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背叛
第三章 背叛

聖殿的大廳中,龍如風幾個人愁眉苦臉的坐在那張大圓桌旁,每一個人的神情都顯得極為沮喪。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這個地步。

倒是身為這件事情的主人——鳳雅亭,顯得輕松。她若無其事的看著眾人,道:「你們這是干什麼?怎麼個個一張苦瓜臉。不就是一個聖女之位,沒有了,我反倒輕松。」

小草道:「話可不能這麼說,把事情搞成這個樣子,我們如何也咽不了這口氣。」

鳳豈咕道:「今天如果不是我媽媽的話,我一定教訓,教訓那個家伙。」

「對!」小草附和道:「應該給他一點教訓,要不然他還以為我們好欺侮。」

一直沉默的龍如風,這時開口道:「你們放心,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一定會負責到底。」

鳳雅亭深深看著龍如風,良久之後,才道:「阿龍,你不要聽鄭拓高亂說,這件事情其實與你一點關系都沒有。再說你來鳳凰族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也就沒有必要在這里,摻和我們的事情。」

她說著頓了一會兒,又道:「明天你們就走吧。」

龍如風回看他一眼,道:「你把我看成什麼人?」

「朋友。」

「既然把我看成朋友就不應該說出這種話。你說一下,在這個時候,我能一走了之的話,我還算是個人嗎?」

「可是你不是要救你那朋友的孫子嗎?」

「他的事情可以緩一下。」

兩人很急迫的辯論著,誰也沒有退一步的意思。當龍如風把最後一句話說完時,兩人都沉默下來。

氣氛一下子陷入劍拔駑怒中。

「你們兩個人就不再爭了。」鳳豈咕道:「表妹,你聽我一句話,在這個時候,我們也是確實需要阿龍等人的幫忙。」

鳳雅亭歎著氣道:「表哥,你說的這些我何嘗不知道。只是對付隱者,是我們族內的事情,他們完全沒有義務來冒這個險。」

鳳豈咕道:「這個,表妹你就說錯了。從阿龍為他朋友的孫子做出如此大的犧牲,就可以知道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現在叫他拋下我們不理,他那里做得到。」

「可是……」

鳳豈咕打斷她的話,道:「不要可是了。」

就在同一時間里。

鳳地彬家里也集合了五個人正在秘密的開著會。有草族的鳳草枷、火族的鳳火鏢、水族……七大長老除了鳳音軻與鳳天行外,其餘的都到了。

鳳地彬看了眾人一眼,道:「其實這次招大家來這里開會,我就是不說,想必大家也是心中有數。」

鳳草枷道:「你有什麼想法就爽快的說出來,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不用拐彎抹角。」

「好!」鳳地彬說道:「很簡單,就是與大家共商如此廢去鳳雅亭那個丫頭的聖女之位。」

鳳火鏢道:「你說得倒輕松。就不要說鳳雅亭已經煉成了火鳳凰之術,就憑鳳音軻與鳳天行這兩個人,大家有幾成把握對付他們。」

鳳草枷補充道:「還有鳳豈咕的神術也是到高深莫測的地步,根本不是我們這些人所能抵抗的。」

鳳地彬由於沒有見過鳳豈咕施神術,一直以來都對這件事情抱著懷疑的態度,帶著懷疑問道:「那鳳豈咕真的像你所說的那麼厲害嗎?」

「這件事情是千真萬確,還有上次我對你們所說的那個叫龍如風的外面人,他魔變起來也是極為可怕。」

一向口直心快,脾氣火爆的鳳火鏢插口道:「如此說來,我們還商量個屁呀。我看我們還是做自己的本分好了。」

鳳地彬道:「話可不能這麼說。」

鳳火鏢道:「難道你能對付得了他們。只要你能對付得了他們幾人,你要怎麼做都可以。」

鳳地彬陰沈一笑,道:「我們對付不了,並不代表沒有人能對付得了他們。」

鳳草枷不解問道:「鳳凰族里除了我們幾個,難道還有比我們還強的人存在嗎?」

鳳地彬道:「鳳凰族里當然沒有,但……」說到這里突然神秘的笑了起來。

所有人都被他這神秘的一笑,而恍然大悟。

「你是說……」

鳳地彬點點頭,道:「就是他們。」

鳳火鏢憂慮道:「我們能說得服他們嗎?」

鳳地彬滿懷信心道:「有我們五個人同時出面,再加上在下的這條舌頭,我就不相信說不服他們。」

「哈哈……」

眾人都不由興奮的笑起來。

……

鳳凰婆婆幾千年來,都默默的守在這聖殿,由於誓約的原因,使她一直不能與鳳凰族里的人接觸,說話。這可把本來喜歡熱鬧的她給悶壞了。她本以為再等伏魔回來前,是沒有機會與人聊天的。

誰知,老天竟然把龍如風送到這里來。讓她意想不到的是,龍如風還得到她相公費了無數心血從仙界偷來的兩樣寶貝。

修真人都講緣。鳳凰婆婆通過這些事情,一心的認為龍如風與她特別有緣分,一下子把龍如風當成自己人看待。這些天來,她一直用法嬰顯身來尋找龍如風聊天。

鳳凰婆婆的修為,也讓龍如風大開了眼界。雖說是她是用法嬰之體與他見面。但如果不是鳳凰婆婆說明的話,龍如風根本看不出。

鳳凰婆婆的法嬰之體根本與人沒有什麼兩樣。

「婆婆,據我所知。不論元嬰還是法嬰,那都是我們精與神的一種表示,根本無法凝聚成真人的樣子,你是怎麼做到的。」

「不錯,你能說出這番話來,說明你修真還是有一定的見解。」鳳凰婆婆欣賞點點頭,道:「我這是利用一種上古道術——凝固,修煉而成的。看起來與真人是沒有什麼分別。」

龍如風稱贊道:「好厲害的。」

看著他一副羨慕的模樣,鳳凰婆婆道:「你想煉這個還早呢?」

被鳳凰婆婆點破內心的想法,龍如風大窘說不出來,只能乾笑幾聲,作為掩飾。

「不要不好意思了,這有什麼。你有這種心思是好的。」

這些天的聊天,可讓龍如風收獲非小。鳳凰婆婆雖然沒有明確的傳授他什麼道術,但她對修真的見解,那是極為精辟,每一句話都是說到心里去。有時她為了,讓龍如風明白她所說的話,還不時說出一些已經失傳的秘術。

這樣一來,龍如風不但在理論上有了重大的收獲,還是學習了不少的秘法。隨著深入的交談,龍如風發現,鳳凰婆婆簡直就是座修真的知識寶庫,不論他提出什麼樣的問題,她能回答,還從中引出例案來。

這段時間來,龍如風恨不得時間可以分半來使。他晚上與鳳凰婆婆聊天,到了白天就把晚上所聊的話,做一番整理,然後根據自己的心得,參悟道術,所以這段時間來,他的道術可以說是一日千里。

這天晚上,鳳凰婆婆又像往常那樣出現在龍如風的房間里。看著精神煥發的龍如風,點點頭,道:「不錯,看來這段時間你進步不少。」

龍如風伏下身,道:「這一切都歸婆婆所賜。」

鳳凰婆婆淡然道:「都跟你說過了,叫你不要這麼多禮。我最討厭那些酸溜溜的人了。」

「是。」龍如風答了一聲,畢恭畢敬的站著。

「感覺怎麼樣?」

龍如風搖動一下身體,道:「全身靈力彭湃,像是有使不完的勁一樣。」

鳳凰婆婆歎氣道:「這些東西雖然能增加你的修為,可惜對於你體內的天煞一點用處都沒有。要是死鬼在這里就好了,他一定有辦法逼出你體內的天煞。」

「婆婆,你就不要為我擔心。所謂富貴在天,生死有命。如果我命中注定逃不過,這一劫的話,那不論我如何努力也逃不了。如果上天不讓我死的話,我想,不論情況惡劣到什麼樣的程度,我都會平安無事。」

鳳凰婆婆突然間嚴肅道:「小龍,你這種態度是不可取的,知道嗎?」

龍如風迷惑不解問道:「為什麼?」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