神了




“那好,我們兩天後出發,這幾天你准備一下。至于你的雜役工作,我會讓校方暫時交給他們三人分擔,你就不必擔心了。”梵妮見韓碩答應下來,嫵媚的微微一笑,美麗的臉龐因為笑容顯得明媚動人,勾的韓碩心中輕輕一蕩。

在沒有寄托到布萊恩身體之前,韓碩的一生可以說算是很失敗的。不但事業方面一事無成,愛情方面更是不堪,至今依舊不知女人是什麼滋味。

來到了這個世界之後,因為修煉了魔功的原因,韓碩的自制力越來越弱,各種欲望越來越強烈。韓碩算是死過一次的人物,以前渾渾噩噩的生活,將他完全束縛住,加上他家庭與性格的原因,雖然有著一些邪惡的念頭,卻始終不敢有什麼奢望。

如今,到了這個完全陌生的世界,修煉了魔功以後,隨著實力的逐步增加,原來許多束縛住他的力量也都消失不見,他自然想要沒有遺憾的,將以前一直埋藏在內心的奢望實現。

而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就是韓碩心中無法克制的欲望之一。

這梵妮不但長的美豔動人,還對韓碩關照有佳,韓碩又處于對于女性最為渴望的年齡,自然不可避免的會有著強烈的欲望,加上魔功的修煉講究隨心所欲,韓碩理所當然的將梵妮當成了自己感情上面的獵物了。

“梵妮老師,召喚出的黑暗生物,是不是每次都不一樣啊。能不能將黑暗生物召喚出來,送回異時空之後,下次同樣召喚出原來的那一個啊?”

韓碩既然答應了梵妮,要和她們一起出外,就開始為自己的事情做打算了。韓碩身無長物,除了一個召喚出來的小骷髏以外,沒有什麼其它東西。

一定的范圍之內,韓碩可以通過精神力聯系到小骷髏,不過要是出了遠門,相隔千百里的話,恐怕憑韓碩的精神力,就難與小骷髏取得聯系了。要是韓碩不在這兒,沒有了韓碩精神力的控制,小骷髏萬一出了什麼事情,那就麻煩了。

雖然韓碩有把握能夠將小骷髏送往異時空,但卻不知道下一次能否再次將它召喚出來,因此在出門之前,韓碩想要解決這個問題。而梵妮身為亡靈系的老師,自然會對這些事情比較清楚,韓碩沒有辦法並不代表梵妮沒有,所以才會開口詢問。

韓碩這句話一出口,梵妮有些疑惑的望了望韓碩,性感飽滿的玉唇動了動,詢問說:“咦,布萊恩,你問這些做什麼,這些事情應該是亡靈系的學員們關注的,你不該對這些事情有興趣才對啊!”

“哦,這是莉莎的問題,我只是幫她問問你。”韓碩點了點頭,一臉好心的說。

韓碩這麼回答,梵妮並沒有懷疑,她明白莉莎經常拿韓碩試煉亡靈魔法,莉莎讓韓碩詢問她,倒也說的過去。想了一下之後,梵妮開口說:“原來是這樣子啊。將黑暗生物送往異時空之後,並不是不能夠再次召喚出同一個,只是沒有這個必要而已。

每一次從異時空召喚的時候,根據精神力與咒語的強弱,都只是從同一等級的黑暗生物當中,隨機的召喚一個或者多個,因為同一等級的黑暗生物,實力相差不多,所以沒有人會在意這種事情。”

“那如果想要將先前送往異時空的黑暗生物,再次召喚出來,應該怎麼辦呢?”韓碩心中一動,趕緊接著詢問。

將圓台上面的魔法卷軸,一個個收好,梵妮美麗修長的手指,在圓台上面輕輕滑動著,皺著眉頭解釋說:“如果真的想要將送往異時空的黑暗生物召喚出來,那必須在將他送往異時空之前,在他的身上留下魔法烙印,等到下次召喚的時候,根據這個魔法烙印鎖定到原先的黑暗生物身上,這樣就能夠將原來送往異時空的黑暗生物找到並召喚出來了。”

梵妮這句話一說完,韓碩心里不由的當即狂喜,不過臉上卻皺著眉頭,自言自語的說:“原來是這樣的,也不知道莉莎懂不懂的怎樣將魔法烙印,留在召喚的黑暗生物身上。”

詫異的望了望韓碩,梵妮露齒一笑,聲音柔和的說:“布萊恩,你真的是個很善良的人,我知道莉莎對你一直也不是很友善,你身上的問題還是她靈魂之痛弄出來,沒想到你不但不記恨,還一直為她考慮,現在可很少有你這麼單純好心的人了。”

單純!好心!韓碩心里啞然,不過臉上卻是憨憨一笑,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覺得什麼事情都不能記仇,只要好心對待別人,人家一定會明白的,呵呵。”

梵妮聽韓碩這麼一說,輕笑著點了點頭,然後沒有多說什麼,自顧的從旁邊櫃子里面,拿出一張草黃色薄紙,纖纖玉指撚起一根羽毛,蘸著墨汁在薄紙上面快速的書寫著什麼。

一會兒的功夫,梵妮將薄紙上面寫滿了文字,將羽毛插入筆筒里面,把寫滿文字的薄紙遞給韓碩,笑著說:“這是將魔法烙印,留在召喚的黑暗生物身上的咒語與方法,你把它轉交給莉莎吧,我想以她初級魔法師的實力,應該知道怎麼做的。”

心中大喜,韓碩幾乎是顫抖地接過了梵妮的這張薄紙,然後憨笑著點頭,亟不可待的說:“我現在就去,莉莎一定會很高興的。”

話語一落,韓碩直接興沖沖的拿著薄紙,快速的離開了梵妮的實驗室。

“還真是一個純真的小伙子啊,希望憑著這個,莉莎以後少找他一些麻煩!”眼見韓碩急匆匆的離開,梵妮微微一笑,感慨的說。

深夜,巴比倫魔武學院後面的墳墓地。

“無盡的黑暗啊,化為破滅骨箭,以我為意志摧毀面前的一切,骨箭!”一聲低沉的魔法咒語落下,虛空當中一根銳利的骨箭瞬間成形,攜帶著呼呼的凌厲聲響,猛然插入前方一個草人的胸口。

“哈哈,終于能夠成功釋放出骨箭了!”看到骨箭這次沒有中途破碎,也沒有方向不准,韓碩大笑一聲,得意的說。

上次發生在墳墓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很久,韓碩肯定再也不會有人注意這兒的時候,重新來到墳墓開始練習亡靈魔法骨箭。

這段時間里,韓碩的精神力提高很快,尤其是上次擺弄那個詭異的圓球後,在大難不死的情況下,韓碩的精神力獲得了大幅度的提高。經過不斷的練習與對魔法知識的理解,韓碩終于能夠完全正確沒有任何失誤的,將這個低級的亡靈魔法骨箭徹底掌握。

小骷髏筆直的站立在遠處,空洞的眼眶隨著頭顱的擺動,不斷的四處巡視著。手中的骨刀攥在右手的五根手骨內,在月光的照耀之下,閃耀著森寒的幽光。

明天就要與梵天她們一起,暫時離開巴比倫魔武學院,前往外面的世界。韓碩打著莉莎的名義,向梵妮討教問題的事情,並沒有暴露出來,這畢竟只是一件小事,梵妮又不是事事都會過問的人,一兩天之後自然就將這件事忘掉了。

這幾天韓碩參考了《亡靈魔法基礎》與那《黑暗生物概述》,仔細的研讀並深思了梵妮薄紙上面的內容,已經有了把握能夠將魔法烙印,留在小骷髏的身上。在明日即將離開之前,韓碩終于打算動手,開始按照自己的領悟,為小骷髏種下自己的魔法烙印。

精神力一動,遠處巡視著的小骷髏,手拿骨刀速度快捷的直接飛掠向韓碩,那小骷髏背後的七根骨刺,在小骷髏的跑動當中微微扇動著,仿佛起著一些助力的作用,使得小骷髏的身形跑動當中,竟然像是輕微的掠空,倒是將韓碩嚇了一跳,心道自己這段時間的煉制,果然沒有白費心血,這小骷髏明顯和他一樣,實力一點點地在不斷的提高。

等到小骷髏在韓碩的身前停留之後,韓碩屏息凝神,精神力空前的集中,兩手五指卷曲著,向著上空微微揚起,按照那梵妮的記載,開始低沉的念動咒語。

“我忠實的仆人啊,我以召喚宿主的身份,為你留下我永久的烙印,黑暗之印!”魔法咒語一落,韓碩突然感覺精神力急劇流逝,卷曲的兩手當中,一個黑幽幽地拳頭大小的氣團迅速的成形。

這黑暗之印所需的精神力,出乎韓碩意料之外的強大,這個時候韓碩才想起來一件被忽略的事情——那莉莎是初級魔法師,而他不過是一個魔法學徒,那梵妮的方法所需的精神力,恐怕是按照莉莎的精神力來衡量的,根本沒有想到施法的對象乃是韓碩這麼一個魔法學徒。

精神力瞬間被抽空,韓碩只覺腦海里面猛然劇痛,像是有著什麼東西,同樣被抽走一樣,不由的悚然大驚。

就在這個時候,韓碩兩手當中的氣團,猛然間飄出,從小骷髏的空洞眼眶之內,猛然落入了他的體內。于此同時,韓碩只覺渾身虛脫般,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

突然,那來自與楚滄瀾的朦朧記憶,像是被撕開了一角的面紗,一段口訣與記憶忽然變得極為的清晰。

是馭動魔寶的記憶與功法“馭魔決”,突然清晰的記憶,讓韓碩明白在這莫名奇妙的狀況下,他腦子里面關于楚滄瀾朦朧的記憶,又被他得知了一些。

一聲怪異的“呼呼”聲,猛然將韓碩的思考打斷,韓碩不由自主的抬頭搜尋聲音的來源。

別頭一看,韓碩目瞪口呆。

只見那小骷髏,身體抽風一般的手舞足蹈,虛空當中一把犀利的骨刀,在月光之下閃耀著熠熠的冷芒,繚繞在小骷髏的身體四周縱橫飛掠,隨著小骷髏五指變化,骨刀詭異的改變著方向,將旁邊韓碩紮制的草人一個個刺的千瘡百孔。

韓碩目瞪口呆之後,旋即突然反應過來,臉上充滿了不可遏制的狂喜,仰天大喝:“我靠,真他媽神了!”

【呼喚推薦票,喜歡的兄弟姐妹拜托投幾張推薦票吧,小逆先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