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八十九節 光芒與警惕
洪濤和曼思盈來到陳暮所在的班級時,整個班級立即就是馮子昂,也不由露出詫異之色.

一位是東衛學府聲名最著的天才卡修,一位擁有極高人氣的美女制卡師,兩人結伴來到被稱為"垃圾收容場"的贊助班,想不引起轟動都難!

但是今天最耀眼的明星注定不是他們倆,而是那位沉默寡言的姚克.他戴著鑲滿寶石的女式度儀,這個滑稽無比的畫面今天在眾人眼中,卻是愈發地神秘和另類.

馮子昂下課之後,並沒有馬上離開教室,他也很好奇洪濤和曼思盈到這里來做什麼.

"請問你就是姚克同學嗎?"曼思盈的話輕柔地像風一樣.

陳暮身後的同學齊齊露出享受的表情,在這一刻,幾乎這個班上所有的色狼們都暗下決心,他們從此將成為思盈小姐的鐵杆粉絲.

就連鳳和丫丫也對曼思盈的容貌和氣質感到驚豔.

"是."陳暮平靜地點點頭.

任誰也想不到,美人當前,他心中卻是何等凜然!他認出了洪濤,上次洪濤和阿拉貢保鏢之間的對戰在他腦海中留下了極深的印象,那是他第一次見到卡修之間的戰斗.

他同樣記得很清楚,洪濤和左亭衣之間的關系.他不由暗自警惕,精神高度緊張,倘若稍有不慎,對他來說,情況便會變得非常不妙.洪濤和左亭衣的關系,也令陳暮對他沒有任何好感.

反倒是對于曼思盈,他並沒有太多的印象.上次的挺身而出,他認為自己欠她的人情已經還了,而曼思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迅速下降為普通地陌路人.更何況,那天事發時.他並沒有注意曼思盈的相貌,所以一時之間,沒有認出來.

一見陳暮承認自己是姚克,洪濤大喜,連忙道:"聽說你能做'泥鰍’?"

"泥鰍"……"泥鰍"……又是"泥鰍"!

班上的同學沒想到洪濤也是為了"泥鰍"氣流卡而來,這些天前來找姚克購買"泥鰍"的人實在太多了,他們都已經習慣了.

可是……

他們的目光落在曼思盈身上,這不是有曼思盈小姐嗎?曼思盈可是學校公認的實力派制卡師,她並不是只因為容貌才受到如此眾多男生追捧.

除非……除非曼思盈小姐也制作不出來!

腦子轉得比較快的學生登時被自己的這個猜測嚇倒了.

這怎麼可能?曼思盈的實力在中級組制卡學員之中.也能名列前茅.她都無法制作地卡片,那該有多難!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說姚克的水平已經超過了曼思盈?

越來越多的人反應過來,他們不能置信地看著陳暮.

在這一刻,陳暮成為所有人視線的焦點,也成為教室內最耀眼奪目的人!

馮子昂十分吃驚地看著陳暮.姚克是整個班上最認真也是最有實力的學生,這一點是所有老師公認的.馮子昂也同樣知道,每一位制卡師都有專精地卡片類型,一位級別更高的制卡師制作不出某種類型的低級卡片.這也是非常正常的.

可是,這些依然無法讓他保持平靜!曼思盈的實力,他有所耳聞,像這類的基礎紮實的制卡師,對于普通的低級卡片也應該不在話下.除非……除非這張低級卡片並不是普通的低級卡片!

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姚克又怎麼能夠制作成功?姚克所學地科目決定了他根本不可能達到這個地步,他現在所學的知識只是一些非常基礎的內容.而他平時的功課也看不出任何特別的地方.其實在許多老師眼中,姚克都只是一位天賦普通,但是學習態度認真的學生.

而這"泥鰍"又到底是什麼卡片?

馮子昂一肚子地疑問.但現在顯然不是詢問的好時機.

洪濤的感知極為靈敏,他敏銳地察覺到對方隱藏得極深的一絲細微的敵意.不過他並沒有太在意,這種情況他不是第一次遇到.他在學校名頭到底頗大,普通的卡修往往對他有一絲敵意,這里面嫉妒的成份居多.

不過對方是一名制卡師,這倒有些令他意外了.不過想想.如此有實力的一位制卡師,卻在贊助班,大概對自己這些頗有名氣的人有些不喜歡,倒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想想,洪濤也就釋然了.

曼思盈眼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地驚訝,她覺得眼前此這位姚克自己似乎在哪里見過.可每當仔細打量他的臉時,她又無比確定,自己一定沒有見過這人.

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不過她並沒有表露自己的驚訝,而是在一旁安靜仔細觀察這位叫做姚克的同學.

洪濤呵呵一笑:"我想買輛火蜉蝣送人.可花花那里沒有'泥鰍’氣流卡了,我只好來找姚兄弟了.我也知道姚兄弟現在已經不做'泥鰍’了,但還是請姚兄弟賣個面子,以後用得了我洪濤的地方,支會一聲就是!當然,材料和費用自然沒問題."

此語一出,教室里立即響起一陣輕輕的嗡嗡聲.鳳和丫丫臉上的驚訝更濃了,她們可知道洪濤這句話的份量.在學校里,有洪濤這樣一個強援.那基本就沒有人敢惹你.

無論在哪里,人與人之間的爭斗都永遠存在地.更何況在這個基本上都是富貴子弟的東衛學府.

像曼思盈,就因為家世普通,所以阿拉貢他們才敢騷擾調戲.可自從上次左亭衣洪濤把阿拉貢送到風紀處後,便再也沒人敢調戲她了.

曼思盈目光閃動,輕輕而帶著幾分笑意道:"'泥鰍’氣流卡地難度太大,我也無法制作,所以只有來找姚兄了."

原本低沉的嗡嗡聲頓時安靜下來.剛才他們的猜測是真的!這個無以倫比的沖擊讓他們所有人都閉上嘴.

陳暮心思電轉,思忖自己地處境.從洪濤的表現來看,他應該沒有看出自己的偽裝.這讓他稍稍松了口氣.

答應還是不答應?陳暮心中思量一番,迅速做出決定,答應洪

雖然不喜歡洪濤,但是眼下安全第一,沒必要惹出不必要的麻煩.如果拒絕洪濤的請求,洪濤雖然不至于當場翻臉,卻一定會暗中調查自己.雖然魔鬼女做出了一系列的安排,但是只要洪濤一查,那自己會有許多地方露出破綻.

看來自己要盡快離開這里.陳暮已經開始嗅到一絲危險的味道.

洪濤心下微微詫異,他察覺到對方的緊張和如臨大敵,這讓他不由有些疑惑.

"好."陳暮痛快地答應,剛剛有一絲疑惑的洪濤頓時喜出望外,只要對方答應就好.他最怕遇到那些脾氣古怪地家伙,這些家伙軟硬不吃,他又不好用強.既然能順利解決,那是最好的結果.

"那就多謝姚兄弟了."大喜之余的洪濤也忘了剛才自己那一絲疑惑.

"對這'泥鰍’氣流卡,我有不少疑問之處.不知姚兄有時間能指點一下小妹麼?"曼思盈插了一句,她似乎對這句話也有些不好意思,玉臉微紅.

天啊!這算什麼?約會的暗示嗎?這還是有著玉女之名的曼思盈小姐嗎?班上的那些剛剛成為曼思盈鐵杆粉絲的男生目瞪口呆,教室里的溫度倏地急劇升高.

洪濤吃驚地的看著曼思盈,他有些懷疑自己地耳朵是不是聽錯了.

陳暮搖搖頭:"對不起,我沒時間."心下警惕的陳暮此時腦海中滿腦子是如何離開這里,如果脫身,自然不會答應曼思盈的這個請求.再加上"泥鰍"里面所包含原始籌的思想,這也讓他更為小心,哪敢輕易告訴別人.

所有人都發現自己的有腦子有些發蒙.就連洪濤也不例外.

這家伙果然是一根筋啊!洪濤有些慶幸自己的運氣好,剛才姚克已經答應了幫他制作"泥鰍".而鳳和丫丫看向陳暮的目光充滿了怪異.

曼思盈臉上也沒有被拒絕的尷尬和惱怒,而是緊跟著一句:"姚兄請放心,我很安靜,不會耽誤你的工作的."

教室里幾乎所有人在一刹那間徹底石化.

陳暮有些奇怪,這個女人怎麼如此糾纏不休?他剛想開口再次拒絕.忽然傳來幾聲咳嗽聲,打破了教室里地寂靜.

咳嗽的是馮子昂,他越眾而出,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姚克啊."馮子昂一副慢條斯理語氣,好整以暇的表情.

"老師."陳暮微躬身子.

"同學之間,互相幫助,可是每位同學都應該具備的品質哦.曼思盈同學對'泥鰍’氣流卡有所疑問,向你請教,那你們就好好交流交流一下嘛.曼同學的制卡造詣也非常紮實,對你也是大有裨益.相互交流.相互進步嘛."

馮子昂微帶著得意,自己今天居然能講出這麼有水平地話,可真是難得啊.他對其他同學投來的怨毒目光渾不在意,在他心目中,姚克是他們所有老師的得意子弟,和其他那些紈绔垃圾可是有著本質區別.

既然馮子昂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這番話,陳暮自然無法拒絕.

他無奈道:"是."

"謝謝老師!"曼思盈臉上的那一絲羞澀還未褪去,直把周圍的同學看得心浮氣躁血氣上湧.

陳暮收拾東西,和老師道別.朝洪濤點頭之後,便朝門外走去.曼思盈緊跟在他身後.

兩人一出門,教室里登時便炸了起來.所有人都極為興奮而熱烈地討論剛才發生在他們眼前那不可思議的一幕.

所有人都知道,不需要到明天,這件事便會傳遍整個學校.

陳暮和曼思盈並排而行,他注意到路人不時地把目光投向他們這邊.這讓他不由皺起了眉頭,他現在最不想的就是引起別人的注意.

但是沒想到事與願違,現在自己反倒成為焦點人物,他心下苦笑.這也更堅定了他離開的決心.今天這件事,把他推向了最閃光最耀眼地地方,那樣自己的偽裝將無所遁形.

耀眼的舞台注定不屬于自己,自己更適合悄然生活在黑暗的角落,就像魔鬼女所說的那樣.

自己的處境已經開始變得危險起來,這讓他下定決心盡快離開這里.等不等魔鬼女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繼續呆在這里,自己隨時可能被左家抓捕.

兩人並排行走在街道上,陷入沉思的陳暮一言不發.他沒有注意到曼思盈特意放慢步子,落後他兩個身位.

就是這個背影啊!曼思盈怔怔地注視著這個曾在自己腦里不斷出現的背影,心中卻是五味雜陳.那天,她便是被保護在這個背影後,她也是這樣注視著這個背影.

"陳暮."她輕輕吐了兩個字.

前面的姚克一僵.

陳暮地心忽然間跳到嗓子眼,就像遇到了危險的野獸,全身地汗毛陡地豎了起來.可是,周邊來來往往的行人,他只有強自按捺下出手的沖動.

"放心,我是不會害你的."身後傳來曼思盈幽幽的聲音:"你大概不記得我了.上次,你保護過我.我不知道你怎麼與左家結怨的,你……還是快點離開這里吧."

"保護過你?"陳暮聲音有些沙啞.忽然間被別人這樣揭穿身份,他就感覺腦子挨了狠狠一捶,心態再也無法保持平靜.

"呵呵,也許你忘了.很久以前的事了,就在學校里,在看卡影的時候,還記得嗎?你用的椅子,當時你還有個朋友和你在一起."曼思盈的聲音飄渺得有如云端,卻徹底地把陳暮的記憶喚醒.

"哦,是你."陳暮沒有放松警惕,問:"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我見你第一眼就覺得在哪里見過你,可是不敢肯定.剛才我從你身後看到你的背影,才敢肯定."曼思盈的眸子漸漸亮了起來.

這個回答超乎陳暮的意料,不由暗自驚歎,心下擔憂更重了幾分,不知道洪濤有沒有認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