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五鬼搬運(1)
龍如風道:“你們有沒有想過用增加體能來增加它的腦神經承受力,然後再來提高他的精神能。”

“啊”米高突然歡呼起來,大力的拍一下自己所在的桌子,恍然道:“我怎麼沒有想到這一點,龍先生你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回去以後會從這一方面入手。”接著高興得像瘋子一樣手腳飛舞。過後上前緊緊地抓住龍如風的雙臂說道:“龍先生,你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研究所。”

龍如風搖搖頭拒絕他。

米高雖然感到有點失望,但與他心中那股興奮勁相比就微不足道,把心中所有的疑點一一的向龍如風提出,想叫他講解一下他的看法,最後如果不是有人來叫他准備參加討論大會還不知要討論到什麼時候。

臨走之前,米高千叮萬囑要龍如風明天一定要過來與他討論。

回來酒店後,龍如風心里一直在整理著米高所提出《人體潛能》各種理論。經過一番談話使他有著深深的體悟,白老鼠一達到7點就會死,那從這點就可以證明到,它的本體受不了。從面聯想到修真者到了渡劫期也是相對白老鼠的七點,渡不過可能就是,他一生只是修煉靈力。而身體本身根本沒有修煉,到了渡劫期時身體承受不了那一瞬間強大的力量,從而渡不過渡劫期。

龍如風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以後修煉要多注意身體的鍛煉盡量地使兩者之間達到平衡。

想完了這些,龍如風又做起來到這里後每天要做的功課——集中精神起來呼喚綠鷹來,一個小時過去了,還是沒有一點回應。暗自歎息了口氣,知道綠鷹應該是遠離了這里,要不然憑自己如此召喚它是應該聽得到的。

想通了這點,馬上就做下決定離開這里,到別處尋找她們。

“這小子怎麼進去這麼久沒有出來,不會在里面睡覺吧!”一個如蚊語般的聲音從隔壁傳了過來。

龍如風沒有想到隔壁還藏有人在監視著自己,心神本能的向著聲音之處延伸過去,只見兩個23、4歲中等身材青年手里拿著一個如醫生聽診器般的東西在牆壁上探聽著。

其中一個剪著平頭青年說道:“小馬你說說,這小子到米高教授的房里去做什麼。”

小馬搖搖頭,說道:“我如果知道他去干什麼還有得著與你在這里探點。”

平頭青年道:“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曆居然在我們的電腦檔案里尋找不出他的資料,整個人如同從石頭里蹦出來的一樣憑空的出來,神秘的像天外來客。”

小馬苦笑道:“就是因為他太神秘而又與米高那鬼老接觸所以上頭才要我們緊緊的盯著他,以防有什麼差錯。”

平頭青年說道:“其實我們不用這麼麻煩,只要把那個帶他去見鬼老的女子下手就可以知道這人的來曆了。”

小馬笑罵道:“你以為這個問題就是想得到,別人就想不到。那個女叫陳心星是一個留洋的海歸博士是醫學界的一顆新星,也是那鬼老得意學生。”

平頭青年說道:“那又怎麼樣?”

小馬笑道:“如果動她的話一個不好,我們不死也脫重皮。”

平頭青年不服氣道:“有這麼誇張嗎?”

小馬說道:“我們國家現在的政策你可能還沒有搞清楚,以陳心星這種人才留在國外馬上就能享受最高的待遇,她為什麼要回來,那還不抱著愛國兩個字,如果我們現在對她采取什麼行動的話,一旦被她發現傳播出去,你可知道有什麼後果?”

平頭青年愕然問道:“什麼後果?”

小馬說道:“第一會使在外的人才想回來感到心寒,第二陳心星有可能會馬上到國外去,使國家流失了一個這種頂尖人才,你說一下能對她……”

平頭青年說道:“那這樣說,就是他們這些人犯了什麼過錯,我們也不能拿他們怎麼樣?”

小馬擺擺手說道:“也不是這麼說,如果他們真的犯了錯事,那當然可以對他們采取行動,因為那是師出有名,不過像如今這種情況我們是不好行動的。”

龍如風沒有想到他們會給陳心星這個小女子這麼高的評價,怪不得第一天遇到她時,她表現出那股高傲之氣,原來她是真的有本錢的。

同時也為自己因為好奇《人體潛能》去米高房間里一趟會惹出這種麻煩來,苦笑了一下。

雖然自己沒有對米高沒有什麼目的,不怕他們盯著,但是有兩個人盯著自己總是一件麻煩事。心里一轉想,給你們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個教訓好讓你們離自己遠點。

龍如風打開房門,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知道兩個人一定會跟著來的。

果然不出他所料,他剛剛到酒店的大門口,兩個人就已經跟蹤過來。看著他們兩個如同信庭漫步悠閒的樣子根本就看不出一點在跟蹤人的模樣,龍如風也對他們佩服萬分,心想,如果不是自己有異能根本不可能會發現他們兩個是在跟蹤自己,看來這兩個人都是這行業的老手。

龍如風也不去管他們,從酒店到太平洋商業街一路上都是慢慢的行走如同觀光的游客左逛逛右逛逛,時不時的跑到商店里看看東西。

平頭青年對著小馬說道:“這小子到底想干什麼,一路上來最少也逛了一百多家商店,又沒有看他買一件東西,他會不會不知道我們在跟蹤他來與我們玩捉迷藏?”

小馬搖搖頭說道:“他應該不可能會發現我們的。”

看到他們兩個跟蹤了這麼遠還是一點都不死心,龍如風嘿嘿一笑,心想,你們這兩個跟屁蟲還真有耐心,好我就來個給你們畢生難忘的教訓。”

想起南山里那里人煙稀少是自己給他們教訓的好地方,走到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

半個鍾後龍如風踏上南山頂上,山頂上的強風把他衣袂吹得“獵獵”作響,閉上目慢慢感受著這大自然的洗禮像是忘記了他這次來這里的真正目的。

良久之後才睜開雙目,心神向著後面三米遠的一塊岩石上延伸過去,只見兩個人還是像剛剛來時那樣隱藏著。不由動了惻隱之心放棄了教訓他們的想法,想讓他們出來把這件事情大家說個明白就行。

龍如風轉過身對著他們所隱藏的岩石說道:“兩位不用藏得那麼累了,出來大家面對面的把事情說清楚。”

本以為天衣無縫的跟蹤,原來人家早就知道。兩個人如同被人當面湓了一面冷水,一時手腳都開始就冷,毛骨悚然顫抖了一下。多年的配合使兩人達到心意相通,雙方對視一眼,就都知道對方的意思——不出去。

看到自己的好意對方居然不領,龍如風冷哼一聲,面上一寒說道:“居然你們不出來,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說著雙手十指一曲形成一個幻化手訣,喝道:“變。”

兩人還沒有來得極體會到這句話的真正意義,就發現自己所隱藏處的岩石震動了起來。昂首一望,只見這那里是一個岩石,分明是一個長著尖角,一雙空洞的雙眼,要命的還是全身血淋淋像是從地獄剛剛出來的一個怪物。

兩人同時“啊”的恐懼的驚叫一聲,“砰”的一下,紛紛的被嚇昏過去。

龍如風笑道:“你們這是敬酒不知要吃罰酒。”說著走到他們兩個身邊,從他們身上拿出筆與紙,寫上幾個字,“如果再給我發現你們跟蹤我,就不是嚇昏這麼簡單,我會讓你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把紙條放進他們的衣內後就往山下走去。

在一幢辦公大樓里,一個光頭中年人大為光火道:“你們是怎麼辦事的,叫你們監視那人。你們道好,跟著跟到山上去睡覺,你們算起來也在這行干了5、6年了,如果這事傳出去你們不覺得丟臉,我作為你們的上司還感到丟臉。”

兩人被罵得頭也不敢抬起來,默默的承受著教訓。

過了半晌平頭青年解釋道:“主任,我們所說的話都是真的,請你相信我們,你想想我們跟你這麼多年什麼時候說過謊話。”

“啪”的一聲,辦公桌被主任憤怒的一掌拍得巨響起來,說道:“你要我怎麼相信你,南山出現怪物,你們兩個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呀!我真的給你們氣死了。”

看到主任這次是真的動了真怒,兩個人膽跳心驚的低頭站著,再也不敢解釋一句。

一個頭發稀松,西裝革履的中年人,道:“你們兩個先下去。”然後向著主任說道:“阿貴,這個人有可能是異能者,而他們兩個看到的只是那個異能者搞出來的幻象。我看你還是向上面彙報一下,叫上面派幾個特殊人員下來協助一下。”

“如果他是異能者的話,那米高教授這次所發生的事情肯定與他離不開關系。”阿貴隨口說道。接著不等中年人開口,又說道:“在他們兩個失去跟蹤他時,米高教授的房間就發現這種事情,這其中也太巧合了,對這件事情百分之百與他有關聯。”

中年人問道:“居然如此你要怎麼做?”

阿貴說道:“現在不管他是不是異能者,我都把他當成異能者來看,我現在就向上面彙報這件事情,讓上面幫特殊人員來對付他。”

龍如風回到酒店後憑著心神感應,發現整個房間不論是地下床,還是天花板都放著竊聽器,在他地毯式般的掃雷方式尋找出七八個竊聽器。

為了證明還有沒有人在監視自己,龍如風盤坐在床上元嬰出竅的在整個酒店進行一次掃描,結果發現沒有人在監視自己。看到對方如此的對自己監視,心里想,這個地方早走早好,要不然久了可能會出事。

突然想到陳心星,這件事情怎麼也要給她知道一下,要不然如果她因為自己出現什麼意外的話,自己這一輩子怎麼也不會心安。

想著拿起電話播給她。

“是龍如風嗎?”陳心星緊張問道。

龍如風說道:“是我。”

陳心星道:“出了大事了,我們這次惹上麻煩了,我剛剛打電話給你,發現你不在。”

聽到陳心星焦急如焚的語氣,龍如風愕然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陳心星幽幽說道:“你走之後,米高導師開完會回到房里,發現所有的關於《人體潛能》的資料都不見,由於這段時間只有我與你進過他的房間,所以現在我們兩個成了最為可疑的人選了。我剛剛還給一些人帶去問了一些關於你的資料,現在已經被他們半軟禁起了。”

龍如風不由苦笑的搖頭,本想馬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但還是晚了一步,使自己沾上了這個是非漩渦之中。

居然沾上了,那就要勇敢地去面對這一切,這是龍如風一貫的作法。龍如風安慰道:“你不要這麼焦急,我會向他們證明,這一切都不關我們的事的。”

陳心星說道:“他們還不敢對我怎麼樣畢竟他們要顧忌我的身份,我怕的是他們要怎麼對付你。”

龍如風笑道:“只要你沒事就行,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管。對了,你現在被他們軟禁了行動是不是很不方便。”

陳心星歎氣道:“出入還是自由的,只是身邊多了幾個人跟蹤著。不過這些已經使我渾身不自在。”

龍如風想了想說道:“那我過去看你一下。”

“可是你來了,我怕他們會對你……”陳心星擔憂道。

龍如風笑著打斷她的話,說道:“君子坦蕩蕩,我怕什麼。”接著問明她的住處,放下電話就直往陽光酒店。

令他奇怪的是這次到陽光酒店沒有一個員警要查他的證件,當他透明般的讓他進去。

面對著這種情況龍如風知道不是很好的意頭,知道這只是暴風雨來臨前的一種平靜,但他也不去管這些,匆匆的向著陳心星房間里走去。

看到離開沒有多久的陳心星龍如風嚇了一大跳。只見整個人都憔悴了,以前臉上所煥出的豔麗之色已經蕩然無存,看她的樣子應該不是在電話里所說的那麼輕松。心里一酸,關心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把事情說清楚點?”

陳心星看到龍如風如同看到親人一樣,本來含在眼眶的淚水一下子湧了出來。

接過龍如風遞給她的紙巾接干淚,才緩緩說道:“我與米高導師開完會回來後,想拿出資料再做一次總結,誰知一打開保險櫃,整個保險櫃空無一物,米高導師馬上就報警。

那些員警問了導師有什麼人來過他的房里,導師向他們說只有我帶你去過,他們馬就把我列為懷疑對象,說是要讓我配合他們調查工作把我軟禁起來。從開始到現在已經有三班人來盤問過我了,我想見他們這事的負責人,他們又不讓我見,只叫幾個人看著我,看樣子他們一天沒有尋找到資料就會軟禁我一天。”說完這些,雖然沒有哭出來,但她的表情使人感到比哭還難受。

看到她無故的受到這種傷害,龍如風都為她心痛,說道:“你放心,我定會把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不會讓你受到半點委屈的。”

陳心星憂慮道:“我目前還沒有事,我是怕你……”看到從門外走進兩女一男,馬上把話停住,望著他們。

龍如風冷哼一聲,對著他們說道:“你們的父母沒有教你們什麼叫做禮貌嗎?”

男子結實的身材給人一種威嚴,凌厲雙目暴射精光,對著龍如風一番打量,語意極為粗獷道:“你就是龍如風?”

他這個陣勢如果遇到別人可能還會被他震住,但對龍如風來說一點用處都沒有,只是令他奇怪的是從那里跑出來這三個精神力波動極為強大的人。

看到龍如風沒有回答他的話,男子再次問道:“你是不是龍如風?”聲如擴音機般的在整個房間回響,把陳心星嚇得一顫。

龍如風抬頭凝望了他一下,淡然道:“我就是,你們這班沒有禮貌的家伙找我有什麼事情?”

男子本來想給龍如風一個下馬威,所以他剛剛不論在氣勢上還是在話意里都慘入了精神能,但沒有想到自己百試百靈的異能到了他的身上一點用處都沒有。

三人被龍如風那股從容的神態驚詫住。

“我叫梅蘭是國家安全局的,這是我的證件。”其中一個留著馬尾頭發,身材高挑,瓜子臉的女子從身上拿出證件遞到龍如風面前。

龍如風看了一下,淡然說道:“有什麼事情嗎?”

梅蘭薄薄杏唇輕啟道:“我們懷疑你與一件偷竊案有關,請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一下。”

龍如風打哈哈道:“我真幸運居然遇上這種事情,你們居然要我配合協助調查,那也要讓我知道什麼事情吧。”

男子喝道:“什麼事情你心中不是一清二楚嗎,難道還用我們說。走吧。”

龍如風也想借著這次機會,讓他們把事情搞明白,讓他們不要再糾纏陳心星與自己,聳聳肩說道:“好吧,我跟你們去就是了。但是請你們不要再糾纏我的朋友。”

男子答道:“這點請你放心,陳博士是一位對國家有貢獻之人,我們自有分寸。”

“那就好。”龍如風道。

來到外面,一輛小轎車已經停在門口,四人話也不多說一句的上車。

經過15分鍾左右的路程,來到一幢高達30層的大廈停下。

龍如風被帶到15層里的一間辦公室里。

“你好好把事情跟我們交待了。免得我們動手。”男子一進辦公室就把龍如風推到一張椅子坐下,語氣瞬間的變得極為強硬起來。

龍如風也順勢的坐下,從容道:“看來你們不是讓我來協助調查,而是把我當成犯人的吧!“

男子冷哼一聲,說道:“所有的證據都表明你是最有可能偷竊之人,這還有什麼要調查的,你交待不交待?”

龍如風淡然道:“交待!交待什麼,你們這是什麼態度。要知道我現在不是犯人,我只是來協助調查,請你們把這點分清楚。”

留著短頭發,臉頰胖圓圓的女子哼道:“你還想狡辯,米高教授的房間里只有你一個人去過。現在他出了事情,你說下這怎麼解釋。”

龍如風故作恍然大悟的樣子,恍然道:“喔……原來你們是說米高教授的事情,看來你們已經是認定是我做了,那麼我請問一下你們有什麼證據?”

圓臉女子氣得嬌容亂顫,過了半晌冷哼一聲,說道:“天虎,看來不用點手段他是不會說出來的,這事交給你吧。”

天虎對著她點點頭,也不說話來到龍如風的面前,凝視著他,接著虎目閃爍出一道精暴光芒。

龍如風心里不由的偷笑,你們這些不知死活的東西,居然對起我玩去這個來,如果說到用攝魂術這類的東西,我都可以當你們的祖師爺了。

如果現在龍如風反擊的話,天虎馬上就會被逼成瘋子。

龍如風並沒有這樣做,反而故作被攝了魂模樣,眸子馬上現出茫然,整個表情變得呆愣起來。

看到龍如風癡呆的樣子,天虎知道催眠術已經生效了。但為了安全保證他還是拿出一個墜子在龍如風的面前晃動一番,看到他的雙眸隨著墜子轉動,才放下心對眾人點點頭。

天虎的聲音一下子變得極為柔和,輕輕問道:“你是誰?”

龍如風如機器般答道:“龍如風。”

三人相視一下向著對方點點頭,表示可以開始了。

天虎繼續柔和問道:“你去米高教授的房里做過什麼,仔細的說來。”

看著他們的模樣龍如風暗里笑得都要打結,便表面上還是裝得癡癡呆呆,同時毫不隱瞞的把自己怎麼樣去米高房里的經過詳詳細細地說一遍。

這下子輪到三人發起愁來,本以為這件事情百分之百是龍如風做的,但從現在看來,這件事情與他一點關系都沒有,三人相對一下都啞口無言的沉默著。

天虎還是不死心,問道:“那你之後你又做了些什麼?”

龍如風還是保持機器般的回話:“我回到酒店以後,就去了一趟南山。回來後陳心星打電話跟我說米高出事了,她自己被人軟禁起來。我就跑過去看她。”

龍如風所說的一切都以他們所撐握到的資料一模一樣沒有絲毫的破裂,一切都顯得合情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