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白玉瓶
“各位觀眾大家好,前天,著名的探險家張克格等人在三清山,發現了一個古老的道教修真之地。”

“最奇妙的是,在這個地方周圍的樹木,遠遠看去,就像是一個天然的八卦圖,現在國家已經派人把這個地方圍守起來,派有關的專家去那里考察了,現在,就請探險家張克格跟我們說,他是怎麼發現這個地方的。”電視播出了一道新聞來。

一位看起來充滿活力,膚色黝黑的中年人介紹道:“這個地方,是我跟同事在三清山旅游時,我拿起相機幫同事照相時,從相機的縮影里發現那片樹木隱隱約約像一個天然的白玉瓶八卦圖,一時好奇便向著那個地方尋找過去,結果竟發現了這個遺址。因為怕里面有文物被破壞,所以不敢冒險進去,馬上就向有關部門報告這個發現。”

那個人一說完,電視畫面就轉到了一張放大後的照片,照片里的樹木經過仔細一看,便可發現所有的樹林,彷佛組成了一個大型的八卦圖。

心里一動,龍如風說道:“這個地方肯定不簡單,我想去那里看一下。你能幫我托人去看一下,這次是什麼人去考查的嗎?”

聽到他說想要去三清山,陳妮神色憂愁地問道:“你如果去了三清山,那這邊的事情怎麼辦?萬一金劍真人來了,我們兩個人可不是他的敵手!”

龍如風解釋道:“你們不用擔心,他現在還不知道有你們的存在,如果他來一定是找我,到時候,他肯定會用傳靈術來約我面談。”

“據我了解,這傳靈術太遠是傳不到的,他要是感應不到我,就一定會認為我是因為怕他,所以才躲起來,以他現在的身分,是不可能來這里等我的,所以你們沒有什麼危險。”

陳芳著急問道:“可是,這也是一個可以拿回法寶的好機會,如果放過了這次,那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再找到這種機會了!”

“我知道,現在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但是以我們目前的水平,想對付他大概只有三成左右的勝算,如果這次不成功的話,反而會引起他對你們的注意,那以後想要動他就更難了,同時,也增加了你們的危機。”

“所以,我才想要去三清山碰碰運氣,說不定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收獲,以後要對付天星門,也就更多了一點保障。”龍如風解釋道。

雖然陳芳迫不及待的想要回法寶,但是聽到龍如風的分析也頗有道理,如果魯莽的去尋找金劍真人,說不定真的會把性命賠上,想通了這些,她嘟著小嘴微微點點頭,語氣中帶著一點不甘心地說道:“那麼,就依你所說的辦吧。”

陳妮把她摟到懷里,安慰道:“妹妹,我們應該對如風有信心,他答應了我們,我想,他一定能幫我們拿回娘的法寶的。”

“你們放心,我一定會盡我所能,把法寶拿回你們的手里。”龍如風保證說道。

陳妮憂慮道:“話說回來,這次按照電視所說,政府很重視這個遺址,肯定會派重兵把守那里,還有,如果你能想到這個地方是修真之地,而且藏有寶物的話,我想別的修真者也一樣,到時候,三清山那里應該會風起云湧;你單獨一個人,又怎麼能夠占得了便宜呢!”

“你所說的這些我都想過,所以才要你們幫我打聽一下,這次是什麼人去考察。看能不能通過什麼方法,混在他們之中做個助手,這樣就比別人多出一些勝算了。”龍如風答道。

陳妮恍然道:“還是你比較細心。”

接著她又關心道:“我看你也很疲倦了,先回房靜修吧,這方面我會盡快的做安排的。”

龍如風經過一場決戰後,也確實感到有點累,點了點頭道:“那麼一切就拜托你們了,我先回房靜修。”說著便向著房間走去。

回到房中,只見綠鷹飄浮在空中,渾身散發出三寸綠芒,知道它正在煉化金丹,也就不打擾它,自己走到床上靜修。

盤坐在床上,凝神的把元嬰放出竅,小巧玲瓏的元嬰,隨著意念從天門穴閃了出來,飛到了對面,也學著自己的模樣盤坐起來,慢慢的吸取日精月華,天地靈氣。

沒有多久時間,一層淡薄的紫色云霧,從身體的毛孔中散發出來,慢慢地把元嬰與自身團團圍住,隨著時間的轉移,云霧漸漸地越變越濃,漸漸地就把自己與元嬰隱藏在紫色云霧之中。

一直靜靜不動的綠鷹,突然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呼的一下飛到元嬰旁邊,露出貪婪的小嘴,拼命的吸取紫色云霧,過了一會兒,它的羽毛也散發出一絲絲的綠色云霧,混合在紫色云霧之中,使云霧的顏色幻化成了紫綠色。

雖然,對于這一切的變化龍如風有點驚訝,但隨著自身把紫綠色云霧吸進體內時,發現有一股清涼之氣向自己的奇經八脈運轉著,隱隱地使自己有種心曠神怡的感覺,也就不再去理會它了。

時間如飛箭般的穿梭,等他收功醒過來時,發現綠鷹已經在對面遙望著自己,本來那雙精芒閃爍的眸子,現在已經變得黯淡無光,與平常的鳥類沒有什麼分別,只是身上隱隱約約的現出了儒家氣勢。

望著這一切,龍如風心頭一震,想不到綠鷹居然通過這次的修煉,達到了反璞歸真的境界。

他隨口問道:“你感覺怎麼樣?”

“你醒了。”

綠鷹邊說邊飛到龍如風肩上站著,答道:“我現在感到這個世界太美妙了,真是舒服極了。”說完高興得哈哈大笑起來。

“那金丹怎麼樣?”龍如風關心問道。

“我已經把它煉化,現在已經成為我的金丹了。”

綠鷹反問道:“我在修煉期間,發現我吸收你的靈力同時,你也在吸收著我的靈力,說一下你怎麼樣了。”

龍如風點點頭道:“你說得不錯,感覺上靈力與以前有點不一樣,只是到底哪里不一樣,也說不上來。不過,經過了這次修煉後,整個人感到心曠神怡,我想,應該不是什麼壞事吧。”

綠鷹道:“那就好,我在你的氣息帶動下,已經知道修煉的訣竅,以後說不定不用再吸收你身上的靈力了。”

龍如風笑道:“那就恭喜你了。”

“嗒!嗒!嗒!”一陣敲門聲,龍如風心想到底是誰在敲門。

他念頭一想,只見腦海中出現了溫文爾雅的陳妮在門外站著,整個過程猶如電視畫面一樣。

龍如風心頭不由得一震,不清楚為什麼會出現這種事情,為了證實,門外是不是真的站著陳妮,于是他快步上前,迫不及待地打開門。

只見陳妮真的與腦海中的畫面一模一樣的站在門外,一時之間神情呆愣地看著她,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整個心頭一下子被自己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的念頭所占滿。

陳妮伸出纖手,對著他的眼前揮了揮,笑道:“怎麼了,靜修了三天,還把人給修煉呆了。”

想不到自己覺得才一會兒的時間,就已經過了三天了,他愕然道:“原來已經過了三天了。”

“當然是三天了,你進去靜修的第二日,我想叫你用餐,人還沒有走到你的房門口,就被你房里散發出來的靈力所反彈,想靠也靠不近,整個房間都在一個靈力圈的保護之中。”

陳妮說道:“剛剛我感到靈力圈已經消失,知道你已經修煉完畢了,所以才來叫你的。”

龍如風恍然道:“喔!原來如此,我真的覺得只過了一會兒的時間,怪不得人家說天上一日、地下一年,那種現象,可能就是像我這個樣子。”

突然注意到她站著,愧疚說道:“進來吧,讓你站了這麼久,真是不好意思。”

陳妮邊走邊笑道:“大家都這麼熟了,沒有關系。”

“陳妮小姐好!”望著陳妮走進來,綠鷹興奮的叫道。

“綠鷹好!咦。”

陳妮驚訝的盯著綠鷹看個不停,過了半晌才愕然問道:“如風,綠鷹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想不到,陳妮一眼就看出了綠鷹的變化,心里不由得佩服她的眼力,于是笑道:“沒有想到你也看出來了。”接著,便把綠鷹發生的情況跟她說了一遍。

面對著這種匪夷所思的經曆,陳妮聽聞後,不由得連連稱奇。

龍如風問道:“三清山那邊的事情,進展得怎麼樣了?”

陳妮忙著回答道:“我過來就要跟你說這件事情的,現在那邊搞得很複雜,想要混在那些專家里進去已經是不可能了。”

“不過,我幫你找到了一位記者,讓你當他的副手,這樣你也可以進去遺址里面。到時候要怎麼做,就看你臨時的應變了。”

龍如風高興說道:“能這樣已經是不錯了,真要謝謝你。”

陳妮笑道:“謝什麼謝呀!幫你還不是等于幫我自己,你不要與我這麼客氣好不好。”

龍如風愣笑了一下,問道:“那我什麼時候可以過去。”

陳妮道:“本來昨天就可以去了,當時由于你還在修煉,所以我不敢打擾你。他們已經過去了那邊,我已經與記者約好了,只要你到那邊打電話給他,他就會安排了。”

龍如風焦急道:“那我現在就過去。”

“你不用那麼著急,看你已經幾天沒有吃飯了,下去吃點兒東西再說。”

陳妮說道:“昨天陳通順打電話過來說,他已經代你把三萬元寄回家,叫你不要再為這件事情操心了。”

在陳妮姐妹相陪之下來到了火車站,向她們告別後,便坐上了三清山的列車。

經過一天一夜的行駛,終于踏上了這塊陌生的土地,按著從火車上買的一張地圖,找了鎮上唯一一家四星級的酒店,住了進去。

安置好行李,按著陳妮所給的電話打給記者。

“誰呀?”電話一打通,一個低沉的男子聲音傳了過來。

“請問一下,是趙方記者嗎?”

“是!我就是!請問你是哪位?”

“喔,你好,我是陳妮介紹過來找你的龍如風。”

趙方忙著道:“喔……你就是龍如風,你好!你好!”語氣轉變得相當的客氣。

龍如風開門見山道:“趙先生,關于這次的事情還請你多幫忙,不知道你現在方便嗎?我想跟你單獨聊一下。”

趙方沉默了一下,說道:“龍先生,現在有點不方便,因為事情有了新的轉變,這幾天在遺址中,發現了幾件特殊的物品,把安全局的人都搞來了,現在鬧得滿城風雨的。”

聽到了特殊物品,龍如風心想,不會這麼快就發現了修真的物品吧,但是依照自己的經驗,如果是玉簡之類的東西,沒有經過特殊的方法,是尋找不出來的,難道那些專家中也有修真之人不成。

他心里想著問道:“是什麼樣的特殊物品呀?”

趙方說道:“現在電話中也說不清楚,也不是很方便。這樣吧,明天你到北環路的綠茵閣等我,到時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向你說,怎麼樣?”

看如此說,龍如風只好說道:“好的,那就麻煩你了。”

趙方道:“不用這麼客氣,明天見。”說著掛下了電話。

放下電話,心里盤算著,到底是發現了什麼特殊物品,把安全局的人也吸引過來,而且趙方所說的變化,到底是什麼變化呢?

看他剛剛說話十分猶豫的樣子,這里面肯定有什麼大的問題存在,陳妮向自己說過,趙方欠她一個極大的人情,一定會幫自己的。

如果不是發生極大的變化,他肯定不會這樣子的。一時之間,都被這些問題搞得頭昏腦脹起來。

想了一會兒,自我嘲笑道:“我想那麼多干什麼,明天的一切不是都很清楚了嗎?我這簡直是沒事找事。”

他用手輕輕地按了一下太陽穴,站起來找幾件衣服洗澡。

從洗手間出來後,看到時間還早,心想,先熟悉一下周圍的環境再說。

從房間走出來後,突然想起以前自己最喜歡在沒有事的時候,到咖啡店里喝喝咖啡,聽聽音樂,但是自從迷戀上修真之後,這個愛好就放棄了。

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重新感受一下當年的愛好也不錯,想著,他向著樓上走去,來到了三樓一間裝潢精致的咖啡屋。

一陣清柔的樂曲從屋里傳出,優雅的旋律使龍如風回想到當年的情景,腳步也不由自主的踏了進去。

屋里擺放著十幾張四方形桌子,大約坐滿了八成人左右。

人雖不少,但是卻沒有一點吵鬧之聲,最多也只是小聲地在交談而已。

來到一張桌子旁坐下,一股若有若無的香味撲鼻而來,細細的感受了一下,發現香味是從桌上所擺放的盆花所散發出來的,不由得啞然一笑,剛剛自己還認為那桌上擺的花是假的,沒有想到這間店獨樹一格,擺的居然是真花。

看著咖啡屋里的一切,就知道這間店的店主是花了不少的精力才擺設而成的。

深感滿意的點點頭,向服務員要了一杯咖啡,靜靜的享受著音樂,雙手自然而然的隨著音樂的節奏,在椅子上輕輕的敲打著,整個人溶入了音樂的海洋之中。

“先生你好!”一個粗獷的聲音,驚醒了陶醉在音樂之中的龍如風。

陶醉在音樂中的龍如風突然被人打斷,等他醒過來時,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向著聲音望了過去,一個長滿胡子、穿著一件夾克上衣的男子,不客氣的在對面坐下。

看著他一點基本的禮貌都沒有,心里不由感到厭惡,問道:“有什麼事嗎?”

男子像是沒有看到他的表情,從容問道:“先生不是本地人吧?”

如果不是經過這幾年的修真,使身心的修養得到了極大的突破,按照他以前的性格,看到這樣的莫名其妙的人,早就叫他走人了,哪還會等他說完這句話。

但如今的心境不同了,雖然對他厭惡,卻還是禮貌道:“你猜得不錯,不知道先生有何貴干。”

男子說道:“先生可是為遺址而來的?”

“轟”的一下,內心一下子猶如翻江倒海般滾動起來。

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才剛剛到三清山,就有人知道他是為遺址而來,心頭一閃,自己來這里,除了陳妮姐妹之外,就只有趙方知道,難道說,他是趙方派過來的?

可是一想,自己與又他沒有什麼沖突,他不可能會派人來探查自己呀。

雖然內心震驚,但表情還是保持鎮定,回答道:“不是,你搞錯了,我是來這邊做生意的。”

男子恍然道:“我還以為你與別人一樣是為遺址而來,原來不是,那打擾了。”說著站起來就要走。

為了試探他的來曆,還有他究竟對自己抱著什麼目的,龍如風反問道:“為遺址而來又怎麼樣?”

男子左右望了望,把頭伸到桌子中間,神秘兮兮地低聲說道:“我的朋友從那遺址旁挖到一個東西,想尋找買主。如果你是為遺址而來的,肯定會對這東西有興趣。”

沒想到他是來賣東西的,害得自己嚇了一大跳,以為是什麼人物來盯自己,暗罵他一聲,同時松了口氣,問道:“是什麼東西?”

男子站直身子,朗聲道:“你不是為遺址而來的,跟你說了也沒有用。”說著轉頭就要走。

“你這小子倒會吊人胃口,存心讓人難受。”

龍如風暗罵著,伸出手示意他坐下,說道:“我雖不是為遺址而來,但是我這個人對一些古玩的東西很有興趣,如果你的東西有價值,我也會向你買的,什麼東西你倒是說說看。”

男子猶豫一下,說道:“是一個白玉瓶,是在遺址沒有發現之前,我朋友在那邊采藥時挖到的,看到這次電視播放之後,才知道那個東西原來也有價值,所以想找個人賣了,不知道先生有興趣嗎?”

雖然想見一見那個玉瓶,但是又怕那男子是個騙子,一時之間猶豫不決起來,疑問道:“都這麼久了,為什麼還沒有賣出去?”

男子道:“不是賣不出去,我們現在又不知這玉瓶的價值,所以我尋找了有心要買的人,明天都叫他們一起看貨,到時候讓大家出價,誰出得高就賣給誰。”

龍如風恍然笑道:“你倒會做生意,明天什麼時候,我去看一下。”

男子自我嘲笑一下,道:“現在還沒有決定,這是我的電話,你明天打電話給我,到時我會來接你的。”說著,他從口袋里拿出一張小紙條。

龍如風接過紙條道:“沒問題,明天我一定會打電話給你。”

男子高興道:“那就這樣子說定了,拜拜。”說著就走。

被男子這一攪和,龍如風也沒有什麼心情再聽音樂,就叫服務員買單走人了。

翌日中午時分,按照趙方的約定來到了綠茵閣,到達後打個電話給他,向他說明自己已經到達了。

過了不久,一位攝影師打扮、臉型粗獷的三十來歲男子,走了進來,向左右望了一下,最後看到龍如風所坐的位子,上前問道:“請問是龍如風先生嗎?”

龍如風忙著站起來,道:“我就是!你是趙先生嗎?”

“我就是趙方,讓你久等了,真不好意思。”趙方自我介紹同時,禮貌的伸出手來與他握握手。

龍如風客氣道:“哪里,是我麻煩你才是真的,請坐。”

趙方坐下去,還沒有等他開口,就說道:“龍先生,你這件事現在不是那麼好辦,我現在在里面拍的照片,都要先交給安全人員清洗以後,認為可以發布的才交給我。”

龍如風問道:“能不能詳細地把里面的情況說明一下。”

趙方點頭道:“里面發現了十幾件目前科學也法證明的東西,我聽一位專家說,遺址是我國古代道教煉丹用的洞府。”

龍如風好奇道:“那些科學無法證明的物品,不知道趙記者見過了沒有。”

趙方道:“這倒見過,最為奇特的東西是一面鏡子,以我們正常的理論來說,鏡子一照到東西就會反映出影像來,而那面鏡子不論你照什麼,鏡面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違反了物理現象。”

“這還不算,一到夜晚,那面鏡子就會發出一陣白茫茫的皓光,是我這輩子見過最為奇特的東西。”

龍如風問道:“這麼說來,那些安全人員,是因為發現了這些特殊物品才過來的。”

趙方搖搖頭,說道:“他們最先並不是為了這個而來的。”

龍如風好奇問道:“那是為何而來?”

趙方說道:“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國外的一些特工,突然間,對遺址產生了極大的興趣。為了防止不必要的損失,所以國家也派了安全人員過來看護。”

接著,他苦笑了一下說道:“你不要看現在這里表面上風平浪靜,其實早已經是暗潮洶湧了。”

從剛剛趙方所說的話來判斷,那些東西應該就是法寶之類的東西,也就是自己這次來想要得到之物,只是要怎樣才能夠得到,從現在看來,這也是一個頭痛的問題。

龍如風沉思了一下,問道:“那些東西都運走了嗎?”

趙方道:“東西倒是沒有運走,還放在那里,但是那里現在有重兵守著,就算是一只蚊子也難飛進去呀。”

龍如風問道:“那現在這里由誰主持?”

趙方答道:“這里的事是由張教授主持的,他是這方面國內外的專家。”

說著,他看了看手表。接著說道:“我還要回去趕稿發回報社,就不跟你多說了,你在這里有什麼需要,都可以打電話給我。跟陳小姐說一下這件事很抱歉,沒有辦法為她辦到。”

龍如風忙著說道:“哪里,你能這樣我已經很高興了,我會把這件事情的原因跟她說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趙方拿起公事包說道:“那好,我現在要走了,記著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事,再打電話給我。”講完就往外走。

送他出門口,回來暗想:“那個遺址肯定是一個古人的修真之地,而那些古怪的東西就是修真之人的法寶,只是不知道里面有沒有像玉簡之類的東西,這次既然來了,肯定要看一下是什麼東西。”

想起昨晚與男子約好看玉瓶的事情,于是便向咖啡屋借個電話打了過去。

“找誰呀?”一個婦人的聲音問道。

按著紙條給的姓氏問道:“請問周先生在嗎?”

婦人問道:“我們全家都姓周,你要找哪位周先生。”

聽到這話龍如風不由得一愣,暗罵男子只留下姓氏,卻不留名字下來,想了一下,說道:“他是一個臉上長滿了毛的男子。”

婦人聽到這話,恍然大悟道:“原來你是找偉明,你等一下,我這就去叫他過來聽電話。”

龍如風說道:“那就麻煩你了。”

婦人沒有說什麼,只是放下了電話。

沒有多久時間,便聽見一個男子的聲音問道:“我是周偉明,請問你是哪位?”

一聽到聲音,馬上就認出那是昨晚的男子,龍如風說道:“周先生,是我呀!昨晚在東方酒店的那位,還記得嗎?”

聽到龍如風的聲音,周偉明馬上就想起來,爽朗笑道:“是你啊,你真是守時,我剛剛還在想要怎麼樣才能聯系到你呢,你打過來最好了,東西我已經准備好了,現在就要拿過去。”

“你要把東西拿去哪里?”龍如風不解問道。

“昨天不是說了嗎,除了你還有別人,那些人已經在東方酒店五○八號房里等我了,我現在就要把東西送到那里去給他們看。”

“那我現在去哪里找你?”龍如風問道。

周偉明說道:“你直接去東方酒店五○八號房里等我就行,那里面有我的朋友。你敲門連續五下,三長兩短,我朋友就會來開門,到時候說是我介紹的就行。”

龍如風道:“那好,我現在先就去那里等你。”說著放下電話,結完帳就走。

來到五○八號房,按照周偉明所說的敲門方法,敲了五下,只見一個皮膚黝黑、農民打扮的中年人出來開門,神色顯得有點緊張地問道:“你找誰?”

龍如風對他輕輕一笑,自我介紹道:“你好,我是周偉明先生介紹來的。”

聽到他是周偉明介紹過來的,中年人緊張的神色馬上放松下來,連忙說道:“原來是偉明介紹的,那進來坐吧。”

接著他自我介紹道:“我叫天云南。”

龍如風友好的對他點了點頭,便隨他進去了。

一間雙人房,四處散落坐著五個人,全都沉吟不語靜靜的坐著,看樣子都在等周偉明拿玉瓶過來,但是看到坐在右邊床上的一位年輕人時,心頭不由得一震,只見他渾身散發著淡淡的靈力,看樣子已經修煉到了金丹期。

龍如風突然發現男子也在觀看著自己,為了不讓他發現自己也是一個修真者,只好收回目光,找個地方坐了下去。

他同時心中暗想道:“看來三清山真的已經是風起云湧,自己還沒有來多久,就已經遇到了修真者,說明還會有更多的修真者將為了遺址來到這里。”

龍如風心中感到又喜又憂。

喜的是遇到了同道中人,對自己這個菜鳥來說,有機會請教他們,那會對自己的修道有極大的幫助,憂的是大家都在注意著遺址,自己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得到法寶。

天云南介紹道:“這五個先生與你一樣,也是來看玉瓶的。”

龍如風微微的對著眾人點點頭,也學著眾人一樣沉吟不語。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家都低著頭各自沉思著。

突然間,一陣敲門聲把大家都吵醒過來。

天云南對著眾人道:“應該是偉民過來了,我去看一下。”說著,躡手躡腳的走到門前朝著門縫望了一下,伸手就把門打開。

周偉明風塵仆仆地提著一個紙皮箱走了進來,望著眾人,道:“讓各位久等了,不好意思。”

說著,他把皮箱放在茶桌上,打開箱蓋,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個純白色的玉瓶,輕輕地放在桌上,向著眾人掃視了一下,道:“大家請看,我說的就是這個瓶子,你們看完以後給個價錢,當然,誰出得最高,我就賣給誰。”

由于有修真者在場,龍如風不敢發出靈力測試玉瓶是不是一件法寶,只好默默的用目光掃視著。

離玉瓶最近的胖子,伸手就把玉瓶拿到手中,一邊用手撫摸著,一邊喃喃自言自語著,過了半晌他才問道:“周先生你這玉瓶想要賣多少錢?”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有時間到幻劍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