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鳳豈咕
第一章 鳳豈咕

鄭拓高的話才剛落地,每一個人都把目光投向他,沒有一個人開口,但每一個人的目光,都如電光的投向他,盼望著他快點把話說完。

鄭拓高所求就是這種情景。看著眾人的表情,心滿意足,指著鳳凰之眼,語氣帶著幾分得意道:“剛剛不是說天族兩百年前,有一個人悟出這鳳凰之眼的秘密嗎?”說著把炯炯有神目光凝向眾人,停頓了一下,故意在這里賣個關子。但他把握得很好,等到大家差不多不耐煩時,他不等別人開口,接著說道:“我想他不可能把這個秘密帶進棺材里吧!關于鳳凰之眼的秘密,我想他一定是隱藏在什麼地方。我們只要尋找他遺留下來的東西,就有可能尋找到這個秘密,到時鳳凰之眼的秘密不就不解而開了嗎?哈哈哈……”說著像是為自己有這天才般想法,興奮大笑起來。

“噓”

眾人給他掉了半天的胃口,所得到的答案就是這個。哭笑不得的叫了一聲。

自認為這是一個條絕世妙計的鄭拓高,本以為他一說完,眾人馬上就會稱贊他,根本沒有想到是這種局面。

他看著眾人,愕然問道:“難道我說得不對?”

看著眾人都保持沉默,一句話也不說,鄭拓高那里受得了,對著龍如風道:“你說說看,這到底有什麼不對。”

龍如風回頭看了他一下,無奈搖著頭,道:“這就是你所謂妙計呀?”

鄭拓高點著頭,反問道:“這難道不是妙記嗎?”

看著鄭拓高還是迷惑不解表情,龍如風道:“難道你認為鳳凰族里的人都傻子嗎?這麼簡單的問題,你能想到,他們就沒有想到嗎?”

鄭拓高不服氣的想反駁。

鳳雅亭不等他開口,把話說在他的前面:“鄭先生,你所說的不是沒有道理,可是這些鳳凰族里的人早就想到了。問題是想要尋找鳳嘎的遺物那是不可能的。鳳嘎這個人最後像一個謎般的消失在鳳凰族里,沒有一個人知道他到底去了那里,而他原來所處的地方也被一把火燒得干乾淨淨。”

鄭拓高不死心追問道:“難道連一點他的記載也沒有嗎?”

鳳雅亭答道:“這倒不是,只是這些記載被視為天族里最為機密的東西,只有天族的長老才能覽讀。”

鄭拓高興奮道:“這就好辦,我們去……”說著比出兩個指頭。

小草看著鄭拓高一副不知死活樣子,沒有等鳳雅亭說話,把話搶在前面,沒有好氣道:“如果你想找死,這里沒有人阻你,但請不要拉我們下水。”

鄭拓高白了他一眼,道:“我又沒有叫你去,要你操什麼心。”

小草指著鄭拓高的額頭,教訓道:“你真是沒藥可救,你以為天族是一個游樂場,你想去就去,想走就走的地方。就憑你那點手腳功夫,可能還沒有摸到天族的邊,就橫尸在邊上了。”

龍如風也贊同小草的話,接下話,說道:“小高,這些地方可不是可以亂來的地方,千萬不要有什麼非分之想。”

鄭拓高道:“我又不是說現在就去,你們個個緊張干什麼。我的意思是說等一個時機,小草表哥易容術不是很厲害嗎,只要他幫我們易了容,那時我們過去,一切不就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嗎?”

小草還想反駁他幾句,被鳳雅亭不由分說的拉回身邊。

鳳雅亭道:“現在說這些為時還早,我們目前最為主要的是去我表哥那里,等大家有個安身之處再考慮別的。”

她的這一番話,雖然表面沒有說出來,但實際上等于是支持鄭拓高的作法。把鄭拓高高興得差點就把下巴掉了下來。拼命點著道:“鳳小姐說得不錯,我們現在去她表哥那里,別的事情等有個以後再說。”

龍如風非常不明白鳳雅亭這種做法是什麼意思,如果說她是一個貪婪的人,那她這樣做倒是可以理解,但從這些天的相處中,知道她是一個完全為大局著想,不是那種貪小便宜的人。

這個時候龍如風可不想有什麼節外生枝事情發生,更不要說去惹什麼不必要麻煩。他惟一願望就是早早把血鳳抓到手,然後離開這個看似平靜,但實際上暗流洶湧的是非之地。

至于小草兩姐弟,他心中也有了安排,萬一他們姐弟真的在這里生活不了,他決定把兩人帶到外面去,安排好他們的一切。

龍如風一時之間都不知怎麼說好,幾次想開口,但都不知從何說起。因為鳳雅亭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要去什麼天族,又沒有指名道姓的要他幫忙什麼。

話說回來,現在還是他把人家連累得有家回不得。于情于理他都欠兩姐弟一個天大的人情,就算是鳳雅亭現在開口要他幫忙,他也要盡力的去幫她。更不要說她現在根本沒有說什麼。

按著鳳雅亭的意思,四人向往音族。

山路雖然顛簸,但在鳳雅亭的帶領下,到了傍晚時分,眾人還是到達目的地——音族。

音族整個面貌跟草族差不多,也是在一個不大不小的峽谷中。一幢幢用梅竹建設而成房子,依山而伴。與峽谷中的梅竹、樹木相映相成,形成夢幻般的景象,遠遠望去猶如海市蜃樓般,像那人間仙境一樣,讓人流連忘返。

幾人繞過峽谷,來到後端。

鳳雅亭指著那塊突出岩石上的小樓道:“那就是我表哥家。”

小樓高達三層,全部用梅竹建設而成,四處用活的梅竹圍起來,旁邊樹著一個三葉大鳳車。整體給人一種歐美別墅風格,充滿了浪漫風情。與著峽谷上那些千篇一律,四合院形的房子,迥乎不同,給人鶴立雞群的感覺。

看著這一切,龍如風感慨道:“小草,你這表哥看起來,可能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小草一副小大人模樣,點著頭,點頭道:“龍哥哥,你倒說對了。我這表哥不但不是省油的燈,在整個鳳凰族也是一個頂頂有名的人物。”

鄭拓高好奇問道:“他有什麼厲害之處?”

小草答道:“他最厲害之處,就是搞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後來搞得他父母都受不了他,才在這里幫他蓋了這幢樓房。”

鳳雅亭苦笑道:“表哥來到這里以後,那簡直是如魚得水,一個人在這里玩得不亦樂乎,搞到現在差不多跟外界斷了關系,成了隱世人了。”

龍如風也給他們說得好奇心大發,問道:“他到底搞什麼莫名其妙的東西?”

鳳雅亭道:“等一下,我們進去後,我不說你們就能一目了然了。”

四人邊走邊說來到小樓。

小樓那扇梅竹編成的門沒有完全關住,半關半開著。走在前頭的鳳雅亭一手把門推開,走了進去,眾人也隨著她一貫而入。

鳳雅亭姐弟見怪不怪的走到一旁站著,四處掃視,尋找著這樓房主人。

而龍如風兩人就被里面東西嚇傻了眼。

客廳雖說不大,但也不小,但給兩人第一個印象,這里根本不是人住的地方,更像是一個垃圾場。雖然桌椅全有,但完全被一堆堆衣服、書籍、電路板掩蓋住。

雖然很亂,但客廳異常的亮,原因中間掛著一個電燈泡,把四處照得亮通通的。

“他這里怎麼會有電呢?”

這個念頭在龍如風兩人的心頭不約而同的冒了出來。

鄭拓高走到電燈炮底下,伸手彈了彈電燈炮,發出玻璃“鐺鐺”響聲。轉向問龍如風道:“你說,這里怎麼會有電?”

龍如風開始時也想不出,他這電到底是從何而來。突然間想起外面大風車,恍然大悟道:“他是利用外面那個大風車發的電。”

鄭拓高附和道:“有理。”說著踢了踢地板下的,那些電路板,道:“這些東西,他到底是從那里來的?”

龍如風道:“這可能要問問他本人才知道了。”

小草對著龍如風比了一個大拇指,道:“龍哥哥,你真厲害。一下子就看出這個東西是利用外面那個輪子做成的。這個東西表哥跟我說了一個下午,我都不明白,什麼電呀……力呀……能呀……聽得我腦都漲了。”

鳳雅亭道:“這可是我表哥眾發明中,最為得意,也是最有用途的一件東西。表哥還說要把這個項目推廣到全個鳳凰族里。”

龍如風聽完,說道:“電本來就是一種大眾化能源,你表哥這個想法不錯。如果他成功推廣的話,到時你們就不用點著那些樹油燈了。”



精品文學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