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從笨蛋變瘋子




在韓碩心中亂想的時候,感覺身上到處都在痛,那小魔女莉莎還在胡亂的朝他瘋打,可憐韓碩身體虛弱的要命,剛剛第一下子被擊中鼻梁,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從樹上跌落下來之後,更是痛的昏頭轉向,只能在地上卷成一團,將肉最多的地方露出來給莉莎打——比如臀部。

只不過一會兒之後,韓碩突然發現一件奇妙的事情,他身體內的一絲魔元,這個時候正好游走到臀部,在魔元流動過的地方,莉莎的腳踢在上面,臀部感覺不哪麼痛了。

原本火辣辣的地方,被魔元走過之後,也是疼痛大減,而且似乎還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韓碩感覺莫名其妙,暗道這魔功的“固體”境界,還真是“自虐”的功夫。胡思亂想的時候,那一絲魔元游走到右臀部,然後莉莎一腳踹來,湊巧的正好落在韓碩右臀部魔元所在的地方。

“啊”“哇”

兩聲一高一地的叫聲猛地響起,分別從韓碩與莉莎的口中傳來,莉莎是突然覺得韓碩的右臀部比鐵石還硬,小腳忍不住的巨痛,立即縮腳大呼小叫起來。

韓碩則是覺得那被莉莎踢中的地方,不但一點都不疼,而且還感覺非常舒服,全身都在疼,那個地方突然傳來這種舒服的感覺,這讓韓碩不由自主的輕聲叫了一聲,而且這一聲輕“啊”,還顯得說不出的——淫褻,就仿佛是……

“布萊恩,你個白癡怎麼褲子里面,還裝著石塊?”

莉莎一邊揉著晶瑩如玉的小腳,一邊氣憤的大聲嚷嚷,在韓碩與莉莎的周圍,這個時候也出現了幾個亡靈系的女學員,一個個睡眼惺忪,兩眼森寒的看著韓碩。

鼻子不再哪麼疼了,眼淚也不再不受控制的流了,韓碩動了動身子,在草地上面做了起來,眼睛轉了一圈,發現魔法學徒艾咪、阿西娜,和莉莎同為初級魔法師的貝拉,都是憤怒的看著自己。

有殺氣……

比起莉莎來,艾咪阿西娜貝拉三個女生,長的要差了許多,都是十六七歲的少女,長的本來就不太漂亮,睡眠被打攪到,又會影響美貌,三個女生心情現在自然是很差了。

“白癡,看什麼看,說,你褲子里面為什麼裝石塊?把本小姐的美腳都給踢紫了!唔唔……好痛。”

小魔女莉莎冷冷的看著韓碩,兩手叉腰趾高氣揚的說,只是左腳一踮一踮的,看起來有點古怪。

“白癡嘛……”韓碩心里冷笑著,然後一臉茫然,略微有些艱難的爬起來,“呵呵”傻笑著說:“沒有啊,我褲子里面沒有裝石塊啊!”

背過身子,以臀部對著四個亡靈系的女生,一邊說著,韓碩一邊解開褲子,褲子還沒拉下來,四聲尖叫已經劃破長空,隨後是慌亂的腳步聲。

“布萊恩,你個笨蛋,立即給我把褲子穿起來,不然我殺了你!”莉莎趕緊大聲的嚷嚷起來,但聲音卻有著明顯的驚慌失措。

“哦。”韓碩傻傻的答了一聲,心中卻是奸笑,幾個生嫩的小雛菊,我還對付不了你們。

等到一男四女重新面對面的站定以後,莉莎仔仔細細的盯著韓碩看了幾眼,然後才忿忿不平的說:“這個褲子里面藏石塊的事情,我就不和你計較了,你深夜里爬到我窗子的樹上,准備干什麼?”

“呵呵”傻笑了兩聲,韓碩指了指那大樹上面的一個破爛的袋子,理所當然的說:“把那個爛袋子拿下來啊!”

“你半夜三更的,拿什麼垃——圾——袋?”莉莎感覺自己快要被氣瘋了,怒氣沖沖的大吼著說。

就在這個時候,初級魔法師貝拉輕歎一聲,對莉莎說:“哎,莉莎,你難道現在還看不出,這個布萊恩,已經瘋了嗎?看樣子你的‘怨靈’沒有將他弄死,是把他給弄瘋了啊,我們和一個瘋子還計較什麼?”

阿西娜好像很困,捂著嘴打了一個哈氣,說:“喔……明天還要上課,我先回去睡了,莉莎學姐你看著辦吧!”

艾咪似乎有些同情韓碩,默默的看了韓碩兩眼,輕輕搖頭歎息一聲,並沒有多說什麼,同樣和貝拉轉身離去。

如果韓碩沒有表現的這麼癡傻,恐怕除了莉莎之外,還要遭受這三個女生怒火。不過既然是一個精神不正常的人,三個女生自然不會去和瘋子計較,就這麼放過了韓碩,繼續回去接著美夢了。

三個女學員離開之後,又只剩莉莎與胡碩了,莉莎狠狠的盯著韓碩看了幾眼,冷冷的說:“你該干什麼干什麼去,過兩天我再找你算賬,今天本小姐累了,你要是敢再打攪我睡覺,我就不是拳打腳踢了,我用魔法讓你再瘋一次!”

說完這句話,小魔女莉莎又瞪了韓碩一眼,走路有些不自然的離開了,進門的時候,還輕呼一聲“好痛啊,這笨蛋竟然褲子里面裝石塊,果然是被我的‘怨靈’給弄瘋了。”

莉莎進去之後,這兒又恢複了寂靜無聲,韓碩看到她進去之後,也是有些後怕,這莉莎幸虧沒有使用亡靈魔法,否則以她初級魔法師的魔力,再來一個“怨靈”射來,韓碩恐怕真要瘋了。

曲終人散了,韓碩也不再繼續留在這兒,一邊低聲暗罵著,一邊拖著疲軟的孱弱身子,狼狽的往自己的雜貨庫走去。

回到雜貨庫之後,將小床上亂七八糟的垃圾,胡亂的拔開,直接躺下去埋頭大睡。

第二天。

韓碩睡的正香,雜貨庫的門突然被推開,然後傳來“哇……”的一聲大叫。

睜開惺忪的睡眼,韓碩轉了一下身子,看到一個金色短發,左眼暗青色,穿著同為雜役粗布衣服的小胖子,一臉驚慌的指著韓碩,“你……你……”的說不出完整的話。

“哦,是杰克啊,你來我的房間干什麼?”

小胖子杰克,和布萊恩同歲,可能是同病相憐的原因,杰克是亡靈系僅有的幾個,對布萊恩比較好的人。小胖子杰克家里貧窮,兩年前被他爸爸老杰克,給送到巴比倫魔武學院做雜役,每個月掙幾個銀幣。

杰克雖然和布萊恩同是雜役,不過卻並不是賣給巴比倫學院,所以是有人身自由的,不像布萊恩是奴隸販子當成奴隸,把他賣給巴比倫魔武學院的。

因為杰克不是奴隸,雖然同樣做雜役,同樣會被亡靈系的學員欺負,但這些亡靈系的學員不會像對待布萊恩一樣對待他,打罵也會有,偶爾拿他做做小實驗也會,不過卻不會把他當奴隸一樣不管死活。

一直以來,布萊恩其實是很羨慕小胖子杰克的,因為小胖子杰克頓頓都能吃飽,還不用承受那種非人的折磨。而小胖子杰克,也只有在布萊恩的身上,才能夠找到哪麼一點自信,所以這兩人很是要好。

“呼呼,嚇死我了,布萊恩你沒有死啊,太好了!”

“好什麼好,我肚子餓死了,杰克你有沒有東西吃,有的話快點給我,我以後還你!”

這句話說完之後,韓碩發現小胖子杰克不講話,傻里吧唧的看著自己,滿臉肥肉的臉上,兩個黃豆一樣的小眼睛很是怪異。韓碩皺了皺眉頭,不耐煩的問道:“怎麼了,我很好看嗎?”

杰克一呆,然後更加奇怪的看著韓碩,說:“這些年,你是從來不會主動向我要東西吃的,都是我給你,你才會吃的。而且,你也不會像剛剛那樣和我講話,布萊恩,我發現你有些不同!”

心中一驚,韓碩暗付莉莎等人都沒有看出自己有什麼不同,沒想到杰克這個笨蛋胖子,竟然在自己講第一句話就感覺到了。

後來一想,回憶了一下布萊恩的記憶,韓碩才發現布萊恩與亡靈系的學員基本不講話,別人讓他干什麼他就干什麼,根本沒有什麼交集。但是布萊恩與杰克兩人,卻會時不時的講話,雖然大多數的時間,都是杰克在講布萊恩在聽,但是兩人相處的時間很久,也難怪杰克能這麼快感覺到自己的不同。

打了個哈哈,韓碩微微一笑,說:“我這次被莉莎‘怨靈’擊中,差一點就死了,這次事情之後,我覺得以前活的不對,我想要改變一下自己。”

這麼一說,杰克“呼”的松了一口氣,點了點頭,說:“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你被‘怨靈’打中,變傻了呢!”

韓碩:“……”

“諾,這是我藏起來的黑面包,你拿去吃吧。你沒有死真的太好了,本來大家以為你死了,暫時沒有找到新雜役,就將你的工作分給我做了,害得我一大早就起來往你這里跑,路上走的匆忙,不小心撞到了巴克,還被他給揍了一頓,連左眼都青了!”

一邊把一個發黑的面包遞給韓碩,小胖子杰克一邊開心的說,看樣子能夠不做布萊恩的工作,杰克是非常高興的。

看著杰克左眼上面的青色眼圈,韓碩惡狠狠的咬了一口黑面包,猛地怒氣沖沖道:“巴克又打你了,太猖狂了,走,我們去報仇!”

杰克嚇了一跳,跳起來拉住韓碩,用身體的重量拖住韓碩,驚訝的急忙說:“布萊恩,你瘋了嗎,我們不是早就習慣了嗎?巴克可是亡靈系的魔法學徒啊,我們又不是第一次被打,他不找我們的麻煩,我們已經可以開心了,找他報什麼仇啊!”

冷哼一聲,韓碩說:“你放心好了,我自然有辦法的,我是瘋了,現在亡靈系的學員,應該都知道我瘋了,我他媽瘋了,我怕誰啊!”

吆喝著,韓碩拖著布萊恩,趾高氣揚的走出了雜貨庫。韓碩體內的魔元,轉動的似乎更加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