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七十二節 明碼標牌暴發戶
"怎麼了?一套卡影也能讓我們堂堂邊云制卡師大驚小怪?"旁邊有人打趣道,除了青青外,他們之間都會隨意開玩笑.

邊云的神色卻越來越嚴肅,剛才的隨意早就不翼而飛.他目光專注,緊緊盯著手上那張小小的卡片.

受到他的影響,周圍人的笑鬧聲漸漸變小,隨之安靜下來.眾人的目光都彙集在邊云身上,在他們之間,倘若論及卡片方面的知識,無人能及邊云.

能讓邊云如此慎重的卡片,那自然不是普通貨.不過任憑他們怎麼也想不明白,一星幻卡能有什麼好研究的.

足足過了十幾分鍾,邊云才長長吐出一口氣.早已經好奇這麼久的眾人連忙七嘴八舌地問:"老邊,這里面難道有什麼古怪?"

捏著卡片的一角,邊云把卡片對著光線,眯著眼睛仔細端詳,嘴里接著他們的話:"這張卡片不簡單!"

青青沒想到連邊云也說不簡單,這有些出乎她的意料,首次露出驚詫之色.

邊云看到一臉疑惑的眾人,放下卡片,解釋道:"一星幻卡,按道理,早已經被人鑽研透不能再透了,它的結構始終就那麼幾種變化.但是這張一星幻卡,上面有些結構很奇怪,看不懂."

此話令眾人一驚,剛才看到邊云一臉凝重,他們便覺得不簡單.此時聽到他坦言看不懂,更是大吃一驚.

"誰有卡影播放儀?"邊云掃了一眼眾人,眾人皆搖頭.話一出口,邊云便知道自己問錯了人,這幫人怎麼會對卡影感興趣?

音塵久站了起來,道:"我去借一台."說完立即出門.音塵久斯文秀氣,是第一撥交流生中,人緣最好的人之一.

片刻後,他便提著一台卡影播放儀回來.卡影播放儀也是這些年,隨著卡影的逐漸興起.而出現的一種用品.它能更為流暢,更細致地表現卡影的效果,不過它的價格同樣不低.某種程度上,它是奢侈品.

除了手上的卡影播放儀外,音塵久手上還拿著一套卡影,隨即道:"我去借播放儀的那位朋友,正好也非常迷木雷的卡影,據說這套《師士傳說》也是他們的作品.我就順手借了過來."

眾人七手八腳地騰出地方,他們很好奇,能讓邊云說不簡單的卡影,竟然會有什麼與眾不同.

《邂逅》開演了.只是圍觀者除了青青一人是女子外,其余全是男人.

直等播放完,已經有好幾人忍不住睡著了,要求他們來看如此細膩的感情劇,的確是一種折磨.倒是青青目光閃動,看得頗為入迷.

"很厲害的制卡師!"邊云給出自己高度評價.

"沒看出有啥厲害的."剛剛睜開惺忪雙眼的幾人之中有人忍不住嘟囔道.

邊云搖搖頭:"倘若論制作細致細膩,這部卡影的確不算什麼.這部卡影的真正玄機,在它的容量上.一般來說,像這麼多的影像,它所需要的幻卡數量遠遠超過這套卡影的的數目.也就是說,這套卡影,每一張幻卡釋放的影像要遠遠超過普通一星幻卡.而且你們沒有注意到,它影像的動態表現極為出色,是我看過低級幻卡之中動態表現最流暢的作品之一."

見眾人臉上還是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邊云認真道:"你們不要看不起低級幻卡,越是低級,它的結構越成熟,想做任何一點改動都不容易.這人能在一星幻卡上做出這麼多改進,已經是非常可怕了!"

眾人紛紛坐正身子,很顯然,可怕這個詞對他們的刺激頗大.他們對制卡的了解雖然不如邊云,但這個道理還是懂的.

隨手翻動了音塵久借來的《師士傳說》卡影.邊云道:"嗯,前兩集也用了這種結構,後面的就沒有用了."

"老邊,他們要是有你說的那麼厲害,還用來制作卡影?"音塵久免不了有些置疑.

"我也不知道,也許人家只是好玩罷了."邊云聳聳肩,瞪著他的銅鈴眼,只是以他的體形,做這個動作完全沒有任何幽默可言.反而滑稽無比.

一直在旁邊靜靜聽著的青青忽然插嘴:"據說,東衛學府有很多人想破解這套卡影,但是反而被損壞了好幾台儀器.這種情況在左亭衣身上也有發生."

"損壞儀器?"邊云的牛眼瞪得更大,馬上甕聲甕氣興奮道:"那我要試試."

他取出隨身的卡包,他的卡包猶如他的體形,比起普通人的,要大上好幾倍.好在一旁眾人也早就習慣,見怪不怪了.

他小心翼翼地從卡包內取出一張表面為亮紅色花紋的卡片,然後把它放入自己的度儀之中.他的度儀比起普通人的度儀要大上好倍,這是他自己制作的.它可以同時插入五張卡片,這樣的大家伙也只有他才會用.倘若用來戰斗,實在笨重得像塊磚頭.

"這是我制作的分析卡.它的探測能力,嘿嘿,很強大."邊云神情充滿自豪,這是他的得意之作.

小心地把它插入偌大的度儀之中,緊接著,他又把《邂逅》卡影的幻卡插入另一道卡槽之中.

滴滴滴,一陣輕響,邊云面前出現一道光幕.光幕上各種曲線不斷地跳躍著,邊云緊緊地盯著,極為入神.

忽然,曲線跳躍的速度陡然增加.光幕上的各條曲線一下子變得混亂起來,它們就像胡亂扭結在一起的線團.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引起了所人的注意.

"怎麼回事?老邊?"

邊云額頭的開始一點點沁出汗水,他的神色緊張,緊緊盯著光幕,一聲不吭.

光幕上的曲線跳動越來越快,越來越亂,突然,光幕一下子暗了下去,從眾人眼前消失.

一縷青煙從邊云的碩大的磚式度儀中冒了出來,房間內彌漫著一股焦味.

邊云的臉色蒼白.雙眼有些失神.這對他的打擊有些大,他固然心疼他的度儀和分析卡,但是更多的卻是在信心上被打擊.就像兩個交鋒的騎士,他在這次的交鋒中,敗下陣來.

這下所有人都知道,這套看似不起的眼的卡影到底有多厲害了!

六大在卡片理論方面,無疑是走在最前列的.他們之間偏重的方向或許有所不同,但是若論及先進程度.卻是相差不大.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六大出來的制卡師都是最搶手的人才,而像邊云這樣的佼佼者中的佼佼者,更是受到了無數大集團的青睞.

然而,能在星院中排進前三的制卡師,卻被一張小小的幻卡阻擋了腳步.這在他們心中,是無法想象的.便是一向淡定的青青,也不由露出驚容.

這個世界果然是藏龍臥虎啊!青青和王澤對視一眼,兩人在刹間便決定一定要找到這個人.

制作者:木頭.

這木頭究竟是何方神聖?

王澤當機立斷:"塵久,你和他們最熟,你馬上去打聽關于這位木頭的消息."

音塵久看了一眼有些失魂落魄的邊云.點點頭.轉身便出門.

看到自己的同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個個一臉吃驚.

見狀,王澤心下暗喜.這下也讓他們知道,高手哪里都有,讓他們清醒清醒一下也好,免得總是眼高于頂,這樣反而危險.

王澤心下暗下決定,這樣的人才,一定要拉攏過來.

星院這些年逐漸式微,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便是人才培養方面的問題.星院的人才培養方式比起其他幾座學校,更為嚴苛,這樣也直接導致他們地的培養周期更長.高級人才的匱乏一直是這些年困擾星院的一個重要問題.

文心手打組隼風手打,僅供試閱,轉載請注明,同時請支持正版訂閱,到起點投票支持作者.

王澤一直很擔心這個問題.

他知道自己已經完全被納入星院的體系之中.無論是政治方面還是經濟方面.不光是王澤,所有的學員都明白一個道理,只有星院能保持目前這樣的地位,他們才能過上好日子.這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這也是六大的特點.但凡是能進入六大的,無一不是天資聰穎之輩.從他們進入六大開始,身上便打下了六大的烙印.他們畢業後,會進入各自學府所代表的利益集團.他們不僅要極為認真地學習,而當遇到這樣的高手時.也會費盡心機籠絡.

這樣不僅對他們的利益集體有利,他們本身也會受到集團的嘉獎,對他們將來在集團內發展也大為有利.

陳暮並不知道星院的學生現在正在四處打聽他的下落.他現在需要處理的事情很多,比如去買一件更高級的度儀.他現在所戴的度儀,還是以前使用的最原始款型,和他現在地暴發戶之子的身份完全不搭配.

魔鬼女對度儀非常陌生,並沒有注意到這個問題.這也導致陳暮如今一身高檔貨,唯獨手上的度儀,卻是便宜貨,卻是打眼異常.

唔,看來自己越來越熟悉這個角色了.

陳暮再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覺得似乎還有些不對勁.

煙灰色的休閑服裝,配上陳暮古銅色的皮膚,恰到好處.腳上一雙黑棕色的翻皮皮鞋,風格簡單,沒有花哨的地方.

哪里不對勁呢?一時半會陳暮又反應不過.

他這身衣服花了整整三十萬歐迪,這也是他迄今為止穿過最貴的衣服.全手工縫制,高檔面料……當時那位小姐在他耳邊嘀咕了一大堆,他就記得這兩個詞.

忽然間,他明白了,是哪不對.

這一身,無疑是極為得體的,甚至陳暮這張再平常不過的臉,也襯托出幾分剛勁的味道.可問題是,現在自己是一位暴發戶的兒子,穿這樣一身?

在這方面,陳暮自己的品味本身就不夠高,但是卻也知道,身上這套衣服給自己增色不少.對著鏡子看了一會,陳暮便有了主意.

西裝的領子被他揉得皺成一團,里面的雪白襯衫被他換成花花綠綠的背心,腳下的皮鞋也被他丟在角落里,換成一雙運動鞋.褲腿卷起來,西裝的袖口也被他卷起,西裝敞開,露出里面的花綠背心.

這份不倫不類的打扮,立即讓他像換了一個人,端詳了一番,覺得沒什麼破綻,陳暮便施施然走出房間.

東衛學府占地極大,里面的配套設施也非常齊全.這里的學生無一不是家境殷實,不乏巨富兒女,所以這里的各種奢侈品店也讓人眼花繚亂,甚至連珠寶店都有.

陳暮的這一身怪異打扮,無論走在哪里,迎接他的都是怪異的目光.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段時間和魔鬼女在一起,自己臉皮倒是變厚了不少.陳暮一臉坦然,沒有絲毫拘謹.

他甚至走到珠寶店挑了一串粗碩的的金鏈,掛在脖子上,手指上再戴上一枚黃金鑲翡翠的戒指,看上去,已經完完全全是個暴發戶.

許多服務員都捂著嘴偷笑,偏偏陳暮神色自若.

一開始他其實還有些拘謹,到後來,完全放開了手腳.只是心里還是澄靜如水,不為外物所動.他很清楚自己的目的,現在,就是做符合自己的身份的事.

自己要從心里來接受這個身份.否則的話,很容易露出馬腳.失敗往往就是一個細節,和表面上的神色自若不同.陳暮在心里卻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不敢有一絲大意.

誰知道周圍有沒有有心人?自己只有一次機會,如果出現什麼紕漏,那自己就死定了!

大搖大擺地走進卡用品商店.

服務員恭敬地上前,只是眼中那一絲嘲笑之意被陳暮看得清清楚.他視若不見,大聲問:"你們這里的度儀呢?有什麼樣,給我看看."

他的嗓門頗大,周圍幾個正在買東西的學員立即皺起眉頭,神色不悅.待看清楚陳暮的打扮,個個面露不屑之色.

"先生這邊請."服務員一看狀況,連忙陳暮請到一邊.

"這是今年最新款的柔云度儀,您看,它的重量非常輕,戴在手上幾乎感覺不到.它是一款專門為戰斗而設計的度儀,不僅擁有許多實用的輔助功能,而且它有四道卡槽,也就是說,除了能量卡,它可以同時放置三種戰斗卡.另外.它的穩定性在所有的款式里是最高的.無論是從市場反饋還是用戶評分中,它都是非常不錯的選擇."

這件雪白度儀比起普通度儀更小巧,而且它的設計非常簡潔,沒有過多的裝飾,陳暮非常喜歡.

不過他硬生生地止住自己的這個念頭,手指向櫃台的另一塊:"我要那塊."

那是一塊上面鑲滿紅綠寶石的度儀,華貴的尖角鱷皮做扣帶.

小姐欲言又山陳暮故作不耐煩地揮手:"就要這件了."

又挑了幾張能量卡,陳暮從卡用品商店里走出來.剛出商店,他心頭就不禁一陣苦笑,花那麼多錢買自己不喜歡的東西,真是件痛苦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有沒有必要,但是他知道,自己沒有再來的機會!

他有時甚至想,假如自己找個時間逃離東商衛城.不過他相信,以魔鬼女的心機,怎麼會漏掉這麼重要的一點?她一定能夠找到自己!

這是陳暮的判斷,雖然他還不知道魔鬼女會通過什麼找到自己,但是他相信,她一定能找到自己.

所以,他不敢跑,他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做這樣的嘗試!

忽然間,他心頭一陣煩燥.他感覺自己就像傀儡一樣,被無形地線牽著,根本無法逃出魔鬼女的五指山!這種無奈,力不從心的感覺,讓他非常非常的煩燥.

他知道自己現在自己的情緒不對,他現在只想早點趕回宿舍.也許,只有那些令他精疲力盡的高強度訓練才能讓自己沒有時間去想這些吧.

他腳下的速度加快,徑直朝自己的宿舍方向走去.

"喲,這不是土包子麼?"身後傳來女子高挑的聲音.

陳暮心頭正煩,懶得理會,埋頭往前走.

"呀呵,老娘叫你你也敢不應?"身後女人陡然拔高音調.

陳暮依然不理會,只是加快腳步.

忽然身後那女人高喊:"丫丫,幫我堵住這土包子!"

陳暮抬頭一看,前面赫然有一位高挑女郎,盯著自己.她朝陳暮嫣然一笑:"小包子,怎麼惹鳳姐不開心了呢?"說完,叉開兩條細長的腿,伸開雙手,堵住陳暮前進的方向.

陳暮停下腳步.

這名喚作丫丫的姑娘朝他嘻嘻一笑,嘴里喊:"鳳姐,這小子惹你了?"

陳暮神色平靜地看著丫丫,也不說話.平靜的外表之下,煩燥卻像一蓬干茅草一下子被點了起來.

他只是注視著眼前的女人,目光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