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車禍(下)
何惜花看到紀醫生走了以後,就走到龍如風身邊,比起大拇指,佩服的說道:“先生你真的厲害,我喝了你給我的水後,經過紀醫生剛剛的診斷,說我那得了差不多半年的胃炎已經好了! “剛剛我向紀醫生說你治病的經過,打死他,他也不相信你的醫術有這麼神奇。”龍如風一心想著要出去,沒有心思與她聊這些,忙問道:“現在我可以走了嗎?”何惜花雙手劃了個無可奈何的動作,說道:“我可沒有這個權力放你走,你要等那紀醫生回來看他怎麼說。”龍如風說道:“那我可不管,我還有好多事情,我現在就走。”何惜花搖了搖頭。龍如風哀求道:“請你行行好放我走吧!我真的有事呀!” 何惜花說道:“我也相信你的話,但是我真的沒有這個權力。我再去跟紀醫生說一下好嗎?不過你可不要趁機溜走,那我的責任是很大的,你可不要害我。” 龍如風點了點頭。 何惜花站起來往外面就走,人還沒有出門口,就遇到了神色緊張的紀醫生帶著幾個也穿著醫生制服的人。 看到如此陣勢,龍如風知道麻煩已經上身了,加快迅速的往外就走,可惜的是房門太小了,他剛到達門前就被紀醫生堵住。 紀醫生語氣客氣得有點讓人不敢相信,道:“龍先生,請問你對杯子的水做了些什麼?” 龍如風含笑反問道:“有什麼不對嗎?” 紀醫生解釋道:“沒有什麼不對,我剛剛對杯子里的水做了測驗,發現里面有種不知名的能量,以我的猜測,何惜花喝完這水後,胃炎能迅速的治好,應該是與這能量有關。龍先生能否把如何制作這能量說一下?” 看著龍如風低頭不語,紀醫生可能也覺得自己這個要求有點過分,解釋道:“龍先生,實話說了吧,想水中的這種能量,我與這幾位同事從幾年前就開始在研究,雖然有點成果,但如今與你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所以才想問個明白。” 望著紀醫生敬仰和羨慕的眼光,與那跟剛剛開始時說話有天壤之別的語氣,龍如風不由得感到好笑,只是想不到這個紀醫生還真有點水准,動作這麼快就能找出這水的不同之處。 龍如風如果不是有四魔門的事情纏身,倒想與他們討論一下,看看這五行術用科學的手段是怎麼樣的理解的,可惜的是現在沒有這份心情。 他答道:“這是我祖傳的秘方,我不方便與你們說這些,請你見諒。” 龍如風的回答令紀醫生無比的失望,本來那幾個跟紀醫生在一起顯得興趣勃勃的人員,也隨著他的話沉默下來。 大家沉默一會兒,最後紀醫生還不死心的道:“龍先生請你再考慮考慮,我們幾個這些年為了這能量治療法,花費了無數的心血,可是還不可能突破到像你這樣,把能量集中起來給人治療,現在只是一些理論上,而沒有辦法用到實際上來。 “你知道上次我們把這些理論發布了以後,就已經引起了轟動,如果能再應用到實際,那整個醫學界就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而現在要做到這一步關鍵就在于你。”說到最後,他差不多要流下眼淚。 龍如風也被他的話所感動,道:“紀醫生,不是我不幫你們,只是我現在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沒有辦法留下來幫你們做這一些。要不等我做完這些事情以後,我再回來跟你們討論一下,你認為怎麼樣?” 本來以為沒有什麼希望,如今聽到事情有如此轉機,眾人不由得轉愁為喜,紀醫生緊握龍如風的雙手,歡呼道:“真的,謝謝你!” 龍如風點點頭,道:“我把事情辦完就過來與各位討論,只是我如今有要事在身,能否現在讓我先走一步?” “行!行!行!”紀醫生拼命點著頭,道:“希望你快點辦完事。我們就在這里恭候你的大駕。”眸子里綻出興奮光采。 紀醫生那興奮的行為龍如風是了解的,每個人追求某種東西在差不多得到時,都會自然而然的出現這種神情,像他在幾次領悟到道法真諦時,就出現這種興奮的表現。 龍如風說道:“那我走了,手續方面你幫我安排一下。” 紀醫生說道:“你先走吧,下面的事情我會幫你做的了。” 龍如風從醫院回到酒店時,已經是日落西斜的傍晚時分。 在酒店里,他把今天所遇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給鬼七兄弟聽。 鬼七望著他,笑道:“你真是一個奇怪的修真人,如果別的修真者,肯定隨便對那些警察使個攝魂術之類的東西就避過去,繼續追那四魔門的人,而你居然跟他們去做筆錄,真不知道你怎麼想的。” 鬼八說道:“可能阿風修真還不是很久,所以心里還保留著這種世俗的心態。” 龍如風被他們兩個說得楞怔怔的,心想:“可能鬼八說得不錯,雖說從修真到如今已經是四十多年,但是在那太虛鏡那四十三年,可以說是跟睡覺沒有什麼兩樣,根本沒有什麼時間感覺。 “說來說去,本身修真時間也是幾年的時間,所以才會有一種遇到事情要配合警察的心態,而不像一些修真者,完全的不理這一些。”想到這些,不由得苦笑一下。 一個剽悍十足的年輕漢子,身穿著咖啡色的戰甲,戰甲上布滿黑色的圓點,突然出現在房間。 龍如風向著他望去,只見他黑氣環身,身體散發著跟鬼七兄弟一樣的氣息。 龍如風目光移向鬼七兄弟。鬼七理解他的意思,上前介紹道:“這位是龍如風,這位是冥界北海這一帶的負責人鬼十一。”龍如風含笑的向著鬼十一點了點頭。鬼十一上前拱了拱手,恭敬道:“拜見兩位大人與龍先生。”鬼七道:“這麼客氣干什麼,你這次來,是不是我向你打聽的那件事情已經有眉目了?” 鬼十一點了點頭,說道:“我們一接到大人的通知,就向著全城各處下達命令,今天幸不負命的把那些修魔者找到。” 鬼七聞言大喜過望,喜悅問道:“在哪里發現的,你把情況詳細說一下。” 鬼十一說道:“兩個小時前,我聽到下屬的回報說,在龍王廟發現了修真者跟修魔者的爭斗。我馬上就趕過去那邊,發現七、八個修魔者給兩個修真者打得毫無招架之力。 “在最後關頭,突然來了一個修魔者,幾下子就把那兩個修真者打跑,帶著那幾個修魔者走了,我一看到他們走了,就跟在那些他們後面,看著他們進入龍王廟不遠的一幢房子,我就回來向大人你們報告。” 龍如風望著鬼十一,問道:“你發現的那些修魔者,有沒有兩個這模樣的人?”說著張開手心,隨著意念的推動,周圍的水汽向著他的手心集中。 一瞬間,手中站著水藍色的一男一女,栩栩如生簡直就是那兩師兄妹的翻版。 鬼七兄弟毫不奇怪的看著那兩個人,而鬼十一看著龍如風手中瞬間出現兩個猶如一塊藍寶石雕成的男女,只能目瞪口呆,臉上充滿了驚詫之色,最後在鬼七故意咳了幾聲之後,他才回過神來。 鬼十一上前仔細看了看,肯定的道:“這兩個人就在那些修魔者里面。” 鬼七望了龍如風一眼,問道:“阿風,現在要怎麼做?” 龍如風笑道:“既然知道他們的位置,那當然要去找他們了。” 鬼十一有點擔心地道:“幾位要去,要小心點那個後來的修魔者,我看不出他有多高的修為。”說著,指了指自己身上的戰甲道:“我要不是有冥帥送給我這件戰甲,具有隱藏氣息的功能,可能早就被他們發現了。” 聽到鬼十一這樣說,龍如風心里不由得一動,暗道:“不用說,那最後來的修魔者,應該是南宗宗主南邪陰王,如果鬼七他們一起去自己還要分心,那樣反而壞事。” 想到這些,他說道:“既然這樣,你們兄弟就留在這里,叫鬼十一兄弟帶我去就行,我一個人去好暗中觀察他們一下,人多了反而不方便。” 鬼七焦急道:“阿風” 龍如風揮了揮手打斷他的話,說道:“事情就這樣辦,你還對我沒有信心嗎?” 鬼七也知道龍如風的出發點是對的,如果對方真的按鬼十一所說的,那他們去了反而會壞事,龍如風一個人還可以隨機應變,靈活的應用。 他說道:“那你要小心點。”龍如風邊點著頭,邊隨著鬼十一往龍王廟走去。兩人在喧嘩的街上行走,鬼十一那副如戰士般的打扮還好沒有人能看得到,要不然引起的轟動不知有多大。半個鍾頭後,兩人來到離龍王廟不遠的一幢高達三層、舊舊的樓房旁停下。鬼十一指著它說道:“就是這里,我親眼看著他們進去的。”龍如風點點頭,說道:“我一個人去就行,你先回去。這次真的謝謝你。”鬼十一也知道自己上去幫不了什麼忙,所以也不再多說客氣話,點頭道:“那我先走了,你小心點。”在龍如風的搜神術的搜索下,整幢樓一目了然的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順著水管的位置,上了二樓,只見一個不大的客廳,坐著一個他今天剛剛遇到的那位叫小藍的女孩子,還有一個比他大沒有多少的青年。 小藍說道:“師叔,你這次來北海有什麼事情?” 一聽到小藍叫青年為師叔,龍如風震蕩一下,暗忖:“難道眼前這個人就是他們所說的南邪陰王?”為了證實自己的想法,靜靜的旁聽下去。 青年張著他那雙老鼠眼,良久之後才說道:“我這次出山,就是為了你那日月星三位師兄的事情。後來師祖傳話過來,叫我過來這里看看我那師兄轉世的事情。” 嘴上說著,一雙眼珠一刻都沒有離開過小藍如火的身材。 聽到他的談話後,龍如風也就確定他就是南邪陰王,看到他的模樣,龍如風不由得暗笑:“真是有什麼樣的徒弟,就有什麼樣的師父,這南邪陰王與那日使者兩人的性格可以說是一個模子印出來。” 面對著南邪陰王那如利刃的眼光,小藍顯得有點不自在,站了起來,走動一番,但還是沒有辦法逃得過他的眼光,整個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最後只好走到南邪陰王對面的一張八仙桌面前坐下,恰好的擋住他那色迷迷的眼光。 小藍的舉動,也引起了南邪陰王的注意,他也可能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迅速的端正坐直起來,神態一瞬間也變得極為嚴峻,表現出一副正氣凜然的模樣。 那模樣看起來,倒有點像是一個長輩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