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四章 提前搞定




第二日,韓碩是被一個沉重的垃圾袋給砸醒的。

正在美夢當中的韓碩,只覺一座重山壓來,趕緊一個激靈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揉眼一看發現床上多了一包厚重的垃圾袋,立刻明白肯定又是誰,將垃圾通過雜貨庫的小窗子扔過來的。

嘴里罵罵咧咧的將垃圾袋一腳踢下床,只聽“撲通”一聲,垃圾袋滾向了門口。韓碩正打算埋頭接著睡,轉念一想有人扔垃圾袋過來,說明現在時間肯定已經不早了。

推開窗子望了望外面,發現太陽果然已經高懸虛空,旋即暗歎昨天修煉魔功太過疲憊,今天肯定睡過頭了,起身下床正打算趕快出門的時候,突然想起昨天做的夢,夢中似乎小骷髏幫助自己教訓了費奇,想起上次發生的夢境成真的事情,韓碩心中一驚,趕緊往那小木桶望去。

只見小木桶里面的,那小骷髏黝黑的兩個手骨環放在木桶邊緣,左腿骨翹在右腿骨上面蕩來蕩去,就像是享受著桑拿浴一樣,一副吊兒郎當很是愜意的模樣。

看他還在小木桶里面,韓碩不由的松了一口氣,沉吟了一下,起來將小木桶推向了床底,拿一個垃圾袋堵住床底,才開門准備新一天的工作。

“嗨,布萊恩,你今天怎麼現在才來啊?”杰克擦拭著路途當中的石像,遠遠露出笑容向布萊恩打著招呼。

韓碩看了四周一眼,發現這條道路上面並沒有學員經過,知道現在肯定已經上課了,今天果然起遲了。

“噢,昨天頭被費奇敲了兩下,腦子昏昏沉沉的,所以才睡過頭了!”

“嘿嘿!”杰克突然幸災樂禍的輕笑一聲,然後賊頭賊腦的湊向韓碩,低聲說:“布萊恩,你不用生氣了,今次早上我在路上聽學員們講話,知道那費奇昨天深夜里,被那上次出現過的黑色七翅小骷髏揍了一頓,臉都被打腫了!”

韓碩:“……”

原來昨天的夢境還是真實的發生了,只不過和自己想象的不同,這次小骷髏明顯是動作更加迅速,老早就已經把事情做完了。難怪早上自己看那小骷髏的時候,那小骷髏的躺在木桶里面的姿勢分明和昨晚不一樣了。

“咦,布萊恩,你怎麼不講話,是不是太開心了。哈哈,我想也是的,那個黑色的小骷髏真的很厲害,費奇被打醒之後,聽說最後只是看見七個小翅膀一煽,他就從窗子口跳了下去,直接就逃之夭夭了。噢!費奇住的可是四樓啊,他竟然沒有被摔成碎骨頭,太不可思議了!”

韓碩干笑了兩聲,心里面一陣暢快,打著哈哈說:“干的好,真不知道是誰召喚出來的小骷髏,竟然幫我出了惡氣,我最近真是走運啊!”

接下來的幾天,並沒有倒黴的事情再發生在韓碩的身上,也沒有誰過來找韓碩試煉魔法,這難得平靜的幾天,韓碩都是一早來到亡靈魔法學員們上課的教室外面,手中拿著掃帚偷聽吉恩的講課。

費奇不知道是不是被小骷髏狠揍了一頓的原因,這幾日都沒有過來上課,天天偷聽吉恩關于魔法知曉的講解,許多以前不明白的魔法知識,在這幾天的偷聽當中,韓碩都是豁然開朗。

到了晚上韓碩先修煉“玄冰魔焰決”,一點點的將魔元力,通過“玄冰魔焰決”的路徑往右手手心五指處運轉,每次都是火辣辣的疼痛,不過這幾天韓碩已經將魔元力,可以運轉到快要靠近手腕的地方了。

那本《亡靈魔法基礎》韓碩還是照樣研讀,一些不明白的地方,暗暗的記在心里面,等著早上偷聽吉恩講課的時候,看看有沒有被提到。

現在韓碩的伙食待遇提高了,身體內的營養得到了補充,加上又修煉魔功的原因,不知不覺當中韓碩本來孱弱的身體,已經開始有些肌肉凝結,矮小的個子似乎也長高了一點,整個人的氣質隱隱有些變化。

韓碩的變化,亡靈魔法學員的人看在眼里,全部歸類與瘋傻之後的表現,並沒有人太多的在意韓碩,韓碩也樂的輕松自在,每天都是照舊的工作兼偷學魔法修煉魔功,自己開心的感受著身體的變化。

“無盡的黑暗啊,化為破滅骨箭,以我為意志摧毀面前的一切,骨箭!”隨著咒語的完成,一截銳利的骨箭猛然在虛空成形,在韓碩的手指之下,飛向了他前面的一個草人,但在中途骨箭突然變向。

“啪!”

骨箭在中途猛地爆碎,看那方向也是偏出了一大截,根本就沒有射向對面用雜草紮成的小人。

搖了搖頭,韓碩低歎一聲,暗道明白是一回事,使用又是一回事,這最低級的骨箭魔法,韓碩這段時間,都是在這個墳墓附近練習,每次都不能施展成功,要麼召喚不出來,要麼方向太偏,還有就是骨箭在中途就會爆碎。

韓碩明白亡靈魔法想要施展成功,反複的練習是必須的,只有通過反複的練習,才可以掌握竅門,將魔法完全的沒有任何錯誤紕漏的施展成功。

這幾日每到夜里,韓碩都會先修煉一段時間的魔功,然後趁著夜深人靜的時候,來到這個曾經被“棄尸”的墳墓處,在這個地方偷偷的練習亡靈魔法,小骷髏擰著兩袋垃圾,將垃圾扔了之後,就老實的呆在一個墳墓里面一動不動。

就在韓碩暗暗思考剛剛自己的咒語與手勢,還有精神力的運用哪兒出問題的時候,突然聽到從遠處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韓碩心中一驚,趕緊往旁邊墳墓處亂石堆中躲藏。

這個墳墓地很是寬闊,到了夜晚一直很寂靜,除了韓碩偶爾過來扔一些廢棄的魔法材料外,平時很少有別人前來,韓碩偷偷摸摸在這兒修煉魔法的事情,當然是不願意被別人發現,現在一聽有腳步聲響起,自然是立刻躲藏起來

一會兒時間,一個渾身衣衫被鮮血染成赤紅,嘴角吐著血沫,手持一柄闊劍,身材高大的藍發中年男子,猛然映入韓碩的眼瞳。他腳步蹌踉神色焦急,不辨方向的跌跌撞撞跑來,還不住的向身後窺望。

來到先前韓碩試煉亡靈魔法的地方後,他突然身子一顫,腳步一晃便倒了下去,這個時候他倏地從胸口掏出一個灰色的手袋,胡亂的在松軟的地面撥了兩下,將那手袋塞進土里,用手抹平之後爬起來接著往前跑去。

“迪倫,你還能逃到哪兒啊!”一個和藹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一道黑色光芒閃過,在那個中年男子的後面,出現了一個一臉慈祥的消瘦老人,他臉上帶著和藹的笑容,穿著燙金的魔法袍,左手拿著一根鑲嵌了三顆紅黃藍寶石,一看就知道非常珍貴的魔法杖。

這個消瘦的慈祥老法師出現以後,一團深青色的光芒,從遠處快速飛來,等到了這兒停下之後,深青色的光芒突然消失,然後一個身體壯碩,肌肉看起來非常有力,佩戴長劍的劍士出現。

“杜克先生,迪倫該怎麼處置?”這個劍士到了之後,恭敬的站在那個法師身旁,謙卑的詢問。

慈祥的老法師杜克,皺了皺稀松的眉毛,看了一眼那倒在地上,嘴角還在溢出血沫的迪倫,低歎一聲說:“可憐的迪倫,恐怕已經不行了。他不該繼續承受這種痛苦,埃里克,你就幫他一把吧!”

“先生真是慈悲!”劍士埃里克臉色古怪的贊歎了一句,突然電一般的沖向了那還在奔跑的迪倫,韓碩只看到一團深青色的光芒,在虛空當中一閃而逝,那迪倫就後背鮮血飛濺,終于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了。

埃里克將手中的長劍收起,立即蹲下在迪倫的身上胡亂的翻動,臉色漸漸的有些難看,最後站起來無奈的對杜克道:“杜克先生,東西不在他身上了!”

“怎麼可能!”杜克一驚,臉色微微一變,手中的魔法杖一搖,那迪倫的尸身突然飛到了杜克面前虛空,杜克念了一個風系魔法咒語,幾個銳利的風刃突然在虛空成形,“嗖嗖”的飛舞著,將那迪倫尸身的衣衫一陣撕割。

韓碩藏身在亂石的後面,將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剛剛埃里克突然飛出,長劍綻放出深青色的光芒,明顯已經是一個高級的劍士。

這麼一個高級劍士對那杜克這麼尊敬,說明這杜克的身份或者實力更加厲害,韓碩現在第一次看到殺人,心里面亂的慌,心髒“撲通撲通”的跳動的很快。

“竟然真的不在他身上!”杜克皺眉自言自語,然後手中的魔法杖一搖,迪倫的赤裸尸體仿佛垃圾一樣被扔在了地上。

杜克魔法杖再次搖了搖,一股強烈的精神力波動,快速的向韓碩湧來,韓碩身子不由自主的被帶飛,向那杜克飛去。

“咦,你怎麼知道我在那兒?”韓碩心中慌亂,口中更是慌亂,在空中手舞足蹈的時候大呼小叫的嚷嚷道。

“呵呵,多麼可愛單純的小伙子啊!看你的衣服,好像是巴比倫魔武學院的人,對不對?”杜克慈祥的望著韓碩,這句話說完之後,韓碩猛地從虛空跌落在地上。

“是啊,我是巴比倫學院的雜役,我是到這兒扔魔法廢棄品的,剛剛我可什麼都沒有看見。恩,時間不早了,你們接著聊,我先回去了。”

韓碩從地上站起來,一臉單純的說了這麼一番話後,向著巴比倫魔法學院先是不緊不慢的走了兩步,然後速度驟然加快,使出了全部力氣撒腿就跑,心想這兩人怪模怪樣的說不定會對我不利,還是早點離開為妙。

“呵呵,這小伙子還有些鬼精靈啊。埃里克,你送送他吧!”在韓碩的身後,杜克輕笑一聲,慈祥的說。

就在杜克聲音一落,韓碩已經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氣流,迅捷的在接近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