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五章 痛並快樂著




勞倫斯有些驚詫的望了望韓碩,然後笑著說了一聲“很好”,身形再次猛然動了起來,瞬間便到了韓碩的面前,閃電般的一腳再次凶猛踹出,目標依舊是韓碩的小腹。

這個時候,韓碩小腹中了狂猛的一腳,身體已經極為的疼痛,心中非常明白,這中級騎士勞倫斯的攻擊速度與力量,絕對不是現在連“固體”這一層魔功境界,還沒能渡過的自己能夠完全抵禦的。

但是,不知為何,韓碩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害怕,還有著隱隱約約的期待與興奮。體內魔元力瞬間繚繞在小腹處流轉了幾遍,韓碩頓覺小腹處內的疼痛感消弱了一些,整個人前所未有的凝聚了注意力,冷靜的面對著勞倫斯的後面攻擊。

就在勞倫斯這一腳踹來的時候,韓碩腳下已經使力,猛然向著身後暴退,閃電般的躲避了勞倫斯的一腳。但那勞倫斯一點沒有驚詫,身形也是沒有任何的停頓,一腳踹空之後,霎時跟上了韓碩暴退的身形,一連串的拳打腳踢,如狂風暴雨一般的向著韓碩猛烈攻來。

這勞倫斯中級騎士的境界,將斗氣運轉到體力與攻擊力量以上,整個人的各方面機能完全超越一般的壯漢。即使以如今韓碩身體的靈活,依舊不可避免的連番中招,只聽“噼里啪啦”的聲響不斷的傳來,除了韓碩的臉部以外,胸口腰腹腿臂各處,都無法完全防禦,被勞倫斯不斷的傷害著。

隨著身體連番被擊中,韓碩身體的疼痛越來越劇烈,不斷躲避的速度也是受到身體的影響開始變得緩慢。這麼以來受到的攻擊更多,到了後來韓碩兩腿宛如灌了鉛一般沉重,每一次挪動都像重逾萬斤。

若非這段時間內,韓碩不斷的以魔功鍛造身體,依照原本布萊恩孱弱的身體,支持不了勞倫斯一分鍾暴風驟雨的攻擊,便會直接被打死。

上次面對克勞德與埃里克,兩人都是使用斗氣,直接打入韓碩的身體之內。狂烈的斗氣一入身體就被魔元力包裹住,這才使得韓碩的肉體並沒承受太大的傷害。

兩次被斗氣打入體內,韓碩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勢,使得韓碩隱隱有些小視這些戰士騎士,但現在被勞倫斯這麼痛毆之後,韓碩才真正的明白以前的想法完全錯了。

以前之所以沒有受傷,完全是因為魔元力的神奇功效,若非自己體內有著魔元力,恐怕斗氣一入身體,自己的五髒六腑就會完全被毀,難怪當初克勞德的斗氣進入體內,自己沒有當場慘死為何哪麼多人驚詫,為何埃里克斗氣一入自己的身體,會直接自信的認為自己必死無疑,連檢查都沒有檢查自己了。

現在的勞倫斯改變了斗氣的使用方法,並沒有直接以斗氣打入自己的身體摧毀體內的五髒六腑,反倒是增加了攻擊的力量與速度,這麼以來魔元力神奇的功效無法施展,只能被動的以肉身承受。

“啪!”

同樣的一腳,再次踹在韓碩的小腹上,韓碩不迭的蹌踉著暴退,終于承受不住的再次跌坐了下來。

現在的韓碩,肋骨都斷了兩根,其他的傷勢更加多不可數,除了一張臉皮無礙以外,整個身體這次是前所未有的受了重創,韓碩顫了顫身子,不斷的想要站立起來,每每站立之後卻又搖晃著再次跌倒。

如今韓碩身體每一次的扭動,都會給他帶來劇烈的疼痛,但這個時候韓碩的心里,其實卻是在狂喜不已。他能夠明顯的感受到魔元力流轉的速度,比往常快了太多,不斷的在全身各個疼痛之處流動,使得那些疼痛的傷口斷裂的骨骼,有種火辣辣的奇異感覺。

韓碩心中明白,他先前的判斷果然沒錯,這“固體”境界的突破,破而後立的確是最為快捷的方法,如今魔元力的流動異常,正是在不斷的修複著被損壞的肉身,將那筋骨皮肉一次次的鍛造打磨,使得以後他的肉身越來越是強韌。

身體雖然疼痛無比,但韓碩的心里卻是極為的滿意,咬牙切齒的一邊慘叫著,一邊咧嘴嘿嘿直笑,最終硬生生的站立起來,目光直視勞倫斯,說道:“我想我們的交易,可以長期做下去。”

勞倫斯罷手,站立在韓碩的面前,皺著眉頭看著韓碩搖晃著身子,一次次的跌倒之後終于站立起來。身為攻擊者的勞倫斯,自然明白剛剛他攻擊力的威力,即使一般的初級戰士面對這種狂猛的攻擊,有著斗氣作為防禦,也不能如韓碩這般的頑強。

最令勞倫斯驚詫的是,韓碩承受了這麼猛烈的攻擊,竟然還能夠在不斷慘叫著大笑,而且勞倫斯從韓碩的笑聲當中,感受到韓碩似乎是真的充滿喜悅,這讓勞倫斯覺得不可思議之極。

等到韓碩說出要長期交易的時候,勞倫斯先是愕然一愣,旋即微笑著說:“布萊恩,你很有趣,不過你要長期交易,還要看看你的身體,後面能不能夠承受住。老實說今天我還沒有使出全力,也沒有動用佩劍。金幣我有的是,要是你還想賺這個錢,下次可以隨時來找我,以後還是按照這個價格,每一次五個金幣,怎樣?”

點了點頭,韓碩張口說:“沒問題,我會很快回來的!”

“很好,布萊恩你是個很有意思的人,希望你能好轉過來,下次我的攻擊會更加猛烈,你可要做好准備哦!”勞倫斯一邊說著,一邊去換下衣服,將佩劍帶上之後,就直接離開了試煉場。

勞倫斯離開之後,韓碩並沒立即起身離去,反而盤膝坐了下來,依照魔功的修煉方式,開始一遍遍的以魔元力,來鍛造修複著受了重創的身體。

半響,韓碩感覺流失的體力,隨著魔元力的修複流動,一點點的重新返回,本來重越萬斤的兩腿也恢複了一些力道。身體雖然如今還是無處不痛,但比起剛剛全身無力,疼痛非人已經好了一些。

齜牙咧嘴的動了動身子,感受著身體的痛苦,韓碩咧嘴哈哈大笑,承受著身體不迭的痛苦,慢慢的起身,然後晃晃悠悠的向著試煉場外面走去。

“咦,是布萊恩啊,你沒事吧?”

韓碩剛一走出試煉場,就聽到旁邊有人驚呼了一聲,轉身一看後,韓碩發覺是那先前在大廳內,好心勸說自己的年輕戰士加爾。看這加爾的模樣,只是一身緊身衣袍有些灰塵,額頭與衣衫上面有些汗跡,似乎並沒有承受太多的傷害。

“沒什麼。”韓碩微笑朝著加爾點了點頭,淡淡的回答說。

加爾身為一名有著戰斗經驗的戰士,一眼就看出了韓碩的身體狀況,並不像他所說的那樣無礙。他作為肉靶子有著相當豐富的經曆,自然明白外表上面雖然看不出什麼,並不代表身體沒有受到傷害,而韓碩現在無論走動的姿勢還是面部的表情,都說了身體狀況很是糟糕。

快步靠向韓碩,加爾伸手一拉,攙扶著韓碩,皺眉說:“還說沒什麼,你現在的身體狀況肯定很糟糕。這樣吧,我送你回去。還好你活著出來,我還以外你會被直接打死呢!”

這加爾一番好意,可韓碩如今是亡靈系一名雜役的身份,而且還是一名瘋傻的雜役,要是和加爾一起回去,肯定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另外,韓碩也不想欠人人情,現在身體雖然糟糕,但只要忍耐忍耐,慢點走路並沒有什麼問題,因此韓碩將加爾攙扶著的大手拔開,微笑著說:“謝謝你加爾,真的沒有什麼事情,我自己能夠回去的。”

這句話說完之後,韓碩就打算直接離開,不過一轉身的時候,卻突然看到遠處走來了一個熟悉的人物——克勞德。

克勞德身後帶著一個肉靶子,也是往這騎士學員的試煉場走來,看樣子他肯定也是打算以肉盾來修煉自身的。

前來騎士學院的時候,韓碩就已經做好了會與克勞德見面的准備,上次在那光系魔法學院,韓碩的小骷髏被克勞德差點擊打散架,就連自己也被克勞德斗氣打入體內,若非自己體內有著魔元力裹住了斗氣,恐怕一條命已經毀在了克勞德的手里。

克勞德並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也不知道小骷髏的主人就是韓碩,但是韓碩卻已經暗暗的記下了這筆帳,打算來日奉還。雖然早就有面見克勞德的准備,可現在身體極其不堪,韓碩可不願意在這個時候與他會面,否則萬一自己猜測錯誤,那克勞德上次不爽自己,這次出手報複的話,依照如今的身體狀況恐怕只有死路一條了。

眼見著那克勞德,臉上帶著陽光的微笑,別頭和身旁的幾個騎士學員高聲闊論著什麼,往這邊慢慢地走來,韓碩不由地急速思量著躲避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