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無心插柳(下)
“對了,你剛剛有到會場去,也知道出了什麼事情,此時此刻你還與我開這種玩笑,能讓我不擔心嗎?”說著雙眼還睜得大大的,望著龍如風。 龍如風被她說得連一點反駁的余地都沒有,幽默地向她敬個軍禮,說道:“好了,好了!算我說錯。” 言琪被龍如風幽默的動作逗得花枝亂顫,整個人都笑彎了腰,久久才平息笑聲站直起來。 能在異鄉看到龍如風,她的寂寞與煩惱,都因為龍如風的出現而被沖得一乾二淨,心里洋溢著無限的喜悅,笑著問道:“你怎麼也來這里?” 龍如風沉默了一會兒,心里極亂,不知是向她說出事實好,還是騙她好。 如果向她說出自己的經曆,向修真界傳出自己放出一個幾千年的老妖怪,一定會引起很大的震撼,最怕的就是還可能流傳到世俗上,到時候麻煩就大了。 但如果不說,又感到有些不安,他不由得猶豫不決了起來。 言琪看到龍如風突然沉默起來,感到很怪異,關心地問道:“你沒事吧?這次看到你,怎麼完全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龍如風長長地歎了一口氣,昂首望了望繁星點點的星空,似有感觸道:“我到這里的情況一言難盡,有時間我才詳細地說給你聽吧。” 言琪道:“沒關系,我理解。”她接著說道:“能否陪我到處走走?” 龍如風點點頭道:“當然可以。” “好玩!好玩!”幻靈鈴鐺般的聲音響起。 言琪震驚叫道:“誰?”說著,她怒目凝望著四處,全身靈力運起,做好隨時隨地可以決斗的准備。 幻靈化為一團輕煙,飛到言琪的面前,迅速地恢複回人形,對著言琪做個鬼面,笑嘻嘻道:“是我。” 言琪觸目駭心地望著幻靈,過後又把目光轉向身旁的龍如風。 她雖然不知幻靈是從什麼地方來,但看到龍如風處之泰然的模樣,就知道眼前這個東西一定與他有關系。所以她眼勾勾地望著龍如風,希望他能解釋一下。 龍如風慌忙解釋道:“你不要怕,他是我的朋友,叫幻靈,是屬于精靈的一類。” 言琪深深的呼吸一下,散去運轉在全身的靈力,面容對著幻靈綻出一個笑容,道:“你好!很高興見到你。” 幻靈笑嘻嘻地道:“姐姐,妳也好。妳好漂亮呀!” 言琪說了聲謝謝,伸出手輕輕地撫摸了一下幻靈那小巧玲瓏的臉蛋兒。 對言琪的撫摸,幻靈沒有抗拒,任她隨便撫摸。他一會兒後飛到言琪的肩膀站著,兩只小手玩弄著言琪那些隨風飄飛的發絲。 龍如風喝道:“幻靈,不得無禮,還不回來……” 言琪馬上揚手阻止龍如風說下去,道:“讓他陪陪我,我好喜歡他。” 幻靈聽到言琪的話後,伸手把自己胖嘟嘟小臉拉得長長的,對著龍如風做了個鬼臉。過後對著言琪道:“姐姐!小龍這個家伙每天就知道欺負我,你要為我做主。” 龍如風道:“你這是先說先贏吧。如果有一天你不跟我搗蛋,我就謝天謝地了,我還敢欺負你?” 言琪掩嘴一笑,道:“你們兩個真是可愛,是不是每天都這樣子斗嘴啊?”接著她正色對著龍如風道:“你上次說,要為我尋找一條能增加我現在修為的道法,不知想到了沒有?” 龍如風含笑道:“我沒有尋找到,但我知道有一個人可以幫你。” 言琪喜悅問道:“誰?” 龍如風把嘴一嘟,指了指正站在她肩膀上的幻靈。 言琪把頭轉向面對著幻靈,求道:“幻靈你可要幫我,要不然我很慘的。” 幻靈狠狠地盯了龍如風一眼,接著向言琪問道:“你要我怎麼幫你?” 言琪把自身的情況向幻靈說一遍,幻靈聽後,伸手發出了一道靈力,鑽入言琪體內,運轉了一圈後,說道:“你所學的功法是有點偏陽的,加上你的體質帶陽,所以沒有辦法做到陰陽調和,你能修煉到這個程度已經是最高峰了,要想進一步,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言琪聽後,整個人失落得只能用失魂落魄來形容。 龍如風伸手用力地拍住她的肩膀,安慰道:“沒有事的,幻靈只是說你現在的身體狀態,他一定會有辦法解決現在的問題。”他接著轉向幻靈問道:“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提高她的修為?” 幻靈點點頭,說道:“她能遇上我,是她的幸運,我知道有一種功法可以改變她的體質,只要修煉了,就能達到陰陽調和的狀態。” 言琪剛剛那無神的雙眸綻出了光采,整個人變得充滿了生機,急迫地問道:“是什麼功法?” 幻靈道:“女媧神功。” 傳說女媧在用五彩神石補天時,發現神石含有金、木、水、火、土五種天地靈氣。五種靈氣除了相克之外,還有互補的功能,女媧從而悟出了這套女媧神功。 這種神功最神奇的地方就是,煉成女媧神功的人,只要有金、木、水、火、土這五種元素存在的地方,他就可以借用,變成自身的防禦或者攻擊的力量。 言琪眼巴巴地望著幻靈,問道:“那能否把女媧神功傳給我?” 幻靈皺了一下眉頭,道:“這個……這個……” 龍如風插嘴道:“什麼這個、那個的,你懂就傳給她。” 幻靈白了龍如風一眼,說道:“本來我是想傳給她的,但我一聽到你命令的口氣,我心里就不舒服。” 龍如風知道幻靈的小孩子脾氣又來了,只好道:“那我向你道歉,好了吧。” 幻靈哼了一聲,道:“你這是什麼道歉,一點誠意都沒有。” 龍如風歎了口氣,道:“我要怎麼做,你才會感到有誠意?” 幻靈正色道:“你最少也要說聲:『幻靈先生,我剛剛說的話太過火了,我現在向你道歉』。” “咳!” “噗……” 龍如風與言琪聽到幻靈說要稱他為幻靈先生時,不由得都嗆出了一聲來。兩人都掩住嘴巴,拼命地不讓自己的笑聲笑出來,怕引起他的不高興。 幻靈看到兩人的模樣,不由得氣得怒發沖冠,道:“好!好!你們取笑我,那就別想我會給你們什麼好處。”說著,全身幻出了一片光芒,化為一條光柱,飛回到龍如風的手腕中。 龍如風連忙揮了揮手腕,說道:“幻靈先生,我們剛剛是無意的,請你原諒。” 幻靈幻出一個小人頭,叫道:“你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的,我不會幫你們的。”說完,那個小人頭便又重新縮了回去。 龍如風無奈地搖搖頭,對著有些失落的言琪,說道:“他就是這樣的小孩子脾氣,過一段時間就不會了。”接著安慰道:“你放心,我一定讓他教給你。” 言琪心里雖然很苦悶,但龍如風如此說,她也不好再說些什麼,昂首對著他輕輕一笑,道:“沒有關系。如果沒有遇到你們,我這輩子還蒙在鼓里,如今最少還知道自身的情況。” 龍如風知道,她說的絕對不是心里話,試想這個世上,哪個修真者不想自身的修為再進一層? 她剛剛有機會可以再進一步,但卻由于兩人無意的一笑而錯過機會,這哪能不讓她煩惱?所以此時此刻,他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好回敬她一笑。 街上寒冷的冷氣迎面而來,把兩人撫摸了一遍。兩人默不出聲地迎著寒風走著,誰也不願開口說話。 當兩人走到街尾時,突然同時開口道:“你要到哪里去?” “你要到哪里去?” 兩人相視一眼,對于兩人之間的默契,不由得放聲大笑了起來。 龍如風笑著道:“真沒有想到,我們之間還如此的有默契。” 言琪撫了一下被風吹亂的發絲,道:“你住在哪里,我想去你那里看一下,不知可以嗎?” 龍如風道:“當然可以,我帶路。” 兩人回到宿舍,發現豆豆還沒有走。 龍如風驚訝問道:“豆豆,你怎麼還沒有走?” 豆豆靦腆道:“我剛剛看你那麼急著走,當心你會出了什麼事情,所以就在這里等你的消息。現在你沒事了,那我也應該走了。” 龍如風心里不由得感到一番觸動,感激道:“謝謝你!” 言琪道:“這個小姑娘心地真好。” 豆豆聽到言琪的贊言,抬頭凝望著她,剎那間被她的風采深深地吸引住--那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隱隱的透露著活靈活現的氣息,臉龐玲瓏剔透,如同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般,根本不是那種世俗的美所可以比較的。 豆豆情不自禁道:“姐姐,你是天上的仙子嗎?” 言琪微微一笑道:“你這雙嘴真甜,相見就是有緣。我送你一件物禮好了。你說你需要什麼?” 龍如風道:“豆豆,你真是有福了,還不快快謝謝言琪姐。” 豆豆道:“言琪姐,謝謝你的好意,但我不能接受。因為公司有明確的規定,不能接受客人的任何禮物,要不然公司會開除我的。” 龍如風道:“豆豆,你可知道她所送給你的東西,是你有錢也買不到的物品。” 豆豆畢竟還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女孩子,一聽到龍如風如此說,她的好奇心迅速地被勾起來,加上他的神奇之處,自己也曾經看過,既然他如此說,那肯定是非比尋常的東西,于是滿心興奮,眼睜睜地望著言琪。 言琪淡淡一笑,伸手一翻,一朵如白玉雕成的冰花出現在手指之中,冰花在燈光下閃耀著片片銀白色的光芒,把整個大廳帶入了一個水銀般的境界里。 豆豆看著言琪把冰花遞給自己時,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退,連連揮手道:“我不能要你的東西……我不能要你的東西……” 言琪收回冰花道:“你可知道,這朵北冥花是世俗間每個女孩子夢寐以求的寶貝。你只要一天被它的光輝照一下,就能保證可以永保青春。” 豆豆楞怔住,呆呆地望著言琪,畢竟這個誘惑力實在太大了,心里瞬間陷入原則與貪婪的交戰之中,要與不要這個念頭,在她的腦海之中交換著。 龍如風道:“豆豆,妳就收下吧。” 豆豆搖搖頭道:“我想,我還是不能要言琪姐的東西,因為從小我媽就教我要做個有原則的人,如果我現在接受了這件禮物,那就是破壞了我的原則。” “啪!啪!啪!”言琪聽完這句話後,突然鼓起掌來。她走到豆豆的面前,撫摸起她的頭發,笑道:“你的性格我很喜歡,我想收個徒弟,不知你可否願意做我的徒弟?” 豆豆楞乎乎的,完全不知言琪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一看到她的模樣,言琪完全能理解她的心態。一股微風從言琪的身上散出,只見她整個人微微地向空中浮起,完全是一副騰云駕霧的姿勢。 她在空中說道:“我所學的是修真之術,也就是俗話中的修仙之術,不知你可否願意?” 豆豆如同在看電影一般,這時她才如夢初醒,知道自己遇上了百年難得一遇的機緣。慧心靈性的她馬上往地上一跪,對著言琪叩起頭,嘴上道:“師父在上,請受弟子一拜。”接著向言琪行了三跪九叩的拜師之禮。 言琪飄了下來,扶起她,說道:“不用多禮。這些年來,我一直想收個徒弟,但一直都尋找不到。這次出來本來沒有想要收徒,反倒收了你,這真叫做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 龍如風笑著道:“這就是一個緣字。我在這里恭喜兩位。一個是找到名師,一個是找到高徒。” 言琪含笑道:“這件事情,說來還得感謝你。如果沒有你,我們又怎麼可能在此相遇?” 龍如風對著豆豆說道:“我與你師父相識多年,說起來也算是你的師伯。作為師伯,如今我也應該送一件禮物給你。”說著雙手一合、一張,作了一個太極手勢,只見一個紫色的太極圖出現在他的雙手之間,太極圖由一條條的電流所構成。 隨著他的一聲:“去!”所有的電流突然騰動了起來,化為一條紫色光柱,沖入了豆豆的天門穴之中。 “啊!”豆豆慘叫了一聲,接著全身不停地顫抖。 言琪欣喜地看著,她知道龍如風現在是在幫豆豆洗髓。經過了他這一番洗髓後的豆豆,修煉起來就會事半功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