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九章 我喜歡你




慌亂當中,莉莎兩手亂抓,在虛空當中好巧不巧,竟然給她抓到了韓碩的褲腳,旋即她猛然一扯,韓碩身子劇晃,竟跟隨著莉莎一同跌向陷阱底部。

陷阱的底部,韓碩剛剛抽空已經看了一眼,借著月光看出陷阱的底部倒是沒有放置什麼尖銳的刀刺,只有幾個凸起的石頭而已。可即使幾個凸起的石頭,落入里面的話也會將身體埂的非常難受。

耳中聽著莉莎的尖叫,韓碩的心里竟然是出奇的冷靜,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修煉魔功的原因,近日來每當危險臨身的時候,韓碩首先並不是感到慌張,反而是急速的思考到底該如何解決危機,這次也同樣沒有例外。

陷阱布置的倉促,只有三米多深,但就在這落下電光火石的片刻時間,韓碩竟然還有精力去思考其它。耳中聽著莉莎的尖叫,韓碩剛剛將那斗氣溶解的魔元力,流動的速度驟然比平時快了數倍。

在兩人即將一起狠狠的跌撞在那凸起的岩石上時,韓碩倏地出手,竟凌空一把抓住莉莎,將那驚慌之下只顧著大呼小叫的莉莎攔腰抱住,旋即韓碩以犧牲背臀為代價,撞擊在那陷阱底凸起的岩石上。

“哎呦……”韓碩齜牙咧嘴的痛呼出聲,後背上剛剛包紮沒多久的上空,再次崩裂開來,鮮血瞬間溢出,臀部作為主要的著力點,也是疼痛無比。

莉莎被韓碩摟在懷里,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耳中聽著韓碩痛苦的呻吟,莉莎發覺自己無礙之後,不由的開始以狐疑的目光巡視在韓碩的身上,訝然說道:“你為什麼救我?”

韓碩的痛呼聲,因為莉莎的發問中止。突然,韓碩臉上帶著黯然,低低的搖頭歎息一聲,說:“因為我喜歡你!”

此話一出,莉莎如遭電擊,當即目瞪口呆的傻望著韓碩,半響才似突然反應過來,指著韓碩吱吱唔唔的說:“你……你……,我……我……,你說什麼?”

“我喜歡你,莉莎!”韓碩一臉真摯的望著莉莎,誠懇的說道:“這些年來,我其實一直都很喜歡你,所以我無怨無悔的願意你拿我做實驗,即使前些日子被你差點用靈魂之痛真的弄死,我也從來沒有怨恨過你。

只是,我明白我只是一個雜役,我和你身份差距太大,因此我只能將這種想法深深的埋藏在心里面,永遠不敢表露出來,然後用一些瘋傻的行為來祈求你多一點的關注。莉莎,我這麼做是不是很傻?”

我太卑鄙,我太無恥了,韓碩一邊一臉真摯的說著謊言,一邊暗暗的感慨著,心想自己到了異界,竟然能夠使出這麼惡毒的方法來,也不知道是因為修煉魔功的原因,還是因為自己本來就很邪惡,到了異界沒了太多束縛才慢慢的顯露出來。


莉莎徹底被韓碩給驚傻了,呆呆的望著韓碩忘記了說話。直到,莉莎兩手慌亂瞎動,摸到一條裸露的大腿之後,才猛然驚醒似的慌忙站起,看了現在的韓碩一眼,莉莎竟然破天荒的嬌容飛霞,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韓碩一愣,旋即低頭一看,才發覺原來剛剛在跌落的時候,褲管被莉莎抓裂,如今自己除了一條內褲以外,下半身大腿處完全暴露了,那剛剛那莉莎竟然是坐在自己裸露的大腿上面。

慌亂的別過頭去,莉莎聲音有些急促,嚷嚷說:“我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反正我是不會喜歡你的,你只是一個亡靈系的雜役,我是絕對不會和你有任何關系的。”

“我明白,莉莎,我只是希望留在亡靈系,遠遠的注視著你就好,不會有任何其他的奢望,現在我把憋了好幾年的話說出來,突然心里放松了許多。”韓碩聲音低沉,一臉淒然誠懇的說。

“我,我要走了,以前的事情就算了,我不會計較了,但你千萬不要妄想,你只是一名雜役,我們不會有可能的!”莉莎背對著韓碩,聽著韓碩真摯的表白,慌忙說了這麼一番話,當即念起了咒語,召喚出一個骷髏戰士,讓那骷髏戰士將先前准備對付韓碩的繩索仍了下來。

韓碩心中明白,所有人的女人如果知道一個人默默的暗戀自己,即使她以前多麼討厭這個人,當她知道這件事以後,基本上都不會對一個默默喜歡自己的人下壞手,莉莎果然也是如此。

莉莎不會因為韓碩這番話喜歡韓碩,但卻會因為韓碩這番話原諒韓碩以前的做法,而且還會在以後的事情中幫助韓碩,因為她認為韓碩默默的喜歡著她,即使她永遠不會喜歡韓碩,也會受到感動而影響她以後的做法與判斷。

眼見莉莎准備離開了,韓碩背對著莉莎,露出了一個奸計得逞的壞笑,旋即又聲音低沉道:“莉莎,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情,我千方百計的打聽過,要想胸部發育飽滿,這個時候你必須多喝木瓜奶,多游泳然後洗澡的時候兩側按摩一會,據說這麼以來肯定會使胸部發育的很好。”

“該死的布萊恩,你都是聽誰說的?”莉莎握著繩子,依舊沒有回頭看韓碩一眼,氣哼哼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後,停頓一下,莉莎再次出聲:“什麼是木瓜奶?”

“呃,牛奶也行,早晚兩杯!”韓碩突然想起這個世界似乎的確沒有木瓜,不由的趕緊解釋。

猛然扭頭,莉莎惡狠狠瞪了韓碩一眼,怒聲說道:“住口,今天的事情不准你說出去,也不准你和人家說喜歡我,否則我殺了你。”

說完這句話以後,莉莎向著上面的骷髏戰士發號了一個命令,那骷髏戰士拽著繩索,將莉莎給拉了上去,旋即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上面便恢複了安靜。

輕呼一口氣,韓碩哈哈一聲暢快的輕笑,暗道自己真的越來越邪惡了,說謊話說的哪麼流暢無跡可尋,現在莉莎這麼輕松的放過自己,便說明這個方法效果奇佳了。

竊笑著,韓碩走了幾步,看到那莉莎離去之後留下的繩索還在,伸手拽了拽,發覺另一端應該是纏住了假山。韓碩心中一樂,明白莉莎臨走之前,應該是順手幫了自己一把。韓碩抓住繩子爬了出來以後,大搖大擺地返回自己的雜貨庫。


讓小骷髏將自己的後背重新包紮了一下,韓碩先是修煉了一番魔功,感覺體內的魔元不但壯大了一絲,流轉的速度更是快了幾分。那修煉了許久的玄冰魔焰決,魔元竟已經可以運轉到手腕處,韓碩不由得心中大喜。

難道是因為魔元,將那埃里克打入自己體內斗氣消化的緣故?韓碩皺著眉頭暗暗思量,回憶起上次被克勞德斗氣所傷之後的表現,韓碩漸漸的懷疑自己體內的魔元,有著能夠吸納斗氣壯大自身的功效。

為何自己修煉的魔元,會有如此奇怪的功用,韓碩想了一番沒有想通,也就沒有繼續多想,隨後開始冥想修煉自己的精神力。

腦子陷入空靈,韓碩修煉精神力的途中,突然感覺心神不甯,無法像平時一般立即入定,仿佛周圍有著什麼東西打攪了自己的冥想,像是在召喚著自己一般,這種感覺很是奇妙古怪,一開始韓碩並沒搭理,但在反複幾次冥想中被打攪之後,才開始重視這種感覺。

待到韓碩靜心感應之後,旋即感應到打攪了自己冥想的東西,似乎來自與床底下,而床底下面只有那個得自迪倫的口袋。

心中一動,韓碩伸手將那個口袋拿出,從其中取出那個邪乎的暗綠色玉盒,感受著暗綠色的玉盒里面有股陰冷的涼氣,韓碩不由的打了個冷顫,仔仔細細的開始觀察這個那綠色的玉盒。

剛剛將韓碩連番從冥想之內打斷的始作俑者,就是眼前的這個暗綠色的玉盒。玉盒里面到底存放了什麼,韓碩至今一無所知,上次韓碩沒有在意,但是如今為了能夠順利的冥想,韓碩不得不重視這個玉盒。

拿起那個綠色的鑰匙,韓碩把鑰匙插入玉盒里面的凹槽內,左右使力之後,卻察覺無法扭動,不由的面露疑惑。

鑰匙居然無法將玉盒打開,韓碩心中驚異,開始有些不解了。仔細的回想上次的情形,韓碩心中一動,將精神力集中,慢慢的聚集在玉盒之上。

突然,一股陰冷的氣息,從那玉盒之內侵入到韓碩的腦子,使得韓碩當即腦子一疼。強忍著腦子的疼痛,韓碩的精神力空前的集中,便連體內的魔元力,運轉的都比平時快速了許多。

忍著玉盒之內陰冷氣息的侵入,韓碩試著再次用力扭動鑰匙,“啪”的一聲,鑰匙右扭一動,玉盒猛然彈開,露出了玉盒里面藏著的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