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九十三節 甯家
在人群中,陳暮很安全地離開了站台.站台出口混處可見驚慌失措的人群,成千上萬人從站台出口處湧出的情景是何等的壯觀.陳暮在其中毫不起眼,沒有人會注意到他.

心下輕歎一聲,只是不知道該有多少無辜的人這在場混亂中喪生.心中微黯,他也沒想到局面會亂成這地步.如果他殺死的那位卡修的度儀沒有爆炸,雖然有混亂,卻不會死人.如果殺死的是那幾名卡修,他不會有任何不適,但是波及這些無辜的旅客,他心中卻是過意不去.

他很快拋開腦中的雜念,邁開腳步,迅速離開了站台的出口.

剛走進一條街道,警兆忽生,還沒等來得及反應,忽然斜地里沖來一伙人,一下子把他圍在中間.

當瞥見其中有幾位手上的度儀已經激活,他們的右手齊齊籠罩在光芒之中,陳暮立即理智地選擇了合作.

"冬哥,就這家伙!我看得清清楚楚,就是他.就是他先出手,才鬧出這麼大的亂子!有兩個左家的人被他殺了,大家警醒點,這家伙出手非常狠."

一個身材矮小,賊頭賊腦的少年跳了出來,指著陳暮道.其他人受到他提醒,更是個個如臨大敵.

這伙人大約有七八個,全是男子,他們之間年齡幅度跨越非常大,年紀最大的有四十歲左右,面白無須,最令陳暮凜然的還是他手上虛控著地一道波刃.

月白色的波刃半個巴掌大小.安靜地飄浮在在他虛托起的手掌上方.從一開始,他手上的波刃便已經出現,自始至終,這道波刃都極為安靜.

光這一手,便顯示出他的波刃控制方面老到的火候.

然而這中年人卻不是這伙人的頭領,他們的頭領是一位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的青年,這群人絕大多數都是這個年齡地小伙子.

這青年的身材魁梧,眉眼端正,雖然年紀尚輕.但已經頗具氣度.

他發現陳暮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便不由挑了挑眉,寒聲道:"閣下與左家的恩怨與我們無關,但是你在阿美城,卻釀成這樣的大禍,就想這樣走人不成?"他隨即對那位身材矮小的少青喝道:"阿行,下了他的度儀."

"好!"那位矮小少年挑釁地瞪了陳暮一眼,大搖大擺地走到他的面前.

心下微微考量了一番.陳暮便明白眼下地局面,自己毫無反抗的余地.只要稍有動作,自己便會立即被撕成碎片,他已經被這伙人的感知肆無忌憚地牢牢鎖定.

而且從這些少年的動作和神情來看,他們的實力也不容小瞧.

陳暮心下只有苦笑,原本以後自己剛脫牢籠,沒想到居然又入虎口.

阿行的手法極為利索,眨眼間就把陳暮的度儀給卸了下來.

阿行目光滑溜.剛想把陳暮度儀里面的卡片抽出來,便被為首地少年喝止:"阿行,結果還沒出來.不能隨便動別人的東西!拿過來."

阿行吐吐舌頭,老老實實地把陳暮的度儀交給為首地少年.

"走吧,我們把他帶回家,至于結果,自然有族長來判決."

一行人飛上天空.風不停地灌進陳暮的口鼻.這是他第一次飛行,雖然是被兩人提著.

飛行的感覺真是奇妙,假如自己還能活著.一定要去學習氣流卡的操控,陳暮忍不住心想.

大約飛行了二十分鍾左右,他被帶到一個大莊園.

花園的風格複古,隨處可見經過歲月腐蝕地岩雕,不少岩石上都長滿了蘚或者藤蔓.繞過一湖,一座方形長亭,它是完全的木結構,亭柱已經灰舊不堪,可見它同樣已不在年輕.

古老神秘的氣息迎面而來,這里地一草一木都讓陳暮充滿了好奇.

"阿冬,這家伙是誰啊?"

這是一路上,他們這一行人被問得最多的一句話.

他們行走在一條大約三百米的木制長廊上.這條長廊倚牆而建,每根廊柱上都雕刻著精美的花紋,甚至有些地方還貼著金泊,三百米的牆壁就像一幅巨大的畫卷,上面繪著許多形象生動的人物.

這樣一條長廊,便是陳暮這樣不懂行情的人,也知道它的花費巨大.

一路上,他始終保持沉默.他現在都不明白,這伙人到底是干什麼的.從目前他一路上觀察,這顯然是一個極有勢力,財力雄厚,而且曆史悠久的家族.

"冬哥兒,幸虧你

早,要不你可見不到你小姑了."一位看上去像仆見到甯冬便趕緊湊上去.

"小姑回來了?"甯冬大喜,便轉過身對其他人說:"大家先回去吧."說罷一手提起陳暮,拔腿便向前沖,其他人頓時一哄而散.

甯冬興沖沖地提著陳暮沖進了族長室,他小姑極少回莊園,她生活儉樸,喜歡一人獨自住在外面.

"小姑!"當他看到坐在椅上和父親談話的小姑時,立即把陳暮扔在地上,隨即一個箭步沖了上去.

他父親立即皺起眉頭,語氣不悅道:"沒大沒小,這麼大的人,還這麼沒有禮數."

"啊!"陳暮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艱難地抬起頭,猛然間看到椅子上坐著的赫然是甯夫人,她正掩嘴吃驚地看著地上的陳暮.

甯冬見到甯夫人的表情,便不由奇怪問:"小姑,你認識他?"

甯夫人很快便恢複平靜,點點頭:"嗯,便是他把父親的百變罩卡修好的."她的父親便是甯冬爺爺的表弟,兩人從小一起長大,感情極深.甯夫人之父在壯年時便去世了,那時甯夫人年齡尚小,她的童年也在這個莊園度過.

甯冬父親歎了一口氣:"阿茵,這事你哪來用得著去找外人,族里制卡高手多得很.你還在記恨當年的事."

甯夫人神色淡然:"當年的事,我早忘了."她忽然轉過臉問甯冬:"阿冬,這是怎麼回事?"

甯冬見小姑話詢問,連忙把地下通道發生的那一幕說了一遍.甯夫人因為需要回莊園有事,剛出站便被接到莊園,並不清楚後面發生了什麼.

聽到甯冬描繪的慘狀,心地善良的甯夫人看向陳暮的目光頓時變得失望無比.

接觸到甯夫人的目光,陳暮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想辯解的沖動,可是話到嘴邊,卻硬生生地吞了進去.因為他發現,雖然這些人並不是自己殺死的,卻和自己有著直接的聯系.

然而,不知怎麼,陳暮非常不想讓這位對自己善意關懷的夫人對自己感到失望.

"我要走了."甯夫人的語氣非常淡然,甚至比剛才更淡:"他到底曾經幫我修好了父親的遺物,阿茵在這里向您求個情,不要太為難他."

說完,她摸了摸甯冬的頭,便走了出去.

地上的陳暮面若死灰,腦子里嗡嗡一片.

直到晚上,他才慢慢恢複清醒.原本心中的許多委曲此時漸漸化作絲絲涼意,只是心里泛著苦澀.

自己又能怎樣做?束手就縛麼?他苦笑地問自己.

他的目光逐漸恢複了往日的清冷,打量四周,自己被關在一間牢房里.身上的所有東西都被搜走,想逃出這間牢房是不可能的.

和在莊園里複古風格不同,這間牢房倒是徹底的現代風格.既來之,則安之,陳暮也不願多想.也許,即使甯夫人的那一絲關懷,也不應該屬于他吧,他怔怔地出神.

無聊起來,陳暮便開始練健體操,牢房的空間太小,無法練習其他.一日三餐,定時定點有人送飯,伙食相當不錯,陳暮吃得津津有味.

他在牢房里呆了整整一個星期.

忽然,他看到了甯冬.

"既然小姑替你求情,父親也不想殺你.你與左家的恩怨,我們不管.但阿美城,卻是我們轄區.左家那方面,我們已經派人去質問了.你是主犯,自然要受到懲罰.我問你,你願不願意以勞代刑?"

甯冬神色莊重地盯著陳暮.

"什麼叫以勞代刑?"陳暮表情平靜地問.和他表面上的平靜不同,他心中卻是相當吃驚.從甯冬的語氣來看,他們似乎已經不是第一次處理這樣的事情了.難道在阿美城,他們的實力已經大到能夠取代警備司?便在左家在東商衛城,也遠沒有到達這地步.

"你既然能修複百變罩卡,那你的制卡水平應該不錯.那你修複好兩百張卡片之後,我們就放你走.怎麼樣?"甯冬表情有些意味深長.

"好."陳暮毫不猶豫道,不管怎麼,先出來再說.

"這是你的東西,全在這里."甯冬把手上的袋子交給陳暮,當看到陳暮眼中的詫異,他心下得意,帶著幾分傲然道:"我們甯家的人,可不會隨便拿別人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