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九十四節 斗志!
稍檢查了一下,所有東西都在,這令陳暮心下的一塊了.他身上最珍貴的莫過于那張神秘卡片,他如今已經開始漸漸明白它的價值.

忽然心下一陣後怕,此時的自己不具備保護這張神秘卡的能力.匹夫無罪,懷壁其罪,這種事情,不光是聽說,他就曾親眼見過很多次.

如果……如果有人稍稍注意到這張卡片……

陳暮頓時不寒而栗!

"怎麼了?"甯冬敏銳地注意到陳暮的異樣.

"沒什麼."陳暮故作平靜地回答,心下卻暗自凜然,自己可不能自露馬腳.

陳暮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打量起這座牢房.牢房用厚重無比的岩石砌成,麻灰色和青灰色相間,看上去冰冷無比.陳暮見過這種岩石,它們非常堅硬,牆壁的厚度起碼在三米以上,沒有強力工具,想在這種地方逃生根本不可能.

陳暮注意到這些岩塊平整光滑的表面上隱約可見一些的切痕,這些切割的痕跡並不明顯,大多是巴掌大小,它們似乎是被一種巴掌小型工具切割而成.

見陳暮注意到這些切痕,甯冬解釋道:"這些麻青岩都是甯家子弟們用波刃切割而成的.但凡是學習使用波刃的子弟,都必須去采石場切割麻青岩一年.呵呵,這些麻青岩質地極硬,就是用波刃切割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陳暮不由大吃一驚,他雖然猜到了這些岩磚是用小工具切割而成.但是卻沒有想到它們竟然是用波刃切出來的.巴掌大小地波刃來切割幾米見方的巨型岩塊,這需要花費多少時間.想要切出如此平整的表面,難怪這些子弟需要在這上面專門花上一年時間.

他不由大為感慨,這些傳承悠久的家族,果然深不可測啊.這種練習無疑會大大增強卡修對波刃的控制能力.但是這樣一來,光能量卡的花銷就是一筆巨額的數字,由此可見,所有的一切,無不是建立在金錢的基礎上.

跟著甯冬帶出莊園.一出莊園.就像來到另外一個世界,陳暮也終于見到了他熟悉地高樓大廈.

梭車在高樓大廈之間穿梭,不時能遇到一些卡修在天空中飛行.但是這些卡修見到這輛梭車無一不是致敬並且讓路.這一刻,陳暮深深地體會到甯家在阿美城的強大無比的控制力.

梭車最終停靠在阿美城西南角一幢銀灰色大樓的樓頂.樓頂上,早就有人在那里等候.

甯冬和陳暮走下梭車.

"阿冬,今天一大早就把老子吵醒了,現在又害得老子等你這麼久,今晚不狠宰你一頓可就對不自己了!"等候的人早就不耐煩地沖了上來.這人了一個光頭.一臉精悍的模樣,狹長的雙眼開闔間精光閃動.

甯冬寬闊的手掌拍在這人肩膀上,一臉笑意:"嘿,那你地算盤要落空了,老爺子還有事要我去辦,我呆會就要走了."

他隨即向陳暮介紹:"這是甯鵬,他會告訴你該干什麼.兩百張卡片,一旦你完成了.你就自由了.但沒有完成前,你是不能離開這里的."

"阿鵬,他就交給你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甯冬便駕著梭車匆匆離去.

"小子,跟我來吧."甯鵬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率先朝前走.陳暮掃了周圍一眼,馬上得出結論.這個環境,自己逃跑成功的概率實在太小.他立即放棄了這個打算,老老實實地跟在甯鵬的身後.

甯鵬似乎對陳暮的合作非常滿意.提醒他道:"在這里,你要小心控制你的感知,要不然,被別人打死打殘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為什麼?"陳暮不禁奇怪地問.

"為什麼?"甯鵬像是聽到了一個非常可笑的問題,哈哈大笑起來,但是陳暮卻沒從他的眼中看到一絲笑意.

"在這里,主動用感知地探查別人,是敵意地表現.嘿嘿,你到時就知道了."

甯鵬的表情重新恢複冰冷.

陳暮的房間在第三十七層.房間很大,里面地設施也非常齊全,陳暮能見到各種他使用過的制卡工具,還有許多工具他從來沒有使用過.他不由再一次感慨甯家的財大氣粗,這里面的設備所需要金錢的數目,就遠遠超過了他到現在為止所賺過地金錢總額.

"這以後就是你的房間了.在你沒有離開之前,你將一直呆在這里.這里面的所有設備你都可以使用.假如你需要使用更高級地設備,你需要支

點."說完甯鵬遞給陳暮一張淺黃色的一星幻卡:細的明細表,你自己可以抽時間看看就明白了."

陳暮接過這張幻卡,問:"什麼叫貢獻點?"

"自己看了就知道了."甯鵬有些不耐煩道,不過他立即補充了一句:"兩百張卡片不包括在內.至于修複什麼卡片,我們自然會給你的.當然,你也可以主動申請,但是你一旦申請,你必須完成,否則的話,不能申請下一張,明白麼?"

沒等陳暮回答,甯鵬就揮手:"自己去看明細."說完轉身就走,嘴里嘟囓著:"***,老子居然也當了一回保姆."

情況還不算太壞,這是陳暮腦海中的第一個想法.環顧房間四周,陳暮卻不由苦笑,這里是自己迄今為止住過的最好房間.

金屬風格的擺設簡潔明了,在明亮的白光下,卻沒有多少溫暖的感覺.金屬這項材質陳暮的了解很少,因為在卡片中,它使用到的機率並不多.只知道它的物理性能出色,價格低廉,易加工.

這是一間典型的制卡師房間,里面所有的設施都是為制卡師而准備的.除了一間臥室和客廳外,其他的幾個房間全都工作間.

陳暮很快便喜歡上這里.他的目光落在制卡筆架上,大大小小,各種型號的制卡筆一應俱全,比他所知的要多得多,清一色全都是高級貨.高純度水晶制作而成的容器,形狀各異,它們是配制卡墨的高級儀器.

陳暮在很早的時候,就曾經夢想擁有一套這樣的儀器,但是那高昂的價格令這只能是一個夢想.

沒想到自己成為階下囚後,這個夢想卻成真了,這讓他有些哭笑不得.


把那些淺黃色的幻卡插入自己的度儀中,他仔細地查看起這份"明細"來.

花了整整一個多小時,他才把這份"明細"看完.他看得非常仔細,任何一個細節,都有可能決定自己的命運.自己現在的處境,隨時有可能有危險.

看完這份明細,他才明白甯鵬所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這座大樓里,第三十層和四十層是制卡修師的居住區,而三十層以下卻是卡修的居住區,除此之外,還有專門研究卡械的人群居住區等一些其他人群居住區.每一個居住區,都有極完善的商業區.比如在制卡區的商業區,你就買到各種制卡師所需要的材料,當然,這需要你支付貢獻點.

其實,這里和東商衛城的低級幻卡俱樂部非常相似.只是這里比起那的規則更完善,規模也更大.在這里,吃住是不需要花費任何貢獻點的,但是其他的一切,都需要花費貢獻點.

這里並不禁止外出,但是他們有著極為嚴格的注冊方式.

當然,這點不適用于他.他不能外出,這其實就是便相的軟禁.

至于貢獻點,甯族的結構龐大,需要大量的產品,這里就等于是一個生產基地,有大量的制卡師為他們服務.而那些卡修們,則需要在甯家卡修的帶領下,替甯家尋找各種資源,從而獲得相應的貢獻點.

他們做的是最危險的工作.

陳暮不明白甯家從哪里搜羅來這麼多卡修.

這里是真正的優勝劣汰,只有那些強大的,經驗豐富的卡修,才能生存下來,活得更久.而他們在這里,也可以獲得豐厚的回報.從某種程度來說,他們相當于甯家的附庸.

甯家的繁榮,是建立在多少這些附庸卡修和制卡師的尸骨上啊.

陳暮想要賺取貢獻點的話,就必須完成一些任務委托,這大多是一些制卡和修複委托,或者和這座大樓里的其他會員進行交易.

他需要修複的兩百張卡片並不包括在內,也就是說,那兩百張卡片,他是義務勞動,不會有任何回報.而只有當他完成它們,他才能回複自由.

形勢比人強,都是自己的實力太弱啊!從未有過的,陳暮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強烈的願望.

變強!只有變強,自己才能自由自在的生活!

深深地吸一口氣,他渾身充滿了斗志.

雖然短期內失去了自由,但是這對自己來說,卻也無疑是個機會.比起低級幻卡俱樂部,這是一個更高層次,更加龐大,更加完善的平台,自己在這里,能夠更快更迅速地變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