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八十三節 泥鰍氣流卡
既然接到了生意,陳暮當天便返回到了東商衛城.他小時來阿美城,就是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左家的勢力在東商衛城很強大,但是出了東商衛城卻不算什麼.倘若不是需要等魔鬼女,他也早就離開這里了.

回到家中的陳暮立即開始工作起來,修複卡片這項活的技術性非常強,很多地方他還需要邊做邊學.雖然他已經有過成功修複三星氣流卡的經曆,但是由于手上的三星卡涉及的卡片種類非常多,他需要做的准備工作也同樣也有很多.

倘若是在以前,他斷然不敢打這方面的主意.然而現在在東衛學府,就算是他以前沒有見到的結構,他也可以查詢到相關方面的各項資料.

需要做的功課很多,但也可以學到許多知識,這對他來說,同樣重要.修複卡片他是不能損壞卡片原件,也就是說,他只有一次修複的機會.這也導致他需要把准備工作做得更加充足.

十五張三星卡,在那些精通修複的制卡師手上,修複花費的時間不會超過三個小時.但是對于陳暮來說,這周能完成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周末剩下的時間陳暮都搭在這上面,沒有出家門一步.

三星卡片的種類之繁多,便是那些高級制卡師也不敢保證自己全都制作過,更不用說陳暮這個小菜鳥了.

"什麼?"丫丫張大誘人的小櫻唇,吃驚地看著鳳姐,拼命地搖頭:"我不去!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鳳姐,他哪有你說的那麼厲害?我估計我們學校,除了高級組,大概只有棠棠他哥才有這麼厲害.要不我去幫你問問棠棠?"

鳳歎了口氣:"左亭衣的確是厲害.這我也知道.不過這家伙誰也不搭理,很多人也想通過棠棠去找他制作卡片,但全都被推了回來.你和棠棠的關系雖然好,但這件事左亭衣估計還是不會答應的."

不過她旋即一臉興奮,刻意壓低聲音:"這姚克有兩把刷子.嘿,想不到吧,你地銀星居然能完成S形飄,這太強大了!"

什麼S形飄,丫丫聽不懂.不過她還是堅定地搖搖頭:"你要去找他你自己去,反正我是不想再和這個市儈的家伙打交道.哼,你要他制作一張卡片,還不知道要被敲詐多少!"她一臉氣鼓鼓,顯然還因為上次的事生氣.

"丫丫,我求求你了嘛!"鳳拼命地搖頭丫丫,然後作勢把鮮豔欲滴的紅唇朝丫丫臉蛋上湊:"大不了我犧牲一下色相,親你幾下,十個怎麼樣?要不二十個?"

兩個美女這個姿勢實在太曖昧.直把一旁的同學們看得目瞪口呆,直咽口水.

"怕了你了!"丫丫頓時滿臉通紅,連忙告饒,眾目睽睽之下,她可受不了.不過她旋即沉吟道:"你准備了多少錢,這家伙,估計一定要不少錢的."

鳳一咬貝牙:"只要他做的氣流卡能達到我的要求,我出一百萬歐迪!"

"你瘋了嗎?"丫丫驚呼:"這個價錢,都差不多快能買一輛銀星了.你就用來買一張氣流卡?"

"只要他做的氣流卡能達到我地要求,我就給他!"鳳咬牙切齒道:"你不知道.我都快被溫天明那個色魔折磨死了!"

"色魔?鳳姐,你不是號稱色魔克星麼?"丫丫吃一驚地看著鳳姐,顯然沒想到有人居然能把強悍的鳳姐逼到這地步.

正在這時,陳暮恰好走進教室,兩人立即壓低聲音.

陳暮的腦子里滿是各式各樣的三星卡結構,這之中.他還有許多不甚理解之中.這些問題都是今天需要解決的,他打算先去圖書館.如果到最後還是無法解決的,便去找馮子昂,這便是有老師的好處.

一開始上課,陳暮便把這些問題暫時丟到一邊,專心聽講.他知道,自己的知識結構還是太淺薄了.

剛下課,陳暮准備離開,忽然感覺有人朝自己走近,是丫丫和鳳.

"姚克.我介紹一樁生意給你,有沒有興趣?"丫丫冷著臉問,前幾天早上的事情她還耿耿于懷.

"什麼生意?"生意這兩個字引起了陳暮地注意,他看了一眼兩人.

"你上次修理我的梭車,是不是把氣流卡的原本結構改動了?"丫丫緊緊地盯著陳暮.

陳暮點點頭,神色平靜地問:"又壞了?"

丫丫和鳳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驚.眼前一臉平靜的陳暮在她們眼中愈發流露出一股神秘莫測的味道.

"不是."丫丫連忙搖頭:"是鳳想請你制作一張梭車用的氣流卡,她會提供一些數據參數.當然,她會提供一定的報酬."

鳳有些緊張.連忙道:"只要你能做出來,我願意支付一百萬歐迪."

一百萬?陳暮一愣.心下暗歎這幫富家子女燒起錢來,果然厲害!一百萬用來買一張梭車專用氣流卡,這樣的大手筆,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陳暮有些懷疑地看了兩人一眼,他在思索兩人說話的真實性.

看到陳暮這個神情,丫丫心中一陣不爽,挺起驕人地胸脯,傲聲道:"怎麼?怕我們付不起錢啊?"

陳暮收回自己的目光,目光轉向鳳:"什麼參數?"

鳳立即喜出望外,連聲道:"你跟我來."說完拉著丫丫前面帶路.

陳暮跟著兩人來到學校西北角的一座教學樓里,打量了一下四周,這里他從來沒來過.周圍的學生很多,他們臉上都個個露出興奮與期待的神情,彼此低聲討論著一些他聽得不明白的話題.

鳳和丫丫兩人吸引了眾多地目光,而緊跟在她們身後神色自然的陳暮也收到了不少注意目光.他不喜歡這樣被人注視的感覺,但是為了那一百萬,只有硬著頭皮,跟在兩人身後.

走進這座教學樓.陳暮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進入一

工廠,地面上到處堆積著各種零件,空氣中彌漫著一味.

"這里是學校卡械地各個社團的集散地,這里有學校這方面最出色的人才,有時一些老師也會到這里進行作業."鳳一邊小心地注意地上的零件,一邊向陳暮介紹.她身旁的丫丫皺著眉頭,一只手捂著鼻子,小心翼翼,唯恐地上那些油漬沾上自己價值不菲的鞋子.

"什麼是卡械?"陳暮問.

"卡械你都不知道?"鳳一臉驚奇.不過連忙解釋:"就是使用卡片技術地機械,比如梭車,也屬于卡械."

"哦."陳暮明白地點點頭.

"喜歡卡械的人很多,你會這里看到許多稀奇古怪的卡械,而且還會有一些有趣地比賽.他們之中有些人的成績雖然不好,但是在這方面卻是非常有才華的."鳳顯然對于精通卡械的人頗為欣賞.

陳暮的神情依然平靜,心下卻是暗自點頭.卡片雖然變化無窮,但到底不是萬能,更多的時候.它需要一個載體.被應用得最多地,還是那些卡械,比如梭車,比如熱力煲.高級幻卡固然可以能量實體,但是它實在太昂貴,對能量的消耗也太大,普通人用不起.

當年地大師羅齊,選擇地就是這條路.

只是這些學生,雖然做出來的卡械在陳暮看來精巧有余,實用性卻並不大.比起當年羅齊大師.差了不知多少,就是比起專攻低級幻卡的低級幻卡俱樂部也差之甚遠.

沒有實用價值的東西,陳暮一向沒興趣,他這次來,完全是沖著那一百萬歐迪.

這里座教學樓的地下層被分隔成許多修理間,這些修理間都會被各個社團租用.價格不低.而一層干脆建起一個專用的卡械競技場,供這些卡械狂熱份子們驗證他們瘋狂的想法.當然,想使用的話,你得付錢.

一邊聽鳳介紹陳暮心下一邊感慨,這東衛學府刮錢的本事,比雷子都要強太多.

不過為了保證安全,在收取高額費用之後,學校還是提供了相當不錯的服務.比如這些修理間,全都經過了加固處理,而且還對其供能系統進行了改造.

喜歡玩卡械地人.自然也都是有錢人.想想鳳願意為一張氣流卡花費一百萬歐迪,他就明白了,玩卡械比起制卡更燒錢.

三人來到一間修理間,修理間停放著幾輛造型極酷的梭車.

"嗨,花花."鳳停在一輛紅色梭車前,大聲喊道.

梭車下探出一個腦袋,由于角度的原因,他的腦袋正好在鳳的裙子的下方.

"鳳姐,你今天穿地是黑色的."這名男子吹了一個響亮口哨.嘿嘿一笑.丫丫嚇得向後退了一步.

啪!鳳毫不猶豫一腳踩在這名男子的臉上,一聲淒厲的慘嚎在她的腳下驟然響起.用腳用力碾了兩下.鳳這才心滿意足地把腿收了起回了.

"鳳姐,今天怎麼想到來看我了?難道想我了?"這位名叫花花的男子換下工作服,穿著一花格子襯衫,頭上的發型有如鳥巢,笑起來憑添幾分猥瑣,唯獨臉上那個腳印頗為醒目.

"是啊,我可想你了."鳳嫵媚一笑,修長的雙腿作勢欲踢.花花嚇得連忙跳到一邊去.

鳳看到面無表情的陳暮,趕緊停止打鬧:"我朋友打算幫我制作一張梭車氣流卡,我想來問問你的意見.我想重新組裝一輛梭車."

"氣流卡?"花花以懷疑地目光上下打量陳暮:"他是哪個年級的?"

"我們班的."看到花花撇嘴不屑的表情,鳳有些害怕他惹惱陳暮,連忙道:"問你你就快說,不要廢話."在鳳眼中,陳暮性情不定,陰沉狠辣.

花花見狀聳聳肩,攤開雙手:"既然你這樣說,那就當我沒說."他的神情很快便變得嚴肅起來:"你想要什麼類型車?"

鳳想到那天在高樓間自由快意穿梭的情景,立即脫口而出:"彎道車!"

"你又不比賽,要彎道車干嘛?"花花一臉詫異.彎道車,顧名思義,就是彎道性能出色的梭車,它們一般都不以速度見長,但是在靈活性方面,卻有著極為傑出的表現.但是梭車一般都在天空中飛行,只要不低空飛行,遇到障礙物的機會並不多.

"好玩!"鳳眉眼一挑.

"如果你想要彎道車,那對氣流卡地要求就很高了.我這里有倒有一張經典的'泥鰍’氣流卡,不過這是收藏品,不能給你用.這款氣流卡最適合拿來做彎道車,可惜已經買不到了."花花神情認真道.

"泥鰍"氣流卡,這個名字讓陳暮有些好奇,他實在想不清楚,氣流卡怎麼會和泥鰍這種生物聯系起來.他也開口說出到這之後地第一句話:"能不能把那張氣流卡給我看一下?"

鳳也在一旁幫腔:"我早就聽說你有'泥鰍’了,拿出來我們見識一下嘛!"

"好."花花倒也爽快,跑進修理間儲物室,很快拿出一塊大約書本大小的卡片,唔,應該說板塊更形象一些.

陳暮接過這張卡片,放到面前仔細端詳.一旁的花花連聲提醒:"小心點,別摔壞了!"

這張氣流卡果然和丫丫銀星梭車的氣流卡有不少不同之處.銀星梭車氣流卡釋放的氣流卡非常集中,只朝一個方向.但是這張氣流卡釋放的氣流卡卻能釋放許多股氣流,這些氣流可以彙集在一起,可以分散.

而導致兩者不同的,便是它們之間結構的區別.這張"泥鰍"氣流卡的構思更為精巧,制作難度也非常大.細數之下,它總共能釋放出七股各個方向的氣流,而且每一股氣流的大小都可以調節,這樣精巧的氣流卡他還是第一次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