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接移大法
第一章接移大法 一直以來,伏魔法輪在大家的心目中,是一件擁有無比威力,神聖無比的降魔法寶。 大家從來都認為,只要擁有伏魔法輪,那就可以在修真界呼風喚雨,傲視整個修真界。從來沒有一個人聽說過,它竟然還有如此殘酷的一面。 龍如風的一番話,雖然帶給眾人不小的震撼,但大家並沒有表現出驚駭之色。 他們每一個人都可以說是老江湖,他們比誰都清楚,在修真界,無論如何匪夷所思、千奇百怪的事情,都有可能在轉眼間發生。 事情雖說有點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但沒有一個人對龍如風的話產生懷疑。 一陣沉默過後,身為主人的上官云,開口問道:“憑你的估計,我們這麼多人加起來的靈力,要推動伏魔法輪第四道真言”蓮花者字言“的成功率,大約有幾成?” “伏魔法輪我雖然用了很久,但說句實話,這麼久以來,我對它的了解還是模糊不清。”龍如風說著,有些感觸道:“仙家之物,根本不是我們凡夫俗子所能理解的。” “可是你用了這麼久,應該多多少少有些概念吧?” 龍如風苦笑道:“以世俗看待問題的目光來看,我是應該對它有所了解。但大家要知道,伏魔法輪畢竟不是凡物,而是一個超越仙凡的神器。” 說著,龍如風目光掠過在座眾人,續道:“大家試想一下,以青蓮居士那種已經達到超凡入聖修為的人,用了那麼久的伏魔法輪,也無法對它有所了解,最終落得個被它吞噬進去的命運,我龍如風又算得了什麼?” 眾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沉默一會兒過後,就開始圍繞著伏魔法輪這個問題討論起來。有的主張不要冒險用伏魔法輪,有的則認為用伏魔法輪冒一下險是值得的…… 龍如風身為伏魔法輪當今的主人,面對這個問題,他也不便表態。所以他干脆在角落找了個位置,坐下來閉目養神。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大半個小時過去,可是眾人還是無法達成共識,反而隨著討論的深入越來越激烈,局面形成了三派。 以歐陽中華為首的歐陽家族,認為冒險用伏魔法輪是值得的;以陳丁為首的陳氏家族,則是不贊成用伏魔法輪;而身為主人的上官云,由于身為此間主人的原因,不便開口支持誰,所以就像龍如風一樣保持沉默。 “陳叔叔,如果能給我們一定的時間的話,我也贊同你的觀點,但如今形勢根本不是你我可以等待的,妖魔隨時可能出世,如果我們沒有在她出世之前,想出一個對付她的辦法,那最終的結局,我想不用我說,你們也應該想得到。”歐陽中華分析道。 陳丁道:“這點我也清楚,可是連龍如風本人,都無法估計出我們這些人的靈力,能不能支持伏魔法輪的第四道真言,你叫我們如何放心?” 說著,他看了眾人一眼,續道:“還有一點大家有沒有想過,就算我們的靈力可以支持伏魔法輪,而伏魔法輪能不能打敗妖魔,也是另外一回事。” “咳!咳……” 上官云故意的咳了幾聲。 聽到他的咳聲後,大家都安靜了下來,想聽聽他的高見。 不過,上官云並沒有說話,只是對著眾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眾人被他這突然的舉動,搞得有些莫名其妙。 歐陽中華問道:“上官叔叔,你這是做什麼?” 上官云道:“我代表上官一家,感謝在座每一位的鼎力相助,要知此事由我家而起……”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歐陽中華打斷:“上官叔叔何必如此說,我們一直以來,都把降魔衛道視為己任,我想上官叔叔也是一樣,所以又何必說謝呢?” 上官云舉起手示意歐陽中華停下來,讓他把話說完:“不管怎麼樣,我還是想對大家說聲謝謝。” 說著,上官云目光從歐陽中華與陳丁兩人的身上掠過,續道:“剛才你們所說的都很有理,但我還是贊同歐陽侄子的方法。” 上官云望著陳丁,續道:“陳兄,時間實在是太緊迫了,如果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把妖魔消滅掉的話,這西平市里的上千萬人,可能就會葬送在妖魔的雙手上。 “到時,整個西平市就會血流成河,如同阿鼻地獄,所以我們不得不用我們的生命去賭,希望陳兄能諒解我的決定。” 這番話宛如當頭棒喝,陳丁頓時清醒過來,說道:“上官兄說得對,我沒有想到那麼遠,差點害了大家,一切就聽上官兄的安排。” 上官云目光掠到龍如風與逍遙派的眾人身上,問道:“不知各位的意思呢?” 龍如風淡然道:“我完全沒問題,不論各位做出什麼樣的決定,我都是一力支持。” “既然這樣,那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上官云說道:“那從今晚開始,各位就集中在我家,修煉”接移大法“,不知有沒有問題?” 眾人紛紛表示沒有問題。 夜晚時分,眾人來到上官云為大家所准備閉關修煉的場所。 那是一間地下室,全部用一塊塊一米長左右的石塊建成,雖然每一塊石塊都經過精心的清洗過,但眾人還是從石塊黯淡的顏色中,看出此間密室擁有百年以上的曆史。 上官云介紹道:“這里就是我們上官曆來閉關修煉之所。” 眾人聞言,不由暗驚一下,因為不論是哪一個門派或者家族,他們都會把自己閉關之地看成聖地,外人根本無法窺視到其中一二。 而如今,上官云竟然把他們領到此處,這一切怎麼能不令眾人出乎意料? 可是,接下來上官云的話,讓他們更為吃驚。 “各位,你們可不要小看這個密室,我們上官一家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都是依*這個密室,這里面的每一塊石頭,都是先祖從靈山運回來的靈石……” “哇!” 場內除了龍如風、溫家駝、歐陽中華三個年輕人外,所有老一輩的人,聽到這密室里的每一塊石頭都是靈石後,每一個人都動容的驚叫起來。只有他們三個不知靈石為何物的人,愣愣的站著。 傳說中在上古仙魔大戰結束時,有幾位仙人不知什麼原因並沒有回到仙界,而是遺留在人界不走,而他們所住之地,就是剛才上官云所說的靈山。 傳說中這幾位仙人為了不使凡人去打擾他們,便在靈山布下了一個仙陣,使人們再也尋找不到靈山。 望著眾人困惑的眼神,上官云當然知道他們困惑著什麼,于是解釋道:“先祖有幸進入靈山,那是因為他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下,救了一只名叫白靈的猴子。” 陳丁道:“上官兄所指的先祖,是不是就是上官鼎前輩呀?” 上官云欣然的點了點頭,道:“陳兄說得不錯。” 陳丁道:“如此說來,那個傳說是真的了。” 上官云道:“是真的,當年神猴感恩先祖的救命之恩,就把先祖帶領到靈山。先祖開始也不知那座山就是靈山,可是當他見到神猴的主人時,才知自己身處靈山,而神猴的主人,就是傳說中的一位仙人。” 歐陽中華問道:“這位仙人叫什麼名字?” 上官云搖了搖頭,道:“上官家有一條祖訓,那就是不得泄漏這位仙人的名字。” 溫家駝問道:“既然上官鼎前輩有此仙緣,應該早就得道成仙了吧。” 所有人都期待著上官云的回話。 關于上官鼎的傳聞,有很多個版本。 有的說他早已得道成仙;有的說他躲在一個密處,修煉著仙人傳授給他的成仙之術;還有傳聞,他跟隨著靈山上的仙人…… 各種各樣的傳聞極多,不下百余種,但對于這些傳聞,由于上官家一向保持沉默,所以外界也無法得知孰真孰假,而隨著時間的轉移,這些沸沸揚揚的傳聞,便慢慢的淡化過去。 “先祖當年從靈山運回這麼多的靈石,把他遇到仙人的事情告訴家人後,就神秘的失蹤,至今沒有任何消息。” “至今一點消息都沒有?”歐陽中華問道。 上官云堅定的點著頭,道:“一點都沒有。” “可惜呀可惜!”歐陽中華歎著氣道:“不過今晚我們收獲匪淺,至少從上官叔叔的口中,證實到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仙人的存在。” 說著,他似有感觸地拍拍身旁龍如風的肩膀,道:“兄弟,在修真界之中,你是一個奇跡,也是唯一有希望能打破常規,成為近代第一個成仙得道之人,要努力。” 龍如風呵呵笑道:“歐陽兄真是說笑了。” 上官云接下話道:“其實歐陽侄子的話很有道理,你確實有希望可以打破近代的常規,成為第一個得道成仙的人。” “我第一天踏入修真界時,只是對于宗教和一些神秘的東西感到好奇,但隨著我自身修為的提高,使我逐漸對于仙人產生了好奇,可是在我經曆過一些事情後,我對于得道成仙之事,已經看淡了。” 上官云哈哈一笑,道:“可能正是因為你這種順其自然的心態,才使得你踏上了成仙之路。” 龍如風道:“反正成不成仙都無所謂,畢竟我們現在的壽命,是我在沒有進入修真界之前,想都不敢想像的事情。 “如果按著世俗的看法,我們這些人根本就與仙人沒有什麼兩樣。可能仙人也是處于我們現在的這種情況,我們看著他們是那麼的遙不可及,而他們卻有他們做為仙人的苦衷。” “精辟!真是精辟!”上官云邊鼓掌邊感歎的說道:“真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呀。”他的話,馬上也得到在場者的認同。 陳丁道:“龍先生果然有著非凡之處,從剛才那幾句話中,就可以看出你比我們這些人高明,怪不得四魔門那些人,多次在你的手上栽了跟頭。” 龍如風對著他拱了拱手,道:“過獎……過獎……” 上官云平舉起手,讓眾人安靜下來,道:“關于仙道之事,我們留著今後再討論。目前我們還是請歐陽侄子跟我們講講,如何修煉”接移大法“。”說著,目光掠到歐陽中華身上,道:“歐陽侄子請。” 歐陽中華也不客氣,走到眾人的中間,道:“接移大法的第一要旨,就是要施法者達到精、神、氣溶為一體。 “簡單的說,就是要大家忘了自己的存在,要把自己變成龍如風身體的一部分般,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大家能在一瞬間之內,迅速的把自己的靈力輸入到龍如風的身上。” 陳丁問道:“通常,兩人之間要達到心靈相通的境界,那是需要很長的時間在一起生活、修煉的。而現在我們這里有十幾人之多,想要達到那種境界,談何容易呀!” 上官云笑道:“這就是我要帶大家來此的原因,這密室里的靈石之氣,可以使我們在冥想時更加容易入境,到時配合歐陽侄子提供的通靈法,相信大家很快就可以達到心靈相通的境界。” 歐陽中華道:“當初創造接移大法時,先人也遇過陳叔叔所說的這些問題,所以他就創造了通靈法。 “這通靈法,就像是一座橋梁般,會使大家很快的結合在一起,達到心靈相通的境界。”說著,他就把通靈法的法訣說了出來。 通靈法密訣,總共才一百多字,眾人聽了一遍之後,都很快的記住。 看到眾人無誤的念出通靈法的法訣後,歐陽中華就叫大家按著法訣修煉起來。 通靈法就是把一個人的意念轉換成為一種神識,然後把這種神識向外傳輸出去。而修煉過通靈法的人,對這種神識極為敏感,馬上就可以把這種神識接受過來,從而達到心靈相通的境界。 龍如風練了一下,發現這跟搜神術極為相似,只要把其中一些地方變通一下就行了。 按著自己所想的方法,龍如風把神識朝著四面八方傳輸出去,同時按著通靈法所說的方法,接受著外面的神識。 “是如風嗎?”腦海中突然傳來歐陽中華的聲音。 龍如風馬上默念道:“是的,你是歐陽?” “太不可思議了,沒有想到如風你的天分如此之高,一下子就能領悟通靈法,真是讓我佩服。”歐陽中華感慨道:“你可知道,當年我修煉這通靈法,修了多久才成功?” “多久?” “三天。通靈法雖然不是什麼奧妙的道法,但還沒有人能像你這麼快就練成的,我們家族中,最快的也花了一天的時間,而你竟然不到半個小時就修成,真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這可能是我修過搜神術的原因吧!”龍如風說著,把自己所發現通靈術與搜神術相似之處,說了一遍給他聽。 歐陽中華聽完後,才恍然大悟,道:“這倒是一個很好的發現,以後我們家族的人要修煉通靈法的時間,就可以縮短很多了,謝謝你!” “客氣什麼。” 時間過得很快,一天的時間轉眼間就過去了。 眾人通過龍如風所發現的方法,最慢的人,也在一天內把通靈法修成了。 從第二天開始,眾人圍成一個圈,然後利用通靈法不斷的交流;到了第三天,大家基本上已經勉強達到心靈相通的境界。 所以,從第四天起,大家就開始修煉如何把自身的靈力,透過極短的時間,輸送到龍如風的身上。 這天,歐陽中華嚴肅地對龍如風道:“如風,現在已經到達接移大法最危險的時刻,所以你要小心點。” 看著龍如風愕然的神態,歐陽中華繼續解釋道:“雖然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是修真者,所修的都是屬于修仙的一路,但由于各門各派的修煉方法不同,所產生的靈力也不同,因此靈力之間會產生排斥,這種情況正常的話,大家都會利用自身強大的靈力,把這些靈力煉化或者強壓下去。 “但這種方法對于接移大法,根本就行不通,因為你一個人就要承受我們這麼多人的靈力,你是不論如何也無法強壓下去的,一個不好,你隨時有可能走火入魔。” 龍如風道:“那我要怎麼辦?” 歐陽中華道:“所以你必須修煉接移大法最後一道功法”溶移“,在瞬間把輸入你的靈力,化為本身的靈力,輸送到伏魔法輪。”接著望了一下場內的人,續道:“由于你們都是輸功者,所以就不用學溶移這功法了。” 龍如風練了溶移之後,發覺這才是接移大法的精華所在,同時也極為佩服當初創出這功法的人。 正常來說,靈力在人的奇經八脈行走,最終就是回歸丹田之中,而這溶移恰恰相反,先使自身的靈力在經脈之中形成管道般的形狀,把別人輸進來的靈力溶合的包在一起。 就像是一條水管般,而別人的靈力就好比是自來水,如此一來,他本身的靈力就不會跟輸進來的靈力發生排斥,並且在極短的時間內,把這些靈力收為己用,來推動要施展的道法。 溶移說起來簡單,但練起來並不容易,龍如風整整的練了三天的時間,才勉強練成。 按著歐陽中華所說,想要練得爐火純青,就是以龍如風如此高的天賦,也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接下來的日子,眾人就一起練習如何配合龍如風推動伏魔法輪。 一個星期後,眾人終于把接移大法練到意到神到的境界,基本上,隨時隨地都可以把自身的靈力轉移到龍如風身上,十幾天的閉關修煉,終于在此告一段落。 雖然這次修煉很成功,但大家並沒有因此而自滿,因為他們知道,現在只是邁出一小步而已,接下來,還要看龍如風如何利用眾人的靈力,把伏魔法輪推動。 由于妖魔隨時都可能來此,所以大家一點也沒有放松下來。 在上官云的帶領下,眾人走出密室,來到玉龍宅的後院,排練如何利用眾人的靈力,推動伏魔法輪。 平常,玉龍宅的人如果要活動一下筋骨,都會來後院,如今這里正好成了眾人排練之地。 眾人一字排開,每個人都把手推在前面那人的子午穴上。 排在第一個位置上的龍如風,緩緩舉起雙手,逐漸的合並在一起,形成一個天龍印,隨著他輕輕一喝,只見金光閃閃的伏魔法輪應聲而出。 雖然是白天,但日光還是無法掩蓋伏魔法輪放射出來的萬道金光,一縷縷炫目的金光,如箭般的朝著四面八方輻射而去。 “斗!” 金光不斷的旋轉起來,四處的石塊泥沙,也向著金光逐漸的凝聚起來。沒有一會兒時間,一條由石塊泥沙凝聚而成的龍,從頭到尾一步步的凝聚成形。 而眾人的靈力,也綿綿不斷的從龍如風的子午穴輸入。 “去!” 沙石龍凝聚成形時,只見龍如風的雙手往前一推,沙石龍迅速地朝著一塊距離眾人有五十米遠的假山撞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只見灰塵一下子彌漫四處,把整個假山都掩蓋住,使眾人無法看清假山到底成了什麼樣。 這時,龍如風早已經收回伏魔法輪,站在一邊。 上官云走到前方,手對著假山之處拂了一下,一股強風應手而生,一下子把眼前的灰塵掃了過去。 灰塵一除,眾人才看清前面的景象,只見剛才那座高達五、六米,占地二十多平方的假山,已經變成一塊塊大如拳頭的碎石,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歐陽中華來到龍如風身旁,問道:“這就是你所說的,伏魔法輪第三道真言?” 龍如風點點頭,道:“不錯。” 歐陽中華感歎道:“伏魔法輪果然不愧為神器,是我曆來見過最為厲害的法寶了。”頓了一下問道:“你說第四道真言”蓮花者字言“比這厲害多了,那到底厲害到什麼樣的程度?” “第四道真言我從來沒有用過,但我聽一位前輩說,伏魔法輪從第三道真言開始,威力是按著平方根算的,如果說第三道真言為三的話,那第四道的威力就應該是九,以此類推。” 上官云驚喜若狂走到龍如風的身旁,大力的拍著龍如風的後背,道:“伏魔法輪的威力超出我的想像之外,這次有了它,我想妖魔是在劫難逃。” 龍如風歎道:“伏魔法輪的威力是按著平方根算,當然對靈力的需求也是同樣,我真怕到時我們的靈力不夠,會被吞噬。” “你不要太擔心,自古就是邪不勝正,我想老天會幫我們的。如果我們真的要命絕于此,那也是天注定。” 龍如風苦笑道:“我倒是無所謂,只是連累了大家,心里總是有些不安。” 上官云哈哈一笑,道:“你把我們看成什麼樣的人,難道這個世界除了你一個不怕死外,就沒有別的人不怕死了嗎?”說著,雙目炯炯有神的望著龍如風。 眾人聽到他的這句話後,紛紛都點著頭,表示贊同他這番說法。 龍如風聞言,心里不由一熱,豪情萬丈道:“你說得不錯。”說著昂首高呼道:“妖魔,我一定讓你嘗嘗伏魔法輪的滋味。” “師兄,我對不起你……你放心,我一定會完成你的遺願的!”青城抱著五行散人的尸體,目光呆滯地喃喃說著,一顆顆如珍珠般的淚水,從她的眼眶中不停的垂了下來。 五天來,她就這樣抱著她的師兄蹲著,整個人動也不動,嘴上反覆念著的就是這句話,腦海中不斷浮現師兄死時的情景。 不知過了多久,青城收回呆滯的目光,瞬間她像是變了個人般,一對眸子發出凌厲的紅芒,而她那縷披肩的黑發,也換成如雪一般潔白的發絲。 突然間,她一對眸子如同著了火般,射出兩道如烈火的光芒出來。 眼前的石壁,一下子被那兩道光芒,射成一個高達二米的洞穴。 青城兩手抱起五行散人的尸體,將之放入洞穴之中,她隨手一拂,一塊巨石從五米處輕輕飄飄的向著洞穴移來,把洞穴堵住。 青城手指如同一把金剛鑽般,從巨石上筆走龍蛇的刻下“五行散人之墓”,下方寫著“妻子青城字”。 青城做完這些後,陰森森一笑,對天高喊道:“上官云、龍如風,我要用你們的靈魂,來祭拜師兄的在天之靈!哈哈哈……” 說著,她整個人如瘋子般的狂笑起來,那一陣陣肝心若裂,不停的在洞穴中回蕩著。 上官云站在玉龍宅正廳的大門前,一動也不動的注視著擺在大院里,用白布包裹著的尸體。 整個大院,就像是上官云的表情般,籠罩著一股陰沉之氣,大家肅靜的站著,不時瞄著站在石階台上的上官云。 在場沒有一個人能肯定,此時上官云到底在想什麼,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上官云此刻的心情壞到極點,因為,這一個星期來,已經是第五個人死了。 五個死者,每一個都跟上官云多少有些關系,像地下的這位,就是他一位表親戚。 從死者那對睜得大大的眼睛,和臉上的肌肉像是被什麼東西扭曲般的恐懼表情中,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他死之前一定受到什麼恐怖的東西刺激,要不然絕對不可能驚駭成這個樣子。 玉龍宅雖然在西平市擁有特殊的地位,但牽涉到人命凶殺案件,他們還是第一時間通知警方,讓他們過來立個案。 雖然他們很清楚凶手是什麼人,以警方的實力根本不可能破得了此案,但為了不必要的麻煩,他們還是報了警。 孫隙身為案件的主要負責人,他比誰都清楚玉龍宅這個案件的重要性。 他同時也把市里的那些領導祖宗十八代罵了個翻天,罵他們為什麼要把這麼一個要命的案件交給他。 孫隙太清楚這些領導心里打著什麼樣的算盤,只要上官云責問他們,他們肯定會把一切的責任推到自己的頭上,到時自己頭上的這頂烏紗帽,肯定是保不住的了。 這還不算,最讓孫隙受不了的,是那些媒體。 命案發生後,警方考慮到玉龍宅在西平市超然敏感的地位,會引起什麼不良的影響,所以一開始就利用警方的力量,把這個消息封鎖住。 可是不知怎麼回事,這個消息突然泄漏了出去,經媒體一傳播,在西平市引起了軒然大波,鬧得人心惶惶。 那些媒體記者,為了挖掘有價值的新聞,整天就像是蒼蠅似的圍著孫隙不放,害得他每天不得不抓狂三、四次。 孫隙一邊檢查著尸體,內心一邊大罵他的頂頭上司曹警官。 “你們這些混蛋,一天三、四通電話追尋結果,老子從命案的第一天開始至今,加起來還沒有睡到二十個小時。混蛋……你們這些混蛋……” 心里罵歸罵,表面上,孫隙還是不敢透露絲毫的不滿,特別是現在,他還處在玉龍宅內。 孫隙檢查後,走到正在寫報告的陳法醫身旁,問道:“有什麼結果沒有?” 陳法醫是一個中等身材,四十多歲的中年人。 他與孫隙兩人已經合作十幾年了,所以他並沒有像別的員警那樣,見到孫隙還向他施警禮,只是邊寫著報告,邊答道:“死者的死因跟前幾位完全一樣,都是屬于驚駭過度而死。” 其實這個問題,在孫隙還沒發問之前,就已經有了答案,之所以這麼問,只是因為辦案時的習慣而已。 按著正常程序,孫隙有必要詢問玉龍宅主人的上官云,可是孫隙心里有一萬個不願意去面對上官云。 上官云那對眸子,實在是太令人心寒,人站在他的面前,就如同赤裸著身體一般,絲毫無法隱藏得了任何秘密。 就在孫隙硬著頭皮要上前去詢問上官云時,來福從一旁走了過來,在他的耳旁低聲道:“孫隊長,我家主人請你們先回去,等一下你們需要辦理什麼手續,我會到局里去辦。” 這對孫隙來說,真是求之不得,他真的很害怕面對上官云。 現在正是上官云火氣盛旺的時刻,要是上官云抱怨起來,質疑警方為什麼這麼久都無法破案,還使他的家人接二連三被殺害的話,孫隙真的不知要怎麼回答才好。 聽到來福的話後,孫隙連想都沒想,馬上就轉身吩咐下屬,收隊回局里。 員警走後不久,上官云再次的抬起頭,看了看死者後,就默默不語的走回大廳。 望著上官云的背影,龍如風不由得歎了一下。他很理解上官云的心情,可是他實在找不出什麼話可以來安慰他。 回到大廳後,看到上官云還是沉默不語的坐著,龍如風道:“云先生,妖狐接二連三的殘害你的家人,看樣子,她並不想直接來玉龍宅尋仇。我們這樣等下去不是辦法,要想想辦法阻止她才行。” “是呀,我們要想個辦法阻止她才行,再這樣子下去的話,那還得了!”眾人異口同聲道。 上官云微微抬起頭,凝望著眾人。 眾人發現,他從外面走進大廳這會兒功夫,像是蒼老了十年般,整個臉上失去原有的光華,看著他的樣子,所有人的心里不由得一沉。 “看來我們是太小看妖狐了,沒想到她竟然如此狡猾。”上官云道:“不知各位有什麼良策沒有?” 龍如風道:“從目前的情形看來,妖狐是不可能直接過來玉龍宅報複的。我看我們的方針也要改一下,直接出動去找她。” 上官云一口否定道:“不行。” “為什麼?” 上官云反問道:“你說說看,妖狐的最終目標是誰?” 龍如風想了一下,回答道:“你。” “你說得一點不錯,妖狐要報複的對象就是我。她如今這麼做,無非就是想引我們出去,然後利用我們力量的分散各個擊破。所以我們不能出去,一出去的話,就中了她的計。” 歐陽中華插嘴道:“我倒有一個看法。” “什麼看法?”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望向歐陽中華。 歐陽中華干咳一聲,問道:“大家想一下,妖狐為什麼不直接來玉龍宅尋仇?” “這個還用想,肯定是她認為本身的力量,還不足以對抗我們這麼多人。” 歐陽中華點點頭,道:“這就對了。大家試想一下,如果妖狐真的利用天靈珠的力量,練成了妖魔的話,那她就沒有這顧慮,可以直接來玉龍宅報複上官叔叔,又何必在外面做這麼多的小動作呢!” 龍如風道:“這麼說來,妖狐並沒有修煉成為妖魔。” 歐陽中華道:“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妖狐肯定在修煉成為妖魔時,出現了什麼差錯,令她無法達到妖魔的境界。所以才會接二連三的在外邊尋上官叔叔的家人下手,要把我們引出去各個擊破。” 溫家駝興奮道:“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我們倒可以將計就計,殺她個措手不及,要了她的狗命。” 上官云道:“就算妖狐沒有成為妖魔,我們也不能小看她。” 陳丁道:“依我看,干脆我們大家每兩人分為一組,負責一個方向,去尋找妖狐的下落,一旦發現她的蹤跡,馬上通知各個小組前去接應。大家認為這個主意怎麼樣?” 聽完這話,上官云馬上接下話:“這個方法不錯,如此一來,就可以把目標太大這個顧忌消除去,又可以靈活的運用眾人的力量。” 眾人也對于陳丁所說的這個方法,表示滿意與贊同。 看著眾人都同意這個方法,上官云道:“好,那一切就按著陳兄這個方法進行。” 說完這話,上官云本來沮喪的神色變得開朗多了,眉頭間那股愁云,也在不知不覺之中消失掉。 在上官云的安排下,十幾個人很快的分為七組,每一組按著上官云劃分的地方進行搜索。 把這些工作分配完後,上官云再次對眾人強調:“各位一旦發現妖狐的行蹤,一定要在第一時間通知其余的小組。” 眾人紛紛表示會執行。 龍如風與歐陽中華兩人一組,他們負責的地方,是西平市南邊的郊區。 兩人商量了一下,認為妖狐如果在郊區南邊的話,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在好望角那邊,因為好望角那里的地形錯綜複雜,而且還有不少的天然洞穴,是妖狐最好的藏身地點。 確定地點後,兩人駕著上官云為他們准備好的越野車,前往好望角。 大約半個小時後,兩人終于來到好望角。 好望角是一片小山坡組成,最高的山坡海拔也只有兩百多米,可是那些山坡是一個接著一個,加上山坡長著密密麻麻的藤木,車子根本無法行走。所以兩人一到旁邊,就把車停下,徒步往里面邁去。 兩人走了一會兒後,龍如風問道:“歐陽,如果你是妖狐的話,要你藏在這片山坡,你會藏在哪里?” 歐陽中華一邊用手撥開擋著路的藤木,一邊指著前方一個山坡道:“這里的洞穴雖然不少,但從整體來看的話,那個地方應該是好藏身的。” 龍如風點點頭,道:“你的想法跟我一樣。” 歐陽中華道:“那我們還等什麼,過去吧。”說著,便邁開大步奔過去。 當他們兩人走到山坡時,突然停頓下來,只見在他們眼前,出現十幾個骷髏,排成一個十字形。 歐陽中華望了骷髏一眼,道:“看來我們是來對地方了。”望向龍如風續道:“用你的搜神術搜索一下,看看她藏在什麼地方?” 龍如風搖搖頭,道:“她懂得隱藏自己身上的氣息,我的搜神術對她起不了作用。” 嘴上雖然這麼說,龍如風還是施出搜神術,向著山坡四處搜過去。可是結果像他所說的一樣,根本沒有搜索到妖狐的一點蹤跡。 望了望山坡,龍如風舉步往前走去,嘴上道:“我們進去搜索一下。” 但他還沒有走出兩、三步,就被歐陽中華一手拉了回來。 “什麼事?” 歐陽中華指了指地面上那十幾個骷髏,道:“妖狐不會無緣無故的在這里擺十幾個骷髏,來暴露自已的行蹤吧!” 歐陽中華一提醒,龍如風恍然大悟應道:“你說得不錯,她在這里擺這些骷髏,肯定有什麼用意。” “可是她的用意是什麼呢?”歐陽中華陷入苦思之中。 兩人走到骷髏旁,仔細的觀察研究起來。可是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歐陽中華手伸往第三個骷髏,想拿起來研究一下。 就在他的手距離骷髏五厘米左右時,只見骷髏的眼孔之中,猛然的噴出一股綠焰火芒,還帶著一股腥腥的味道。 還好在旁邊的龍如風反應靈敏,一手把歐陽中華推出十幾米遠,而他自己如同一片落葉般,往後飛掠二十多米。 就在兩人還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時,只聽見“砰”的一聲,十幾個骷髏同時的炸開,一股炫目的綠色火焰,如同放煙花般的朝著四面八方散開。 火焰所到之處,不管是綠樹還是岩石,馬上變成黑焦焦的一片。 兩人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切。 歐陽中華不由打了個寒顫,他知道如果剛才不是龍如風及時的把自己推開,自己現在恐怕與那些樹林、岩石沒有什麼分別,已經成為地面上那黑焦焦的一部分了。 龍如風感慨道:“看來我們真的太小看這妖狐的智慧,沒有想到她竟然會利用我們的好奇心,布下這個陷阱。如果我們剛才遲一點的話,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如果真的被這東西粘到的話,就算你的修為再高深,恐怕也是死路一條。”歐陽中華苦笑道:“我今天終于明白,為什麼人們會把狐狸形容得那麼狡猾、*詐。” 一陣清風吹過,只見那些花草樹木化為灰炭,隨著清風飄揚而去,其中還夾有一股酸酸的味道。 歐陽中華望著四處飄揚的灰炭,歎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如此厲害!” “應該是一種什麼歹毒的邪魔陣法……”龍如風道:“現在不要管那是什麼陣法了,妖狐既然在此擺下陣法來陷害我們,她肯定就藏在附近,我們找找看。” 兩人說著,就往著山坡的後面尋找過去。 山坡雖然有些崎嶇不平,但對于他們兩人來說,根本沒有絲毫的難度可言,兩人沒有一會兒時間就穿過山坡,來到山坡後面的一個山洞中。 歐陽中華指著山洞道:“這里前後都沒有岩洞,妖狐如果在此的話,一定就藏在里面。我們進去看一下吧!” 當歐陽中華望到旁邊的龍如風有些猶豫之色時,愕然問道:“你怎麼了?難道你認為妖狐不可能藏在這里?” “當然不是。”龍如風道:“我是擔心,如果妖狐藏在里面的話,我們兩人冒失的進去,很容易遭到她的暗算。” 歐陽中華道:“這樣的話,不如我一個人進去,你留在這里,萬一發生了什麼意外的話,你馬上沖進去,跟我接應。” 龍如風道:“現在妖狐吸收了天靈珠,沒有人知道她達到什麼樣的境界。如果她真的在里面的話,你一進去,恐怕我還沒來得及進去接應你,你就已經死在她的手上了。” 歐陽中華道:“那怎麼辦,難道就這麼算了不成?” “那當然不是。” 龍如風道:“讓我先進去吧,畢竟我有伏魔法輪,就算妖狐已經達到妖魔的境界,我的伏魔法輪至少也可以支撐一段時間,到時你就可以利用這段時間,把上官云他們叫來,大家就可以合力對付她了。” “可是……” 歐陽中華還想說什麼,龍如風不讓他把話說完,截斷道:“不用可是了,就這麼辦。”說著舉步就往山洞邁了進去。 歐陽中華對于龍如風的性格有些了解,知道他決定的事情,自己再說也沒有用,于是說道:“那你要小心點,有什麼情況的話馬上喊我。” 龍如風回頭,向著他點點頭。 山洞有些幽暗,彎彎曲曲的通道,看上去就像是通往幽靈城的道路般。借著洞壁四處散發出來幽幽的光芒,龍如風可以看清楚一米左右的景物。 他不知隨著通道轉了多少個彎,只知道大約走了半個小時左右,通道逐漸的光亮起來,龍如風沒有再走多久,就來到了通道的最終點。 那是一個很深很大的山洞,右側的洞壁里,筆走龍蛇的寫著六個大字,“五行散人之墓”,之下寫著“妻子青城字”五個小字。 “他怎麼會死在這里?”龍如風有些吃驚的暗叫一下。 對于這個五行散人,龍如風有深刻的印象。 當日,五行散人與青城在一起時,雖然他沒有顯露出驚人的修為,但龍如風看得出,他的修為應該比妖狐的千年道行還要厲害。 像五行散人這種修為程度的妖精,一般除了雷劫或者修道者的殺害外,根本不會輕易的死去。 一般妖精要經曆雷劫的話,那說明他已經差不多要得道成仙,可是五行散人的修為雖然高深,但要達到成仙,那還是很遠的事情,而剩下來的,就只有修道者這個可能。 可是,據龍如風所知,西平市目前來的修真者是有不少,可是並沒有誰的修為高到可以殺死五行散人的地步。 就算有一些隱藏的高手存在,與五行散人拼斗時,肯定也會散發出強烈的靈力,以龍如風的修為,怎麼可能感應不到? 可是這幾天,他除了感應到妖氣所在外,根本沒有感應到有人施展靈力或是法寶。 “那到底是什麼原因,使五行散人死去的呢?”龍如風邊想邊走動著。 當他來到山洞的另一邊,看到石壁上那些如同被野獸爪子抓過的痕跡,外加一些凌亂的手掌印時,他心中突然有些明白過來。 以這石壁的堅硬度,普通的獸類當然不可能使石壁留下這麼深的痕跡,肯定是妖精現出原身後所留下的。 而從這凌亂的爪、掌痕跡看來,妖精當時肯定是處于一種狂亂,發瘋般的狀態。因此就可以證明,五行散人與妖狐青城兩人在吸收天靈珠的過程中,發生了什麼意外,最終導致五行散人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