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九十節 差之毫厘
剛剛完成任務的洪濤心情大為舒暢,走在路上,他激活了通訊卡,呼叫左亭衣.

當他看到左亭衣一臉嚴肅的表情,不禁哈哈大笑:"亭衣,你這副表情可真難看."

左亭衣沒接腔,而直接道:"有事快說."

"嘿嘿."洪濤得意笑道:"棠棠的火蜉蝣終于有些眉目了."

似乎因為聽到和棠棠相關的事,左亭衣的神情緩和了一些,不過他接下來的一句話卻幾乎把洪濤氣得半死:"你的效率果然還和以前一樣,效率低下."

洪濤大怒,瞪著左亭衣:"你說得輕巧,要不你自己來.哼,早知道就讓你自己去做泥鰍氣流卡了.害得我找了那麼多人."

"泥鰍氣流卡?"左亭衣帶著一絲疑問.

"火蜉蝣需要這款氣流卡,不過它的難度有點高.我找了曼思盈,結果她做不出來.後來沒辦法,只好找了那個幫林鳳做泥鰍的低年級的小子,沒想到贊助班還有這麼厲害的制卡師."洪濤似乎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曼思盈做不出來?"左亭衣的表情立即變得認真起來.洪濤點頭:"是啊!我專門找過曼思盈,因為一開始聽說那小子不做泥鰍氣流卡了."

"低年級……贊助班……"左亭衣似乎在咀嚼著什麼.

"不可思議吧!"洪濤一副深有同感地模樣:"按道理說.贊助班的不都是些垃圾麼?居然有這樣一個高手.我看他的水平未必比曼思盈差.應該是今年新來的,我都從沒見過.這家伙今年的升級考一定有戲."忽然間洪濤想到花花的那張"泥鰍"還在自己手上,連忙道:"不和你說了,我要去還泥鰍了."

"你手上有泥鰍?"左亭衣猛地抬頭.

"是啊.不過是藏品,怎麼?你對它有興趣?"洪濤有些訝然地問.

左亭衣立即道:"你馬上把這張卡送過來."

"馬上?"洪濤表情有些愕然.

"對!馬上!"左亭衣感覺自己似乎隱約抓住了什麼,不過他很又改變了主意:"還是我到學校吧.你呆在學校,我馬上就到."說完,他便關掉了度儀.

"一張卡而已,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地."洪濤嘟囔著.陳暮和曼思盈兩人再也沒有說話,一路默默前行.陳暮是在思考問題,而曼思盈也不知在想什麼.

直到快到陳暮所在的別墅,曼思盈才停了下來.陳暮也不由也停下腳步,看著她.

"能見到你一面,真的很開心.你快走吧,得罪了左家.你留在這里太危險了.走吧,離開東商衛城,不要再回來了.好好保重!"曼思盈關切而輕柔道,旋即嫣然一笑:"上次.真的謝謝你了!"

注視著眼前這位美麗的少女.聽著她對自己的關心和祝福,陳暮心下感動,他沒有多說,深深地朝她看了一眼,重重地點頭:"你也保重!"

說完,他轉身便快步朝別墅跑去.

望著陳暮遠去的背影,曼思盈的目光有些癡了.

大約過二十分鍾,左亭衣便找到了洪濤.兩人在一家學校的一家飲品店碰頭.

"干嘛這麼火急火燎?"洪濤很是不解地問.

"那張卡呢?"左亭衣反問,曼思盈都制作不了的卡片.他怎麼會沒有一點興趣?然而最關鍵地問題卻並不是這.當洪濤說起那人是今年新來的贊助班生.便引起了左亭衣的注意.

今年由于星院的到來,許多身份複雜地人進入了東衛學府,而他們.大多便是選擇了贊助班!

對于左家來說,這些人是不安定地因素.

左亭衣曾和父親討論過星院的事情,他們都認為,星院絕不可能鬧出這麼多的聲響後就這樣永遠抽身而退.星院這是以退為進文學,他們一定會再次來到東商衛城的,雖然無論是他還是他父親,都不知道星院的目的是什麼.

一定還有人混在東衛學府等候時機,而這些人,便是他們需要重點關注的人.當然,左亭衣只是想找到這些人而已,他並不會采取過激的手段.沒必要在這個時候和這些人的背後地勢力交惡,他可不是吳摶那樣沒腦子地人敏銳,安全,謹慎,便是左家對待這件事的態度.

接過洪濤來的碩大"泥鰍"氣流卡,左亭衣顯然對它地塊頭有些吃驚.他接受的都是最傳統最正規的制卡學教育,而像梭車之類東西,他沒有任何興趣,也從未接觸過.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梭車用的氣流卡,和他平時制作的卡片有著截然的區別.但是對他來說,並不會對他造成太大的障礙.

他開始仔細地研究起來"泥鰍"氣流卡的構紋.

洪濤悠哉悠哉地喝著飲料,他太了解左亭衣了.一旦某張卡片引起了他的興趣,他可以廢寢忘食地研究它.沒有半個小時,這家伙根本不會抬頭看自己一眼的.

咬著吸管,洪濤瞥了一臉專注的左亭衣一眼,心下卻是輕歎一聲.假如左亭衣不是出生在左家,他一定會成為一名優秀的制卡師吧.

可惜……

自己的這位摯友,已經不得不開始放棄,並且遠離自己的理想.想到這里,洪濤心中不禁慶幸自己的幸運,他父母一直很尊重他的選擇.

一個小時後,左亭衣忽然抬起頭,面上如同罩著一層寒霜.

"他是陳暮!"左亭衣的話帶著強烈的肅殺.

左亭衣的話險些令洪濤把嘴里的飲料噴了出來.

"不可能!他怎麼可能是陳暮,那家伙的相貌我記得很清楚."洪濤不以為然道,姚克和陳暮完全沒有任何一丁點相似的地方.

"他是陳暮!"左亭衣的話沒有絲毫動搖:"這張卡片里面的特殊結構和《邂逅》非常相似.會這種結構的人,就算不是陳暮,也是和他關系非常親密的人.這是同一項技術!"左亭衣非常肯定,他心中有一絲擔憂,假如陳暮身後還有其他人,問題就變得更棘手了.

陳暮再怎麼厲害,只要他是一個人,那他的威脅也非常有限.可如果他隸屬于某個勢力,或者他有其他的同門,那危險性就直線上升.

兩個勢力交戰,牽扯的東西太多,也要慘烈得多.

洪濤對左亭衣在卡片方面的判斷從來不懷疑,他本身也是一個聰明人.他馬上想到陳暮的異樣,不禁恍然大悟:"很有可能!我說他怎麼會對我有一絲敵意啊,原來如此.他肯定是認出我來了,乖乖,要不是我感知敏銳,還真察覺不到.這家伙可真是隱忍啊,是個狠角色.哎,對了,曼思盈對那家伙那麼火熱,是不是她也看出來了文學?"

左亭衣面無表情,激活度儀,迅速命令自己的手下去查這位叫姚克的家伙各方面的資料.

他沒有想到,誤打誤撞地查到了陳暮的線索,而他這看似謹慎穩妥的行為,卻讓他失去了抓捕陳暮的最好時機.

這時,陳暮已經坐上了去往阿美城的長列梭車.

和曼思盈告別後,陳暮沒有浪費一秒鍾,他知道自己的時間很緊迫,如果能早一步離開東商衛城,自己也安全的機率也高了一分.

回到別墅的陳暮飛快地整理東西,以後這里就不會來了.把所有的錢卡帶上,至于那些有用的卡片,他一向隨身攜帶.除此之外,他還帶了一些魔鬼女配制的傷藥.

在他練習閃躲在的時候,經常受傷,全都靠這些傷藥,它們的療效非常出色.

帶著這麼多東西,他便坐上了前往阿美城的長列梭車.這種方式並不安全,但是對他來說,他的能力還不足以在野外行走.

很快,左亭衣的手下立即查到了關于姚克的一切資料,包括他現在所住的別墅.果然,他們從這些資料中找到了許多蹊蹺之處.

左亭衣當機立斷,左家的卡修以最快的速度包圍了陳暮的別墅.

然而他們卻撲了空.

這令左亭衣的心情變得無比糟糕.對陳暮的抓捕,左家花費了相當龐大的人力物力,甚至動用了非常多的關系渠道,但是依然一無所獲.好不容易自己眼看就能把他抓住,又讓他給溜掉了.

"少爺,查到了,他在兩個小時前,坐車前往阿美城.現在應該還沒到,如果我們聯系阿美城的人手,應該還有很大的希望."在東商衛城,左家的情報收集能力很強.

但是素來決斷的左亭衣猶豫了.

阿美城是甯家的勢力范圍,他們的曆史比起左家更為悠久,對阿美城的控制也更為有力.在東商衛城,還有幾個勢力能讓左家頗為忌憚的.但是在阿美城,沒有人能對甯家構成威脅.

像甯家這樣的絕對控制者,斷然無法容忍別人在自己的地盤如此公然挑釁.

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