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四章

在一間富麗堂皇的臥室里,九幽谷主對著跪在地下的小翠問道:“怎麼樣,他們幾個都睡了嗎?”

小翠低著頭,答道:“還沒有。”

“你有沒有聽他們在說什麼?”

“這幾個人對一切很警戒,我不敢靠太近,怕引起他們的懷疑。”

九幽谷主點頭“喔”了一聲,沉思一下,道:“你先下去吧。密切的關注他們,有什麼風吹草動的話,迅速的向我彙報。”

小翠聞言,不敢抬頭的轉身向外走去。

“他們幾個到底是何來曆呢?”九幽谷主內心思考著。自從他見到三人之後,他就有一個決定不論付出多大的代價也要把三人留下來。因為龍如風身上所散發出來那一股仙氣般的氣息實在另他激動,他知道如果能吸收到龍如風的元嬰的話,那他最少的修為提高幾倍都不止,到時不要說在這時里,就是在妖界他都可以呼風喚雨,當一個萬妖之王。所以他才沒有一見面就對三人下手,怕一個失手,落個全盤楷輸。

“到底要不要通知二弟、三妹等人呢?”九幽谷主內心掙紮著,因為如果通知他們的話,那就意味著要與他們同分,但如果不通知他們的話,他又怕自己一個人不是龍如風等人的對手。

……

“主人,他們幾個已經睡著了。”

九幽谷主聞言,內心一喜,道:“知道了,你下去吧!”說著一個轉身,整個化作一股青煙消失了過去。

深夜四處一片死寂,九幽谷主所化的一股青煙飛掠到墨竹小院的迎客亭後,現出原身。聆聽到那陣陣細而長的呼吸時後,他高興得差點狂舞起來。內心慶幸沒有去尋找別人幫忙。一想起過了今晚,自己就會成為萬妖之王。整個人狂喜得神經都跳動起來。

“呼!”

他張開嘴巴,一股黑煙從他的嘴巴而出,出到外面外化為三股的往三人的房間的鑽過去。這是他最為得意的一個妖術,是人只要被這黑煙沾上,不管你是妖、人、修真者,都會馬上昏迷不醒。

看著三團黑煙從三人的房間窗口鑽進去後,他得意的嘿嘿笑了起來。因為一切已經大功告成了。悠閑的往龍如風的房間走去,這時的他走起路來也就得輕松起來,也不管腳步所發出的陣陣響聲。

當他推開房門時,只見床上空無一人,整個人房間空蕩蕩的。一時間他整個腦海一片空白,“怎麼會這樣?”他不停的自我問道。

“是不是感到很失望?”一個響亮的聲音從他的背後響起。

聞言,九幽谷主內心一震,迅速的一個轉身,只見龍如風笑吟吟的盯著自己,與自己相差沒有一指之離。本能的反應,他手一揮,看家本領——一條手臂般的樹根,往龍如風的頭上劈了過去。

只見龍如風沒有什麼動作的一閃,整個人如鬼魅般的失去身影。

“人呢?”

九幽谷主這時才感到龍如風的恐怖,整個人一下子如陷入冰天雪地般,從腳冷到手。馬上一個轉身想化為青煙逃走。

“你還想走嗎?”

龍如風冰冷冷的聲音又從他的背後響起。

九幽谷主還沒有反應過來,感覺背部傳來一陣疾痛,整個人往外摔了過去。呯的一聲,重重的摔倒在迎客亭旁邊。

他睜開眼,抬頭一看,只見他的周圍,轉著龍如風、鳳豈咕、鳳雅亭、小翠、憐憐……他有點不敢相信這一切,不知一向對自己是命就從的小翠等人為什麼會跟他們幾個走在一起。

他突然明白了,為什麼自己所施的妖術會對龍如風等人沒有用,原來他們早就串通好來對付自己,一開始就提防著他的。

“你們……”他說著,怒氣攻心,一口鮮血從嘴上噴出。

鳳豈咕道:“沒有想到吧!”說著手中的幻刀如孤星寒月般的一幻而出,帶動著一陣藍藍的寒光,就要往九幽谷主的身上劈下去。

“請慢下手。”

站在一旁的憐憐喊道。

鳳豈咕收回幻刀,不解看著她,問道:“怎麼了?這種害人的妖怪死有余辜。”

憐憐道:“是死有余辜,但現在還有好多的姐妹都吃了他的固神丹,如果不解開的話,她永世都不得超生。”

鳳豈咕伸腳踏在九幽谷主的胸口上,喝道:“聽到沒有,快點把破解之法說出來。”

九幽谷主猙獰一笑,道:“想要破解之法,你們簡直是在作夢。”

鳳豈咕伸手一指,“我倒要看看你的嘴到底有多硬。”說著一股靈力如寒刀般的從他的手指竄出,射入九幽谷主的眉心。

“啊……”

九幽谷主慘叫一聲,整個人不停的顫抖。

鳳豈咕嘿嘿道:“滋味怎麼樣,說還是不說。”

九幽谷主身體不停的顫抖,嘴上不停的呻吟,但就是一個字都不說。氣得鳳豈咕揮手就要把他撕成幾片。

龍如風開口道:“你最好是說出來,這樣免得皮肉之苦。”

“做夢!”

九幽谷主的話一出口,就吃了鳳豈咕幾下大力的擊打,打得他全身不停的抽動,不停的慘叫,但他始終不肯說出破解之法。

龍如風道:“這樣吧,你說出破解之法與如何走出這九幽谷的話,我就放你一條生路,怎麼樣?”

“這怎麼行?”

憐憐、小翠等人激烈的反應道。

“真的!”九幽谷主身上的疾痛像是一下子消失般,眸子閃耀出光亮之色的看著龍如風。

“你看我像是一個說假話的人嗎?”

“好!”

“先生!”憐憐三人齊聲喊道,憐憐道:“如果先生現在放他走的話,以後你們一走,他一回來,我們那里有活命的機會……”

龍如風揚了揚手,道:“你們放心我自有安排。”說著轉身對九幽谷主道:“把破解之法說出來。”

九幽谷主眸子透出一股怨恨之芒的看著憐憐三人,然後正色道:“我現在說出來,如果你們反悔了怎麼辦?”

鳳豈咕上前一腳踩住他,道:“這個時候你還在討價還價,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龍如風道:“這點你放心,我們都是說話算之人,話說出來,就絕對講信用。”

“好!”九幽谷主說著把如何出去方法與固神丹的破解之法一一的說出。為了證實他所說的方法是不是真的,龍如風當場就按他所說的解了恰恰身上的固神丹,結果恰恰馬上就返回魂魄的狀態。

九幽谷主看著眾人道:“現在已經證明我的話是真的,可以放我走了吧。”

龍如風點點頭,道:“好,你走吧。但我不得不警告你,如果你再次為惡撞在我手上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

九幽谷主聞言,什麼話也沒說的化為一股青煙消失在眾人面前。他一走,鳳豈咕就開口問道:“為什麼要放他走?”

龍如風輕笑一聲,道:“你放心,他絕對走不了的。”

鳳豈咕不解問道:“為什麼?”

“你想一下,這里是他經營多年的老窩,他會舍得放棄嗎?如果我估計得不錯的話,他絕對會去尋找那些豬朋狗友來報複我們。”

“就是這樣,我們也不用放他走呀!”

“你想過沒有,他那些朋友每一個都藏在山谷中,如果我們一個個去尋找的話,那要花費我們多少時間。這還不算,我們去他們的地盤,還增加我們的風險。而現在我們只要在這里等,他們就自動的送上門來,到時我們來個一網打盡。”

開始時大家還是納悶龍如風為什麼,要放走這九幽谷主。現在聽他如此一說,每一個人都恍然大悟,內心都極為佩服他想得如此周詳。

鳳豈咕掻了掻後腦,道:“還是你想得周詳。”

龍如風含笑道:“大家先休息吧。我想今晚他是不可能回來報複的了。”

眾人一聽龍如風如此一說,都走回自己的房間。

翌日在憐憐等人的招集下,九幽谷的所有人都到宮殿里集合。恰恰與小翠兩人拿著一本花名冊,在一旁的登記。這可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事情,所以所有人都顯得人心惶惶,不知將要出什麼事情。

所有人登記完後,龍如風三人才在憐憐的帶領下來到宮殿。

眾人一致的把目光盯向龍如風三人,每一個人的內心都猜測著。有一些人還不停的往宮殿的後面望去,猜測著招集所有人到這里來,為什麼谷主不出現,而出現三個陌生人。

“先生,總共是三百八十五人。”恰恰彙報。

龍如風點點頭,道:“憐憐,把事情向大家說了吧。”

憐憐聞言,面對著所有人把昨晚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來。每一個人聽到九幽谷主已經被龍如風等人趕走後,都喜悅的歡叫起來,最後聽到龍如風等人要解去他們身上的禁忌,讓他們從此可去轉世投胎,一下子都朝著三人跪了下去。在龍如風再三的吩咐下,才勉強的站起來。

龍如風利用三個時辰的時間,才把這三百多號人全部解禁,但他自己也累得要命。回到小院小翠馬上為每人端上一杯茶。

喝上茶後,龍如風道:“現在總算是大功告成了,惟一要做的就是等那幾個不知死活的東西來。”

鳳豈咕摩拳擦掌道:“我正等著呢!”

看著憐憐與小翠,龍如風道:“你們兩個是不是奇怪,我給那麼多人都解禁,為什麼偏偏不給你們兩個解禁是嗎?”

憐憐搖頭道:“憐憐不敢亂猜,我想先生不給我們解禁,一定有你的理由。”

“你說得不錯。”龍如風道:“昨天我聽那樟樹精說出這固神丹的原理時,我就知道怎麼回事。其實這種丹藥對于魂魄來說是一點壞處都沒有,總體來說還有好處。”

“為什麼?”

“固神丹其實是一種給培固鬼魂修煉的丹藥,可以把魂魄凝固起來。但有一個壞處,魂魄一凝固就無法轉世投胎,但這個缺點,對于修煉者來說,根本無所謂。”龍如風說道:“我這里有一個修冥者的修煉之法,不知你們兩個有沒有興趣?”

憐憐等人雖然沒有修煉過,但在這種環境下,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修煉的好處,聞言內心都不由的狂跳一下,眼睜睜的看著龍如風,不知他是說真還是說假。

“怎麼你們不願意?”

三人聞言隨之跪了下去,道:“我們願意。”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