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龍虎山原名云錦山。東漢中葉,第一代天師張道陵在此肇基煉九天神丹,“丹成而龍虎見,山因以名”。張天師在龍虎山承襲六十三代,曆經一千九百多年,是一姓嗣教最長的道派,素有“北孔(孔夫子)南張(張天師)”之稱,“百神授職之所”的大上清宮,始建于東漢,為祖天師張道陵修道之所,道教興盛時期曾建有九十一座道宮,八十一座道觀,五十座道院,二十四殿,三十六院。宮內伏魔殿的鎮妖井,就是施耐庵筆下梁山一百零八將的出處。 龍如風來到龍虎山已經有半個多月了,這一段時間里把周圍每個角落都尋找遍,可是都沒有發現修真的絲毫馬跡,而身所帶來的錢倒花得七七八八,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好從原來的酒店,搬到招待所上住,只為了一天便宜70元。 這天龍如風像往常一樣,來到龍虎山上尋找著修真之物,跟著一些旅客來到半山他就跟著別人各分道揚了,別人是走一些好走之路。而龍如風專門是尋找一個崎嶇坎坷的山路行走。他想在這些沒有人經常去的地方才更有可能尋找到他想找之物。 龍如風艱難的登著崎嶇坎坷岩石,手心被著岩石擦出絲絲的血跡,沒有多久來到一個峽谷,四周岩石環抱,芳草遍地,峽谷里溫暖如春,峽谷就像一副春的畫圖。 看著這樣的美景,連手中被岩石所割破的疼痛也忘記了,望著前方向著谷中走去。腳踩在地下,那地面不知積累了多久的樹葉和樹枝,發出“楂、楂”的響聲。 向著峽谷慢慢的走了進去,突然“逢”的一聲,龍如風一腳踩空失去平衡的向著地洞摔了下去,身體被洞周圍凸出來的地方,撞得“乒、乒、乓、乓”亂響,最後才摔到洞底下。 原來龍如風所踩之地是一個地下洞,只是長年累月被周圍的樹葉所蓋住,所以使人看起來跟地面一樣。 一摔到洞下,人還是很清醒向著上面一望,只見洞的四周還有一些樹枝、樹葉的東西向著洞里掉下來,洞有七、八米高,大約直徑一米左右,地下四處散落著一片白白的獸骨。 想站起來,突然右腳傳來激烈的疼痛,使他站起一半的身體又重重的摔倒下去。這時才注意起自己的身體,只見周身的衣服支離破碎的,到處沾滿了血跡。身體好多地方都劃破流出濃濃的鮮血,而右腳傳來陣陣的巨痛,估計是斷了。 看到這些,昂首向著外面大聲喊道:“救命啊!救命啊!……”喊了半天一點效果都沒有,回應的只是陣陣的山洞回音。 看到這樣的情況,心情淒慘惡劣之極,暗歎道:“沒有想到自己求道未成,而如今天居然要命喪此地。”不由的長籲短歎起來。 看著周圍陪伴著自己的只是一堆白骨,整個人感到無聊之極。看到求救無效,只好按著玉簡心法修煉起來。閉目的把真氣向著奇經八脈行運周轉小周天,自從練了這麼久的真氣以來,沒有辦法運轉大周天,只能運轉小周天,本來他已經打通了天地之橋,應該可以運轉大周天的,但是由于他的真氣,直接從外面吸取的。不是靠自己修煉所得的,練了這麼久都沒有辦法,把它們收為已有。只能靠每天慢慢,把真氣練化收為已有。 每次把真氣向大周天行走去,一到天門穴真氣就變成亂闖,嚇得他把它們收回來。今天龍如風又用小周天運轉了三十五遍以後,要運最後一圈時。龍如風暗道:“反正在死,不如死個痛快。”想著把真氣向著天門穴直沖過去,果然那真氣一到天門穴就分為幾股亂轉起來,龍如風一心想死,也不管這些強行的駕馭其中一道大的真氣向著松果體沖過去,其余的不管他們,隨他們亂闖。但那股大的真氣達到松果體時,松果體發出一道靈力,順著真氣從上到下的行走到下丹田里。然後跟下丹田里的真氣結合在一起,兩股一結合,使本來那股像小水溝一樣的真氣,變成了一條大海一樣的氣流。猶如波濤洶湧向著經脈行走去。 如此凶猛的真氣根本不是龍如風所能駕馭,他只好像個旁觀者,默默的看著它們自行的運轉著,真氣越來越快的在身體運轉,突然帶在脖子上的八卦玉佩也發出一道能量從天門穴而進跟真氣結合在一起。龍如風受不了如此強大的真氣一下子就昏死過去。 龍如風蒙蒙的清醒過來,運下真氣,真氣很暢通的行走一個大周天,當真氣在行走時他居然發現可以看到體內真氣的運轉情況。只見松果體已經變成了一個銀白色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嬰兒大約有一寸大,盤坐從頭額里。而下丹田所有的真氣,圍著一個金黃色的珠子運轉著,全身的真氣慢慢的向著大周天的運轉著。 沒有想到苦苦所追求的道胎,就這樣糊里糊塗的練成了。一時高興的手腳飛舞起來。突然想起自己的右腳不是斷了,現在怎麼好了。 這時才注意到,全身上下一點傷疤都沒有,皮膚猶如嬰兒般。暗道:“難道這就是玉簡所說的脫胎換骨。”高興得左右翻看自己的雙手。 雙眼向著地下望去,只見地下散落著幾塊玉碎,龍如風本能的用手向關胸口一摸,果然發現八卦玉佩已經不見了。 八卦玉佩的破碎雖然對他來說感到可惜,但是跟他練成了元嬰相比,八卦玉佩根本就微不足道。短短的幾天使他經曆了從生到死,又從死到生這一過程,使他的意志更上一層樓。 撿起破碎的八卦玉佩,放進口袋望著洞口。提氣曲腳向著上面一跳仿佛火箭炮一樣的直沖到洞口。 一出地洞沒有心情看峽谷的美景,向著小鎮跑了回去,回到小鎮有種劫後余生的感覺,看著手表已經是3月2號,自己整整昏迷了7天。 回到旅店發現那些行旅還在,從頭到尾的刷洗一番。想到現在的情況,龍如風心想:“現在最要緊的是找一份工作。要不然真的要去當乞丐了。” 從樓下吃完飯後,就到處逛著找工作,最後在一家叫‘光明集團’的香港外資公司,設在這里的分部。憑他過去上班的經驗,當場就被錄取了。 翌日走進公司,向禮儀小姐說明他的來意,同時把招聘書拿給她看,禮儀小姐帶著龍如風來到經理辦公室報到,經理人很客氣安排他做辦公室助理。 龍如風一聽差點就氣昏望著經理暗道:“說得那麼好聽,其實就是打雜的,在營銷部這里,誰都可以叫你做什麼的那種,想我雖然文憑不高,但是憑我工作了這麼多年的經驗。也不應該干這個呀。”氣歸氣工作還是要做的,龍如風一想現在全身只剩下700元就什麼冤氣都沒有。 周經理帶著他來到辦公廳,向著大家介紹道:“我給大家介紹位新同事,這位新來的同事叫龍如風大家認識一下。” 龍如風微微的向著大家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好以後叫我小龍就行,還請多多指教我剛來什麼不懂。” 大家跟龍如風打了聲招呼,又開始工作。 “陳偉你給龍如風安排一下。”周經理向著一位帶著一副黑色的眼鏡,長著一張國字形的臉蛋,雙眼無精打采,大約173CM的身高年青人吩咐道。 陳偉上前道:“你好!我叫陳偉,是這里的組長,有什麼事可以問我,現在你跟我來吧。” 龍如風跟著來到一張辦公桌旁,陳偉說道:“你就坐這里吧,你會電腦嗎?” “沒有問題,我可以的。”龍如風答道。 陳偉吩咐道:“那好,你把昨天跟今天的訂單整理一下,資料都在電腦里,搞好了以後打印一份出來給我。” 龍如風坐下去打開電腦一看,心里暗呼道:“我的媽呀!這不是要我的命嗎。”大約有上千個訂單,要一份份的整理。 馬上就投進工作中,不想第一天上班就給大家一個壞的印像。在電腦鍵盤上敲敲打打,到12點鍾那上千份的訂單才做了一半,而公司的同事已經下班去食堂吃飯了,只好放下手頭的工作,先去食堂吃飯。 隨著同事來到食堂,拿起公司發的IC卡給服務員刷了一下,服務員拿了一個快餐盆子給他,龍如風拿著盆子到另一邊打飯,回餐桌上看到幾位男同事都在一張桌上吃,走過去跟他們打了聲招呼坐下去。 身旁的楊昆對著方有佳說道:“你看陳偉又跑過去楊麗鈴那里坐,人家都不理他,他還拼命的往上擠,真拿他沒辦法。” 方有佳左右望了一下,神秘的道:“沒辦法,誰叫他是周經理的侄子,要是別人楊麗鈴早就向公司投訴office性騷擾,公司多少同事吃了她的白眼,就這小子不死心,一有機會就往上鑽。他這樣子,看來我們的冰山美人也拿他沒辦法。” 楊昆哼了一聲,說道:“什麼冰山美人,要是我出手的話百分之百手到擒來。” 方有佳不服氣的說道:“媽的,你不要吹牛了,公司吃過他虧的男人還少嗎,你還在這里吹他媽的牛B,這小女子看著斯斯文文,對付男人的手段是出了名的狠毒,你要是能泡到她的話,明珠酒店我請客怎麼樣。” 楊昆看到方有佳小看他,氣憤的說道:“好!就沖著你這句話我泡定了,你就等著請客,我先跟你說好,到時你要請全公司的人一起的。最少也要花上4位數。” 方有佳拍胸口說道:“沒問題,你要是能泡到我就請,問題是你要是泡不到怎麼辦。” 楊昆豪氣的說道:“我要是泡不到,一樣請公司里的人到明珠大酒店吃飯。” “那總該有個時間吧,要不你一輩子泡不到,我們要等你一輩子呀,三個月怎麼樣?”方有佳問著。 “好就三個月,你就等著請吃飯吧。”楊昆說完飯也不吃就走。 聽著他們的談話,使龍如風對楊麗鈴產生了好奇心,眼睛向著他們所說的方向望去看過去,一位留著一頭烏黑的長頭發,一雙月牙似柳葉一樣的細長眉毛下,閃亮著一雙大眼睛黑白分明,一張粉紅色的瓜子臉,真是人看人愛。 龍如風看了以後心想:“怪不得她媽的全公司為著她瘋狂,就是自己看了以後也差不多流下鼻血。如果自己不是答應章雅園,也會像陳偉那樣猶如一只蒼蠅一樣圍著她轉。” 一頓飯下來已經是1點多鍾了,龍如風想著還有大把的定單沒有做完,就不跟別的同事聊天,馬上跑回辦公廳做起工作來。 到了四點多鍾龍如風才大大的呼出一口氣,暗道:“終于做完這場馬拉松工程。”想著把打印好的訂單收起來送到陳偉辦公桌前。 陳偉接過去後把訂單放在一旁說道:“好了,有什麼我會叫你的。” 龍如風向著陳偉說道:“陳組長,那我下去了。” 半個月後,差不多要下班時,公司來了一份通知說,總公司從香港派來了一位領導,要跟大家開個會。同事們一聽到總公司下來人要開會,就都在議論著這次會議的主題,這時楊昆走到龍如風的辦公桌來,神神秘秘地問道:“小龍你知這次總公司派誰來嗎?” 龍如風看了他一下,手里整理著辦公桌上的文件,說道:“我那知道,像我這種小職員怎麼知道這種事,難道你知道誰來。” 楊昆一聽到龍如風這樣說,興趣就來了,像是知道什麼國家機密的說道:“山人自然知道。” 而旁邊的小李一聽,馬上把話接過去問道:“你知道,那是派誰來?” 楊昆咳了一下說道:“我跟你們說呀,這次來開會的不是別人,是我們的太子爺親自到來。還帶了他的妹妹一起來。”接著又凝重的說道:“你們說這意味著什麼,你們知道這邊的分公司總經理的位置,一直空閑著,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次來可能就是任命總經理的位,你們想一想總經理肯定是兩位副總的了,而這時肯定會一個副總的位置就會空閑下來,然後我們公司那幾位經理,都盯著那個副總的位,而那個部門的經理上去,那經理……” 小李急得亂轉對著楊昆問道:“那你說三個部門那個經理最有希望,而你又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楊昆看小李那個樣子,虛榮心感到滿足的說道:“我是昨天中午去找楊麗鈴時,經過會議室聽到周經理跟陳偉說的,那時我看他們兩個神神秘秘的,我就偷偷的走到會議室的旁邊,聽到周經理跟陳偉說道:‘這幾天工作用心的多一些心眼,我收到消息總公司派了太子爺下來。’沒想到這麼快太子爺就到了。我看從今天起到太子爺走的那天,我們公司就要風起云湧了,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我們有好戲看了。”說著呵呵地笑起來。 而這時陳偉回到辦公廳道:“大家到食堂集合,總公司領導要跟大家說話,還有都要精神點這是經理交代的。” 龍如風心想:“楊昆這小子平常三八的樣子,這次可能倒給他說中了,公司風起云湧已經開始了。” 來到食堂,平常吃飯的的桌椅,已經被排成一排排,前面也放著四張辦公台用一條紅布蓋著,上面擺放著幾瓶公司生產的飲料。他們有序的向第二排坐下去。 楊柳川副總經理帶著一位剪著一個學生頭,穿著西裝革履,一雙劍眉下三角眼左右望來望去,看起來很神氣的樣子。 龍如風想:“不用說這個肯定是太子爺了,要不平常公司氣高飛楊的楊副總經理,怎麼會那麼低聲下氣的像只哈巴狗一樣,在前面給他帶路。” 在太子爺後面的是一位剪著一個中碎發,穿著牛仔衣走起路來整個人神采飛楊,使人感到有一種青春的活力,可惜看不到她的臉,看她的樣子應該長的不錯。 幾個人先後坐上了辦公台上,陸經理站起來不慌不忙的說道:“各位同事,經過半年來大家共同的努力,使我們的集團在這里的分部站住了腳,也使我們的產品占領了這里的飲料市場的百分之15的市場總額。總公司為了鼓勵大家,特的派總公司的副總裁跟市場總監,來看望大家,在這里我們給他熱烈的掌聲,以表示對他們的敬意。”說完自己先鼓起掌聲,下面也跟著鼓起掌聲。 掌聲過後接著說道:“下面有請我們的總公司的副總經理講話。”說完轉過身向著副總裁道:“副總裁請。” “各位同事大家好,今天第一次見面,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姓言,這位是我小妹。”言副總裁說著指著他旁邊的女孩道。 “由于各位的努力,使公司比預期增長了百分之5的市場占有率,所以公司特的派我跟小妹來看望下大家,別的我就不說了,今天晚上公司包下了富麗華歌舞廳,在那里開個酒會,以感謝大家所對公司的努力,希望大家帶舞伴來參加。謝謝。”言副總裁說完就做了下去,台上的幾位經理賣力的鼓起掌聲,下面也同樣的鼓起來。一時掌聲如雷般地在四周響起。 陸副經理等大家的掌聲完後,站上來道:“好了現在就這樣說了,散會。” 回到家已經是6點鍾了,龍如風對著楊昆道:“今晚去什麼地方吃呀?” “隨便,那里都行,我先去把衣搞下,來幫我看看今晚要穿什麼好。今晚楊麗鈴都在,我要好好的表現,表現。”楊昆說著就跑到他自己的房間里去。 龍如風躺在沙發兩個手叉起頭,眼睛望著天花板向著楊昆說道:“那去小四川吃好了,等下吃完去開晚會,不過你怎麼知道,楊麗鈴沒有帶舞伴,來參加晚會呢!我看你努力這半個月來,人家話都不跟你說一句,你是請吃飯請定了。” 房間里傳來楊昆的聲音道:“我早就查過了,楊麗鈴沒有男朋友。所以她今晚肯定沒有帶舞伴,來參加晚會的。到時你看我怎麼把它抱在懷里,跳情人舞。” 龍如風反擊他道:“得了吧,跳情人舞你省省吧,公司好多人跟你同樣的想法,那個陳偉就是第一個。”說完也不理楊昆,站起來向著自己房里走去。 龍如風跟楊昆在小四川吃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鈴、鈴、鈴”楊昆的電話響起。 楊昆拿起電話問道:“誰呀?” 電話話里傳來周經理的聲音道:“我是周經理呀!晚會場地那邊人手不夠你去幫忙一下。”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楊昆“拍”的一聲,把手機重重的放在餐桌上破口大罵道:“他媽的,現在還來搞這種事。我本來還想去約楊麗鈴的,現在什麼都完了。”橫眉瞪目的把一只腳翹上椅子。 龍如風看著他氣得發抖的模樣,說道:“你都穿成這個樣子,怎麼能去幫忙還是我去吧,你只要應付好楊麗鈴就行。” 楊昆聽到事情有轉機,馬上眉開眼笑抓住龍如風的肩膀道:“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這才是我的兄弟。以後你要我上刀山,下火海絕不皺下眉頭。” 龍如風不耐凡的揮開楊昆的手道:“行了,行了!還再生父母,等下不知要什麼來,我走了你接完就來,晚上我還要看你的表現。” 楊昆放開手聳了聳肩膀,向著龍如風尷尬笑了笑。 龍如風不理他的向著外面走去,叫了一輛出租車到富麗華歌舞廳,剛踏進歌舞廳望見人事部的幾位同事,在那里布住著舞台,已經搞得差不多。心里不由暗罵周經理:“拍馬屁也不用拍到這個份上,這明明不是他們部門要做的事情,還要叫人來這里做表面功夫。” 隨著時間的移轉,公司的同事陸陸續續的到來。龍如風向著門外眺望結果還沒有楊昆的影子,龍如風不由感到奇怪,心想:“就是做什麼都應該來了,怎麼久還沒有看到人影。” 龍如風想著這些,向著門外走了出去。只見楊昆無精打采猶如蝸牛行走的向著歌舞廳走過來。 看到楊昆的模樣就知他吃了閉門羹。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道:“以後有的是機會不要太急。” 楊昆垂頭喪氣什麼也沒說的跟著走了進去,心情極為惡劣。 公司的幾位領導跟言總裁兩兄妹,也從樓上慢慢的走了下來,言總裁瀟灑的走向舞台中間,拿起麥克風,向著大家道:“歡迎各位今晚能來參加這個舞會,希望大家能渡過著一個美好的夜晚,為了報答大家對公司所做出的努力,今晚那三對跳舞跳得最好的,公司半個月後由我帶領他們6個人去半個月鈴藏旅游,所有的費用都由公司出,希望大家都拿出自己的水平,現在晚會開始。” 言總裁話一落地,下面響起了如驚雷的掌聲,大家一下子神采飛楊。去旅游還是一回事,跟總裁半人月隨時隨地的都有可能被提升的,那就不同了。 音樂一出,舞台上燈光蠟影,10幾對男女在隨著音樂輕歌曼舞,做著各種憂美的花樣。猶如一對對蝴蝶在花叢中戲舞著。 言總裁跟楊麗鈴在舞台上翩翩起舞,兩個人隨著音樂的旋律,扭轉著憂雅的動作。公司好多楊麗鈴的追求者,都無可奈何的望著他們,神色透露著失望之色。 一曲終結,大家各自走回座位。言總裁很紳士的把楊麗鈴送回座位,才回到跟幾位領導的那張座位上。 音樂再次響起,公司的同事各自尋找著舞伴重回舞台。 楊麗鈴孤單的坐在座位上,沒有人敢去請她跳舞,可能大家都想總裁對她有意思,而不敢行動。坐在那里跟著言總載的妹妹倒為相似,兩個人都各自坐著一張桌子。一邊品嘗著杯中的紅酒,望著舞台上的舞姿。神態就像是蠟月中的傲梅。 楊昆心情低落的大口大口地喝著酒,仿佛外面的一切跟他無關一樣。 龍如風看著身邊的楊昆,不由的動了惻隱之心,問道:“為什麼不去請人家跳舞。” 楊昆淒咽道:“你沒有看到嗎,總裁看上的人誰敢跟他爭。” 經過跟楊昆這上段時間的接觸知道他的心地是很好的,只是人比較輕浮。 看他淒然樣子,心里決定幫他一把,雖然這只是一步,但以後的就要看楊昆自己了,說道:“你過去請好她,她百分之百答應的快去。” 楊昆沒信心的道:“怎麼可能我今天約她時,她都拒絕于千里之外,怎麼可能跟我跳舞,我過去不是自找苦吃嗎。” 龍如風呵呵地笑道:“什麼時候我們的大眾情人,也會對自己沒信心的樣子,你要是相信我的話你就過去,如果她不答應你的話。我以後就不姓龍怎麼樣,快點過去。要知道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現在你沒去怎麼知道呀!” 楊昆仿佛被龍如風的話激到一樣,站起來伸手拿起桌上的杯中的酒喝一口喝下去,借著酒氣漫開大步的向著楊麗鈴走去,公司的人看到楊昆這異常的舉動,都睜大眼睛望著他,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什麼。 楊昆來到楊麗玲的身旁溫柔問道:“楊小姐能請你跳支舞嗎?”說完目視著她。 楊麗玲從楊昆向她走過來就心中有數,抬頭望了一下楊昆,臉上冷冰冰的張嘴就要拒絕請求。 楊昆從楊麗玲的表情就知道事情的結果,一張被酒精催化地紅紅的臉,這下子變得更加紅像要滴出血來,尷尬萬分的站在那里。 龍如風集中精神向著楊麗玲發去,向著她發出一道指令要她答應楊昆的繳請。 楊麗鈴果然受到龍如風精神力的影響,臉上綻開笑容猶如冰山被烈火溶化。柔聲細語的道:“好呀。”說著優雅伸出右手,楊昆被這突然的轉變搞得有點措手不及,喜溢眉梢伸出簌簌發抖的手牽起楊麗玲走向舞池。 那些本來想看楊昆笑話,出丑的人,被這突來的一舉搞得瞠目結舌,滿臉驚異之色望著在舞池過渡起舞的楊昆。心里不由後悔自己為什麼不敢去請她跳舞而失起了親近美人的機會。 看到事情成功,龍如風收回靈力時,望向時只見她的雙眼發出一陣光芒,周身浮起淡淡的靈力。龍如風心里不為一寒,暗道:“沒有想到這位看起來青春逼人的美女,還是一位世上少有的修真者,看來自己對楊麗鈴做的這些小動作絕對逃不過她的法眼。” 那雙靈厲的雙眼盯了龍如風一下,站起來向他這邊走了過來。龍如風不敢跟她相望,把臉向著別的方向望去,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言總監來到龍如風身旁自我介紹道:“你好我是言琪,請教貴姓大名?” 看到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想逃避也沒有辦法,只好客氣的道:“言總監你好,免貴龍如風,不知言總監到臨有何貴干??” 言琪沒有按龍如風想像那樣的開口就向他問楊麗玲之事,反而說道:“我能請你跳支舞嗎?” 給言琪這樣一說,龍如風顯得手足無措,揮著手說道:“對不起,我不會跳舞你請別人跳吧。小李會跳你叫他跟你跳。”說著指著坐在我旁邊的小李。 小李沒有想到我把這個湯手的火球扔給他,驚慌失措向著言琪表示自己也不會,找個借口逃走。 言琪沒有意見的,轉開話題說道:“那你都不請我坐嗎,難道要我站著?” 龍如風慌忙的拉開一張椅子,請她坐下。 當龍如風轉身向服務員拿個酒杯時,見到大廳的人都向他這邊望來,一時間只有音樂的響聲而沒有一句人言,各人現出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 看著大家的表情,龍如風搖了搖頭苦笑了一下,心想:“沒想到一時的興起,而惹來這麼多的麻煩。”龍如風倒了杯紅酒送到言琪的面前,然後拿起自己的酒杯說道:“言總監我敬你。” 言琪品嘗了一下杯中紅酒,向龍如風微微一笑道:“沒有想到我們公司還有你這麼一位高人存在,只是不覺得這樣子做很不道德的嗎?我看你也不像是壞人,要不然馮你的本事,也不用在我們公司做一個小職員,能跟我說下這是為什麼嗎?” 言琪的話雖然是柔和,但是逼人語鋒,使龍如風不知所措。忙著向她解釋道:“言總監你相信我我沒有惡意的,只是看我這位同事那個為情所困,才想著幫他一下。你看他們現在我都沒對她做什麼,不是聊得很投機嗎。”說著,龍如風把眼睛向舞池中的楊昆他們望去。 看著言琪還要說什麼,龍如風先發制人的道:“言總監,對不起我還有事,我先走了拜拜。” 也不管她想說什麼,飛快站起來向著門外就跑。 11點半時,才看到楊昆神采飛楊的唱著情歌回來,滿臉春風得意洋洋跟喝悶酒時垂頭喪氣模樣有著天淵之別。 楊昆笑嘻嘻的說道:“你怎麼先走了,全公司的同事都在議論你。快給我道喜,我跟楊麗鈴進了前三名,半個月後我們就要跟隨總裁去鈴藏旅游,‘嘻、嘻’說起來我真要感謝你,要不是你我也不會成功,你可是我的大恩人,以後用得著我的地方,水里火里我一定到。現在我不跟你多說了,我喝多了要回房睡覺。” 看著楊昆回房睡覺,龍如風想著今天的事情,忐忑不安地想:“明天她來找我,我怎麼辦。” 翌日來到公司,龍如風從走榔中走過,身邊之人都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他。搞得他渾身不自在,要是有個山洞他馬上鑽進去,好不用被這些人眼光所折磨。 龍如風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上了一天的班,結果事情並沒有他想像那樣。 生活又恢複了往常節奏,龍如風逍遙自在的過了半個月。這半個月里,周經理經常對他問寒問暖,工作量也少了好多。看著周經理突然對他的轉變,龍如風不由的感覺到有點好笑,心想:“周經理肯定被那晚的情景所迷惑,以為自己跟言總監有什麼背後關系,來這樣子的吧結自己。不過這樣子也,自己也樂得輕松。” 回到家里發現楊昆跟楊麗鈴都在,已經做好了飯,龍如風開玩笑道:“回來得真不是時候,會不會影響著你們的倆人世界呀?” 楊麗鈴給說得臉浮起了一陣粉紅色。楊昆接過話笑罵道:“你這小子沒心肝,我們倆人做了一個小時的飯請你吃,你還說這種話沒良心的話。” 龍如風呵呵地笑道:“那謝謝你們。” 楊昆邊吃邊道:“今天公司通知下來,明天我們要去鈴藏旅游。你要什麼到時我給你帶點回來。” 龍如風漫不經心的道:“明天就去嗎?到時跟我帶點特產回來就行。” 一頓飯吃了兩個小時。看著他們眉目傳情,龍如風不想在做電燈泡。找個借口回房練功,自從元嬰練成以來,他的進展很快,現在元嬰已經三寸高了。 第二天由于楊昆他們要11點才在公司集合。龍如風也沒叫他自己獨自來到公司。大約10點鍾左右只見楊昆跑過來上氣接不下氣說道:“阿風,言總監臨時指名要你跟我們一起去。我把你的衣服帶來了。”大家聽這話都表現出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 聽到楊昆的話龍如風呆了呆。楊昆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著他就跑,到達門口時看到大家都在,龍如風向著眾人點了點頭。言琪臉帶神秘微笑的走過來道:“龍先生我們又見面了。” 龍如風尷尬對著她笑了笑,應了她一下,跟著眾人坐上公司為他們安排去機場的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