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七章

清風洞位落于,青風山,無憂峰的半山腰中。無憂峰可以說是集中了山峰的險、奇、幽三個大特點,只見四處奇石突出,陡壁懸崖。最為主要的是這里常年云霧繚繞,使人無法看清里面的真實情況。

十里路對于龍如風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他沒有費半個時辰就來到無憂峰,雖然說這些云霧繚繞,但他憑著過人的眼目,還是很快的尋找到清風洞。

站在清風洞門口,龍如風往里面望去,只見漆黑一片,隱隱約約的還傳來陣陣風的咆哮聲。龍如風沒有絲毫猶豫的走了進去,同時從懷中把那串拿的夜明珠拿了出來,夜明珠所豪放出的光芒一下子把洞里照得一片通亮。

沒有走多久,突然出現無數個洞口,簡直就像是一座迷宮般。龍如風想了一會兒,最後選擇了一個最大的洞口走了進去,洞道彎彎曲曲,經過無數的轉彎,轉到最後把他自己都轉得昏頭轉向,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十五分鍾後,終于被他走到終點——一個不大不小的洞室。

可是到達終點,根本沒有他想見的那只狐狸。

龍如風歎了口氣,道:“白費勁了。”說著往一塊石頭坐了下去。

“誰說的。”

一個聲音從四面八方的傳來。

龍如風心里一喜,喊道:“是凌天居士嗎?”

“呵呵,沒有想到你還知道我的脾氣,看來是受過人的指點的,而且還是有求于我的是不是?”

龍如風驚訝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有事要找你?”

凌天居士道:“廢話,如果你沒有事來找我,會來這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還會摸清我的脾氣,如此叫我。”

龍如風道:“說得不錯,在下的確有事來請教。不知要在那里才能見到你呢?”

凌天居士,道:“我就在你對面的牆壁里面。”

龍如風走到牆壁的旁,伸手敲了敲牆壁,問道:“是這里嗎?”

凌天居士道:“沒錯。”

龍如風問道:“你怎麼會在里的?”

“唉!這話說來太長了。說,你到底找我有什麼事情?”

龍如風道:“我想了解一下,關于九幽谷的事情。”

凌天居士突然大笑起來,良久才道:“我看你是想知道那把鎖匙吧。”

“你說得不錯,你知道極天鎖匙是那里嗎?”

“知道。”凌天居士乾淨利落道:“你如果想知道在那里的話,我有個條件,只要你能滿足我的話,我就告訴你。”

龍如風問道:“什麼條件?”

“放我出去。”

看著龍如風沉默不語,凌天居士道:“你不願意就算了。”

龍如風道:“可以,但我想知道,怎麼樣才能把你放出去。”

聽到龍如風答應他的條件,凌天居士顯得極為興奮,語氣也洋溢著一股喜悅之氣,“我是被我的母親困在這里的,只要拿到我母親頭上的那把發釵,我就能出去了。”

龍如風聽完,說道:“可是你憑什麼讓我相信你,我救你出去後,你能不違背誓言,告訴我極天鎖匙的下落?”

凌天居士沉默一會兒,道:“這個倒很難做,你說,你要我怎麼做?”

龍如風搖搖頭,道:“我也不知要怎麼做好。”

凌天居士道:“這樣吧,我發個誓。我凌天居士有違背此誓言的話,就讓我遭到五雷轟頂。”他發完誓後,對著龍如風道:“這樣可以了吧?”

一時間龍如風也尋找不出有更好的辦法來,只能默然的點點頭。看到他點頭,凌天居士極為興奮,如果不是因為身體被困住的話,他早就跳起來。“好……好……我就要快可以重見天日了……我就要快可以重見天日了……”說著有點語無倫次。

“你母親在那里。”

“放心,你就是不問,我也會告訴你的。她每一個初一、十五,夜圓之夜,她就會來這無憂峰的山頂上吸取月的精華,到時你只要在旁邊,趁她不注意時,把那發釵偷下來就行。”

龍如風默算一下,發現今晚正好是十五,夜圓之夜。說道:“那今晚不正好就是夜圓之夜嗎?”

凌天居士道:“正是,過了今晚我就可以自由了。”

龍如風本來准備今晚再來,但凌天居士堅持不這麼做,一定要龍如風陪著他聊天。龍如風想著現在離夜晚也沒有多久時間,就留下來陪他聊,兩人東南西北的聊著,最後聊到凌天居士自己的身上去。

龍如風有些困惑又帶著幾分好奇問道:“她既然是你的母親,為什麼要把你困在這里呢?”

凌天居士聞言,沉默好一會兒,重重的歎了一口氣,才道:“那都是因為我年輕時太好玩了,太不知天高地厚。”

“事情到底是怎麼樣的?”

“其實這件事情說起來也跟極天有關。”

凌天居士的話一下子引起龍如風的興趣,追問道:“能不能把事情詳細的說一下?”

凌天居士道:“想必你也知道我的父親跟青蓮居士的關系。”

龍如風點點頭,道:“知道一點。”

凌天居士道:“其實最早知道極天的事情,我還是聽我的母親說的。聽我的母親說,青蓮居士在出去的最後一次出走時,把極天的鎖匙交給了我的父親,而我的父親又把它交給了我的母親保管……”

龍如風打斷他的話,迫急問道:“你是說,那把鎖匙,在你的母親手上?”

對于龍如風打斷他的話,凌天居士顯得有點不高興,哼道:“你到底聽不聽我說的。”

聽了他的口氣,龍如風才意識到這一點,歉意道:“對不起,你請說。”

凌天居士繼續道:“當時我由于好奇就問我的母親,這極天到底是什麼東西。母親只是對我說,等我長大了,一定告訴我。因為母親不告訴我,更加引起我的好奇心,後來給我多方的打聽,才知道極天原來是青蓮居士設置的一個陣法,也可是說是他的一間秘室。我為了得知這秘室里到底藏著秘密,在有一天趁我母親去修煉時,把極天的鎖匙偷偷的拿走。跑到九幽谷想把極天打開,在最後關鍵時刻,我的母親出現了,把我抓了回來,一怒之下,她把我禁在這里。”接著哭喪道:“而我從此就失去了自由。唉!”說著歎了一口氣,像是在自責年輕時的行為般。

龍如風心里掛著極天鎖匙的下落,耐心的聽完他的話後,問道:“那現在那把鎖匙是不是在你的母親身上?”

凌天居士道:“你說得不錯。”頓了一下,道:“你現在知道鎖匙在那里後,會不會不理我的事情。”

龍如風朗笑一聲,道:“你把我看成什麼人,你既然可以先告訴我鎖匙在那里,我也一定執行我的諾言,一把你救出來。”

凌天居士聞言,道:“好,我果然沒有看錯人。你放心,等我出去後,我一定幫你把鎖匙拿到手。想從我母親手上拿那把鎖匙,你如果沒有我的幫忙的話,那簡直比登天還難。”

夜色剛剛降臨,龍如風就往無憂峰登去,按著凌天居士的吩咐,隱藏在峰頂上一個大岩石的後面。按著凌天居士所說,他的母親,每一次修煉都會坐在這大岩石上,到時龍如風只要在背後進行偷竊,成功的機會就能達到百分之九十。

明月從峰底下緩緩的升起,四處顯得靜悄悄的。由于對方是一個修行者,龍如風不敢用搜神術進行監視,怕會被對方察覺到。只是把耳目放到最為靈敏,默默的觀察著四處。

一條如鬼魅般的身影從峰底下掠了上來。沒有眨眼工夫,就已經到了峰頂。來到岩石上,她四處遙望一下。隱藏在岩石背面的龍如風默默的觀察著來者。一時間不由為對方的美豔所驚駭住。

來者是一位中年婦人,但她美豔並沒有因為對方的年齡有所遜色,反而多了一種成熟的美。一頭烏黑的順發,配著瓜子形的臉龐,一件紫色的緊身衣,把她那凹凸分明的身材完完全全的襯托出來。

但另龍如風動心的不是好的身材,而是她頭頂上那支二指大小,閃耀著紫色的發釵。此刻龍如風腦海中蕩起凌天居士所說的話,“我母親出現時,你不要急著動手,等她進行煉丹時,你才出手,這樣就能萬無一失的了。”

中年婦人遙望一會兒後,朝東方向的盤坐下去。只見她深深的呼吸幾口氣後,然後雙手揮了一個圓圈,最後合在一起。過後微微的張開嘴巴,一顆紅通通的珠子,從她的嘴巴中緩緩的飛出,最後飄浮在空中凝止不動。隨著珠子的出現,周圍一下子陰暗了下去。所有的月光都朝著珠子集中起來。

就這樣過了差不多十分鍾,龍如風知道時機已經來了。身行如閃電般的朝著中年婦人掠了過去,手一伸,那支發釵一下子出現在他的手。他的行動馬上驚醒中年婦人,只見她對著珠子一吸,珠子疾速的飛回她的口中,反手一道紫芒對著龍如風劈了過去。

對于這一切龍如風早就有准備,一個回身,恰好的劈了過去。笑道:“借你發釵一用,改日奉放。”說著幾個閃身,消失在山峰之中。

中年婦人想追已經來不急了。望著龍如風消失之處,喃喃道:“這到底是誰, 他要我的紫電釵有什麼用?”

龍如風拿到紫電釵後,直奔清風洞。凌天居士看到他回來,焦急問道:“到手了嗎?”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