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八十六節 並行結構
的直徑大約在三十厘米,應該是一個碟形底座.它太複雜,三個骨架交叉在一起.在到處散落堆放的零件之中,它並不起眼,然而陳暮卻一眼便注意到了它的存在.

因為這個底座上放置了三張卡片.

陳暮情不自禁地走到這東西跟前.

三張卡片分別安置在三個金屬骨架上,每個金屬骨架都有一個卡槽.三張卡片之中,有一張是能量卡,另外兩張,一張是氣流卡,另外一張卻是三星幻卡.

只要涉及到卡片,陳暮總是很快做出判斷.這張三星幻卡能夠釋放一個棗核形的能量護罩,想必應該是起保護底座的作用.如果不是他上次修複過一張能量罩幻卡,只怕這次他還認不出來這張卡片究竟是何種卡片.不過眼前這張能量罩幻卡比起他上次修複的那張,要差得遠了.

仔細端詳這個卡械,陳暮不由大感興趣.他雖然不明白這個卡械的原理,卻能看出設計者在對卡片使用上的意圖.這是他第一次見到能夠讓兩張卡片同時起作用的卡械.

"姚兄對卡械也感興趣?"忽然身後傳來一個聲音.

陳暮抬起頭,是剛那位朝自己發問,喚作扳手的那名銀發肌肉男.

看了一眼那些正打算去試車的家伙,陳暮不答反問:"你怎麼不去看試車?"

扳手咧嘴一笑,帶著幾分不以為然道:"花花做出來的東西肯定是非常不錯的.況且真正的調試可不是試車能夠看到的,那要經過專業的調試.我估計鳳一定沒這個耐心."

想想鳳地性格,陳暮贊同道:"也是."

"沒想到姚兄居然能夠仿制'泥鰍’,真是厲害!就算是左亭衣,只怕也不一定能夠成功吧.贊助班可真算是藏龍臥虎啊!"扳手饒有興趣地看著陳暮.只是這話卻頗含深意.

陳暮心中微凜,他沒想到制作"泥鰍"居然會讓扳手產生這類想法.

"這對他來說,很簡單."陳暮隨口說道.他可是不會承認這有多難,那可不就等于說自己很厲害嗎?

扳手卻是一愣,陳暮這句話,聽起來似乎和左亭衣很熟的模樣.

就在他咀嚼陳暮話里的深層含義時,忽然被打斷.

"這是什麼東西?"陳暮指著地下的碟形底座問.

"這是我制作的一件飛行器,是為對抗賽准備的,呵呵.粗陋得很,姚兄還請不吝指教."扳手雖然長得三大五粗,但是說起話來,有進有退,不是那種無腦之輩.

"對抗賽?"

"社團間搞的一個活動,就是飛行器在火力網中飛行,最後能達到終點的就贏了.起初只是考驗飛行器的靈活性,還有選手地操作技巧.呵呵,我這人笨.也只能想到笨方法."

"用幻卡?能量罩?"

"呵呵,姚兄果然一眼就看出來了.的確,我想,不如干脆給它加個保護罩,硬抗到底,也算是鑽了一個空子吧."扳手豪爽地笑道.

"好主意."陳暮點點頭,這個方案可謂以力破巧,他旋即說出自己心中的疑問:"你是怎麼解決兩張卡片同時使用的問題?"

"這個嘛……"扳手一臉為難地攤攤手:"這個技術可是我花了不少時間研究出來……"

"條件!"陳暮很是干脆地打斷他.

"哈!姚兄果然是快人快語!"扳手大笑道:"這張三星幻卡雖然我花了一百多萬,但是效果卻是一般,我想姚兄能幫我制作一張能量罩幻卡.當然材料由我來承擔.只要姚兄答應,小弟馬上把關于這個結構所有心得雙手奉上."

"好!"陳暮毫不猶豫地答應.

"一言為定!"扳手大喜:"既然如此,那小弟來替姚兄詳細地介紹一下這個並行結構!"

回到家中,陳暮的心情非常不錯.扳手的那一套並行結構對他的啟發非常大.他一直苦苦找不到眉目的簡單水世界的簡單版現在他終于看到了一絲曙光.

陳暮現在要做地,就是徹底消化今天從扳手那里獲得的知識.

周末的時候,陳暮再一次來到阿美城.

"邀請?"陳暮有些奇怪地問.

店主連忙點頭:"是的.甯夫人希望能當面感謝您."看到陳暮一臉不感興趣的表情,他又連忙道:"甯夫人為人非常好,她是真正的甯家人,雖然這些年都是一個人過."

店主忍不住提醒一下陳暮甯夫人的身份.

"替我謝謝甯夫人的好意."陳暮想了想,還是拒絕了:"修複卡片,只是我的工作,並沒有什麼值得贊賞的地方.而且我最近地事情很多,沒有時間."

他最近的事情的確很非常多.



問題解決了,簡單水世界的簡單版他也需要著手制作他還欠扳手一張能量罩幻卡.

但是這句話.聽在店主耳朵中,卻難免有幾分傲慢之感.店主心下苦笑,卻在想該怎麼給甯夫人答複.但是眼前這位少年,也同樣是他得罪不起的,他以後需要仰仗陳暮地地方還很多.更何況,東衛學府學員的家庭背景,出現大人物的概率實在是太大了一些.

這次他又帶了十張三星卡片回去.雖然最近他的手頭上資金寬裕,但是他還是不敢掉以輕心.需要用錢的地方實在太多了,稍有不慎.自己的資金就緊張起來.

整整花了兩周的時間,陳暮的"箭魚訓練"終于完成了.他並沒有完全采用扳手的並行結構.而是把它容納入卡片之中,嚴格地說,是用一張卡片來代替並行結構.

這張卡片被陳暮命名為"並行卡".它除了能夠讓多張卡片同時使用這一個功能外,再也沒有其他功能.這也是陳暮制作的第一張完全沒有標准結構地卡片,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相當于發明了一種全新的卡片.

他並沒有因此而有絲毫得意,並行結構是扳手發明的,而他只不過把它壓縮到了一張卡片上.更何況,和那張神秘卡片營造出來的簡單水世界相比,這並行卡的效果只能算得上差強人意.

加上並行卡和能量卡,"箭魚訓練"總共需要五張卡片,這也意味著他需要去換一個有五個插槽的度儀.

他買了一個普通的五槽度儀,這就花掉了他將近五十萬,這讓他都不由考慮自己是不是需要去研究一下度儀的結構.

到目前這止,這最新一版的"箭魚訓練"花掉了他整整一百萬.一百萬一百萬地燒,他現在都已經對這些數字有些麻木了.

五張卡片已經全部插入度儀之中,他按下激活鈕.

一個全新地簡單水世界!一個陳暮自己親手制作而成的簡單水世界,盡管這個水世界是如此地簡陋,但是當他進入之後,心下充滿了成就感.

眼前無數泡泡魚的悠閑地游動,成群結隊.但是可別小看這些可愛的泡泡魚,它們的速度和靈活性,和簡單水世界里面的那些三角箭魚沒有任何區別.這里的水壓和簡單水世界里也完全一模一樣.

在這里面進行訓練就不需要擔心受傷的問題.這些圓頭圓腦的泡泡魚撞到身上雖然會有感覺但是卻並不痛,也不會留下任何傷痕.

如果在這里面訓練閃躲,陳暮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完成簡單水世界里的箭魚挑戰.他很好奇,假如自己完成箭魚挑戰,會得到什麼獎勵.

他的日常訓練項目又多了一個.

只是……魔鬼女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呢?陳暮心中有些不安,離魔鬼女消失了已經有好幾個月了,一直沒有任何一點消息.

魔鬼女沒有回來,他也只能繼續把這身份偽裝下去,他沒有選擇的權利.

回到校園里,關于陳暮制作"泥鰍"的消息早就在班上傳開了.同學看向他的目光如今無不帶著幾分尊敬和崇拜,和以前單純的畏懼有著天壤之別.

說起來也是頗有意思.陳暮制作"泥鰍"氣流卡的消息在贊助班之間傳得最廣,這些紈绔們大多都喜愛卡械和改車.所以他們明白"泥鰍"的價值,但是在整個校園里,陳暮還依然是聲名不顯.

"泥鰍"?那是什麼?

一心上進的學員們對這些玩卡械梭車的紈绔們本身就不屑一顧,自然也就不會去關注這些消息.再說了,在他們看來,贊助班上如果也能出制卡高手,那除非東衛學府已經成為星院這樣的大學府才有可能.

但是班上同學的崇拜的目光依然讓陳暮暗自警醒,外面可到處貼著緝拿自己的通告,一步稍有不慎,那就是死路一條.他現在暗自慶幸自己給扳手制作的那張能量罩幻卡並沒有完全照搬甯夫人的那張幻卡.給扳手制作的那張幻卡,比起普通的能量罩幻卡要強一點,但是還是沒有太出格.

這段時間不斷地有人來找他,希望能夠購買"泥鰍"卡.鳳的那輛"火蜉蝣"已經成為東衛學府改車***里最有名的一輛梭車了.許多人甚至認為它是整個東商衛城最靈活的梭車.

不過這些人的請求全都被陳暮推掉了.錢雖然很重要,但是很顯然,性命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