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青蓮居士
第三章 青蓮居士

由于龍如風剛剛的怨氣實在是太重了,所有在這里的元嬰都被驚動,大家都在猜測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惰,但由于是在青蓮居士所在之處發出來的,所以沒有一個人取去那里看一看。

青蓮居士威應到外面攤4m的人,朗聲道:[都進來吧!]

眾人進來之後,看到躺在地上的龍如風,都愕然看著青蓮居士,但沒有一個人取開口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是默默站著,想聽青蓮居士自己說出來。

青蓮居士談然道:〔這個人跟大家一樣,也是用了伏魔法輪後,被吸進來的。]

龍如風,就如一個千絲萬縷的迷團,青蓮居士心中雖然想揭開這迷團,但不知從何解起,使的他的內心越來越感到迷惑。

他內心很清楚,這個迷團如果*他自己,是解不開的,唯一的希望,就是從龍如風嘴中知道其中的奧妙。

青蓮居士現在有點後悔剛剛所用的力量太大。

要不是他的力量用的太大的話,現在就可以問問龍如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龍如風就是不說,他也可以從他的身上,尋找出一些蛛絲馬跡,不會像現在這樣迷惑。

但這一切,現在想起來已經太晚了,龍如風想要清醒過來的話,最少也是在七十二小時後。

青蓮居士睜開雙眼,環視了眾人一眼,道:“既然看不出來就算了,你們回去吧,我想冥思。”

大家以為青蓮居士會把事情說開,沒有想到等了這麼久,竟然是這個答案,眾人內心的失落,不是用什麼語言可以來形容。

雖然大家對青蓮居士如此做很不滿意,卻沒有一個人敢表示不滿,或者表現出忿忿不平的樣子。

因為青蓮居士的脾氣,在這里的人可是清楚的很。

當年,青蓮居士進來後,在眾人猶如鶴立雞群,與眾人格格不入。

後來幾個人想教訓他,可惜三兩回合都被青蓮居士打的神滅形消,連投胎轉世的機會都沒有。

那時開始,大家才知道,他不是一個好惹的家伙。

而青蓮居士也從那次事情後,在這里立了威,從此成了這里唯一異數,沒有一個人敢惹他,也沒有一個人敢接近他。

眾人在離開青蓮居士的地方時,都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龍如風。

“方士,你留下來。”就在眾人走到門口時,青蓮居士居然突然開口道。

他盯著青蓮居士,只見青蓮居士對著自己點了點頭,便走近青蓮居士身旁,問道:“有什麼事情?”

青蓮居士含笑道:“難道你不想知道,我剛剛所說的,這個人還有一個特殊地方嗎?”說著看著方士。

方士道:“我是很好奇,但你不說,我有什麼辦法?再說,你的脾氣,我又不是不清楚,你不想說的事情,就是用九牛二虎之力,也不可能拉動你的嘴皮。”

方士盯了青蓮居士一下,道:“難道,你今天轉性了?”

青蓮居士歎了一口氣,道:“這到不是轉性的問題,只是這件事情實在太令我迷惑了,可能我說出來,你也不相信。”

方士好奇問道:“到底是什麼事情?”

青蓮居士搖了搖頭,猶豫不決,一副想說,但有不想說樣子。

以方士對他的了解,就是天塌下來,青蓮居士都不會皺皺眉,如今到底是什麼事情,竟然令他如此為難?這不由深深引起方士的好奇心,他焦急問道:“到底是什麼?”

青蓮居士像是做了某種決定一樣,深深地看了方士一眼,道:“你知道嗎?我懷疑他的肉體沒有死去。”

青蓮居士的話,猶如晴天霹靂,方士聞言呆了呆,愣怔怔地看著青蓮居士。

元嬰進來伏魔法輪里面,而肉體還沒有死去,還怎麼可能呢?“

每一個進伏魔法輪的,都是在施伏魔法輪時由于控制不好,在全身的靈力被它吸干後,最後法嬰被吸了進來,所以法嬰一離開肉體,肉體馬上就會死去。

雖然方士感到這一切不可思議,但他知道,青蓮居士絕對不是一個隨便說話的人,他如此說,那就會有一定的依據。

方士看著青蓮居士問道:”你有什麼依據?“

青蓮居士聞言搖了搖頭,過後又點了點頭。

方士都被他的摸樣搞的糊塗,如墜入迷霧中,愕然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青蓮居士如同被方士的話叫醒般,恍然道:”我憑感覺”

“憑感覺!”方士吃驚地驚叫一聲,這是他第一次,聽青蓮居士說出如此沒有把握事情。

一個感覺,就能讓青蓮居士如此失魂落魄,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方士把眸子睜得圓圓大大地盯著他,如同看到一個八手八腳的怪物般。

這一切的一切,讓方士有點受不了,他有點感覺是不是在做夢?

如果今天不是在這里,親耳聽到青蓮居士說,而是別人跟他說青蓮居士說這種話,打死他,他也不會相信。

他不有仔細觀察一下躺在地上的龍如風。

青蓮居士平淡說道:“有關伏魔法輪里的一句話,你知道嗎?”

方士想都沒有想接著道:“你是說,‘天者觀臨,眾生平安。’那句話嗎?”

青蓮居士點點頭,道:“沒錯,就是這句話。”

方士愕然問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青蓮居士昂首感慨道:“以前我有些不明白,但自從見到他以後,我領悟出到底是怎麼回事了。”他說到”他以後”時,用手指了指龍如風。

方士更加迷惑問道:“這句話與他有什麼關系?”

青蓮居士指了指龍如風:“話里的‘天者’,有可能指的就是他,而眾生平安是指他到了這里之後,我們大家都會平安脫離著里。”

方士表情古怪地看著青蓮居士,含笑道:“我說,你是不是想離開這里想瘋了,才會把這句話理解成這個樣子?”

方士指著龍如風道:“他憑什麼帶我們離開這里?如果說到修為,他可能連做我們的孫輩還輪不到,你說他憑什麼,可以沖出這種充滿魔力的空間?

“唉,我說老青,我看你就不要再胡亂想,還是把精力加緊用在修煉上,爭取有一天能練個元仙吧!”

青蓮居士沒有回答他的話,沉默了好久才道:“我知道我現在沒有什麼證據,沒有辦法說服你,但總有一天,我會證明我今天所說的話是對的。”

“你知道嗎?我的感覺從來沒有像今天如此強烈過。我一見到他後,就有一種特殊的感覺。特別是與他在爭斗中,這種感覺更加強烈。”

方士搖了搖頭道:“你這種說法,實在是太飄渺了,無法讓我信服。”接著說道:“七七四十九年一次的小天劫就要來了,我還要回去加緊修煉,以好好的渡這個劫,免得被打得魂飛破散。”

方士又接著道:“對了,你說他可以幫我們離開這里,我想以他化嬰期的修為,能渡過這次小天劫,已經萬幸了。”說著往外走去,一個閃動,消失得無影無蹤。

青蓮居士怔怔地沉思著。

剛剛方士最後幾句,動搖了他的想法,因為,七七四十九年一度的小天劫,是這里所有人的一個災難。

在這里的人,個個都是渡過渡劫期,才勉勉強強渡過小天劫,但以龍如風現在的水平百分百會被小天劫所滅。

如果他滅了,那一切還有什麼好說?

青蓮居士閉上眼睛,暗自想到:“難道我的感覺是錯的?難道我真的如方士所說的,想離開這里想瘋了,才會產生這種錯覺?”他不由再次睜開眼,看看龍如風。

經過多天沒有結果,天梅三客經過一番討論後,決定用搜魂術對龍如風進行檢查。

但由于這個搜魂術,是一個風險無比的道法,一個不慎,隨時隨地都會把使法之人與受法的人,帶進萬劫不複之地,三人已經猶豫三天了,還是遲遲不敢對龍如風施法。

看著如同活死人的龍如風,天梅壽春咬了咬牙,沉重道:“開始吧!”說著五指輕攏合並在一起。

隨著咒語念動,三人的眉心射出了一條亮如激光的光線,在中間碰撞在一起,形成一個大光柱,往龍如風的天門穴照進去。

光柱一到龍如風的紫府,發現空洞洞的,如同一間沒有人住的房子般,元嬰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

天梅壽春暗想:“難道他的元嬰在斗法時已經毀滅去了,所以才造成現在這種模樣,但隨之他又搖搖頭,因為他還沒有聽說過,一個修真者的元嬰毀滅了後,還會活下來。

由于這搜魂術一旦施開的話,三人的心意就會合而為一,所以天梅壽春的想法,另外兩人都一字無漏地接收到。

他們兩人也無法理解這事,都愕然地搖搖頭。

光柱慢慢往龍如風的下丹田移去,沒有多久就到了中丹田。

他們發現,龍如風一切現象都很正常。

當光柱就要接近下丹田時,一股強大如同旋渦形的吸力,一下把光柱吸了過去。

三人不由被這突來的變故嚇了一跳,還好他們及時做出反映,迅速中斷光柱,要不然,他們三人絕對會被吸光靈力而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