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鳳凰聖女
第六章 鳳凰聖女

怪石的消息很快的如一狂風般,吹到鳳凰族里的每一個角落。所有人都想著目睹,這個傳說中的東西。

很快的把天族那個平常人們集會的廣場擁擠住。場面盛況空前,比鳳凰術賽還熱鬧非凡。

人群攘來熙往,此刻大家都眼光投向廣場上方的那一塊石頭上,都與身旁的人討論著怪石,都在爭議著怪石是不是傳說中的邪鳳蛋。

怪石整齊的站著七個還算清秀的女子,她們就是各族選出來的,為證實這怪石是不是鳳邪蛋的處女。

七大長老坐離怪石不遠的一椅子上,神色都顯得極為嚴峻、嚴肅。

“可以開始了嗎?”

鳳草枷問向其余的長老。

作為首席長老的鳳天行點點頭,道:“開始吧!”

鳳草枷站起來宣布:“開始。”

七個女子聞言,都伸起食指,往嘴里一咬,咬破食指後,把鮮血滴向石頭。

石頭仿佛是一塊海綿般,女子的鮮血一粘就隱了進去,隨之整個石頭散發出一陣妖豔的光芒。這是大家最不願意看到一種結果,一直以來大家都是存著僥幸的心理,都盼望著這個怪石不是傳說中的邪鳳蛋,但看著那妖豔的光芒,大家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七大長老每一個人瞬間都像是少了幾歲般,每一個人臉色都變得慘白無色,都不由自主的驚叫出:

“真的是邪鳳蛋。”

“傳說是真的……”

“這要如何是好,……”

……

場下的人群瞬間猶如原子彈般的爆發,整個場面如開水般的沸動起來,所有的人都顯得人心惶惶,不知所措。

長久以來,大家都只是認為那是一個傳說,當不了真。但沒有想到如此這個偉說既然是真的,那顆傳說中的東西,就出現在眼前。所有人的情緒都恐慌的顫抖著,都是顯得那麼的無助,都不知要怎麼應付這面臨而來的劫難。

傳說中鳳凰山上存在著一種獸禽,它的模樣與鳳凰無異,但可惜的本性恰恰與鳳凰相反,邪惡無比,以吞噬一切有生命的東西為主。當時大家把它叫為‘邪鳳’,最為可怕的是這邪鳳是殺不死,他惟一的弱點就是利用陽年陽月陽日陽時,在天地間陽氣最重時,借用至陽的力量才能把它消滅。

當年邪鳳出現在鳳凰山,整個鳳凰族就被它吞噬去了大半的生命。後來是鳳凰族里的一個叫鳳山巊的青年在陽年陽日陽月陽時,找到這只邪鳳,利用他所修煉的引雷術,引爆天雷,才把這只邪鳳炸死,但他由于強制引爆天雷,自己脫力而死去。但他在臨死前,告訴族里人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只邪鳳還留下一個蛋,有可能會出現第二只邪鳳。

看著場下人群情緒越來越激動,鳳天行怕再這樣下去,邪鳳還沒有出生,族就會出現無法控制的暴亂。馬上吩咐各族的長老把族人散回去。

好多人在各族長老的勸說下,散了去,可惜還是有一部分的人,久久不願散去,都在等待著,長老們要如何處理這顆會給鳳凰族里來來毀滅性的邪鳳蛋。

鳳天道:“可能這次邪鳳蛋的出現,隱者們早就算到了,所以才會送來鳳凰之眼,讓我們培養出一個好應付這場劫難的人來。”

所有的人都認為鳳天行所說的有理,都點頭附和。

而此刻的鳳草枷心里又想著另外一件事情——龍如風等人身上的那顆鳳凰之眼。雖然他極為想把鳳凰之眼占為已有,但自從他目睹了鳳豈咕的神術後,就知道想把這顆東西獨吞是不可能的,幾經考慮,他最後還是想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所有人聽了一震,特別是音族的鳳音軻,當她聽到擁有如此神奇的神術時,冷哼道:“我說,草枷長老,飯可以亂吃,這個話可不要亂說。我那兒子不會神術,是全族人都知道的事情,你如今說他的的神術強大的全族無人能比,可有什麼證據?”

鳳草枷道:“這件事情又不是我一個人看到的,族里還有好多人看到。不信的話,你可以去托鳳里漢問一下,以那鳳里漢的神術修為,還沒有你那寶貝兒子一招之敵,這是好多人看到的事情。”

鳳音軻還想說什麼,但被鳳天行截斷,道:“音軻長老,如果鳳豈咕真的像草枷長老所說的那樣,也不是什麼壞事。目前最為主要的是要把那顆在他們身上的鳳凰之眼拿回來。”

鳳音軻道:“大長老,這件事情,我看沒有像草枷長老所說的那麼簡單,你想一下,按他所說的,他發現外面人已經很久了,為什麼他等到此刻才說,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她說到這里不再說下去,只是盯著鳳草枷,但言下之意,誰都可以聽得出來。

鳳草枷被她看得老臉一紅,自我辯道:“那是這段時間有一些私事,所以忘記了。”

鳳音軻,沒有說話,只是冷笑一聲。

鳳天行道:“這件事情既然是你發現的,那就交給你去辦吧。”

鳳草枷連連搖手,道:“這可不行,我還沒有這個能耐,我看這件事情除了,音軻長老和你出面以外,別人都辦不了。”

鳳音軻把面一寒,道:“這件事情,我沒有搞清楚以前,什麼我也不會做。還有草枷長老,如果給我發現你今天所說的話,有半句虛假的話,到時不要怪我不認人。”

鳳草枷道:“好,只要你能找出我今天所說的話,有半句虛假的話,你想怎麼樣都可以。”

聽他如此說,鳳音軻也不好在說什麼,保持沉默的坐下去。

鳳草枷指著還沒有走開的龍如風等人,對著鳳天行道:“大長老,這件事情沒有你去真的搞不定,趁著他們現在還沒有走,你快點下決定。”

鳳天行沉思一下,道:“好吧,我去看看。”說著往龍如風等人邁過去。

鳳草枷跟隨在他後面。

當鳳天行見到龍如風與鳳雅亭兩人時,都驚訝的叫道:“是你們。”

當他到達龍如風等人的面前時,看到他們的面目,驚訝道:“是你們。”

“大長老,你沒有想到吧!”鳳雅亭接著說道:“如果我猜測得不錯的話,大長老你這次來找我們應該是為了鳳凰之眼而來的吧?”

鳳天行道:“既然你自己都承認了,那我也不用拐彎抹角,你就爽快點,把它交出來吧。”

“行。”

鳳雅亭如此爽快的答複,另鳳天行與鳳草枷大為意外,特別是鳳草枷現在是後悔得要死,心里暗忖:“早知道如此輕易的搞掂的話,我那用如此做。唉!”

鳳雅亭停頓好久,接著續道:“不過有一個條件?”

鳳天行喝道:“鳳凰之眼本來就是我族至寶,如今在你們身上,你原本就是應該物歸原主,還談什麼條件。”

鳳雅亭輕輕一笑,道:“要是這樣說的話,那我們沒有鳳凰之眼,長老你想去找鳳凰之眼,去找草枷長老拿就行。”說著邁步就要走。

“你!”鳳天行氣得說出一個你後,就再也說不出話來。身形一晃擋住鳳雅亭的去路,道:“你太目中無人了,今天我就要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怎麼尊敬長輩。”

鳳雅亭退了幾步,道:“大長老,你是一個我尊敬的人,我不會跟你動手的。但要我平白交出鳳凰之眼是不可能的。”

鳳豈咕上前,從兩人中間切入,含笑對著鳳天行道:“大長老,這件事情完全有轉移之地,何必鬧得大家都不愉快呢!”

鳳天行一對凌厲的眸子對著鳳豈咕掃來掃去。心里對著鳳草枷的話存在著疑惑,不知眼前這個年前是否像他所說的那麼厲害。

對于鳳豈咕他可不陌生,小時候他還經常抱他,逗他玩,就是他研究那個叫電的東西,他還與鳳豈咕討論過幾回,想把這個東西在全族里普及。

鳳天行喝道:“鳳豈咕,你不要忘記自己是什麼身分,你媽是什麼身份。”

鳳豈咕含笑道:“請大長老放心,我還沒有健忘到把自己是誰都忘記的地步。”停頓了一下,道:“我這麼做完全是為了大家著想。”

鳳天行沒有好氣道:“說吧。”

“我們雙方各派一個人出來,如果你們有辦法打贏我們這邊人的話,我們沒有條件,雙手奉上鳳凰之眼;反之我們奉上鳳凰之眼,但你們要答應我們一個條件。”鳳豈咕說到這里,問道:“你看這樣行嗎?”

鳳草枷上前道:“鳳豈咕,我知道你厲害,這……”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鳳豈咕截斷他的話,道:“草枷長老,你放心,我一定不會參加這場賭約。”

鳳草枷看了已經易容的龍如風與鄭拓高,雖然現在他看不出兩人那個是龍如風,但他心里清楚兩個其中一個就有一個是龍如風,一想起龍如風那天異常現象,打了一個寒戰,心有還存有余悸。

他想了一下,道:“鳳豈咕,你要知道今天我們賭了是神術,而不是外面那些邪門外道。”

鳳豈咕輕松道:“那當然,在鳳凰族里比,當然用神術。”

鳳草枷開始以為鳳豈咕一定會派龍如風出場,現在聽鳳豈咕的口氣,根本不是派龍如風出場,除了龍如風之外,那邊會神術的只有小草姐弟,對于他姐弟有多少斤兩,他可是肚皮里吃了螢火蟲——一清二楚。所以他聽完鳳豈咕的話後,帶著有點不相信的語氣,反問道:“真的?”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