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玄煞嬰(下)


他的雙手一合一開,結出了一個怪異的手印,玄天地煞混元鼎呼的一下,向著四處飛轉起來。

龍如風慌忙地用神識問幻靈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幻靈道:“這是我故意把心法幻在上面,使他能用。”

龍如風迷惑地問道:“為什麼?”

幻靈道:“我就要他能用,這樣我才能有機可乘。至于為什麼要這樣做,你就不要問,時候到了你自然就清楚了,你現在只要好好地配合他做就行了。”

南邪陰王雙手負背,筆直地站在水晶桌旁,望著突然飛竄的玄天地煞混元鼎,雙眼綻出了嫉妒、貪婪、狠毒的光芒,如同兩把利刃要把地妖射穿一般。

看到背對著自己的地妖,南邪陰王恨不得生吃了他的肉,然後把這一切寶貝占為己有。

突然間,南邪陰王發現龍如風在望著他,于是心生警戒地收回眼神。

他如戲劇般的變換了一個笑臉,親善地往龍如風點點頭,同時還用手對著地妖背後比了一個殺的手勢,意思是要龍如風與他一起合作對付地妖。

龍如風一看到他那副尊容就厭惡得想吐,怎麼會同意與他一起合作對付地妖?剛想諷刺他幾句,腦海中響起了幻靈的聲音:“他既然想叫你一起對付地妖,你干嘛不利用利用他?”

幻靈的話馬上使龍如風改變主意,他展出了一個笑臉,對著南邪陰王點點頭,表示願意與他合作。

南邪陰王一看,陰沉的臉上浮出了一個歡喜的神情,嘴角逸出了絲絲不知懷著什麼意思的笑意,伸手偷偷地對著龍如風比了一個OK的手勢。

龍如風往水晶桌子望去,只見那里已經放著三件奇形怪狀的物品。

他心想:“這應該就是南邪陰王拿的那三件寶物吧,沒有想到,貪婪的南邪陰王也不敢私藏,把它們獻給地妖,看來地妖的手段對他起了作用。”

龍如風接著用神識向幻靈聯系,問道:“幻靈,那三樣寶物是不是天冥羅、陰煞鑽、魔煞八臂?”

幻靈答道:“三件從左到右,分別是魔煞八臂、天冥羅、陰煞鑽。”

魔煞八臂是一個大約有五寸高的青色小人,伸揚著八只手臂,每只手臂都拿著一個怪異的法器,如同廟里供著的八臂羅漢。

而天冥羅是一個像盤子一樣大小的金黃色物品,上面繪刻著八個神態各異的小人,每個人的手里拿著枇杷、笛子、簫、琴……每個人物的每一個細節都雕塑得繪聲繪色,絲絲入扣。

而陰煞鑽則是一個有手掌般大、黑烏烏的三角形的物品。

沉迷在玄天地煞混元鼎的地妖這時恢複過來,走回桌子,把龍如風所拿的三寶放在水晶桌上,與其他三件寶物放在一起,轉身對龍如風叫道:“過來。”

龍如風二話不說,走到了地妖的身邊。

地妖冷冷地望著兩人,問道:“怎麼沒有看到七彩霞珠,到底是怎麼回事?”說到最後,聲沉目厲地猛盯著兩人。

龍如風小心翼翼地把進塔的情況,除了有關幻靈的事情外,都交代了一遍。

地妖聽了之後,並沒有察覺出一點破綻,迅速地就把眼光轉向了南邪陰王。

南邪陰王忙著道:“我上去也是只看到這三樣,沒有看到別的東西。”

地妖的兔眼閃爍著光芒,沉默地盯著兩人一會兒,看到兩人沒有絲毫的懼色,歎著氣道:“沒有就算了,你們這次做得不錯,等最後幫我修煉玄煞嬰後,我有賞。”

南邪陰王趁機問道:“前輩什麼時候可以幫我們解開……”說著停下來,但言下之意,誰也可以聽得出來,意思是要地妖幫兩人解開禁忌。

地妖聞言,陰陰一笑,笑聲如同一股陰寒的冷風般籠罩著南邪陰王,使他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過後才道:“你那麼緊張干什麼,你怕我說話不算話?”

南邪陰王慌忙地顫抖道:“哪里,哪里,我怎麼敢對前輩有所懷疑。”

地妖不咸不淡地道:“那不就得了,時間一到,我自然會幫你解開的,現在你就不用操心了。”接著吩咐道:“現在我們就開始煉玄煞嬰。”

他說著,從身上拿出伏魔法輪與陰魔手,各自丟還給兩人,道:“這二樣東西還給你們,晚上你們就用它們吸這靈氣,然後把它們注入這玄天地煞混元鼎上。”

龍如風本以為要從地妖手中拿回伏魔法輪,得費好一番功夫,沒有想到如今這麼快就到手了,不由得楞怔了一下。

他良久才返神過來,問道:“你要我們怎麼幫你修煉玄煞嬰?”

地妖站起來,說道:“你們跟我來,我教你們怎麼用。”說著,他興奮地哼著不知名的小曲,腳步輕盈地來到朱雀柱子旁,雙手一合,十指除了尾指與中指之外,別的手指全曲合,形成了一個奇怪的手印,隨之喊道:“叱!”

一道紫中帶紅的靈力,立時從他的中指煥發出,如同舞台上的激光燈,向著柱子的朱雀眼射去。

朱雀得到靈力後,忽然幻活了起來,壯志凌云的往上飛,接著飛到柱子的旁邊,幻化出一個圓圓的、閃爍著斑斕色彩的光門,看得龍如風連連稱奇。

地妖不當一回事,頭也不抬一下,邁開腳步,往光門一踏而進,看到如此,兩人也不敢有絲毫猶豫,便迅速地跟隨著他踏了進去。

龍如風一進屋子,就被里面獨特的景象驚詫住,如果說,剛剛的驚訝是一個炸彈的話,那麼現在就是一個原子彈。

一間大約有一百平方米大小的屋子,四周的牆上用手掌般大的黑色水晶塊,迭建而成,整個屋子給人一種很結實的感覺,但是最為奇怪的,是在屋子兩邊,有兩個云霧繚繞的池子。

池子散發出的云霧,把整個屋子彌漫得朦朦朧朧,而兩邊池子所散發出來的云霧,各自占據一邊,分為楚河漢界。

只要兩方的云霧一到中間相接觸時,就會急速地往後縮,而後面的云霧接著就會飄過來,一退一進的循環著,隨著這樣的轉動,兩邊的云霧形成了兩個極大的漩渦。

看到這情景,龍如風就知道,這是風水書所說的“紅頭玄龜穴”的陣眼,而這兩邊的云霧,就是風水書上所說的煞氣與玄氣。

然而令他百思不解的是,三人沾上煞氣後,怎麼沒有如風水書上所說的變得殘暴、失去了本性?

地妖望了望兩人,指了指兩邊的池子,說道:“這里就是整個島嶼的陣眼,兩池分為煞眼與玄眼,等一下你們在我修煉玄煞嬰時,把這陣眼里的靈氣用法寶引入玄天地煞混元鼎里就好了。”

“記住,千萬不能三心二意,要知道,你們的小命還撚在我的手里,如果給我發現有什麼小動作的話,你們就不要怪我不客氣。當然,如果順利修煉好,我不但會解開你們的禁忌,還可以讓你們在玄天七寶中各自選一件。”

龍如風暗自嘀咕:“看他剛剛對玄天七寶那麼狂熱的樣子,還能讓我們選一件?我想修煉好時,可能就是我們命喪在這宮殿的一刻。”

南邪陰王也懷著與龍如風一樣的想法,他不動聲色,唯喏地問道:“怎麼樣才能把玄氣與煞氣注入玄天地煞混元鼎中?”

地妖拿出玄天地煞混元鼎向著空中一拋,雙手一合、一結,結合成一個手印,口中念念有詞。

只見玄天地煞混元鼎如同電影中的慢鏡頭,緩慢地向著空中飛去,並且在空中不停地變化,當它落下屋子中間時,已經變成了一個有一人高的巨鼎。

地妖指著鼎上那兩只麒麟身上延伸出鼎口上的兩個角,說道:“等一下你們就把靈氣引入麒麟角,別的就不用管了。”

南邪陰王聞言,向著玄天地煞混元鼎緩緩地走過去,手上輕輕地撫摸著鼎身上的各種雕塑,輕快地走到後面,擋住了地妖的視線,面朝著龍如風,伸手稍稍的指了指地妖,然後又對著自己的脖子比了一個殺的手勢。

龍如風知道他是要趁有機會,兩人聯手把地妖給殺了。

但他沒有幻靈的吩咐,並不敢自作主張答應,只好故作不懂他的意思,臉色茫然地搖搖頭。

南邪陰王看到龍如風不懂自己的意思,又不敢當著地妖的面過去與龍如風交談,只好暗歎一聲。

他走回地妖的身邊,諂媚道:“前輩放心,我一定用盡我全部的力量,幫你修煉成玄煞嬰的,如果沒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們現在是不是可以開始煉了?”

地妖哈哈長笑了一下,說道:“好!那開始吧!”說著,他來到玄天地煞混元鼎對面,盤坐起來,雙手平舉,左右各揮一個大圈,然後雙手形成一個童子拜觀音的形狀,全身衣服無風自動,如一個氣球般的鼓起來,臉色忽紅忽紫,變化無方。

隨著他大喊一聲,從天靈蓋呼的一聲,飛出了一個渾身散發出淡淡紫紅色的碟子出來,只見碟子在玄天地煞混元鼎的鼎口四周盤旋一圈後,就飛到里面去了。

幻靈突然震動了一下,龍如風以為出了什麼事情,低頭想去看他時,只聽到腦海中響起:“不要亂看,讓老妖怪起了疑心,這東西就是他借用這獨特的地理位置,用他的元嬰結合他的兵器所修煉成的玄煞嬰,這本是天龍王的一種煉器法,看來他在這里得到了老道不少的東西。”

“只是從剛剛看來,他的火候還差得遠,九層最多也只是煉了三層而已。現在他就是想借用你們的法寶,幫他速成這玄煞嬰,一旦他修煉成,你們最後就會被玄煞嬰吸干靈力而死。”

聽到幻靈的解釋後,龍如風知道自己的憂慮沒有錯,地妖利用完自己後,就會反過來要自己的命。

于是他慌忙用神識問道:“那我現在要怎麼做?”

幻靈道:“你按他的吩咐做就行。”

地妖睜開厲眸,對著兩人喝道:“你們還不各就各位。”

兩人聞言,各自往池子走去。

龍如風來到玄氣池旁,手結起金剛印,一絲如線般的靈力從金剛印向著伏魔法輪輸入,得到靈力的伏魔法輪,很輕巧地向著空中飄浮起來,隨著喊出“臨”字真言,玄池里的玄氣一下子改變了原來四處散發的形狀,變成集中的向著伏魔法輪凝聚過來。

小心翼翼地控制著伏魔法輪,把凝聚的玄氣化成了一條玄氣線,向著玄天地煞混元鼎輸進去。

南邪陰王的情況也與龍如風差不多,把煞氣輸送進玄天地煞混元鼎。

地妖臉色紅得像要滴出鮮血一般,雙手推前,兩股強大的靈力,向著玄天地煞混元鼎輸送進去,把凝集在鼎內的玄氣與煞氣,貫入了玄煞嬰之中。

玄天地煞混元鼎一被三方的靈力注入,立時煥發出陣陣炫目的光輝,鼎身所雕塑的飛禽走獸,如幻如實地顯出在虛空中,風馳電掣的圍著鼎四周奔跑;特別是帶頭的兩只龍驤虎步、威風凜凜的紫色麒麟。

得到強大的玄氣與煞氣的玄煞嬰,在鼎里急速地旋轉著,帶動氣流發出了“嗡嗡”的響聲來,渾身一陣紅、一陣紫的發光。

時間如沙漏般慢慢地流失,在這一段時間中,龍如風漸漸地感到靈力有點不繼,隨著自身靈力的不繼,伏魔法輪吸、輸也開始沒有那麼穩定。

而南邪陰王的情況看起來比他還慘,臉色慘白,眼神無光,陰魔手在輸送著煞氣,卻也是搖搖擺擺的。

一心一意在收集玄氣與煞氣的地妖,也發現這種情況,睜開厲眼,大聲喝道:“提起精神,快點輸入靈氣!”

在人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兩人在這種情況下,只好再次集中精力控制自己的法寶,加快地向玄天地煞混元鼎輸入玄氣與煞氣。

龍如風眼看這麼久過去了,幻靈還是沒有動靜,不由得暗暗焦急,但又不敢分神用神識詢問幻靈,怕引起地妖的注意,而使幻靈的計畫落空。

經過了四十八小時的修煉,玄煞嬰漸漸地浮到鼎面上來。它渾身發紫,絲絲如血管的紅線條,布滿了全碟。

地妖看到玄煞嬰已經浮出,興奮之色毫不保留的一一顯現在眉梢間。

雖然龍如風不懂這些東西,但是從地妖的眉梢間,就看得出已經修煉得差不多了,心里不由得暗急,為什麼幻靈這麼久還一點反應都沒有。

正當龍如風著急的時候,只見手腕中的手鐲閃出了一道如面紗般的輕淡光芒,向著玄煞嬰照去,那光紗一觸到玄煞嬰就鑽了進去,如水遇到海綿一樣。

玄煞嬰一被鑽入,馬上就顫抖了起來,急速的向著四處飛轉。

看到這種情況,龍如風迅速地收回伏魔法輪閃到一邊,而地妖慘叫一聲,面目猙獰的咆哮連連。

南邪陰王看到這種變數,也閃到一邊不動,來個隔山觀虎斗。

地妖氣急敗壞地伸出右手,一個如碗般大、冒著熊熊烈火的火球在他的手心出現,氣憤一叫,伸手就朝向著龍如風身上一推,火球如閃電般的向他射去。

龍如風連忙身軀一晃,驚險地閃了過去。

一擊打不中龍如風,地妖也顧不上再次打他,轉身面對玄煞嬰,雙手一結,臉色白中帶紅,猙獰的咆哮一聲,頭發一根根向上豎起,渾身靈力集聚,推動咒語,想要收回玄煞嬰。

玄煞嬰在急速的顫動著,所有的手印與咒語對它一點用處都沒有,氣得地妖手腳亂舞,心中一股怒火無處可泄,一眼望到了正在一旁的龍如風。

地妖心里對他這個破壞自己好事的人怨恨到極點,面色猙獰、雙目通紅,如同要把龍如風燒死般。

他雙手揮動法訣,大喊一聲。

在龍如風靈孔處的子午追魂符,一得到地妖的命令,便急速的往外沖出。

劇烈的疼痛使龍如風慘叫一聲,踉蹌著往後一倒,雙手緊緊地抱住頭,在地上滾來翻去,疼得死去活來。

一道五彩繽紛的光線從玄煞嬰里閃出,直往龍如風的眉心射去,他還沒有來得及感覺是怎麼回事,只見在自己的天門穴中,沖出了一道斑斕光線,其中還帶著一絲絲青色的光芒。

龍如風馬上覺得像是輕了幾十斤一樣,整個人變得輕松無比,舒暢極了。

幻靈如鈴鐺般的笑聲在屋子響起,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坐在玄煞嬰上面,那玄煞嬰如同他的飛船,在他輕巧的駕馭下來到了龍如風的身邊。

地妖看到自己的玄煞嬰,已經被這個來曆不明的東西所控制,氣得整張臉都扭曲了。

他臉色變得極為猙獰,昂首嘶吼,對著幻靈大喊道:“你對我的玄煞嬰做了什麼?”

幻靈輕笑一聲道:“你看不出來嗎?現在這東西是我的,呵呵呵!”

地妖聞言,氣得差點吐出血,雙手一揮,一個極大的火球冒著熊熊烈火,出現在他的胸前,隨著他的一聲咆吼,大火球猶如矢箭般急速地向著幻靈擊去。

幻靈對天哈哈大笑,道:“這玄煞嬰是你的本命所在,你在失去它時,還敢對我動武,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去!”

只見在他座下的玄煞嬰,急速地旋轉著,朝向那大火球撞去。

“逢”的一聲,火球被撞得粉碎,玄煞嬰迅速地向著地妖的胸口撞去。

“砰”的一聲,地妖被撞得如斷了線的風箏,飛倒在後方,吐出一口鮮血,撫胸痛苦的指著幻靈道:“你……你……”

幻靈笑嘻嘻道:“滋味怎麼樣?”

地妖身上光芒大盛,嘶吼一聲,化作了一個光點,往龍如風撞去。

幻靈疾速地飛到他的面前一擋,沒有想到地妖這一招是聲東擊西,在半空中一折,飛到了南邪陰王身邊,如同老鷹抓小雞般的抓起他往外就跑。

幻靈喊道:“不好!”隨後追去。

看到地妖化光遁飛走,龍如風也隨著幻靈朝著門外追出去。

地妖飛臨在空中,手一伸,只見那手無限的延伸,觸到水晶桌上,五件法寶被他一掃,一件不剩的被他卷在了手中;這些動作說起來複雜,但實際上都是在一瞬間完成的。

幻靈電光閃速的向著地妖逃走的方向追去。

龍如風由于不會飛行之術,只好拼命地往外跑,出了宮殿來到島上時,只見幻靈盤坐玄煞嬰上,四處空無一人,有的只是藍天白云與海嘯的陣陣咆嘶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