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七章 邪惡的憨笑




梵妮看到現在韓碩的慘樣,臉上一慌,修直的結實美腿急速的邁動,“噔噔”地跑向了韓碩。

“啊……”

韓碩一聲慘叫,臉色煞白的望著梵妮,結結巴巴的痛呼說:“梵妮老師,你……你踩到了我的手!”

梵妮本就近視,心中急亂之下跑得太快,根本就沒有在意腳下,加上韓碩為了逼真,趴在地上兩手伸得老長,于是就造成了現在被踩的局面。

梵妮穿著高筒的靴子,這靴子腳後跟細長細長的,加上奔跑當中梵妮還有著一股沖力,這一腳踩著韓碩左手之上,他臉上的痛苦絕對沒有任何的假裝成分,那是真真切切得痛入骨髓。

剛剛韓碩和那凱里幾人打了半天,都沒有受什麼傷,現在被這梵妮一腳踩下,反倒是有著透骨的疼痛。

“唔……,對不起布萊恩,我沒有看到你的手伸這麼長!”梵妮大驚,趕緊抱歉的說,然後踩著韓碩左腳的靴子,驚詫之下趕緊躲避,迅速的往右邊落去——可那落腳的地點卻剛好是韓碩伸出的右手。

眼見那尖利的靴子又要禍害自己的右手,韓碩嚇的魂飛魄散,右手閃電一般的抽回,旋即抹了抹臉上的“血跡”,指著後面一幅目瞪口呆模樣的凱里等人,伸冤的告狀:“他們,他們打我!”

此話一出,梵妮臉色瞬間沉了下來,雖然剛剛凱里等人臉上也是傷痕累累,但是因為聽到有人過來,這些人為了怕人追究責任,早已經將臉上的血跡擦拭的干乾淨淨,只是剛剛慌亂之間,這些血跡都抹在了隨手扔掉的武器之上了。

他們原本打算啞巴吃黃連甘認倒黴,將這件事情掩飾過去就算了,哪兒知道韓碩這麼歹毒,把人揍了一頓之後,竟然還要再陷害人家。

梵妮美眸犀利,盯著凱里等人看了一眼,發覺幾人雖然衣衫凌亂,但是臉上並沒有血跡,旁邊仍的遠遠的幾根木棍上面,倒是有些血跡存在。

只是看了一眼,再低頭望了望韓碩臉上後背的血痕,梵妮已經“睿智”的將這件事弄清楚了——凱里幾人聯合打了韓碩,那木棍上面的鮮血就是證據!

“這件事情我會向校方說明,你們這些人就等著被懲罰吧,這麼多人欺負一個瘦弱的布萊恩,我真為你們感到可恥!”梵妮冷冷的看著凱里幾人,聲音尖利的說道。

“梵妮老師,不是這樣的,是他打的我們啊。杰克,你都看到的,你說是不是布萊恩打的我們?”凱里心中一驚,慌亂的大呼道。

那邊小胖子杰克,到了現在還是兩腿打顫,直接被剛剛韓碩的瘋狂舉動震懾住了。此時聽凱里這麼一說,杰克遠遠的望了韓碩一眼,發覺韓碩趴伏在地上,正在擠眉弄眼的向自己打著眼色。

膽氣一壯,杰克挺了挺肚子,肥嘟嘟的右手一指幾人,義正言辭的說:“凱里,你就不要撒謊了,現在梵妮老師在這兒,我不怕你了。你們這些人打了布萊恩,還想讓我幫你們說謊,誠實的杰克做不到!”

凱里幾人還想說些什麼,梵妮冷哼了一聲,抬手制止道:“不要狡辯了,你們等著被懲罰吧!”

轉身,梵妮看了“淒慘”的韓碩一眼,上前抓著韓碩後背的衣領,將韓碩扶起來,柔聲說:“走,我先將你的傷勢處理一下,你可是我的研究課題啊,可不能這麼經常受傷!”

梵妮講話的時候,口中的清香噴灑在韓碩的口鼻處,讓韓碩突然覺得手背上被踩處已經不再哪麼疼痛了。背對著梵妮,韓碩朝著杰克打了個眼色讓他快些離開,然後才憨笑著望了望那凱里幾人。

只不過,幾人先被韓碩瘋狂的毆打,然後又被韓碩惡毒的陷害,如今再看韓碩臉上的憨笑,只覺這種笑容乃是世間最為恐怖邪惡的笑容!

十分鍾後,梵妮的實驗室。

除了梵妮以外,那小魔女莉莎借著要向梵妮請教問題,也是一起來到了梵妮的實驗室。這一路上,莉莎看著韓碩的目光,透著股古里古怪的味道,讓韓碩覺得有些不大對勁。

到了梵妮的實驗室之後,梵妮讓韓碩躺在床上,然後找出了一瓶藥水,正打算幫助韓碩塗抹的時候,莉莎輕笑一聲,搶過了梵妮手中的藥水,笑呵呵的說:“莉莎老師,你沒有帶眼鏡,還是讓我幫他塗抹藥水吧。”

莉莎這麼一說,梵妮也沒在意,點了點頭說:“嗯,也好,你就幫他將傷口處理一下吧,我再找點紗布,也不知道被我放在哪兒了。”

梵妮一邊自言自語的說著,一邊在實驗室里面東翻西找。這個時候,莉莎左手拿著藥水,右手蘸了點滴在韓碩後背處,更是身子湊向韓碩,低聲的說:“咦,這傷口不像是剛剛刺破的啊,怎麼外表層都結疤了!”

心中一驚,韓碩暗呼遭了,看樣子自己低估了自己身體的古怪,修煉魔功之後傷口的恢複能力得到了增強,凌晨受的傷,這還沒有過多久便已經開始有結疤的痕跡,這下子可被那莉莎看出破綻了。

悶不吭聲,韓碩知道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是無用,干脆裝傻裝到底,假裝沒有聽到莉莎說些什麼,嘴里哼哼哈哈個不停,似乎傷口很是疼痛一般。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股強烈的疼痛,從後背傷口處傳來,韓碩當即痛呼一聲,猛然別頭瞪向了莉莎。待到看見莉莎眼眸當中,帶著抓破人秘密的得意之後,韓碩暗呼一聲不妙,然後憨笑一聲,說了個“痛”字以後,又別過頭去。

“布萊恩,怎麼回事啊?”另外一邊,梵妮還在翻找著紗布,聞聽韓碩一聲慘叫之後,不由的遠遠詢問。

“哦,梵妮老師,剛剛我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傷口,沒什麼事情,這次我會小心一點了!”

“那你小心一點!”梵妮回答了一聲,沒有再搭理這邊的狀況。

一股幽香沁入鼻孔,隨後耳畔傳來呼呼熱氣,莉莎聲音低低地說:“該死的布萊恩,當我不知道你在裝瘋買傻嗎?哼,你扮死人嚇我,後來又給我錯誤的煉制藥物的方法,要不是我聰明的拿凱里博格實驗,非要被你害死不可。

我老實告訴你,我在凱里他們的前面,就到了實驗室了,通過一個惡靈將你與杰克的說話,包括後面毆打凱里的事情,全部看的一清二楚,你現在有出息了啊,竟然還學會了陷害人了!嘻嘻,不錯不錯!”

莉莎一邊說著,一邊繼續幫韓碩塗抹藥水,只是莉莎明顯是故意整韓碩,往往使力的按在韓碩的傷口上面,現在韓碩被莉莎拆穿偽裝,心中有些七上八下,不知道莉莎到底打的什麼主意,雖然傷口痛的厲害,但卻不敢大聲的痛呼,只是“吱吱唔唔”的齜牙咧嘴的低聲呼叫。

小香唇湊在韓碩的耳畔,芳香撲入韓碩的顏面,莉莎見韓碩死不啃聲,當即惡狠狠的說:“上次在那試煉場的時候,該死的,你還吻了我,而且還摸了……摸了我的那兒,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今天晚上我在教學樓後面的假山等你,你要是敢不來就死定了!”

這句話說完之後,莉莎又在韓碩的傷口處狠按了一把,眼見韓碩齜牙咧嘴的“嗚嗚”出聲,才解氣的咯咯一聲得意的嬌笑,然後走到梵妮的面前,將那藥水遞給梵妮,說:“梵妮老師,我已經幫他塗抹好了,我突然想起來還有事情,就先走了,明天再向你請教那個難題!”

“哦,那你先去忙吧!”梵妮隨意的應和了一句,然後驚呼一聲:“咦,終于找到了,原來竟然放在這兒了。”

驚呼過後,梵妮手持紗布美腿擺動,來到韓碩的身旁之後,便打算幫助韓碩包紮傷口,湊近一看,不由的疑惑說:“咦,怎麼皮層外面有結疤的痕跡!”

韓碩頭朝著床面,心里面正為莉莎剛剛的舉動擔憂,不知道晚上如何面對莉莎,現在聽梵妮這麼一說,心中又是一驚,暗付不會連梵妮也對自己起了疑心吧。

梵妮說了這句話後,自己皺眉想了一下,然後眉頭舒展,自以為是的驚歎道:“啊,上次你被費奇打了一下,額頭也是快速的消腫,不會都是因為中了亡靈之痛的魔法,才產生的變化吧。哦,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韓碩:“……”

對于梵妮的自以為是,韓碩實在無話可說,實在不知她的腦子聯想力為什麼哪麼的豐富,這麼匪夷所思的事情也能夠被她自己尋找到合適的解釋。

梵妮說完這句話之後,自顧的感慨了一番,然後便開始為韓碩包紮傷口,動作倒是輕柔的很,似乎很怕弄痛了韓碩。

韓碩心中感歎梵妮手法果然比莉莎好的多,別過頭來打算謝謝梵妮的時候,突然從梵妮的背後,看到沒有關的實驗室的門前,一個瘦高的身子嫉妒的望著自己,待到發覺自己的注視以後,才倏地消失門前——是費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