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六章 很多人打我




中午,亡靈魔法學院的試煉場處。

韓碩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清掃著,腦子里面暗暗的思考今天早上,那吉恩老師關于亡靈魔法的講解,眉頭微蹙著很是入神。

一個胖胖人影倏地從門口沖來,到了韓碩的面前,杰克氣喘籲籲,急促的說:“布萊恩,不好了,凱里與博格要過來找你算賬了!”

思考被打斷,韓碩有些不悅,看杰克一臉慌張樣子,皺眉詢問:“怎麼回事?這凱里與博格兩個笨蛋,上次被我揍了一頓,怎麼又來找死啊!”

“不知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聽說他們早上吃了什麼東西,好像非常難受,臉都是青色的,反正吆喝著要來和你算賬,小魔女莉莎也在找你!”

伸手摸了摸後背,韓碩感覺還有一點疼痛,不過比起昨夜好了許多。背脊處深青色的斗氣,還是被魔元力給裹住,那團深青色的斗氣似乎一點點的在變小消失,讓韓碩不由的略微有些放心。

“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韓碩冷喝了一聲,將手中的掃帚攥緊,目光望向了門口。

杰克神色依然是一片焦急,搓了搓手急聲說:“布萊恩,這次和上次不同,凱里與博格這次找了幾個幫手,好像不是我們亡靈系的雜役,好幾個都是又高又壯的,你快跑吧!”

“該死的布萊恩,你竟然敢暗算我們,今天我要你好看!”在杰克急切的催促聲中,凱里的聲音已經從外面傳來,等他聲音落下的時候,一行幾人已經將試煉場的門堵住了。

這凱里與博格,真的是一臉的發青,剛剛進門之後,那博格“唔”了一聲,猛地抱著肚子,身子一陣抽搐,從嘴里吐出一口黑糊糊的水汁,口氣當中立即散發出一股苦澀的酸味。

凱里一見博格吐出的東西,本來就發青的臉更是難看,似乎也是胃里難受,“嗚嗚”幾聲伸手入喉,似乎也想吐些東西出來,不過卻什麼都沒有吐出。

“布萊恩,你讓莉莎煉了些什麼東西給我們吃,你害死我們了,今天我和你拼了!”嘔吐了一陣,博格身子有些虛弱,扶著門一手捂住肚子,一手指著韓碩怨毒的怒聲說。

心中莞爾,韓碩不覺啞然,上次莉莎問自己為什麼突然變得那麼靈活有力,自己就隨便瞎說了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敷衍她,哪兒知道這莉莎信以為真,竟然真的將那些惡心的東西熬制了出來了,看樣子是拿博格與凱里做實驗了,難怪這兩人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沒,沒有啊!”韓碩搖了搖頭,一臉茫然的說,看起來傻乎乎的很是無辜。

“莉莎都對我們說了,你還敢說不是,今天不教訓教訓你,我是不會離開的!”這邊凱里怒喝一聲,對著身旁的幾人幫手示意了一下,連那博格在內一共六個雜役,卷起袖子惡狠狠的向韓碩走來。

除了凱里與博格以外,其他幾個雜役來自與暗黑系,只不過和杰克所說的又高又壯有些出入,這四人的確有高的,只是高的都是瘦的皮包骨,壯的也有,但看身高還沒有韓碩高,總的來說高的不夠壯,壯的又不夠高,看那戰斗力估計也不怎麼樣。

緊了緊手,韓碩表情還是憨憨的,心里面有著一股壓抑不住的發泄欲望,似乎要將這些人全部打爬下才能平息這股欲望。

這種欲望來的突兀之極,瞬間便充斥與韓碩的腦海之內,像是一個咒語般催促著韓碩行動。一直以來,韓碩的性格都是比較被動,甚少主動的去得罪什麼人,也不敢太過囂張的惹是生非,但現在如果和他們戰起來,以韓碩如今的力量與速度,可能會將事情鬧大,韓碩本意有些不願,但是理智卻無法克制。

這種感覺,就像上次在試煉場的時候,面對莉莎的時候想要出手的情況一模一樣,那時韓碩拋棄理智,隨從內心的欲望行事,最終被克勞德打入體內的斗氣,被那裹住的魔元力給消融了。

如今,情況一模一樣,韓碩的後背部魔元力依舊包裹著埃里克的斗氣,內心的欲望已經強烈之極。

轉身看了眼瑟瑟發抖的杰克,韓碩臉上再也沒了一絲憨厚,雙眸犀利宛如刀刃,帶著一絲賭徒似的狂熱,將手中掃帚遞給杰克,韓碩冷酷道:“拿著他,誰敢打你,就桶他!”

頓了頓,韓碩指了指那鐵質掃帚另外尖利的一頭,淡淡的說:“用這尖利的一角!”

杰克被韓碩現在的樣子驚駭住了,傻了吧唧的望著現在的韓碩,兩腿直打顫,現在韓碩表現出的冷靜冷酷,哪兒還有一絲一毫布萊恩的懦弱膽小!

把那掃帚塞進杰克的手里,韓碩轉過身子,臉色依舊是憨厚木然,本能的畏懼口中慌聲說:“不要,不要打我!”

“打的就是你!”一行六人,一擁而上,拳腳突然使力,朝著韓碩的全身就招呼過來。

兩手抱頭,韓碩先是恐懼的往後躲避,待到退了三步,來到杰克的旁邊之後,韓碩突然受了刺激一般,嗷嗷的狂叫了幾聲,如一頭被激怒了的蠻牛一般,直朝著六人沖了過來。

最前面的是凱里,眼見著韓碩又再次發瘋,上次被痛毆了一頓的凱里心里一顫,已經抬起踹來的右腳在空中一個凝滯,硬是沒有敢落下。

只是,凱里沒有踹過來,並不代表韓碩會放過他,韓碩在跑動當中,已經感覺到後背的魔元力急速的運轉,看樣子和上次一樣,已經開始在消化那埃里克留下的深青色的斗氣了。

此時,韓碩心里只有一個無可遏制的念頭,把面前找麻煩的所有人,一個個全部干趴下——死活不論!

兩手一張,韓碩閃電般的將凱里頓在空中的右腳抱住,然後使用一抬,凱里凌空後翻,“撲通”一聲落地,齜牙咧嘴的痛苦的大呼,牙齒與地面親密接觸,嘴角已經有了血跡閃現。

旁邊幾個前來幫助凱里與博格的四人,一見韓碩如此生猛,當即嚇了一跳,本來嘿嘿獰笑的表情突然一滯,臉色也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不要怕,他就一個人,我們這邊六個,亂拳也能打死他!”博格脖子一挺,突然開口說,不知道從哪兒擰了一個四腿的木凳子出來,吆喝著就向韓碩砸來。

博格這麼一說,剛剛氣勢一竭的其他四人,都是神情一震,慢慢的從後面腰間摸出一根根棍子,跟在博格的後面向韓碩當頭敲來。

竟然連家伙都准備好了!韓碩眼睛微微一眯,看著那博格的板凳快要砸向自己的時候,突然兩腿使力,倏地便避了過去。

“嘭!”

板凳砸在石地上,四條腿“吱呀”一聲亂晃,看起來有些不太穩當。輕“咦”了一聲,博格一擊砸空,臉上一陣錯愕,似乎沒有料到韓碩竟然能夠避開。

“咚!”當頭一拳,搗在博格的鼻梁上面,綻放出血紅的花朵,博格頭一仰,蹌踉著退了兩步,就連抓著的板凳都吃痛之下松手了。

低頭冷笑一聲,韓碩抓起博格落下的板凳,轉身朝向後面一個矮壯的紅發偷襲者,木棍呼呼直響,就在快要落下韓碩頭上的時候,那板凳猛然被舉起,硬生生的將木棍襠下。

一手抓住一個板凳腿,韓碩背脊處魔元力運轉的越來越快,韓碩能夠清晰的感應到那被包裹住的斗氣不住的消失在魔元當中,兩手像是有著使不完的力氣一般,韓碩一手抓住一個板凳推,猛然用力一撕。

“吱呀”一聲,整個板凳被一撕兩半,韓碩一手抓著一邊,右腳一腳踹出,正中這個偷襲者下腹,這人當即面容煞白,痛苦的蹲了下來。

並沒有這麼輕易的放過他,韓碩此時有著一種暢快淋漓的感覺,只想痛快的發泄出來,左右兩手同時開工,“啪啪”的不住的用半邊板凳,披頭照臉的朝他砸去,鮮血瞬間從他額頭迸發,染紅了韓碩手里的板凳。

“快阻止他,這個該死的瘋子,他會殺了阿爾瓦的!”博格鼻子被韓碩一拳打扁,兩縷鮮血如蚯蚓一般從鼻孔溢出,驚恐的大呼小叫道。

就連凱里也是掙紮著爬起,雖然心里有些膽寒,還是哆嗦著舉起早就藏好的木棍,和其他幾人一起,朝著韓碩沖了過來。

“噼里啪啦”

一聲聲激烈的碰撞聲不絕于耳,旁邊觀戰的杰克兩腿彎曲著亂顫,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韓碩,只見韓碩一手抓著半邊板凳,面對幾人的合力圍攻夷然不懼,瘋狂蠻橫的面孔上,一雙眼瞳透著刺骨的森寒冷意。

韓碩的身體,不住的騰挪躲避,但那板凳卻從沒有停止,直朝著幾人鼻梁顏面上面砸煽,一會兒的功夫,圍攻者的六人臉上頭上都是有鮮血迸現。

這一刻,旁邊的杰克完全陷入呆滯當中,被韓碩如此冷酷的手段震懾住——他從來不敢想象,有一天一直懦弱膽小逆來順受的韓碩,能有這麼凶厲暴戾的一面。

就在杰克神情呆滯的時候,韓碩後背的那團埃里克留下的斗氣,終于在他隨心所欲的戰斗當中,被魔元力給慢慢的煉化。到了這個時候,韓碩才心里一驚,猛然意識到自己正在做著什麼,心里面不覺有些後怕。

“有打斗聲,怎麼回事,快去試煉場看看!”突然,韓碩遠遠的聽到了梵妮的話語聲,隨後耳中聽到有腳步聲迅速的往這邊接近。

反觀凱里博格等人,依舊是一無所覺,一個個心驚膽顫,一臉畏懼與駭然的望著自己,手中都拿著棍棒,但竟然沒有人敢再靠近一步。

韓碩知道這次事情不小,心中急速的轉動著主意,旋即心中一動,猛然跑向試煉場的門口,跑動當中韓碩將手中板凳上面的鮮血胡亂的抹在自己臉上額頭,然後隨手扔掉了兩個染血的半邊板凳,一手抓向後背昨日中了埃里克一劍的傷口處,用力一撕痛嚎一聲,那還沒完全結疤的傷口瞬間崩裂,鮮血溢出染紅了背脊。

到了門口,韓碩快速奔跑的速度戛然而止,旋即猛然趴在地上,“艱難的”向門前蠕動著爬去,待到看見梵妮等人出現之後,韓碩伸出染血的兩手,額頭鼻梁上面全是鮮血,一臉恐懼的嗚嗚說:“他們,他們很多人打我,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