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四章 第一桶金




“該死的,我要殺了你!”丹尼爾瘋狂爆吼聲,已經徹底的瘋了,豁出老命狂風暴雨般的開始猛攻韓碩。

但是,韓碩宛如狂暴大海當中的一艘堅韌的輕舟,看似隨時都會翻船,偏偏堅挺的硬是無恙。

到了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完全認可了韓碩的躲避速度,再也沒有人認為韓碩先前的躲避是運氣導致。原本為韓碩擔心的一些人,此時都是面帶輕松的微笑,就連那傑夫都是抱著雙手,樂呵呵的望著這兒。

終于,丹尼爾自己體力不支,氣喘籲籲的自動停了下來,揮汗如雨的怒視著韓碩,丹尼爾吼道:“小子,有種你接我一拳,光會躲避能有什麼用。”

本來丹尼爾只是憤怒之下的抱怨,連他自己都不認為韓碩會接他一拳,可出乎意料的,韓碩竟然不再繼續擺放各種健美姿勢,氣定神閑的沖著他點了點頭,笑著開口:“沒問題。”

此話一出,眾人重新開始打量韓碩,許多人都是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韓碩身材瘦小,速度快捷靈活倒也說的過去。可是,沒有人會認為,一個身材瘦小沒有修煉斗氣的韓碩,能夠與這個明顯是大塊肌肉男的丹尼爾比較力氣。

就連丹尼爾自己,也被韓碩的回答驚住了,旋即突然反應過來,狂笑一聲說:“好,好,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

強壯的身體與狂猛的力量,一向是丹尼爾引以為傲,賴以賺取這個報酬的根本。速度與靈活上面不如韓碩,丹尼爾雖然氣餒但也勉強能夠接受,如今這個表現自己強大力量的時機就在面前,能不能洗刷剛剛的恥辱,就看現在的一擊,丹尼爾自然不願意放過。

卯足了緊,丹尼爾右拳轟擊而出,整個手臂青筋鼓起,速度與力量都是提高到了頂點,猛然一拳轟向了韓碩。

韓碩眼睛微微一眯,雙瞳之內隱現毒辣的寒光,像是一個蟄伏洞口等候獵物的毒蛇一般,跟人一種冷厲陰狠的感覺。

待到丹尼爾這一拳轟向韓碩面門的時候,韓碩魔元力凝聚到攥緊成拳的右手,倏地一拳轟擊而出,突然向那丹尼爾鐵拳撞去。

“啪”

一聲脆響後,丹尼爾猛然發出殺豬般的難聽慘叫,整個右臂耷拉著,剛剛緊攥的右拳,蜷曲成雞爪一般,隨著右臂不住的顫抖著。

韓碩眼瞳當中的狠厲褪去,臉上再次掛上無害的微笑,收回轟出的右拳,微微的搖晃了右手臂,詫異的看了看自己的拳頭,自言自語道:“咦,我真的接下了。”

這丹尼爾眼見韓碩身體瘦弱,剛剛還使出全力的攻擊出一拳,根本不是簡單的要教訓韓碩,明顯是打算置韓碩與死地了。如今的韓碩,再也不是一個逆來順受的膽小懦弱者,雖然會伴傻充愣,可面對這種試圖將自己殺死的人物,自然不會心慈手軟了。

兩人雙拳一個撞擊,出現的詭異場景,徹底的將廳內眾多的騎士學員與肉靶子震懾住,旁邊一些平民肉靶子,看向韓碩的目光已經隱隱的帶上了一絲畏懼,緊靠著韓碩的幾人,都自動的避了避,使得韓碩一人占據了最好的位置。

騎士學員們,都是興奮之極,一個個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甚至于有些人懷疑韓碩是大陸上稀少的野蠻人,或是人形化的半獸人。

丹尼爾還在痛嚎,一條右手臂不斷的顫抖著,剛剛一聲脆響說明了什麼問題,眾人心中都是有數,知道只是一拳互擊,這丹尼爾的一條右臂,怕是已經廢了。

傑夫老雜役,惋惜的望著丹尼爾,輕聲安慰說:“丹尼爾,很抱歉會出現這種狀況,不過你現在的身體,恐怕已經不再適合留在這兒了。”

丹尼爾聽傑夫這麼一說,不由的怨恨的看了韓碩兩眼,隨後便越過韓碩,向著大廳外面走去。這兒互相斗狠被傷殘的太多,已經有了一些規矩,丹尼爾明白自己的身份與地位,加上心中清楚絕對不是韓碩的對手,只能早些離去了。

等到丹尼爾一離開,傑夫高呼一聲:“好了,好了,各位可以繼續進行後面的商談了!”

傑夫話語一落,眾多的騎士學員,紛紛走向了韓碩,一個個都是盯著韓碩,高呼“一個金幣”“兩個金幣”“三個金幣”。

正常情況下,一個平民肉靶子,陪同學員們訓練,依照實力的不同,只需要十個到五十個左右的銀幣就能雇傭。實力高強的戰士,按照戰士的等級,一般價格在一個金幣到五個金幣之間。

現在這些人開出兩三個的金幣,算是一個非常高的價格了。剛剛韓碩雖然展露出了實力,但韓碩畢竟不是戰士,一個厲害點的戰士,如果與丹尼爾一拳互撞,利用斗氣完全可以將丹尼爾一拳打死,所以二三金幣的價格,在平民肉靶子當中已經是不可思議的天價了。

在第一個騎士學員,喊出了一個金幣價格的時候,韓碩已經打算張口答應下來。不過等到第二個金幣的價格出口,韓碩當即硬生生的閉嘴,開始等候更高的價格出現。

韓碩雖然並不是為了金錢而來,但是韓碩明白金錢在這個世上的作用,和在地球的時候一樣重要,能夠賺取兩個金幣,自然不會只甘心賺一個了。

那些騎士學員們,一個個走到韓碩的身旁,分別喊出不同的不斷增高的價格。只是,韓碩畢竟只是一個平民,並非實力驚人的戰士,因此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報出二三個金幣的價格就收口了。

“五個金幣!”

韓碩的耐心,終于為他贏來了一筆巨款,一個相貌俊朗,金黃色卷發,看起來溫和謙遜的中級騎士,報出了高于其他人的價格。

他這句五個金幣的聲音一出,許多人都不再開口,不由的有些驚詫的望了望他,其中一人開口道:“勞倫斯,一個中級戰士,不過才值五個金幣的價格,這小子雖然有些實力,可也絕對不值五個金幣啊,你是不是開的太高了一點。”

勞倫斯微微一笑,溫和道:“高是高了點,不過我們來遲了一點,所有的戰士都已經被挑選走了,所以沒有更多的選擇,只能選擇他了。”

他這麼一說,眾人想想也是,畢竟現在廳內的眾多肉靶子,估計也就韓碩的實力最高了。如果先前那些戰士們還在,或許韓碩不值這個價格,可現在韓碩的實力在這兒已經是最高,這些騎士學員們沒有更多的選擇,人人又急著找人陪練,韓碩的身價自然高漲了。

“神奇的朋友,五個金幣,怎麼樣?”勞倫斯微笑望著韓碩,和氣的說。

左右看了一眼,韓碩發覺沒有人繼續提高價格,再看了看勞倫斯的實力,在這些人當中是最高的,便點頭答應:“成交!”

“我叫勞倫斯,這是五個金幣,希望我們後面的試煉,你能夠給我幫助!”勞倫斯走向韓碩,從華美的錢袋里面,掏出了五個金幣遞給韓碩說。

將五枚金幣接過,韓碩心里微微有些激動,當初布萊恩被賣給巴比倫魔武學院的時候,也就是五個金幣。如今一次陪練五個金幣,已經可以買上布萊恩的一條性命了,以韓碩的身份,五個金幣絕對是天價,足夠讓韓碩獲得自由之身。

“我叫布萊恩,請多多指教。”韓碩將金幣放入自己的破舊錢袋後,彬彬有禮的對財神爺勞倫斯微笑說。

“跟我來,讓我看看你值不值那五個金幣!”勞倫斯說了一句之後,率先往廳外走去,韓碩隨後跟上。

騎士學院的試煉場,和魔法學院內的大體相似,只是少了許多的魔法道具,牆角落多了一些障礙物。這個寬闊的試煉場內,只有韓碩與勞倫斯兩人,地面乃是用粗糙堅硬的岩石鋪成,腳踩在上面硬邦邦的。

勞倫斯進來之後,自顧的換了一身干練的白色練功服,將身上的佩劍都取了下來放在一邊,然後才饒有興趣的盯著韓碩,笑著說:“那五個金幣可不是好賺的,你准備好了嗎?”

韓碩暗道自己的身體,因為魔元力的鍛造,堅韌強壯早已和原本的布萊恩有著天壤之別,加上古怪的魔元力,似乎對于斗氣有些神奇的抵抗力,倒也不怕勞倫斯使用斗氣將肉身完全損壞,也沒有什麼好准備,直接朝著勞倫斯點了點頭。

“注意,你是陪練,只能夠躲閃抵擋,卻不能攻擊!”勞倫斯仿佛看出了韓碩是新手,動手之前先交代了一聲,見韓碩明白之後,才慢慢的走向韓碩。

就在勞倫斯快要走到韓碩身旁的時候,速度倏地驟然加快,仿佛閃電一般,空著的左手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劍,以掌尖並攏的五指向著韓碩當胸刺來。

騎士們因為修煉了斗氣,經過斗氣的催發之後,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完全不是普通身強力壯的平民能夠比擬的,這勞倫斯一手刺來,速度與威力比起先前的丹尼爾,提高了十倍不止。

韓碩眼睛一花,已經看到那勞倫斯的手臂直接到了胸前,心中悚然一驚之後,當即魔元力急速運轉,猛然扭動身子,往旁邊開始躲避。

“刺啦”一聲,韓碩胸前的衣衫,竟然直接被勞倫斯劃破。韓碩感覺胸前一涼,然後看到飄飛的衣衫,不由的有些慶幸自己躲避的及時。

可惜,還沒有慶幸完的時候,一股大力猛然間湧進小腹,韓碩身子不由自主的“蹭蹭”暴退,最後一屁股坐在堅硬的岩石上,感覺小腹處腸胃宛如糾結在了一起,痛苦到了極點。

猛然抬頭一望,發覺那勞倫斯踹出的一腳,這個時候還停留在半空沒有收回,正一臉戲謔的望著自己,說:“布萊恩,我這一次已經留手了,並沒有趁機攻擊,下次可不會這麼仁慈了。”

剛剛勞倫斯的一腳,凝聚了斗氣,不過勞倫斯雖然將斗氣用在了體力與攻擊上面,但卻只是收而未發,只是以斗氣提高了體力與攻擊的力量,並沒有利用斗氣直接打入韓碩的體內,來破壞韓碩的身體。

正是因為如此,韓碩的魔元力並沒有發生異變,這次身體是硬生生的承受了狂猛力量的撞擊,逐漸強壯的身子也是立即受損。

點了點頭,韓碩眉頭緊皺,忍著小腹的疼痛,從地上站了起來,冷漠的望著勞倫斯,說道:“我後面會注意點的,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