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九十二節 渾水摸魚
一列梭車緩緩地停靠在站台.

透過車窗,眼尖的陳暮瞳孔猛地收縮,他看到站台上好幾個形跡可疑的人.這些人雖然混在人群之中,但神色間似乎在搜尋什麼.

甯夫人本來正准備告訴陳暮她家的地址,卻恰好看到這驚人的一幕.眨眼間,眼前這個溫和的少年的氣勢忽然變得凌厲起來,渾身上下充滿了危險.收縮的瞳孔如針,整個人就像一把鋒利卻隱藏在黑暗中的匕首.這讓她不由想起家族中的那些始終板著臉,不芶言笑的家伙.

她驚疑不定地看著陳暮,她怎麼也想不到會在他身上看到這樣的氣質.她隨著陳暮的目光望向窗外,但是除了滾滾人群,她並沒有看到什麼.

他真的是一位制卡師嗎?甯夫人心中起伏,她感覺腦子似乎亂成一團.

陳暮在腦海中迅速思考著該怎麼辦,忽然瞥見甯夫人驚懼的表情.他一怔之下,旋即意識到甯夫人察覺到自己的異樣了.他表情放緩,輕聲道:"請放心,我不會傷害您."這位善良的夫人剛才對他的幫助讓他很感動,他隨即補充了一句:"您快下車吧."

如果呆會發生沖突,他不想這位可敬的夫人受到什麼傷害.甯夫人沒想到陳暮會說出這話,表情有些意外,猶豫了一下,她迅速和陳暮道別,立即下車了.

陳暮發現了七個形跡可疑的家伙,這個數量遠遠低于他地的預計.如果看到了幾十個人上百人.他都不會感到驚訝,但是只有七個人,對于偌大一個站台來說,卻是少了些.

陳暮現在位于地下一號站台,為了方便旅客,這里總共設計了五個出口,這也是旅客出行的必經之路.

那七位形跡可疑的人,有五人守在通道口附近.

眼下的危境並沒有令陳暮失去理智,相反.巨大的壓力之下,他表現出遠超乎常人的堅韌和冷靜.看著滾滾的人群,一個大膽的想法在陳暮地腦海中成形.

目光注視著的人群之中甯夫人消失在通道口盡頭,陳暮心中最後一絲掛念也消失了.在經曆了這些變故之後,陳暮對于這種溫情,愈發的珍稀.

他的目光漸漸變冷,如刀鋒一般冷冽.

立起衣領,他低著頭.悄然混在人群之中.

沒有人注意到他垂下的右手食指上,晶瑩剔透的脫尾梭發出歡快地嗡嗡聲.他的感知被他小心翼翼地控制在食指周圍,這便是他這段時間的成果,他對感知地微精控制,大為提升.

那些感知細線,非常有利于這種微精控制,對方很察覺.唯一的缺點大概便是整個控制過程的時間是他最快發射的五倍,不過如果用來偷襲.那這個缺點也並不會有太大影響.

目光瞄向位于第二通道出口的那位形跡可疑的男子,無聲無息之中,他已鎖定對方.他知道.這些職業卡修的反應極為靈敏,自己的時間很短,手上不敢有一絲怠慢,食指朝其虛點.

那名男子似乎有所察覺,臉色微變.

"小心!"

他地喊聲被一道怪異的尖嘯聲硬生生切斷.他的額頭出現一個指頭大小地血洞.他的嘴唇蠕動著,似乎想說什麼,他的目光漸漸渙散.

"啊!"

"殺人了!"

驚恐尖厲的女人驚叫聲此起彼伏.整個站台頓時亂成一團.受到驚嚇的人群瘋了般朝通道口湧去.

陳暮在放出脫梭地第一刻,便閃電縮進人群之中.他半蹲著身子,姿勢怪異,像條魚,又像蛇,在人群之中斜斜地鑽了進去.普通人在這樣的混亂的局勢下不小心摔倒那只有一個結果,便是被踐踏至死.然而陳暮卻仿佛在灌木間穿行地蛇,進退自如.

這段時間花費了大量時間的箭魚訓練讓他的反應神經快到了令人不可思議的地步,那些危險的踐踏,他總能在間不容發的瞬間,在極為狹窄的空間避開.

"該死!"為首的那名男子忍不住咒罵.在陳暮放出脫尾梭的一瞬間,由于感知的波動,他們立即發現了他.可是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陳暮鑽進人群之中.

人頭湧湧,他們再也沒有找到陳暮.他們壓根沒想過陳暮會半蹲著行走,要知道,卡修雖然身體比起普通人要強壯一些,但是在這樣混亂的場面,也同樣很容易被踐踏致死.

瘋狂的人群如同潮水般向通道口湧去,他們臉上寫滿驚恐.剩下的六個人根本不敢攔著這些人.雖然他們是卡修,雖然他們擁有常人所沒有的力量,但是如果此時他們不自量力試圖攔下這些已經被恐懼快逼到瘋狂的人潮的話,他們會被這些已經失去理智的人們撕成碎片.

他們只有眼睜睜地看著人群如同潮水般從他們身邊席卷而過.他們沒想到陳暮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動手.這一下便徹底陷入被動,他們只有睜大眼睛,試圖在人群之中找到陳暮,卻是徒勞無功.

為首的那位卡修死死釘在人潮之中,此時他的臉色奇差無比.七個人去抓一個人,據說的還是一位新手,折損了一人的情況下無功而返,這樣的結果足以讓他在家族中顏面掃地.

該死,是哪個家伙是他是新手?這明明是位高手,對環境的利用,對時機的把握,都無懈可擊!

忽然,他感覺腳下有什麼在蠕動一般,他低下頭一看,頓時一呆.

盡管在矮著身子在人群之中穿梭,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但是陳暮還是盡可能地保持著警惕.但是他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撞到對方腳下.

電光火石間,他看到這名男子的手上地度儀

激活狀態.隨時可以發起攻擊.他想也沒想,猛地起,硬生生朝對方懷里撞去.

這名男子一下子驚醒了,心下頓時悔意迭起,自己怎麼會在這個要命的時刻發呆呢?

他剛想攻擊,只覺眼前一暗.

砰!陳暮重重地撞進他懷里,這一撞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足以在水中掙脫所有水草糾纏的力量一下子撞到這位男子的懷里.

這名男子就像被一輛迎面全速駛來的梭車撞上,整個人像沙包一樣,橫飛了起來.他的身旁全是人.就有如推倒了多米諾骨牌,嘩啦帶倒一片人,陳暮身前頓時砸出一個空白地帶.

那位男子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他右手上的度儀劈哩啪啦,電弧閃動.度儀里失去控制的能量不斷地散發著光芒.

陳暮來不及察看,整個人向後一滾,緊接著像條魚一樣.重新鑽入人群之中,消失不見.

咻咻咻!哚哚哚!

三道暗紅光芒和三道波刃幾乎同時擊中剛才陳暮所處地位置.

"老大!""老大!"另外幾名卡修同時驚呼.

轟!回應他們的是一聲巨大的爆炸,一團豔紅翻騰的火光從剛才倒下的那名卡修處升騰而起,旁邊幾位旅客還不及跑就被這團火光無情地吞噬.

能量卡的使用很安全,一般都不會發生爆炸.但是在某些特殊條件下,比如引導出來的能量失去控制,便會發生爆炸.卡修使用的能量卡,都是大容量地能量卡.一旦發生爆炸,威力極為可怖.

人群變得更混亂起來,到處是尖叫聲.人們爭先恐後地向通道口擠.如果說剛才陳暮那一梭,引發了人群的騷動的話,那這次的爆炸,無疑是將騷動推向了高潮.

這下連陳暮也不敢矮著身子潛行了.周圍傳來的力量太大,想站穩都不件容易的事.倘若這個時候不小心倒下了.陳暮敢肯定,還沒等他起身,無數雙大腳便會從他身上踩過.

他只能奮力保持自己的平衡.

不過這樣混亂的情景.剩下地那五名卡修,也只能自求多福.他們本來就是混在人群之中,人群的這一騷亂,他們便身不由己,只有跟著人潮走.誰這個時候想逆流而上,那和找死沒什麼區別.

看著身旁驚慌成一團的旅客,他們知道抓捕陳暮地可能性越來越小了.眼下他們被嚇壞了的人群裹抰著,朝通道口湧去.他們明智地選擇了自保,這個時候,想飛也飛不起.只怕他們的雙腳剛離地,便會被擠得失去平衡,那後果就可想而知.

出了這五個道口,人群重新彙集在一起,所有人瘋了一般拼命地向前跑.通道里尖叫聲,腳步聲響成一片,嘈雜無比.剛跑大約一百米,他們遇到了其他站台出來的旅客.

所有的人這樣倉皇奔跑,浩浩蕩蕩,聲勢極為駭人.再傻地人,也知道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其他站台出來的旅客也毫不猶豫地拔腿向前跑.

看著混亂一團的通道,剩下地五名卡修很清楚,這次行動失敗了.

對方實在太狡猾了,利用人群作掩護,故意制造混亂.

當然,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這是在阿美城,他們不敢動用太多的人手.

一直以來,左家都極為小心地和甯家這個鄰居保持友好的關系.左家駐紮在阿美城的人手本就不多,而為了不引起甯家的注意,他們這次只做了小隊人馬的布置.

原本以為對方只不過是個新手,十拿九穩,沒想到陳暮的應變和反應居然如此迅速有效.令人吃驚的並不止于此,對方的攻擊居然沒有任何預兆.要知道,他們都是經驗豐富的職業卡修,在他們感知范圍內任何一點感知的波動,都無所遁形,然而這次他們沒有一個人發現對方在准備攻擊.當他們發現同伴被鎖定的時候,他們才發現,但已經為時晚矣.

陳暮輕松地出了站台,除了衣服有些皺以外,他身上依然非常乾淨.他表情自如,但是眼中不時閃動著警惕之色.出站口已經是一片混亂,無數人從里面跑出來,許多人是一臉驚慌,但是更多卻是疑惑不解,但是沒有一個人放緩腳步.

陳暮對這次自己的行動很滿意,能從七名職業卡修之中成功逃離出來,還擊殺其中兩名,這個戰果足以讓他自豪了.他還不知道自己後來撞倒的那位卡修是這七個人的首領,這位左家在阿美城的卡修總領.

堂堂一名高級卡修,卻死在陳暮這個無名小卒手上,如果他泉下有知,不知道作何感想.

算下來,死在陳暮手上的高級卡修已經有好幾名了.余信,大牛,再加上今天這位,已經有三人之多.如果是一對一堂堂正正對戰,這三人里面隨便誰,都足以把他殺幾個來回.

陳暮現在有些明白魔鬼女所說的,殺人的方法很多,許多簡單的方法更有效.如果剛才在遭遇那名卡修時,自己不是選擇使用蠻力,而是選擇使用脫尾梭卡的話,那死的一定是自己.

那位卡修手上度儀之所以會爆炸,便是度儀內能量卡的能量已經通過幻卡而構成特殊結構的能量體,但是後來失去控制,從而爆炸.也就是說,那位卡修只剩下最後一個步驟:發射.

而自己的呢,如果不是靈機一動一撞,使用脫尾梭的話,速度比這位卡修要慢不知道多少.

幸好幸好,自己的蠻力夠大,而又選擇了一種恰當的方法,這太關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