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八章 求你放過我們吧




因韓碩身上有傷,今天梵妮並沒有打算繼續折騰韓碩,幫他將身上的傷口包紮完以後,見韓碩無礙就讓他回去了。

一路上,韓碩心中隱隱有些憂煩,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被那莉莎看出了自己是裝瘋賣傻。

最近一段時間,自己可是沒少害她,原來她當自己有些瘋傻,並沒有太多計較。這下子知道自己一直捉弄她,肯定是要找麻煩的,晚上到那教學樓後面,還不知道莉莎准備怎麼對付自己呢。

在韓碩皺眉亂想的時候,不知不覺當中,已經返回了他所住的雜貨庫。就在韓碩打算開門進入的時候,發覺門口竟然畏畏縮縮的站著凱里與博格兩人。

這兩人先前在試煉場的時候,因為是主謀所以被韓碩揍的最慘,現在兩人都是鼻青臉腫,臉龐已經被打的有些變形了。

一見這兩人在這兒,韓碩心中一動,開始左右的打量了一圈,暗付著兩人這麼快便來報複了,不知旁邊埋伏了多少人。

四周望了一下,韓碩眼睛一眯,盯著兩人也不說話,慢慢地走向旁邊,來到洗刷的地方,拿起了一個堅硬的石頭,旋即憨笑一聲說:“你們是不是還想打架。”

凱里博格兩人,見那韓碩抓了一個石頭回來,身子同時打了個冷顫,由那凱里慌忙說:“布萊恩,求你放過我們吧,我們知道以前得罪了你,都是我們的錯,以後我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旁邊的博格,也是一臉畏懼的望著韓碩,抖抖索索地從口袋里面拿出了二個銀幣,畏畏縮縮來到韓碩的面前,遞給韓碩哀求道:“布萊恩,這是我們的誠意,求你向梵妮老師求情放過我們吧。不然校方會把我們兩個都開除的,我們兩人家里很窮,全靠我們在巴比倫魔武學院做雜役來賺取幾個銀幣度日,求你放過我們吧!”

原來是求饒的,韓碩將手里抓著的石頭,隨手扔向一邊。眼眸當中的憨色褪去,左右兩手並攏肩膀,悠哉游哉的打量著兩人。

半響,韓碩微微一笑,說:“這二個銀幣我不要!”

博格凱里忽視一眼,然後又看了看那從容不迫的韓碩,同時單膝跪下,苦求道:“布萊恩,饒過我們吧,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

“起來說話,起來說話!”韓碩趕忙貼向兩人,微笑著將兩人從地上扶起,然後才說:“銀幣我不要,但只要你們肯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向梵妮老師求求情,以後我也不再找你們的麻煩!”

到了這個時候,博格與凱里兩人,那還不知道韓碩一直都是裝瘋賣傻,先前在那試煉場的時候,韓碩的冷酷手段,更是震懾的他們再也不敢有其他報複的想法,如今的韓碩——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無論什麼條件,我們都答應!”博格慌忙說道,熱切的望著韓碩。

點了點頭,韓碩好整以暇的看著兩人,輕松道:“以後屬于我的雜役任務,你們兩個勤快點,早點幫我處理掉就好了,只要你們答應,梵妮那邊我會過去求情的。”

“沒問題,布萊恩你放心,我們知道怎麼做了,一定會將你的任務做好的。”生怕韓碩會反悔似的,那凱里趕緊答應了下來。

亡靈系一共就四個雜役,如果這凱里與博格兩人,真的被校方給掃地出門,一時半會的找不到替代者,哪麼原本屬于兩人的任務必然會落到韓碩與杰克的身上,這麼以來韓碩將再也沒有一點空閑時間,這自然不是他願意看到的。

現在凱里與博格,答應替韓碩將事情做完,這麼以來韓碩便能夠有更多的精力做其他的事情,這真是風水輪流轉,當年的布萊恩一直都是幫兩人做許多的額外工作,如今形勢顛倒過來,也算是間接的幫助倒黴的布萊恩報仇了。

看了看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韓碩想想與那莉莎約定的時間快到了,不由的有些不耐的說:“好了好了,我還要去教學樓後面一趟,你們沒有什麼事情就回去吧,以後小心點,還要一樣當我瘋瘋傻傻,今天的事你們敢透露出去,我會揍的你們兩人面對面都不認識!”

凱里與博格兩人,聽著韓碩森寒的威脅,都是唯唯諾諾的趕緊答應下來。上次在那試煉場里面,韓碩冷酷無情的狠辣手段,已經在他們的心里面烙下了深深的痕跡,使得他們心中再也不敢有報複之心了。

就在韓碩打算離開這兒的時候,那博格突然想到了什麼,對韓碩呼道:“布萊恩,你到教學樓後面的時候,不要從那假山處走,剛剛莉莎指揮我與凱里,在哪兒布置了羅網繩套地洞三個陷阱,說是要測試召喚物的智慧,你可千萬別誤打誤撞的走進去啊!”

韓碩愕然,心中一動之後便明白過來,看樣子那莉莎早有准備了,她哪兒是測試召喚生物的智慧啊,根本就是專門為自己准備的。

“你們把陷阱都布置在什麼地方,跟我詳細的說一下,免得天黑我真的會撞進去!”韓碩皺著眉頭,對博格與凱里兩人說。

這兩人哪里會知道,莉莎根本就是專門為了對付韓碩才布置的陷阱啊,加上現在一方面有求韓碩,另外一方面也真的是怕了韓碩,趕緊仔仔細細的將那三處陷阱布置的地點向韓碩一一說明了。

“恩,明天見,記得早上幫我把路途當中的石像先擦拭乾淨,我明天想要睡個懶覺。”韓碩大大咧咧的吩咐了兩人一句,若無其事的向那教學樓後的假山走去。

暗黑系教學樓,後面的一個假山拐角處。

小魔女莉莎,藏身在假山後面,嘴角勾起一絲不懷好意的竊笑,雙眸熠熠生輝,興奮的望著從遠處漸漸出現的韓碩。

該死的布萊恩,竟然敢裝瘋賣傻的捉弄我,不但扮死尸嚇我,試煉場上踢我屁股,還給我惡心的煉制藥方,這次看我不整死你,莉莎心中恨恨的想到,緊了緊手中攥著的繩索。

這個繩索的另外一頭,打了個圓圈放在韓碩通往假山的必經之路上面,只要韓碩兩腳落入一個進去,莉莎使力一扯,就能夠立即將韓碩放倒。上空一個凸起的岩石處,一個大網早早張開,就等著韓碩腿腳被束縛住捆他了。


莉莎看著那韓碩茫然不覺的走來,心中暗暗的冷笑,只見韓碩東張西望的一番,賊頭賊腦的慢騰騰的前行,一邊走一邊說:“莉莎,你在哪兒,出來吧。”

“我在這兒,你過來,我有話和你說,你要是敢不來你就死定了!”莉莎在假山的後面,輕哼一聲說道。

韓碩左右看了一眼,仿佛什麼都不知道一般,向那埋伏著繩索的陷阱處走去。莉莎心中一喜,有些興奮的又緊了緊手里的繩索,聚精會神的等候著韓碩兩腿落入繩索當中。

就在韓碩兩腳即將有一個落入圈套當中的時候,在哪兒突然將身形止住,然後再次喝道:“莉莎,你躲在什麼地方了?”

那圈套就在韓碩腳前幾寸,眼睜睜的看著韓碩即將邁入其中,莉莎控制不住差點就准備動手了,但發覺韓碩突然止住身子後,這使得莉莎失算之下心中猛然一抖。

就在莉莎心神一松打算開口回話的時候,韓碩剛剛停下的身子,驟然快速邁出兩步,瞬間越過了那個圈套,向著前方走去,口中茫然嚷嚷說:“莉莎,你搞什麼鬼啊?”

這麼以來,莉莎所布置的繩套與羅網的陷阱,被韓碩一個突然停留,一個瞬間啟動,仿佛無意的給輕松躲避過去了。莉莎心中升起一股頹然,氣呼呼的低罵了兩句,暗恨韓碩運氣真好,但卻怎麼也想不到韓碩其實心中雪亮的很。

“我在這兒,你怎麼現在才來!”莉莎恨的咬牙切齒,從假山後面將隱匿的嬌軀顯露出來,站立在哪兒抱怨道。

“哦,沒什麼,只是後背還有些痛,回去休息了一會兒,多謝你今天幫我包紮傷口啊。”韓碩面無表情的說著,直向那莉莎走去。

倏地,只聽一聲“嘎吱”聲響,仿佛脆弱的木筏被踩斷,伴隨著韓碩一聲驚慌失措的叫喊,他的身子在原地霎時消失不見,可一聲聲痛苦的呻吟,卻從哪兒一個突然展現的黝黑洞口處傳來。

“哈哈,該死的布萊恩,你終于還是中招了,看我今天不好好的收拾你,讓你敢裝瘋賣傻的欺負未來的亡靈大魔導師!”剛剛還一臉頹然的莉莎,一見韓碩跌落進陷阱之內,不由的心中狂喜,當即興奮的歡聲嚷嚷著,從那假山的後面快速的跑出,直接向那韓碩跌落的陷阱口走去。

得意的嬌笑著,莉莎走到陷阱口,一邊大聲的咒罵著韓碩,一邊拿出一個石塊,打算用石頭去砸跌落其中的韓碩,以報最近被韓碩欺辱之仇。

倏地,莉莎右腳腳踝突然被一只手緊緊的抓住,莉莎一驚之下魂飛魄散,低頭一望後,才發覺韓碩左手抓在陷阱口處,右手抓在自己的腳踝上,根本就沒有落進陷阱之內,此時還一臉壞笑的望著自己。

“下來吧!”韓碩嘿嘿壞笑一聲,趁著莉莎驚慌失措的時候,右手使力一拉,這費盡心思布置陷阱的莉莎身子一個蹌踉,一臉恐慌手舞足蹈的尖聲大叫著,猛然向陷阱里面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