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伏魔石
第三章 伏魔石

龍如風道:「陳先生有什麼事情,不妨說出來。」

陳祭道:「那我就說了。」

「請說。」

陳祭道:「各位是不是也為那伏魔石來的?」

三人面面相覷,龍如風愕然反問道:「不知伏魔石是什麼東西?」

聽完這話,陳祭雙眉皺成一個「川」字,顯然對於龍如風的反問不滿意。

看到他的表情,龍如風哪里會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笑道:「陳先生請不要見怪,我們確實不知你所說的伏魔石是什麼東西?」

看到龍如風說得如此誠懇,沒有半點虛假之色,陳祭顯得有些驚訝,沉吟片刻才道:「你們真的不知伏魔石為何物?」

三人看著他,不語的搖著頭。

龍如風道:「我們確實不知它到底是何物,就是伏魔石這三個字,我們也是今天第一次從你的口中聽到的。」

陳祭目光不停的在三人身上掃來掃去,沉默好久才問道:「你們既然不是為伏魔石而來,那是來干什麼?」

「陳先生,實話對你說吧,其實我們幾個是迷了路才到這里的,我們現在正在打聽如何離開的路。」

「喔……」陳祭松了一口氣,道:「原來這樣,害得我擔心了半天。」

鳳豈咕接下話道:「陳先生,聽你如此一說,我倒對起這伏魔石好奇起來,能否告訴我們一下,這伏魔石到底是什麼東西?」

陳祭沉吟一下,道:「看三位也是修真之人,告訴你們也無妨。」

鳳豈咕左手比了個請勢,道:「請說。」

「唉!」陳祭重重的歎了一口氣,沉默好久才道:「不知各位對我們如意鎮的曆史有沒有了解?」

龍如風道:「略知一二。」

陳祭道:「那我就不用從我們如意鎮的曆史上說起。」說著,手向外一指,道:「我們如意鎮分裂為南宮、陳氏、青一三個家族,其實就是因為這伏魔石。」

「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意鎮從青一如意那一代人開始,一向都是為青一家族所統治,南宮、陳氏兩族分管,但就在一百七十年前,青一家族的族長——青一常生,莫名其妙的死去了,造成了今天南宮與陳氏兩族分裂出來的情況。」

龍如風道:「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陳祭望向龍如風,欣然點頭道:「龍先生的見解果然非凡,真是一針見血。你說得不錯,如意鎮分裂的事情,只是早晚的問題,而當時青一常生的死,只是加速事情早一點發生罷了,而所有的原因,就是伏魔石。」

鳳豈咕好奇問道:「這伏魔石到底有何神奇之處,竟然三家為了它而分裂?」

陳祭道:「當年我們的祖先,能夠在此鎮定山上的那些妖精,所憑的就是這一顆伏魔石,這伏魔石的神奇之處,你說上十天十夜都說不盡。總之一句話,那絕對是個絕世寶貝。」

鳳豈咕道:「那現在這顆絕世寶貝在誰的手上?」

陳祭道:「這伏魔石一直以來都是在青一家族手中,但自從青一常生死去後,他們家族的人就宣稱這伏魔石也跟著失蹤了,但這話沒有人相信。

「這些天,南宮家族一直在逼著青一家族拿出伏魔石,為了得到這顆伏魔石,他們最近還從外界請來不少修真者助陣,看情形,不得到伏魔石是絕不罷休。」

說著到這里,陳祭看了三人一眼,道:「我剛才就是以為你們是青一家族從外界請來,要對付南宮家族的。」

龍如風道:「難道說,青一家族也從外界請了修真者過來嗎?」

陳祭點點頭,道:「不錯,現在兩族各自請了不少的修真者助陣。」

鳳豈咕問道:「那陳氏家族呢?」

陳祭歎了一口氣道:「我們家族曆來人口稀少,傳到我這一代,就只有我這一脈。而我也只有兩個兒子,總共算起來也只有三個人。哪里有心去爭奪伏魔石?

「我現在唯一擔心的,是青一、南宮兩族一火並的話,山上的妖精趁機而入,那就慘了。」

鳳雅亭道:「你不會勸勸他們呀?」

陳祭搖著頭,道:「勸?現在兩家形同水火,什麼話也聽不進去。他們現在都不停的來勸我們陳氏一族加入他們陣容之中。」

龍如風問道:「那你有什麼打算?」

陳祭道:「只能盡我最大的能力去阻止他們了。如果他們真的火並的話,山上的妖精一下山,到時受到傷害的還是老百姓。如果先祖們看到現在的情形,他們可能在九泉之下都不會安甯。唉!」

鳳豈咕感觸道:「看來,你們如意鎮內部倒挺麻煩的。」

陳祭不語,只是重重的歎了一口氣。

鳳雅亭問道:「前輩,我們想出去,能否指點一下?」

陳祭道:「這本來是件容易的事情,但現在的話可能有點麻煩。」說著神色有些猶豫的停止不說。

「為什麼?」

「現在青一、南宮兩家勢同水火,為了防止對方,都在出口路設下重重暗卡,我怕你們貿然出去,會引起兩家的誤會,到時……」

雖然陳祭沒有把話說下去,但龍如風等人都明白他話的意思。

只見龍如風輕笑一聲,道:「謝謝前輩關心。」說著看了一下鳳豈咕兩人,含笑道:「我想這點事情,我們還是能應付得過來的,就請前輩指點一下?」

陳祭不語的緊緊的看著三人。此刻他內心對龍如風等人的來曆可是越來越困惑,同時又對三人充滿了好奇。

一奇是鳳雅亭與鳳豈咕兩人身上所散發出的,那種有別於修真者、又不像是修魔者或修冥者的靈氣,對於這種靈力,他修真這麼久才第一次看到,內心一直在猜測,兩人到底是修煉了什麼異術,但可惜搜盡腦海中的記憶,也找不到一種與這種靈氣相符合的幫派來。

雖然兩人靈氣極為奇異,但一切還是有跡可尋,但最讓他困惑的,是龍如風這個人,全身上下沒有散發出一絲一毫的靈氣,像是個普通人般,但從三人神態看來,龍如風卻又像是三人之首。

如果龍如風沒有一定的本領,那其餘兩個人是不可能對他折服的。

那如果他的本領比其餘兩人還高的話,那他又修的是什麼異術呢?

陳祭被這些問題困惑得連此來的目的都忘記了。

看著陳祭久久沒有回話,鳳豈咕有點耐不住,追問道:「前輩,能不能指點一下?」

陳祭一下子被鳳豈咕的話從沉思中喚醒過來,看了眾人一眼,自嘲道:「不好意思,剛才一時想問題入神了。」

龍如風含笑道:「沒有關系。」

陳祭接著道:「這事沒有問題,只是你們要多加小心。」

鳳雅亭道:「謝謝前輩關心。」

陳祭手往南邊一指,道:「你們從這里一直走下去,走到街的盡頭,看到有一個石門,只要圍著那石門右轉四圈,左轉三圈,就可以看到出路了。」

龍如風恍然道:「想必出路是被布下了陣法吧?」

陳祭欣然的點點頭,道:「那是我們祖宗為了阻止妖精下山所布的伏魔陣法。」

鳳豈咕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我們找了半天也尋不到出路,原來是布下了陣法。」

說著對陳祭拱拱手,道:「那真是太感謝前輩了,如果不是你指點的話,我們不知要在這里轉多久,可能就是十年八年也出不去。」

陳祭輕輕一笑,道:「小事一樁,不要放在心上。」

龍如風站起來,道:「那我們就不打擾前輩了。」說著,把從山上拿的那串珠子拿出來,道:「無以為報,一點心意請前輩笑納。」

面對著那閃耀著五光十色、價值連城的珠子,陳祭連看都不看一眼,神色嚴肅,語氣堅定道:「請收回去。」說著帶有些怒氣道:「你太小看我陳祭了。」

這一番話,把龍如風說得大窘,急忙把珠子收了回去,道:「抱歉!是晚輩太俗氣了。」

看著龍如風把珠子收了回去,陳祭的怒顏才稍微緩和下來。

三人這下子對於陳祭的敬佩,可以說到了心里去。

告別了陳祭後,三人就直奔石門,按著他所指的路線,沒有花多少時間就來到石門。一到石門,鳳豈咕就迫不及待的沖向石門,要按著陳祭所說的方法做,但馬上被龍如風阻攔住。

鳳豈咕迷惑不解的看著龍如風,問道:「怎麼?」

龍如風神色愕然道:「不對。」說著正眼的看著鳳豈咕道:「難道你沒有感覺到,這石門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不對勁嗎?」

鳳豈咕隨口道:「這有什麼不對的,你沒有聽陳祭前輩說過,這石門其實就是伏魔陣法,當然會有一些異常的氣息了。」

龍如風搖搖頭,道:「我看這石門根本不是他所說的那麼簡單,這里面散發出來的氣息,有奪魂摧魄之勢,隱隱的還流露出一股陰邪之氣,如果是修真者布下的陣法,絕對不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

鳳豈咕抬頭看著龍如風,道:「那是什麼?」

龍如風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鳳豈咕再次的往石門走過去,道:「我去試一下,看看怎麼回事。」

人還沒有走出幾步,就被龍如風拉了回來,勸道:「不可冒失。」說著頭猛然一轉,往一旁望去,凌厲喝道:「是誰?」

隨著龍如風的話,鳳雅亭兩人警戒的盯著龍如風看去的方向。

「呵呵!沒想到你小子還真有點眼力,這都騙不了你。」

從那圍牆的背後,陳祭緩緩的走了出來,緊跟隨的是南宮項、南宮木,最後走出來是三個皮膚灰黑、每人留著一大把垂胸白胡子的老人。

看到陳祭與南宮項等人走在一起,三人一下子明白,這一切只是對方所布下的一個局,從頭到尾,他們都被對方玩得團團轉。

一股怒氣充滿在三人的胸口中,特別是鳳豈咕那對盯著陳祭的眸子,簡直是要冒出火來般。

鳳雅亭問道:「你為什麼要騙我們?」

陳祭道:「沒有為什麼,你們踏入如意鎮,就注定要死。本來我不想如此大費周章的對付你們,但沒有想到你們的警戒與修為,遠遠超過我們所想像,所以才不得不設下這個局。」

龍如風道:「想必昨天晚上出現在我們房間的,也是你吧!」

陳祭道:「你很聰明,但你可知道這個世界上越是聰明的人,越是容易死。」說著,陰沉沉的輕笑起來,像是幾人的命已經在他的掌握之中般。

那副模樣與在酒樓中根本像兩個人般。

一旁的南宮項道:「不要以為我們不知你們從什麼地方來的,其實自你們從山上下來的那一刻,我們就注意起你們,一直不對你們下手的原因,就是搞不明白你們三個人明明是人,又從來沒有在如意鎮出現過,又怎麼能在山上出現?

「還有那天,山上的妖精竟然帶著你們下山?」說著凌厲喝道:「說!你們跟那些妖精到底是什麼關系?」

三人聽到這話,苦笑的相視一眼,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們一直都認為做得隱密的事情,人家早就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龍如風解釋道:「各位,我們真的是無意中進入此地。」

陳祭道:「這不可能,從人界到山上,只有一條路可以過,而這條路又要經過我們如意鎮,你們從來沒有在如意鎮出現過,怎麼可能進入山上?」

龍如風歎了口氣道:「其實我們對於怎麼進入那山上也不清楚。」說著把邪鳳的事情說了一遍。

可惜,陳祭等人對於他的話根本不相信,聽到最後,陳祭只是冷哼一聲,「你這話騙我們是三歲小孩。」

「別說廢話,先把他們拿下再說。」

這時,站在陳祭旁邊的那個偏高的老人,對著陳祭道。

陳祭轉身恭敬對著老人施了一禮,道:「是。」

聽到這話,龍如風等人以為陳祭就要向他們動手,三人本能的*在一旁。

誰知陳祭根本沒有向他們動手的意思,往一旁走去,讓出一個空位給三位老人。只見三位老人緩緩的往他們邁了過來。

俗話說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只見三位老人身體一動,本來平靜的四周,一下子卷起一陣狂風,把眾人的衣飾、頭發吹得亂舞起來。

看著他們氣勢如此凶猛,鳳豈咕不敢大意的幻出幻刀,目光如炬的盯著他們。寒月般的幻刀,配合鳳豈咕那挺拔的身軀、堅毅的眼神,像是戰神再世般。

而在他旁邊的鳳雅亭也沒有閒著,手結鳳凰手印,准備使出火鳳凰來對付他們。

「慢!」龍如風一個箭步,把兩人都擋在自己的身後,焦急如焚的對著陳祭等人道:「這是個誤會,有什麼事情大家好說,何必這個樣子呢!」

在龍如風的心底中,他有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跟如意鎮上的人結怨。自從聽冀先生說過如意鎮的事情後,他就對如意鎮上的人這種無私的精神,充滿了敬意。

可惜鳳豈咕可沒有他這種想法,沖著龍如風喊道:「跟他們羅嗦什麼,我倒要看看他們有什麼能耐。我都好久沒有動手,手中正癢著呢!」

說著,整個人像是一條蛇般,從龍如風的身旁繞了過去,擋在龍如風的前面,目光如炬的盯著三位老人,手中的幻刀也被他舉在半胸之中。

鳳雅亭看到鳳豈咕過去,深怕他有個什麼閃失,緊緊的跟隨著上去。

「天地無極,乾坤借法。」

只見三個老人同聲喝了一聲,三人全身彷佛導了電般,出現一連串的黃芒,四處的空氣都像是導了電般,發出「劈哩叭啦」的響聲出來,沒有眨眼工夫,只見他們身上的那股黃芒射向半空中,緊緊的結合在一起,把四處的光芒凝聚在一起,沒一會兒,形成一個半徑約有二米大的八卦。

看著眼前這個八卦,龍如風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氣。此刻他才明白,為什麼這三位老人如此傲慢,原來他們真擁有這種本領。

「無極道法」是一切道法、修真者的根源,真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已經無法考證,只知道如今各門各派的道法,都是從這一派演變而來的。

在二千年前,它們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從此這一門派就沒有在修真界出現過。

這一句話,是鳳凰婆婆與龍如風在討論時向他說的。當時,鳳凰婆婆還向龍如風詳細的介紹這一道門的情況,所以剛才龍如風一聽到三位老人所念的咒語,一下子就意識到這一點。

龍如風脫口而出:「無極派!」

聽到龍如風的話,陳祭等人神色露出稍微的驚訝之色。

陳祭道:「沒想到你還知道這個門派。」

「天之天,地之地,有則無,無則有,法之極。」龍如風含笑道:「一切道法根源的無極派,我怎麼會不知道呢!」

陳祭道:「既然知道無極派,那你們還不束手就擒。」

「什麼無極派,我倒要看看你們有什麼能耐。」鳳豈咕冷哼一聲,手中的幻刀一揮,就要向那八卦劈了一去。

「不要!」龍如風急忙叫道。

他知道以鳳豈咕的修為,絕對敵不過這三個人結成的無極陣,所以話一說完,動作迅速的沖到兩人的身旁,把他們拉了回來。

鳳豈咕的戰意正濃,一下子被龍如風拉了回去,哪里甘心,轉身對著龍如風道:「讓我去試他一試,我想看看是他們的無極道法厲害,還是我們的神術厲害。」說著,手中的幻刀像是反應他此刻的內心般,泛起一片濃濃的寒芒。

鳳雅亭對龍如風的性格很了解,知道他這個人絕對不會危言聳聽,現在說出來的這番話,一定不會有假。

她深怕鳳豈咕愣撞的性格不聽龍如風的勸告,急忙道:「表哥……」

鳳豈咕聞言看了她一眼,道:「放心表妹,我知道怎麼做的。」

鳳雅亭道:「如風他對修真界的事情比我們熟,我們應該聽他的安排。」

鳳豈咕不語的點點頭。雖然他默認,但他手中的幻刀並沒有因此而放下來,還是戒備的半舉著,以防萬一……

龍如風眸子堅定的注視著半空中的八卦,緩緩的往三位*過去。

他走得很緩慢,但三位老人隨著他的腳步神態,變得越來越嚴肅,漸漸的,剛才那種輕松自若的神態,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換來的是一種嚴肅。

氣氛一下子陷入劍拔弩張之勢。

就連剛才說話口氣狂傲的陳祭,也像是意識到什麼般,臉上漸漸凝重起來,死死的盯著龍如風。

壓力越來越大,三位老人相視一眼,心意相通的揮起他們的左手。

看著他們的動作,龍如風知道他們啟動陣法來對付自己了,不敢有絲毫大意的,准備放出伏魔法輪來對付他們。

無極陣他雖然沒有見識過,但聽鳳凰婆婆說得很清楚,知道憑自己的修為去跟他們對抗,無疑是以卵擊石。

一陣破聲飛空,地面插上一面巴掌大小三角旗,三角旗三條用紅絲繡著,中間用金絲繡著一個如意結,做得極為精致,只見它迎風的飄動著。

看著三角旗,龍如風等人除了有些驚訝外,倒沒有什麼,但陳祭等人就不一樣,只見他們的神色都掠過一股驚駭之色,都不由自主的往三角旗的來源望了過去。

眾人感到眼光一花,在三角旗旁邊出現一個身材修長、一頭柔發飄揚的女子。

女子此刻正面對著陳祭等人,龍如風等人只能看到她的背面,雖然只看到她的背面,但從每一方面看,都可以感覺出這個女子有著不凡的魅力。

女子對著陳祭等人問道:「你們干什麼?」

女子的聲音雖然有些凌厲,但從中流露著一種女性特有的柔和之氣,讓人聽得極為舒服。

陳祭指著龍如風等人,道:「他們從山上下來的,我們正准備擒下他們。現在你來得正好,一起把這幾個山上來的妖精擒下來。」

女子冷笑一聲,「是什麼妖精這麼厲害,要出動南宮三老或陳氏族長。」說著,回頭用那對鳳眼掃了龍如風等人一下,才轉回去道:「不知是我道行淺,還是什麼,我怎麼看都看不出這三個人是妖精。」

一聽到女子的話,陳祭馬上就意識到剛才說錯話,被對方抓住把柄,迅速道:「他們都是從山上下來的。」

女子道:「我不管他們是從哪里來的,我只想問他們是人還是妖精?」

陳祭沉默一會兒,才不情願道:「是人。」

「好!」女子道:「他們既然是人,你們為什麼要向他們下毒手?」

陳祭一下子被女子問得啞口無言。

「你們青一也管得太廣了吧,連這事都管。」南宮三老的老大南宮罡,接下話說道。

女子道:「這事怎麼能不管?我倒想問一問你們,難道祖訓你們都忘記了嗎?」

「我們沒有忘記。」

女子道:「你們既然沒有忘記,那祖訓的第三條是什麼,我想你們應該清楚。如果你們清楚的話,那不知對於現在所做的事有什麼解釋?」

女子的一番話,一下子把他們說得啞口無言,搜盡腦海也尋找不到一句可以回頂的話來。

一直以來,都流傳著青一家族的小妹一張嘴尖利得不得了,陳祭今天總算見識到了。幾人相視一眼,一句話也不敢說,灰溜溜的走掉。

看著他們的背影,女子嘴角綻出一股笑意出來。等他們幾個真正的消失了,身影才轉回身,對著龍如風等人,問道:「你們沒事吧?」

剛才由於關注陳祭等人,對於女子沒有什麼去注意,現在陳祭等人一走,才看到女子的容貌。

看到女子後,三人的眸子都隨之一亮,眼前這個女子五官不算漂亮,最多也是中上而已,但跟她的身材配合起來,加上那一種獨特猶如清晨荷葉上露珠的清純氣質,整個人顯得非同一般。

「好美呀!」

眾人的心底中不由叫出這麼一句話來,就連身為女子之身的鳳雅亭看到眼前這個女子,都不由自主的為她深深著迷。

靈力在龍如風體內疾速的行走一圈,所過之處都像是被一股冷水澆到一般,龍如風一下子從沉迷中清醒過來。

看到鳳豈咕等人的樣子,回想起剛才若在沒有靈力幫助下恢複的話,可能模樣與他相差也沒有多少,臉上不由感到陣陣的火熱。

「咳……」

龍如風故意的咳了一聲。

兩人聞言震了一下,隨之清醒過來,回想一下剛才的模樣,鳳雅亭身為女子那還沒有什麼,但鳳豈咕心里就不一樣,不由大窘,不敢與女子相視,同時暗自里猜測這女子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能令自己如此癡迷?

龍如風道:「多謝解圍。」

女子淡然一笑,道:「沒什麼,我只是奉了家兄之命。」

「不知令兄……」

「家兄青一松,我叫青一荷花。」

鳳豈咕贊道:「真是名如其人。」

青一荷花含笑道:「先生過獎。」

鳳豈咕道:「我可一點沒有過獎。」

青一荷花一下子被鳳豈咕逗得笑了起來。

鳳豈咕愕然問道:「我說錯了嗎?」說著看著龍如風。

龍如風搖搖頭,道:「沒有說錯。」

鳳豈咕道:「那她笑什麼?」

青一荷花停止笑聲,道:「你這個人真逗。」說著頓了一下,道:「家兄有請,各位跟我去一趟吧!」

龍如風問道:「不知令兄叫我們去有什麼事情?」

青一荷花道:「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他要我來請你們,至於去不去,由你們決定。」

鳳豈咕道:「我們可以不去嗎?」

青一荷花道:「當然可以,這有什麼不可以的。我們又不是南宮、陳氏那夥人。我們青一家族什麼都是講求民主。」說著問道:「你們到底去不去的,如果不去我要走了。」

鳳豈咕道:「去,怎麼不去。」說著目光掠到龍如風的身上。

龍如風哪里會不明白他心中想什麼,笑道:「當然去了。」

聽到龍如風如此說,鳳豈咕的底氣一下子變足了,挺起胸看著青一荷花。

青一荷花目光掃了眾人一下,道:「那跟我走吧!」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