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九十一節 遇
暮坐在長列梭車上思索著.這段旅程無疑是最後的下車的時候.如果能夠闖過這一關,那自己也就離真正的安全不遠了.

從東商衛城到阿美城,需要坐六個小時的長梭列車,整個行程都在地底,中途不會停頓.

坐在座位上,陳暮小心地打量著周圍.這趟長梭列車他已經坐了許多遍,他並不陌生.

他身邊坐著一位大約三十左右的夫人,這位夫人的穿著樸素,沒有過多的裝飾,看上去便是那種心地善良的夫人.

車廂內播放的還是《師士傳說》,這趟長梭列車工作人員在發現它廣受好評後,基本上它已經成為保留節目,每次必播.

身旁的夫人津津有味地看著《師士傳說》卡影,她顯然是第一次觀看,所以看得極為投入.只見她時而掩嘴驚呼,時而蹙眉為主角的命運擔憂.

隱蔽地掃了一眼周圍,沒有發現可疑人物.還好,一切正常,這令陳暮稍稍放心下來一些.

他閉上眼睛,今天一連串的突發情況,讓他產生了強烈的緊迫感,這也使他感到一絲疲勞.他需要休息,呆會會遇到什麼情況還不得而知,疲倦會讓自己的反應遲鈍.

忽然,毫無征兆地,皮膚下像有什麼東西在蠕動!毛骨悚然的感覺遍布陳暮全身,他一下子睜開眼睛.

強忍著加快的心跳,陳暮瞄了一眼身旁的夫人,她看得非常投入,沒有看他一眼.

小心地捋起袖子,陳暮的臉色立即變了!

一絲極細的淡青色細線在他的皮膚下隱約可見,它在緩緩地蠕動.剛剛陳暮感覺到地異樣的感覺便是蠕動它產生的.這根淡青色細線極細.有如發絲,如果不仔細看,很難察覺.

是那根綠線!陳暮像被閃電劈中,心中被巨大的恐懼包圍,森林里魔鬼女從尸體上抽出這根綠線的場景他一輩子也無法忘記.

陳暮的雙眼有些失神,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恐懼的原因,這根綠線蠕動的感覺變得更清晰,這令他的後背全都被汗水打透.

雖然陳暮猜到魔鬼女一定會在自己的體內做一些手段,但是卻從沒想到原來是這根凶物!和它相比,自己以前猜測地那些什麼慢性毒藥之類的簡直就像無害的零食.這根綠線到底是什麼.他不了解.但是它歌可怖的威力,陳暮卻曾親眼目睹.

它在蠕動!它下一步會做什麼?鑽進自己的血管?還是刺穿自己的心髒?

盡管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比以前大許多,但是這次他依然感到深深的恐懼和絕望.

陳暮有一股切開自己的皮膚,然後把這根綠線抽出來地沖動.不過他很快打消了自己的這個念頭,這要等自己安全下來,再好好研究.

緩緩蠕動的細線似乎不小心觸動了陳暮的痛覺神經,他只覺一股深入骨髓的痛從皮膚下傳來,他忍不住悶哼一聲.

這聲悶哼也把一旁正在看卡影地夫人驚醒,她連忙湊過來.關切地問:"這位同學,你有哪不舒服嗎?"陳暮的年齡很容易讓人覺得他是一位學生.

痛!陳暮的腦子里嗡嗡一片,外界一切都仿佛離他遠去.他沒有聽到身旁夫人地話,全身的劇痛讓他這一刻完全失去了反應能力.

是全身的劇痛!而不單單是他的手臂,這根淡綠色細若發絲的細線可是有幾十米長.足以遍布他的全身.

劇烈地疼痛讓陳暮的身體不自主地蜷縮起來.

"同學,你怎麼了?"陳暮身旁的夫人顯然被他痛苦的模樣嚇到了.

身旁的少年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他蜷縮成一團地身體劇烈地顫抖.她知道.這種情況只有在非常痛楚的情況下才會出現.

她頓時焦急起來.長梭列車上沒有醫生,只有等到了阿美城才會有醫生.但離抵達阿美城,還有兩個小時.看這少年的模樣,隨時有可能出現危險.

這位善良地夫人俯下身子,輕輕地拍著已經弓成一團的陳暮地後背,希望這能讓他好過一些.

很快,她便察覺到似乎自己的方法有效,少年的顫抖一點點減輕.這令她很高興,左手堅持不停地輕拍陳暮的後背.

終于,半分鍾後.少年漸漸平靜下來.

陳暮渙散的目光開始一點點地聚焦,身體的感覺,梭車行駛的聲音,周圍人談話的聲音也一點點地清晰起來.汗水濕透的衣服緊緊貼在身上,很不舒服.

如果不是出這麼多汗水提醒他.陳暮很懷疑剛才是不是自己睡著後做的一個夢.因為這痛覺來得像潮水一般猛烈,而去的也像風一樣.立即無.

背部輕拍的手傳達來的善意和關切,令陳暮覺得很溫暖.他慢慢直起身子,對身旁的夫人真心道謝:"謝謝您!"

"你感覺好一點嗎?剛才是怎麼了?把我嚇到了."夫人關心地問,她剛剛的確是被陳暮痛苦的樣子給嚇到了.

陳暮只有含糊道:"沒什麼,只是一些老毛病."他自己都還沒有弄清楚,而且這種事又哪里能明說的.

"啊!"夫人大吃一驚,隨即同情地看著陳暮:"難道是經常犯的嗎?這該多痛苦啊!"她稍稍停頓了一下,然後道:"我認識幾位比較著名的醫生……"

陳暮感激地看了夫人一眼,但還是打斷了她的話:"沒關系,真的只是一點小毛病."他的情況特殊,就這般去找醫生的話,還不知道弄出什麼亂子.詭異莫測的綠線會讓那些醫生很好奇,而對于他現在來說,過多的關注是致命的.

而且陳暮也相信,以魔鬼女的手段,普通的醫生是很難醫治成功的.

這位夫人見陳暮堅持,便轉開話題.

陳暮對這位善良的夫人充滿了感激,他能感覺到她對自己的關心,這已經是他很久沒有體會到的感覺了.

自從左家追殺開始,陳暮便日漸陰沉,而這一點在遇到魔鬼女之後更是明顯.加上時刻處于危險之中,他的神經始終緊繃,和周圍人時候小心翼翼保持距離,這也讓他的性格比起以前,冰冷了許多.

如果說,前段時間的生活,就像在黑暗的深淵,那麼這位夫人的關切,就像照進深淵的一縷陽光,讓陳暮感到十分溫暖.而夫人在陳暮眼中,無疑是這個世上最美麗的女人.

陳暮突然看到夫人脖子上掛的一件東西有些眼熟,他不自禁地問:"夫人,您戴的東西能給我看一下嗎?"

"你說的是這個嗎?"夫人的手指拈著胸前掛的一塊卡片,見陳暮點頭,便把它取了下來,遞給陳暮,一邊微笑著說:"這是我父親留給我的遺物,前段時間才剛剛修好,我便把它帶在身邊."

陳暮接過來才恍然大悟,難怪自己會眼熟,原來這便是自己曾修複過的那張三星能量罩幻卡,它里面所蘊含的結構讓陳暮受益良多.

想起店主曾說的那張卡片的主人叫甯夫人,難道眼前這位便是甯夫人?

陳暮小心地問:"您是甯夫人?"

這位夫人一愣,很奇怪地看著陳暮:"你認識我嗎?"

陳暮微微一笑,只是臉上的肌肉有些僵硬,他的這個笑容比哭起來還難看:"這張卡片是我修複的,店主曾向我傳達過您的邀請.沒想到您就是甯夫人,真是失禮."

甯夫人吃驚地輕掩紅唇:"啊!你就是那位中級制卡師麼?天啊,你這麼年輕就已經是中級制卡師了!太讓人吃驚了!"

不知為什麼,陳暮和這位甯夫人談話覺得非常輕松,完全沒有在學校時的那種提心吊膽小心翼翼.他搖搖頭:"我不是什麼中級制卡師,只是東衛學府的一名學生."

"可是,不是中級制卡師才能修複三星幻卡的嗎?"甯夫人的表情有些疑惑,不過她很快便綻放出笑容:"不過不管怎麼樣,謝謝你修好我父親的遺物,真的很感謝."

"您太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陳暮連忙回應.不知道是不是遠離東商衛城的原因,陳暮覺得非常放松,便連這些客氣話都比以前說得流利了許多.

在得知陳暮便是曾經修複過父親卡片的人之後,甯夫人很高興.她熱情地道:"我一直想吃你頓便飯感謝一下,可店主說你一直比較忙.今天既然遇上了,那可要一定去寒舍小坐.今天可不能拒絕哦."

說完她用期盼的目光看著陳暮.

陳暮暗想,自己麻煩在身,可別把這位難得的善良夫人卷進來.只有苦笑道:"只怕今天也不方便,我還有些要緊事在身.如果下次有時間,一定去拜訪."

陳暮知道自己所說的下次拜訪只不過是撒謊,一下了梭車,度過這最後一個難關,他便會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阿美城.這里到底離東商衛城太近了,在這里也不安全.

甯夫人也聽出陳暮話里的推脫之意,她更是敏銳地發覺他眼中的那一絲擔憂,知道他的確有事,只有失望道:"那真是太遺憾了.不過你下次一定要來啊."

兩人隨即聊了一陣子,不知不覺中,長列梭車便已經駛進了阿美城的地下站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