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八十七節 八百萬?
到左亭衣走進家門,左棠立即蹦蹦跳跳地跑到左亭衣他的胳膊.

"哥哥,想我了沒?"左棠嬌憨地仰起臉.

左亭衣冰冷的眸子中里閃過一絲暖意,這些天的疲倦似乎也在這一刻不翼而飛.輕輕一笑,手揉著左棠的小腦袋,嘴里道:"今天遇到什麼事了,這麼開心?"

"我今天坐了鳳姐的火蜉蝣,好好玩啊!好靈活的梭車,就像魚兒一樣,而且好漂亮呢!"左棠興奮得幾乎都快跳起來.

左亭衣不知道火蜉蝣是什麼,不過能猜出個大概,見左棠如此開心,這些天陰郁的心情也不由變得晴朗開來:"呵呵,那麼喜歡,要不要哥哥送你一輛?"

"好哇好哇!"左棠的模樣似乎高興得恨不得飛起來,不過她很快皺起眉頭:"可是,哥哥,火蜉蝣買不到哦."

左亭衣伸手很輕柔地把左棠皺起眉頭撫平,笑道:"哪有買不到的梭車,就是再貴哥哥也幫你買一輛好不好?"

"可是……可是……"左棠還想說什麼,卻被左亭衣打斷:"好了好了,不許皺眉頭!會變丑的.這件事交給哥哥就是了."

正在這時,仆人向前:"少爺,老爺吩咐您回來就請立即去書房."

"知道了."左亭衣的表情恢複淡然,右手寵溺溺地拍了拍左棠的腦袋,便朝父親的書房走去.

看到有些削瘦的左亭衣,左天霖眼中的關懷一閃而逝,不過神情依然是那般波瀾不驚.

"您找我?"左亭衣恭聲問,由于年齡漸長的原因,他已經開始逐漸接手家里的事務,畢竟他是左家下一代族長.

"嗯.坐下吧."左天霖溫言道.

左亭衣正襟端坐.背脊筆挺,他在等父親訓話.

"你這段時間地進步很大."左天霖罕見地贊許了他最近的工作,看到左亭衣依然正襟端坐,神色平靜,沒有絲毫得意,心下不由更為寬慰.

稍稍停了下來,他繼續道:"以後你去學校的時間會越來越少.我老了,你要開始學著接手家里的事情.不過從現在來看,你做得很不錯."

"是."左亭衣微微躬身回答.

"哦.對了,有沒有陳暮的消息?"

"還沒有."

"嗯,那你去忙吧."

左亭衣從書房中退了出來,心情就像屋外陰沉的天氣.就像有塊石頭重重地壓在心頭,雖然很早他便知道了自己的命運,可當這一天真的來到,他還是有些不能釋然.他明白這次父親找自己雖然沒有談什麼事情,但言下之意很明確,自己到了該告別學校的時候了.

眼前浮現剛才父親說自己老了時地疲態.左亭衣心下一酸,嘴里滿是澀然.對左家來說,一個制卡師無論如何也沒有未來左家家長重要.從他一出生,就沒有選擇.

忽然他看到正在院子里蹦蹦跳跳玩耍的左棠,心情頓時舒緩了許多.他撥通了洪濤的通訊卡,洪濤自從星院王澤上次指點之後,更加用功,現在整天沒日沒夜的地訓練.

洪濤一接通便大嚷:"你這家伙有多久沒來學校了?這偷懶也偷得太過份了吧!你可是風紀處的."

左亭衣面無表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事."

洪濤話語一窒,左亭衣的近況他如何不知道.然而這是每個大家族子弟都需要面對的問題,更別說左亭衣這個已經被指定的未來族長.

"我說.你們把人家陳暮構陷得也太狠了吧!好歹人家幫過我們一次."洪濤只好岔開話題,故作大驚小怪道.因為抓捕通告上有陳暮地影像,洪濤和左亭衣對上次拎著凳子挺身而出的陳暮印象很深,一眼便認出來了.

洪濤可沒有半點替陳暮打抱不平的意思,犯不著因為這點小事得罪左家.他這麼說,只是把它當一件笑話來說.

"我是來找你幫一件事的."左亭衣沒搭理洪濤這一茬.徑直道.

洪濤一臉奇怪:"你居然也有事需要我幫忙?今天古怪的事還真多啊!"

"棠棠喜歡一輛叫火蜉蝣的梭車,就是林鳳手上的那一輛.這車是一輛改車,你幫我打聽一下是誰做的,買一輛下來,價錢貴一些也沒關系.我最近沒時間去學校."左亭衣一邊平靜地說,一邊注視著不遠處玩耍得正起勁的左棠.

"原來是我們的小公主要啊!沒問題!這事包在我身上!"洪濤胸脯拍得震天響,左棠一直很得大家喜愛,洪濤也一樣非常寵著

解決了這件事,左亭衣收回自己地目光,步履穩定地向前走.他還有許多事沒有完成.

呼!陳暮滿身大汗,如同剛從水里撈出來一般.其實他的確也差不多剛從水里撈出來,"箭魚訓練",哦不,確切地說,應該叫做"泡泡魚訓練",也是在水中.

水中強大的水阻,讓陳暮吃足了苦頭.特別訓練時間一長,這點感受尤其明顯.由于在水里發勁要調動全身的力氣.這也導致他全身無處不是酸痛異常.

沒有魔鬼女的指導,他只好自己摸索.魔鬼女教給他的閃躲技巧和水中發力技巧相結合.不過從目前來看,他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地努力.

好在他從一開始便沒有認為這是一項很容易完成的挑戰.

魔鬼女還是沒有回來,出神地望了一會窗外,陳暮便在黑暗中睡著了.

班上很熱鬧,他們像在熱烈地討論著什麼話題,走到教室門口的陳暮發現了這一罕見現象.對于這麼一幫紈绔們來說,這麼早,居然有這麼高的出勤率,簡直和太陽從西邊出來的概率一般無二.

當陳暮走進教室,教室的聲音忽然一下子變小,緊接著一片安靜,他們的目光齊刷刷地轉到他身上.

陳暮心下微驚,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身上,很正常,沒有什麼怪異的地方.

在眾人整齊的目光中,陳暮神情如常,心中卻是非常警惕.

一步一步,陳暮所有的神經全都緊繃起來,假如稍有風吹草動,他立即會做出應變.

空氣仿佛凝固了一般,陳暮小心翼翼地邁著步子,臉上還要裝出一份和平時沒有區別地表情.

從教室門口到他的座位,只有幾步的距離,在這一刻卻讓陳暮感到出奇的漫長.

這氣氛,實在太詭異了!

不知不覺中,他的後背已經沁出一層細密的汗珠.他到底是心虛.

直到他坐了下來,教室里還是詭異的安靜.

打破這幾乎令陳暮窒息的安靜的是鳳和丫丫.

兩人跑到他地座位前,鳳很是興奮道:"姚克!你太厲害了."一旁的丫丫雙眼忽閃忽閃地看著陳暮,似乎想在他身上看出什麼不同尋常地地方.

"怎麼?"陳暮故作平靜地問,他還沒弄清楚狀況.

"你不知道?"丫丫很是驚詫.

陳暮搖搖頭:"不知道."

仔細地觀察陳暮的表情,覺得不像作偽,丫丫才半信半疑道:"昨天對抗賽扳手贏了!"

"哦."陳暮聽到這話,覺得可能不是什麼壞事,心才漸漸放了下來.

"你居然一點都不激動?你怎麼可以不激動呢?"丫丫像看外星人一樣地看著陳暮.

陳暮徹底無語.大概只有這幫窮極無聊的家伙,才會弄這個所謂的對抗賽.也只有他們,才會無聊到為這個所謂的對抗賽而激動吧.

"是啊是啊!你怎麼能不激動呢?"鳳同樣是一臉興奮:"我們昨天觀看了那場對抗賽,太精彩了!你不知道扳手奪冠後,那些家伙全傻住了!哈哈!太棒了!所有的火力全都被能量罩抵下來了."

"哦."陳暮不咸不淡地應了句.心下徹底放松了,原來這些人是因為這件事.那就沒有什麼危險了,想想自己剛才的反應,的確有點過激.

"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扳手那張能量罩卡居然是你做的.你太厲害了!剛才扳手還來找過你.這次對抗賽的彩頭是一千萬,加上下注的,扳手這次起碼賺了三千萬.按照規矩,他要分你四分之一.哇,差不多八百萬啊,從小到大我還沒自己賺過這麼多錢呢."丫丫有些羨慕道.她倒不是因為這八百萬而羨慕,而是覺得陳暮能夠自己賺這麼多錢,她覺得很厲害.

"八百萬?"陳暮一驚,這個數字大概是他所聽過的最大一筆錢了.但他對這筆錢沒有什麼貪念,自己用一張三星幻卡從扳手那里換來並行結構,光這點,他就覺得賺了.

這幫人,燒錢燒瘋了!這是陳暮第二個念頭.

不過僅限于這兩個念頭,陳暮便恢複正常了.難怪這些人剛才看自己的目光有些詭異,大概也是被這八百萬震住了吧.陳暮如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