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六章 入魔




等到那克勞德越來越近的時候,韓碩咧嘴低呼了一聲,彎身低頭伸手向腳踝抓去,像是要檢查腳踝所受的傷勢一樣。

旁邊的加爾,一見韓碩的行動,不由的皺眉靠向韓碩,一手攙扶韓碩,一邊開口說:“怎麼樣,是不是腳踝傷了,給我看看吧。”

“沒什麼,只是剛剛扭了一下而已。”韓碩彎著腰低著頭,低聲說了一句。

這個時候,那克勞德與幾個騎士學員,正好來到了這兒。這些人都是後來到來的,並不認識韓碩,在這個地方身體重傷致殘者大有人在,所以韓碩現在的表現並沒有引起過多的關注。

那克勞德朝著韓碩的身形看了一眼,也沒有在意,和旁邊的人說說笑笑,就越過了韓碩離開。

韓碩的腳踝處,先前的確是扭了一下,這個時候顯得有些青腫。加爾低頭一看之後,輕呼一聲:“都腫大的這麼厲害了啊,還是讓我送你回去吧!”

眼見著克勞德的腳步越走越遠,韓碩重新將身子站直,墊著腳尖扭了一下,微笑著對加爾說:“我突然感覺好多了,謝謝你加爾,真的不用!”

這句話一落下之後,韓碩行走的速度加快了一些,哼也沒哼一聲,快速的在前方拐角處消失無蹤。

加爾眼見韓碩突然像是沒事一般,不由滿臉疑惑的搖了搖頭,訝然說:“真是一個怪人!”

拖著一身傷痕累累的軀體,韓碩在天色即將黑暗的時候,返回到了魔法學院亡靈系。現在韓碩亡靈系雜役的任務,多數都由凱里與博格兩人接收,韓碩倒是不用操心。回來之後領了晚餐,韓碩直接返回雜貨庫,將門拴緊之後,立即開始以魔功不斷的鍛造修複體魄。

肉體無處不痛,皮肉筋骨都受了不輕的傷創,那魔元力一遍遍的按照魔功修煉的方法流轉全身,每一次魔元力繞著全身流轉一遍之後,韓碩便會在火辣辣的疼痛當中,感受到體力逐漸的恢複。

在這個過程當中,魔元力不斷流轉著,似乎也在一絲絲的壯大著,帶給韓碩新的驚喜。暗付看樣子肉身鍛造的時候,對于魔元力也是一個緩步增加的過程,以後的一些時間,自己需要不斷的承受這種傷害,來鍛煉肉身了。

到了後半夜,韓碩身體的疼痛,已經好轉了許多。這個時候,韓碩開始繼續修煉“玄冰魔焰決”,依照著“玄冰魔焰決”的運轉方式,將魔元力一遍遍的流轉到兩手五指掌心處。

時間在飛速的流逝,韓碩整個人陷入了渾然不覺的古怪狀況,腦子里面沒有任何的雜念,僅剩下修煉的執著與堅韌,身體上面的傷勢疼痛早已忘卻,就這麼不斷的將魔元力,依照“玄冰魔焰決”的方式運轉著。

以前韓碩修煉魔功都很克制,到了一定時間就會醒轉,從來沒有像這次一般入神。如今的韓碩像是沉迷其中,忘卻了時間的流逝,忘卻了自己的存在,忘記了一切凡俗雜念。

“嘭”

雜貨庫小門,被猛然撞開,韓碩驟然驚醒,眉頭一皺之後,雙眸冷電一般的直射在杰克的身上。

杰克被韓碩的目光一看,嚇得渾身一抖,然後見韓碩眼眸當中的冷電褪去,這才輕呼了一聲,說:“布萊恩,原來你真的在雜貨庫,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情了呢!”

韓碩驚醒之後,立即查看身體的狀況,突然發覺本來重傷不堪的肉體,已經好了七七八八。體內的魔元力繚繞在身體之內,比先前壯大了一些,精神力也是出去的清明。

“我能出什麼事情,只是晚起了一天而已,反正有博格與凱里幫我打掃,也沒有什麼事情!”韓碩搖了搖僵硬的脖頸,脖頸發出“嘎吱”的聲響,等韓碩從小木床走下來,扭動身子的時候,整個身體內的骨骼,都是“啪啪”脆響,將杰克驚駭地呆愣在哪兒。

半響,等韓碩身體內的怪響聲消失後,杰克像是才突然驚醒,不由的高呼說:“噢,布萊恩,你可不是晚起一天啊,你已經連續六天沒有出現了,我敲了半天門,你都沒有反應,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情了呢!”

杰克這麼一說,韓碩也是心里一驚。六天,難道自己修煉了整整六天,眉頭一皺之後,韓碩突然想起了楚滄瀾留下的記憶當中,魔功的修煉有“入魔”一說。

修魔者因為機緣湊巧,有時候會陷入“入魔”境界,按照情形的不同,“入魔”又分為動靜兩種。有人“入魔”之後,會心智大變嗜殺成性,身體感受不到什麼痛苦,無論是魔功還是體魄都能夠隨著“入魔”大大提高,這時候一刻都停不下來,想要不斷的毀滅面前的一切人或物,這種“入魔”是動的哪一種。

另外一種就是韓碩先前的狀況,修煉當中突然“入魔”,渾渾噩噩的自己無法感知,可體內的機能與魔元力的流動,會比往常修煉的時候提高數倍,整個人自己感受不到自己的修煉狀況,卻能夠在突然醒轉之後,察覺到身體的巨大變化。

這兩種“入魔”方式,第一種一般是在心智失常,受了嚴重的刺激之後發生的,如果“入魔”當中無窮殺戮之下沒死,必然會元氣大傷,是有些副作用的。韓碩這一種平靜“入魔”方式,則是好的一方,一般都是在修煉途中,奇異的進入這個境界,往往在醒轉之後,能夠實力增加許多。

“哦,那是因為我最近有點困,睡的太沉了。對了,你到這麼找我做什麼?”韓碩一講話,感覺肚子空蕩蕩,立即明白六天沒有進食,身體現在非常需要補充食物與營養。

看到韓碩摸了摸小腹,小胖子杰克從身上翻了翻,拿出了一大塊面包遞給韓碩,然後才說:“我擔心你有事,還有就是梵妮老師叫我讓你去她的實驗室一趟。哦,對了,還有那小魔女莉莎,也向我打聽你的消息,不知道是不是又要找你麻煩了。”

“這樣啊,嗯,我先去梵妮老師那兒,走吧!”一邊啃著杰克的面包,韓碩一邊說著話往雜貨庫外面走去。

還好小骷髏這段時間內,都被韓碩推進了床底,杰克這次突然撞門進來,也沒有察覺到什麼古怪的地方。將那被杰克撞破的門拴弄好之後,韓碩便直接往梵妮的實驗室走去。

“咚咚咚”

韓碩站立在梵妮實驗室的門口,抬手叩門。

“進來!”梵妮溫和柔美的聲音,從實驗室里面傳來,韓碩聞聽之後,便將門推開,走入了實驗室。

實驗室當中的圓台上面,攤放了幾個魔法卷軸,那些魔法卷軸上面,紋著玄奧精美的魔法文字與圖案,就連韓碩這種剛剛進入魔法殿堂的菜鳥,相隔老遠都能夠感受到那魔法卷軸上面,有著強烈的魔法波動。

這個時候,梵妮彎著腰,口中念著咒語,修長的美指蘸著旁邊的褐色魔法藥水,正在魔法卷軸上面勾勒出一個個精美的線條。這些精美的線條看似錯亂無序,卻又給人一種非常和諧的奇妙感覺。

一會兒功夫,梵妮勾勒出了一個卷軸,念動咒語之後,為魔法卷軸注入魔法元素,從那卷軸之內,當即散發出一股荒涼孤寂陰暗的氣息,卷軸上閃過一道暗褐色的光芒,然後便自動卷了起來。

將這個做好的魔法卷軸收起來,梵妮抬頭一看,不由的露齒輕笑一聲,說:“是布萊恩啊,你後背上面的傷勢怎麼樣了?”

“多謝梵妮老師關心,我後面的傷勢已經全部好了。”韓碩點了點頭,回答說。

韓碩明白自己不可能一直裝瘋扮傻下去,雖然瘋傻會為自己帶來一些便利,但是長久下去早晚都會出問題。既然如此,還不如慢慢的改變自身,讓所有人不知不覺當中接受一個新的自己,到時候即使自己改變了,他們也不會覺得突兀,反倒會認為瘋傻之後的突然覺悟。

寄托身體的布萊恩,在這個亡靈系遭受了許多痛苦,韓碩原先從那墳墓里面爬出來以後,就決定要為布萊恩報仇了。現在凱里博格包括巴克莉莎,都已經被自己或多或少的教訓過,算是為布萊恩報了不少仇,如今韓碩之所以還留在亡靈系,是在為他自己以後做打算。

對這個世界了解以後,韓碩才明白要想在這個世界好好的生存下去,必須要不斷的提高自己的實力,這巴比倫魔武學院,就是一個不斷的提高自身的地方。韓碩留在這兒,就是為了借助學院的資源,來不斷的提高自身的各個方面,包括實力和各種知識,還有對這個世界的完全認識。

所以,韓碩知道,自己絕不能一直這麼瘋傻下去,而是需要一點點的改變自身。

“噢,那太好了。我們正打算出去一趟,讓學員們到外面的世界,來檢驗自己魔法的進展,你就和我們一起吧,正好幫他們收拾整理東西,路上我也好看看你身體的狀況,怎麼樣布萊恩?”梵妮放下手中的東西,微笑著對韓碩說。

愕然一愣,想了一下後,韓碩覺得這是一個機會,不由的點頭答應:“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