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三清幫
周偉明輕笑了一下,說道:“這個玉瓶真正的價值我也不清楚,所以我才叫各位一起來商討。”

他望了眾人一下,繼續道:“大家認為這個玉瓶值多少呢,請開個價吧?”

聽完了他的話,眾人輪流把玉瓶拿到手里觀看了一番,看完後都互相望著對方,閉口不言,想看看別會人出什麼價錢。

房間里靜得連一支針掉在地上都可以聽得到,天云南看到了這個情況,慌忙說道:“偉明,這……”三清幫周偉明伸手打斷他的話,說道:“既然大家都不能出價,那我只好收回,再等其他的有心人了。”說著,伸手就想把玉瓶拿回去。

“且慢!”

只見胖子揮手示意道:“既然大家都不出價,我就出個價,五萬元,周先生你認為怎麼樣?”

本來就沒有想要把玉瓶拿回來的周偉明,順理成章的收回手,望了望大家,說道:“林先生說出五萬元,不知道各位還有比他出得更高的嗎?”

由于有人出價,馬上就有應價了,坐在胖子後面的高個子中年人,說道:“這玉瓶是什麼年代,我想各位都不可能看得出來,真正的價值也不知道。”

“就算是買回去,也是像賭博一樣,有可能一文不值,也有可能價值萬金。我平生最喜歡收藏這些東西,我就出六萬元,不知道各位可否讓給在下。”說完,他還向眾人拱了拱手。

經過剛剛的觀察,龍如風發現玉瓶與普通的古董沒有什麼兩樣,與修真並沒有聯系,不由得對它失去了興趣。

再看看眾人對它興趣濃濃的樣子,知道他們將會有激烈的競爭,心想即使自己再留下來,也沒有什麼意思。

龍如風于是說道:“周先生,在下對這玉瓶沒有什麼興趣,我先走一步了。”

周偉明客氣道:“那龍先生請吧。”

現在的龍如風只對修真之物有興趣,別的不論是多麼珍貴之物,在他的眼中就如同糞土一般。

聽完了周偉明的客套話,他便頭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搶劫呀!”剛剛走到街口,一個女子的哭喊聲傳了過來。

一直還在沉思著遺址問題的龍如風,馬上被他吵醒過來,昂首一望,只見一個長頭發的男子,手里拿著一個女子的手提包,匆匆忙忙地向著自己的方向跑來。

看他差不多跑到自己的面前時,龍如風抬起右腳伸到他的面前。

一直注意著前方的男子,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敢阻擋自己,一時不備向著前方踉蹌了一下,摔了個狗吃屎。

男子摔倒後,急忙的想要爬起來,同時轉過頭咒罵道:“小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老子……”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龍如風就沖上前,按住他的雙臂,讓他動彈不得,接著冷笑道:“我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現在就已經死定了。”說著,他空出一只手,把他手中的袋子搶了過來。

男子有點不甘心被龍如風制服,身體不斷的掙紮著,想要反抗逃脫,但是偏偏龍如風的雙手像鐵鉗一樣,不論他怎麼掙紮,都無法動彈一下。

男子眼看自己無法掙脫,轉過頭目露凶光,臉色猙獰,語氣帶著警告性,喝道:“小子,你可知道我是什麼人,居然敢多管閑事?”

“啪”的一聲,只見男子的臉頰上出現了五條手指印,龍如風收回手掌冷笑道:“你不過是個搶劫犯,還敢如此囂張,我就是愛管閑事,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一向橫行霸道的男子,被龍如風一打,神情不由得一愣,想不明白他是什麼人,一個外地人,竟敢在三清鎮這樣的管閑事,頓時整個人不由得心虛起來,但語氣還裝強硬道:“我是三清幫的人,你敢得罪三清幫,你死定了。”

“啪”的一聲,男子又是挨了一巴掌。

龍如風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們三清幫,能把我怎麼樣。”說話間,發現周圍已經圍滿了人。

一個秀麗的少婦神色慌亂的穿過人群,說道:“先生!謝謝你幫我抓了這個賊。”

龍如風拿出袋子說道:“這個東西是你的嗎?”

少婦拼命的點著頭。

龍如風問道:“那你說說這袋子,里面有什麼東西?”

少婦聽從他的話把里面的東西說了一遍,龍如風查看了一下,發現里面的東西與她所說的一模一樣,就把袋子交還給她,說道:“小姐,你幫我打個電話報警!”

少婦望了男子一眼,神色猶豫不決。

龍如風看她遲遲都不肯行動,不耐煩道:“小姐,快點打呀!”

少婦小聲道:“先生!反正我的提包已經拿回來了,我看算了吧!”說完這番話,她低著頭,看都不敢看龍如風一眼,可能也知道自己的這番話有點過分。

龍如風沒想到她會說出這一番話,愣了一下,想不通她為什麼不敢報警。愕然道:“為什麼不報警?”

少婦囁嚅說道:“這個人是三清幫的人,如果報警我怕會惹麻煩的。”

剛剛一動也不動的男子,聽到了這番話,氣焰又囂張起來,轉過頭說道:“小子,你是外地的,還不知道我們三清幫的厲害,現在你知道厲害了吧!還不放……”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又挨了一巴掌。

剛剛還氣焰囂張的男子,挨了巴掌後,與龍如風那凌厲的目光一接觸,只好乖乖閉上嘴。

望了少婦一眼,內心不由得重重歎了一口氣,這個社會就是因為有這種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心態的人存在,才會養成像眼前這種社會敗類,而且還敢如此囂張。

看她驚魂未定的樣子,一時間也不忍心責怪她,只得說道:“你盡管報警,有什麼事情我來負責。”

少婦猶豫的拿起電話報警。

沒有多久,一輛警車響著警笛開了過來。

看到警車,人群自動的讓出一條路來,只見警車上走下來三男一女,來到案發現場,其中年老的員警問道:“先生你好!是你們報的警嗎?”

龍如風對他們笑了一下,說道:“這小子剛剛搶劫這位小姐的提包。”說著望向少婦,意思是要她證明一下,少婦會意地向著員警點了點頭。

青年員警一聽,拿出手銬,從龍如風的手中接過男子,帶上手銬,把他押上警車。

女員警說道:“先生,請隨我們回局里做筆錄。”

龍如風微笑道:“沒有問題。”說著,便跟著他們上車回警察局,來到警局,把事情的經過,向做筆錄的女員警講述了一遍。

最後女員警說道:“你簽完名,就可以走了。不過剛剛我們隊長交待下來,說你做完筆錄,要你去辦公室一趟。”

依照女員警所吩咐,在筆錄的下方簽上名字後,龍如風問道:“你們隊長在那里?”

女員警說道:“你隨我來吧。”

隨著女員警在大廳里轉了個彎,來到一間門上貼著“隊長辦公室”牌子的門前停下。

女員警輕輕地敲了幾下門,里面傳來了一個渾厚的聲音:“進來。”

踏進辦公室,只見剛剛帶隊抓搶劫犯的老年人坐在辦公桌上,龍如風沒有想到要見自己的隊長是他,便開門見山道:“不知道大隊長找在下有什麼事情,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我可要走了,我還有許多事情沒辦呢?”

隊長站起來,明朗一笑,說道:“坐下來說吧,年輕人的性格怎麼這麼猴急。我既然找你來,肯定是有要事與你商量。”

拉開椅子坐了下去,靜靜地望著他,想看看他會說出什麼事情來。

隊長笑道:“我找你來,並不是要找你什麼麻煩,而是為了你的人身安全著想。”

聽他的話就知道,他要說的事情,應該是和剛剛所抓的搶劫犯有關,龍如風微微一笑道:“如果大隊長找我來,是為了這些事的話,那就不用了。至于保護自己這點小事,我還有信心。”

由于他心里掛念著遺址修真之物,不想在這里浪費時間,說完話,站起身來就要走。

隊長忙著揮手示意他坐下,道:“年輕人不要那麼急,俗語說:﹃好漢難敵雙拳。﹄你現在一個人在這里,而你又為這件事情得罪了三清幫,這個幫派無惡不作,我們怕你受到他們的暗算,才叫你過來。”

龍如風道:“謝謝你的好意,我既然敢得罪他們,就不怕他們報複。”

面對著眼前這位年輕人,隊長感到納悶,想不明白他知道自己得罪了黑社會後,臉上連一點膽怯之色都沒有,心里暗想:“他到底是憑什麼,竟然不怕三清幫的報複。”

眼看龍如風的反應十分冷靜,隊長不得不說出了自己的目的,他笑道:“龍先生,其實這件事情,我們還有一個忙要你幫。”

龍如風問道:“你說說看。”

隊長說道:“這個幫派在本地無惡不作,我們早就想把他們繩之以法了,只是他們這幫家伙狡猾無比,一直尋找不到他們,這次想靠先生把他們一夥人引出來,當然也是想保護先生不受到傷害。”

原來,他是要自己做魚餌,居然說得那麼冠冕堂皇,明明就是想利用自己。

龍如風內心不由得冷笑了一下。

他從容答道:“隊長你擺明了說吧,要我怎麼配合你們,只要不是太過分的要求,我想我還是可以答應的。”

看到龍如風如此擺明,隊長笑道:“居然龍先生這麼爽快,那我也不廢話。我們想派一位人員在你的身邊,陪伴著你,一來可以保護你,二來想從你的身上突破三清幫。”

龍如風呵呵笑道:“搞了半天,原來是把我當成魚餌,不過這件事情,怎麼說也是為民除害。我可以答應,不過我事先要說明,在這件事情上我要有絕對的自由,我可不想做一只籠中之鳥。”

隊長忙著道:“這點請你放心,我們派人跟在你的身邊,只會充當你在本地的導游,不會限制你的。”

說著,他按下面前的電話,道:“小莉,叫林美芳組長到我的辦公室來。”

龍如風心里暗道:“不會是派一位女員警來陪我吧。”剛想著這些,門外就傳來陣陣的敲門聲。

“進來。”隊長說道。

只見一位穿著全套警服、渾身打扮得整整齊齊,顯得英姿勃勃的青年女警走了進來。

來到辦公桌前,對著隊長敬個標准警禮,剛勁有力地問道:“隊長找我有什麼事?”語氣顯得乾淨俐落。

坐在一旁的龍如風,好奇的觀看了她一下,只見她雖然長得秀麗,但從那眉角隱隱約約透露出野性之氣。

他內心明白,這類的女子通常都不是省油的燈,內心希望只要不是安排她在自己的身邊就好,要不然,有可能會破壞自己的計畫。

隊長和悅說道:“你手上的案子怎麼樣了?”

林美芳嚴肅答道:“目前還沒有突破,這幫人很狡猾,作案從來都不留痕跡。”

隊長指了一下坐在對面的龍如風,說道:“這位是龍先生,剛剛在街上抓到一個三清幫的人,相信三清幫會對他有所報複。”

“我想叫你跟在他的身邊,一是保護他的人身安全,二呢,是好利用這點使案子有所突破,你看怎麼樣?”

林美芳的語調一點都沒有變,她嚴肅說道:“一切都聽從隊長的安排,我個人沒有意見。”

看著事情與自己想的一樣,龍如風心里一急,插嘴說著:“隊長,你安排她……”

隊長呵呵笑道:“龍先生,你可不要小看我們小林,她可是我們局里的一把好手,來局報到三年就破案十九例,被稱為霹靂女警。”

龍如風心想:“我就是怕她太精明,會壞了自己的好事。”

但他嘴上卻說道:“隊長你誤會我的意思,我是說我跟她男女有別,會不會很不方便,能力這方面我倒是沒有考慮。你看能不能換個男的,這樣方便一點。”

隊長望了一下林美芳,說道:“三清幫這個案子,一向都是小林所跟蹤的,所以沒有人比她更加合適的人選。再說,小林是這個地方土生土長的,你要旅游,由她當你的導游,我想是再好不過了。”

林美芳看著眼前這位年輕人,感覺他似乎很不願意自己跟他在一起,于是轉身盯著他,聲音雖然柔和,但是語氣上卻透出強硬的態度,說道:“龍先生是不是看我是女子,所以不相信我的能力,要不要給你證明一下。”

龍如風可不想惹上這位女強人,慌忙揮手說道:“我相信!我相信!”模樣顯得有點狼狽。

“既然兩位都同意這樣的安排,那就這樣子決定了。”隊長馬上插嘴把事情給定了下來。

林美芳站起來道:“請龍先生到門外等一下,我去換件衣服馬上就過來。”說著,她轉身就走。

龍如風無奈的暗罵隊長老奸巨猾,也隨著林美芳站起來向隊長告別,然後走到門口等她。

沒有多久,只見穿著一套休閑服的林美芳姍姍的走了出來,臉部在不戴帽子後現出原有的容貌,猶如玉琢的臉蛋現出嬌柔之美,填補了眉角中所透露出的狂野之氣,使整個氣質達到陰陽調和,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想不到一個女子換了一套衣服後,在氣質上居然有如此巨大的轉變,龍如風一時間不由看呆了。

等到林美芳走到他的面前,說道:“我臉上長有什麼嗎?令你如此猛看。”

一句話驚醒了龍如風,清醒過後,他感到尷尬無比,一時間不知怎麼回答,只好藉著乾咳幾聲,混了過去。

還好林美芳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要不然,他可真的要尋找個地洞鑽了下去。

龍如風趕緊轉移話題道:“你等一下,我去叫輛計程車來。”

林美芳阻止道:“不用了,這個案子,局里派了一輛車給我們用,你在這里等一下就行,我去開過來。”說著,便向一邊走了過去。

龍如風心想:“這倒好,有免費的車子可以用。”

轉眼間,一輛桑塔拿轎車來到他面前停下,林美芳頭從駕駛室的窗口伸出來,說道:“龍先生請上車吧。”

坐在車上,說道:“林小姐,麻煩你開到東方酒店吧,我住在那邊。”

林美芳聞言,手中的方向盤輕巧的一揮,車子轉了一個優美的大彎,向外開去。

看著她的開車技術,龍如風暗道:“看來隊長的話倒沒有吹牛。”

林美芳問道:“龍先生是來旅游還是經商的?”

龍如風輕笑道:“你猜猜。”

林美芳笑道:“我想是來旅游的吧。”

“你真厲害,一猜就猜中了。”龍如風回答道。

林美芳輕笑道:“這有什麼,三清山這里本來就是一個旅游勝地,來的人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都是來旅游的,要知道,這里可不比大城市。”

龍如風好奇問道:“你常常與罪犯打交道,這麼危險的事情,難道家里的人不反對嗎?”

“我家里的人是不同意,但是我喜歡做這一行,他們也拿我沒有辦法。”林美芳說著,接著反問道:“你看起來好像一點都不怕黑社會報複。”

“那是因為,我從來都相信邪不能勝正這個道理。”

龍如風笑道:“再說,如果大家都害怕他們的報複,那匪徒就會越來越囂張。”

林美芳說道:“龍先生真是一名好公民,要是人人都有你這種想法就好了。我們也不用這樣整天忙個不停。”

龍如風感觸道:“現在有好多人,都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所以才會讓匪徒有機可乘。”

林美芳歎息道:“唉,都不知道現在的人是怎麼想的。”

龍如風道:“這是一種風氣,不是短時間內可以改變得了。要做好這項工作,到頭來還是要依靠你們。”

然後他好奇問道:“這個三清幫是個什麼組織?”

林美芳答道:“這個三清幫是這里最大的黑社會,反正無論什麼事情都要插上一手,各種手段也都殘忍得驚人。我跟蹤這個案子差不多有半年了,到現在還沒有一點頭緒。”

突然間,她指了指窗外說道:“你看這家明珠娛樂園就是他們經營的,他們表面是一些正經的商人。”

順著她的眼光望去,一張高達三層樓層高氣派的招牌,用彩燈寫著明珠娛樂園幾個大字。只見整座樓裝飾得極為豪華,就是沿海發達的地區,也沒有像這種大型的娛樂場所。

龍如風感觸地搖著頭,歎息暗道:“現在的黑社會慢慢變成集團化了,作案手法也越來越高明了。”

在談論三清幫的事情中,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車子也隨著時間的流逝,緩緩的來到了東方酒店門口。

停好車,兩人走進酒店。林美芳拿出證件,向著酒店櫃台開一間在他隔壁的房間。

來到房間門口,林美芳說道:“我就住在你的隔壁,你要出去就打電話給我。”

龍如風說道:“其實林小姐你可以先回去,有什麼事情,我會打電話通知你的,你也不用這麼麻煩地陪著我。”

林美芳微笑道:“等你通知一切都太慢了,你就把我當成透明的就行,我不會麻煩你的。”

聽到她的回答後,龍如風苦笑了一下。

沒有想到,因為自己的多管閑事,而使事情變成這個樣子。

同時他也在思考著,到底要用什麼辦法才能避開她,自己才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上山看遺址的物品。

現在林美芳這樣二十四小時的跟蹤著自己,要避開她真的是一件麻煩之事,如果自己偷偷溜走,她肯定會向局里報告,到時候,如果他們認為自己是被三清幫綁架了,那事情就鬧大了。

在一間裝飾精致的別墅里,一個瘦得像猴子的男子,表情恭敬的向著一個彪形大漢道:“峰哥!老馬今天在街頭上出事了,被一個外地人抓進了警察局了,你說這件事該怎麼辦才好。”

峰哥聽見後,氣憤道:“這小子跟他說過多少次,叫他不要去外面亂做,每個月從我這里拿那麼多錢去還不夠,還要去外面做這些。”

“我叫他去賣粉,他倒自己吸起來了,現在自己上癮,整天離不開這些東西;如果他不是一直都跟著我的話,我早就讓他去死了。”

他停頓了一下繼續道:“小雙子你去想想辦法,看能不能把他放出來。”

小雙子應了一聲,問道:“那個外地人怎麼辦?是不是找些兄弟把他給做了。”

峰哥沉吟了片刻,說道:“最近由于發現遺址的事情,外面搞得沸沸揚揚。這個時候如果發生命案,會有很大的影響,再說上頭也交代下來,說最近有大的買賣要做,叫我們不要多事。”

小雙子迷惑問道:“那這件事情就這樣子算了嗎?這樣是不是太便宜那外地人了,讓他還以為我們三清幫好欺侮呢。”

峰哥神情陰沉,嘿嘿笑道:“當然不能這樣子算了,你去找一些兄弟教訓、教訓他,讓他拿出一筆錢來也就算了。”

“峰哥你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的。”

小雙子畢恭畢敬說著,好奇問道:“不知道最近有什麼大買賣?”

峰哥雙眼中厲芒一閃,喝道:“你做好你的本分就行,問這麼多干什麼,這些事也是你配知道的嗎?你是不是活得太舒服了?”

小雙子嚇得渾身顫抖,答道:“峰哥,對不起!我多嘴,我多嘴。”說完他用力的打了自己兩下嘴巴。

峰哥不耐煩的揮了下手,說道:“好了!好了!去做事吧,以後放機靈點,上面說這次做得好的話,每位兄弟都有紅可以分,夠你們吃好一陣子的了。”

“你們去找這個外地人小心點,最近因為遺址來了好多人,把眼睛放亮一點,不要惹上一些不能惹的人物,還有,同時跟兄弟們說一下,這陣子不要到外面去惹事生非。就是這樣,你先下去吧。”

“鈴!鈴!鈴!”電話聲不停地響著,閉目養神的龍如風一下子被吵醒,拿起電話問道:“誰呀?”

“龍先生,已經六點鍾了,你要去外面吃早點,還是要叫人送進來?”傳來林美芳的聲音。

龍如風昂首一望牆壁上的鍾,發現已經六點,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嘴上答道:“去外面吃吧,不知道林小姐有什麼好的可以介紹。”

林美芳說道:“既然龍先生是來我們這里旅游的,那當然應該吃我們這里的特色菜,你認為怎麼樣?”

龍如風深有同感,說道:“你是地主,就由你來安排吧,我到樓下的大廳等你吧。”

林美芳忙道:“一起走吧,我現在就等著你。”

龍如風道:“那好吧。”

說著,他放下電話,進洗手間洗過臉,就開門出去。

門一開,便望見林美芳已經在門口等待著他。

看著龍如風出來,林美芳微微一笑,那一笑就彷佛陽光般的奪目照人,四周也像是被這一笑所帶動,變得光亮起來。

龍如風心里不由得暗自喝采了一下,這女子彷佛隨時隨地都會感染到周圍的人。

他抖了抖精神,問道:“我們現在要去哪里吃?你們這里的特色菜又是什麼?”

林美芳嘴角浮現出了神秘兮兮的笑意,嬌柔道:“你跟我來就知道了,跟你說你也不懂。龍先生是第一次來這里嗎?”

龍如風點點頭,答道:“是第一次來這里游玩,你們這里不愧是旅游勝地,空氣跟那鈴藏有得比,呼吸起來神清氣爽,不像我們那里到處都是黑煙一團。”

“如此說來,龍先生經常到處游玩。”林美芳問道。

龍如風微笑道:“只是去過幾個地方。”

林美芳問道:“龍先生來這里,有沒有去三清山玩過?那里的空氣景色,才是我們三清鎮的一寶。”

龍如風輕微搖下頭,道:“三清山還沒有去過,本來想下午去那里游玩一番,但是發生了那一件事情,所以沒有去。”

林美芳嬌笑道:“沒有關系,這里可以說沒有一個導游比我更熟悉了,明天我免費帶你去游覽,保證讓你感到不枉費來此一游。”

龍如風拱手笑道:“那我就在這里先謝謝了。”

林美芳一雙黑溜溜的眸子游離不定的轉著,過了半晌問道:“龍先生這個時候來這里游玩,是不是也像一些人是沖著遺址過來的?”

龍如風心想,她是這里的員警,說不定知道什麼內情,那可得好好的套她一下。

隨著心頭一轉,答道:“林小姐真是冰雪聰明,我本來就對這些東西有點興趣,又看現在沒有什麼事情,所以就跑來看一下了。可惜,來了之後,才知道根本不可能看到。”

林美芳笑道:“我哪里聰明了,你現在來這里旅游,有點頭腦的人一想就知道了,三清山的旅游高峰期已經過了,這時候來的人,一般都很難看到三清山的特色和景色。你現在來,可想而知了。”

停了一下,她繼續道:“你所說的那個遺址,我可是從小在那里玩到大,就是沒有發現過什麼。誰也沒有想到,那個地方,居然是一個這麼重要的遺址。”

龍如風問道:“聽說那里派有好多人看守,你們局里派那麼多人去,那這邊的治安方面的人手夠嗎?”

林美芳道:“那地方哪里要我們派人手,現在那里都已經是一級警備了,所有的人員都是由部隊負責。不過治安方面最近的人手真的有點不夠,自從電視播出以後,文物走私分子都湧到這里來,我收到風聲,那三清幫最近就跟文物走私分子有著密切的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