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九十八節 箭魚的獎賞
暮一驚,把所有的東西都收了起來.環顧四周,確人注意的東西,他才打開門.

"請問您是陳暮先生嗎?"門外俏立著一位濃裝豔抹的美女.鮮紅色短發像火焰一樣高聳,全身的衣服風格也非常誇張.在雷子塑造的人物之中,像這種一般都是脾氣火爆,大大咧咧的美女.

這位美女的身材竟然比他還高一線,身材凹凸有致,她似乎還故意驕傲挺起高聳的胸脯,站在陳暮面前氣勢驚人.

不過陳暮卻沒有心情落在她身上,他竭力保持臉上平靜,以掩飾心底升起的駭異.自始至終,他從未提過自己的名字,但是如今,這位美女卻能一口叫出他的名字.這只能說明一件事,對方已經把他的底子完全查清.

"我是."陳暮點點頭,故作自然地上下打量了對方一眼:"請問你是?"

陳暮的平靜令這位美女眼中飄過一絲贊賞之色,她綻放出一個迷人而媚惑的笑容:"我叫甯焱,是以後將專門負責和你交流."

"真沒想到,你居然是《邂逅》和《師士傳說》的作者,看上去還真的不是很像啊."甯焱的表情似乎有些不相信,燈光下,嬌豔欲滴的唇,性感至極.

"我只負責制卡,劇本是我朋友做的."陳暮解釋道.雖然在工作量上,他比雷子要大,但他始終認為,雷子做的劇本才是這兩部卡影地核心.

"是不是雷子?"甯焱顯然對陳暮做了大量的工作.

"是."陳暮點點頭.對方竟然能查出自己的底細,這自然也就不成問題了.

甯焱有些遺憾道:"可惜了,人家可是非常喜歡《邂逅》和《師士傳說》呢.哼,就怪左家,要不然,人家就可以有很多卡影看了!"她柳眉橫豎,一副慍怒的模樣,然而卻是粉臉薄嗔,別有一番風情.

好在陳暮對美女的抵抗力向來強大.對此無動于衷.再加上,這種變相的軟禁,更是令他時刻保持警醒,不敢有絲毫松懈,哪有心情去關心美女.

甯焱笑嘻嘻地看著陳暮:"我原來還以為《邂逅》和《師士傳說》的制卡師英俊瀟灑帥氣逼人,沒想到居然是根木頭,真是無趣得很.哎,可憐人家居然還主動討下這任務.怪不得剛才鵬哥笑得那麼賊!"說完她掏出一疊卡片遞給陳暮:"這些都是需要修複的卡片,你挑里面能夠修複的,能修多少算多少.這是我地通訊卡號碼,修複完了聯系我就是了."

陳暮接過卡片,應了聲:"好."

自己的第一次任務終于來了,只是這時間,有點晚,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但是接下來的話.卻令陳暮有些意外.

"不過最近就不要煩我了,過段時間再說.我最近很忙.說起來,倒是和你有一些關系."

"和我有關系?"陳暮不禁奇怪起來.

"左家啊.嘿嘿.那不是你的仇人麼?上次他們派人來找我們,要把你押回去.我們自然駁回了,然後,唔,雙方就交戰了."甯焱很輕描淡寫道.就像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

甯家和左家起沖突了?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讓陳暮大吃一驚.這段時間,他幾乎都不出門.完全沒有信息來源.不過他旋即恢複冷靜,兩家只怕彼此覬覦良久,只不過沒找到借口,而自己則恰好為雙方沖突的導火索.


陳暮地猜測和真實情況相差並不遠,不過事情遠比這更複雜,其中牽涉的利益也更多.星院這次的行動,可謂真正的影響深遠.如今的東商衛城,在周圍勢力的眼中,價值直線飆升,無不對它垂涎三尺.

所以首當其沖的便是左家這個東商衛城最大的勢力.

雙方地沖突很快便升級,不斷地有各個勢力參與其中,而戰況也變得越來越混亂.星院的一次交流活動,便給東商衛城帶來了極大的不安誘因,而陳暮,只是適逢其會而已.

陳暮沒有繼續問下去,他很清楚這和自己並沒有太多地關系.他更關心自己的境遇,更關心自己的實力提升.

甯焱走後,陳暮呆坐了半晌,他還在消化這個消息.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他重新站起來,眉眼間流露出一絲放松之意.這些勢力打得越激烈,甯家對自己的關注就越少,這對自己來說,可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

他很快便把這件事拋到腦後,他眼下還有一件極為重要地事情擺在面前呢.

放空心思,陳

讓自己進入一種空靈的狀態,這種狀態可以大大提高率.但是這種狀態需要一定地時間調整,在實戰中,並沒有太大的用處.激烈的戰斗之中,哪來的時間給你這樣慢慢調整?

大約十分鍾後,陳暮感覺狀態調整得不錯.睜開眼睛,起身,嘗試著輕輕地跳躍一下,感受到腳下傳來的力量,他非常滿意.

拿出神秘卡片,插入度儀.

再一次進入簡單水世界,這次的陳暮充滿信心.他有預感,這次他會成功.

箭魚挑戰,開始!

陳暮動了,他動作極快,即便在水中,他的動作依然給人快若閃電的感覺.他對這些箭魚的熟悉程度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地步.沒有試探,一開始,他便一頭沖進了游弋的箭魚群之中.

這一下便有如捅了馬蜂窩,所有的箭魚氣勢洶洶地朝他沖來.

體內梭狀感知漩渦高速旋轉,數以十萬計的感知細絲發散在他的身體四周.他對周圍的感知也在一刹間提升到恐怖的地步,對周圍的變化的捕捉能力被他提升到了極致.

腳尖在松軟的沙層微陷,然後閃電般彈出,整個人的身體隨著水流的變化,而不斷地在小范圍內調整.這些調整的看上去速度並不算太快,但往往能在間不容發的瞬間躲過從各個方向斜斜沖過來的箭魚.

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陳暮就像渾身是眼睛一樣,那些從後方沖來的箭魚沒有一條沾到他的衣服.

如果有人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吃驚地張嘴巴.陳暮的身影已經成一片虛影,和水世界里漾起的水紋雜在一起,夢幻迷離,難以分辨.

一觸即離,一沾即走,力度絕不用老,群魚環繞之中,一道似虛似幻的身影閃電般游走.


"恭喜,你通過了箭魚挑戰!"

陳暮期待已久的蒼老聲音終于出現了.

幾乎是話音剛落,所有的三角箭魚一下子消失不見.只剩下胸膛急劇起伏,大口大口喘氣的陳暮.剛才這段短短的時間內,他不僅精神高度集中,而且還要維持體內梭狀感知漩渦的高速運轉,再加上毫無保留的發力,體力心神消耗都無疑極為驚人.

此刻,蒼老的聲音在陳暮耳中有如天籟之音,比起他聽過所有的美女的聲音都要悅耳動聽.

驀地,在他面前,彈出一塊圓形光幕.這塊半透明的圓形光幕和陳暮差不多高,光幕表面可見水波在緩緩流動.

"近戰中感知使用方法"

當光幕上浮現出這一行字,陳暮感覺所有的努力,為這個箭魚挑戰吃的所有苦頭,都是相當值得的.幸虧自己的沒有跳過一步,要不然損失就大了.

他貪婪地盯著這個圓形光幕.

暗金色的字體不斷地浮現,陳暮看得如癡如醉.在這上面,非常詳細地介紹了關于在近戰中,如何利用感知.這對陳暮來說,無疑是極具價值的.

箭魚挑戰其中一個關鍵因素便是感知,如果不是令梭狀感知漩渦維持在高速狀態,他也無法保持如此敏銳的六識,想通過箭魚挑戰根本不可能.

而這上面,有著相關方面更詳細的技巧.

陳暮不知道制作這張卡片的究竟是何方神聖,居然連這個都有研究.這無疑是一種極為獨特的戰斗方式,不要說天攸聯邦的卡修,便是陳暮遇到過的魔鬼女,所使用的戰斗方式和這都有著迥然的區別.

利用感知,增強近戰能力,里面提及的一些想法令他大開眼界.雖然陳暮的見識還有限,但是他已經隱隱感覺到了它的價值.

不敢有絲毫分心,陳暮一遍又一遍地翻看這些文字,直到把它們全都深深地印在腦海中.

這篇文章的內容並不太大,牽涉到具體的技巧也不多.看上去,它更像一種總綱性的東西,它在里面提出了很多思路,這些思路並沒有相關的技巧.

在陳暮看來,它應該是一件半成品.這張卡片制作者,顯然沒有完成它.但是就是這些東西,依然給陳暮帶來了極大的震撼.

他不敢漏掉一個字,直到他確定所有內容全都記下來,他才重新站了起來.

雖然身體疲勞,但陳暮精神上卻極為亢奮.箭魚挑戰給自己帶來了這個令人心動的東西,那神秘卡片的下一輪會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