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七十一節 後怕
一覺醒來,外面已經是陽光滿天.伸了個懶腰,陳暮舒服得就想呻吟.這些天,沒日沒夜的訓練,他每天的睡眠時間不到三小時.昨天晚上是幾個月以來,他睡得最舒服的一次.

不過他飛快地洗漱完,然後開始了一天的訓練.

最先是做健體操,魔鬼女對這套健體操有著極高的評價,雖然它比較溫和,在戰斗的時候並無多大的用處,但是卻能不斷地改善人的身體.陳暮一直從未中斷過對健體操的練習,以前的身體怎麼樣,沒有人比他更清楚.現在他的身體之所以有這麼好,幾乎全都是這套健體操的功勞.

健體操完成後,陳暮便開始了感知鍛煉.自從被魔鬼女抓到以後,他幾乎都沒有進行過感知訓練,一方面是沒有時間,另一方面,他不希望那張神秘卡片暴露在魔鬼女的面前.不過魔鬼女似乎對他身上的東西沒有任何興趣,就連脫尾梭卡,在評價了一句不錯之後,連多看都不多看一眼.

陳暮曾試探地問過一句.魔鬼女只丟下一句話:"殺人,一種方法就夠了."

驚悸之余,他不由對魔鬼女大為佩服.他有點明白魔鬼女強大的地方,貪多不爛,道理誰都明白.可是能在好東西誘惑面前,還能一如既往地謹守自己的本心,這該是何等強大的自控能力.

這就是一種力量.

從那以後,他的訓練更加有針對性,再也不像以前那般只憑興趣.無論再辛苦,甚至艱苦,他都從不退縮!

重拾感知訓練的原因很簡單,他如今只有一項攻擊手段,那就是脫尾梭卡.

它是需要感知操控的.雖然他知道就算遇到危險,他能夠出手的機會也少得可憐,甚至沒有.但是還是不知疲倦地練習,增加它的熟練度.因為一旦有機會的話,這是他唯一的選擇.

這些天的鍛煉,特別是魔鬼女傳授的一些發力技巧,令陳暮受益匪淺.結合他在簡單水世界脫纏游戲中領悟的發力技巧,他進步神速.

這次重新進入簡單水世界,感覺便尤其明顯.比起往日來,要輕松許多.

他坐在簡單水世界里,開始了枯燥而痛苦的感知訓練.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些天吃的苦頭多了還是怎麼回事.原本他覺得痛苦萬的感知鍛煉如今也變得輕松了許多.

感知鍛煉完,已經到了中午.草草吃完午飯,他便重新投入訓練中.

房間的客廳里被他清空,無規律地擺放數十件飲料瓶.他並沒有使用那些專業訓練用的標杆,為的就是不引人注意.

魔鬼女曾說過,露馬腳的永遠是細節.

高速的奔跑,忽然轉向,側滾,急轉層出不窮,他的動作越來越快.他的身形靈活得像只猴子,只是偶爾表現出的驚人爆發力,總會讓人聯想到矯健的獵豹.

時間不多啊!如果自己能訓練個一年半載再被卷入這件事,該多好啊!

當然,這個無聊的念頭只是想想罷了.而且陳暮發現,他現在腦子里,出現這種念頭的次數越來越少.看來,自己似乎已經開始習慣了這種生活了,陳暮心下苦笑.

只是,不知道雷子怎麼樣了.算了一下時間,維可的開幕式再過兩周就要開始了,也不知道他准備得怎麼樣.

忽然,陳暮免不了再次苦笑,雷子是生是死,他到現在都不知道.還關心什麼開幕式.只希望他能平安就好,他心中長歎了一口氣.

使勁地晃了晃腦袋,把所有雜念拋之腦後,他的目光重新恢複堅定,所有的心神都彙集在眼前的訓練上.

左天霖皺起眉頭:"怎麼?還沒找到?"他有些不悅地看著明輝,聲音冰冷:"是不是太久沒見刀子了,都生鏽了?"

明輝無奈地苦笑:"我們已經找遍了坡林頓小鎮所有地方,下水道我們也搜索了三遍,根據線索.我們判斷他已經進入野外.我們對坡林頓小鎮野外三百公里進行了拉網式搜索,還是不見他蹤影.意外的是,我們在野外卻有了其他方面的發現."

左天霖知道明輝從來不說廢話,他既然說意外的發現,那一定是有價值的東西,不由放緩臉色:"什麼發現?"

"我們發現了大約十二具死尸."明輝看了一眼左天霖,繼續道:"他們的死法很怪異,我們沒有在他們身上找到傷口.從帶回來的三具尸體,我們卻發現,雖然外表看起來完好無損,但他們的內髒已經完全被破壞殆盡.他們的身份已經查明,他們都是自由卡修."

"這和我們有什麼關系?"左天霖沉吟道.

"這些卡修的死亡時間和陳暮進入野外的時間非常吻合,而且,他們的死亡地點離坡林頓小鎮非常接近.我們還在他們死亡附近區域,找到了陳暮的衣物布條,由此可見,他們之間存在一定的聯系."明輝眼中閃動著智慧的光芒.

"陳暮殺死了他們?"左天霖對這個推斷有些不信.

明輝搖頭:"以陳暮的實力,無法殺死這些卡修.而且這些卡修身上並沒有像余信那樣的洞穿性傷痕.不僅如此,這些卡修的死法非常詭異,我們沒有任何相關線索.很顯然,這另有人所為."

"什麼人?"

"到目前為止,還不知道.而且從現場來看,並沒有發現陳暮的尸體,我推測,他很有可能被這位殺死十二名卡修的高手帶走."明輝平靜道.

如果陳暮知道有人能夠沒有親眼所見,卻能推測得如此准確,他一定會佩服得五體投地.

"被高手帶走?"左天霖冷笑道:"我們的小天才遇到福星了,看來,他對的我們地威脅也又提高了."

"從目前的狀況來看,是這樣的."明輝不知趣地贊同了一句.

"你說,怎麼辦?"左天霖略帶不滿看向明輝.

明輝想了想道:"雖然他是一名天才,但他只是一個人.他有可能對我們構成威脅,但是那是幾年以後,甚至十幾年以後.而我們眼前,卻面臨著一個更大的機遇.我想,我們應該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這上面."

明輝的話讓左天霖再一次陷入思考,大約過了一兩分鍾,他便點頭:"你說得不錯!我們的確有些因小失大了.現在的情況怎麼樣?星院那邊有什麼動靜?"

"情況有些複雜.最近進入東商衛城的卡修很多,而且實力都非常雄厚.他們似乎也聽到一些風聲了."明輝的話里帶著幾分憂慮,這在他身上非常少見.他頓了一下,繼續道:"星院的第二批人終于來,這次來的全是高手.有幾人的資料已經查明,是內院高手.看來謠言並不是空穴來風."

"東商衛城要亂了."左天霖喃喃道,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出對方眼中的擔心和憂慮.這對于左家來說,固然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遇,但稍有不慎,只怕左家會被輾得粉碎.

陳暮漫步在校園里,高密度的訓練必然會導致身體負荷增大,如果一味地訓練下去,鐵人也會吃不消.他現在便在放松自己的肌肉.

緩慢放松地走著.他仔細地感受著肌肉里的酸漲.

想要對你的身體控制更加隨心所欲.便要對你的身體更加了解.

文心手打組隼風手打,僅供試閱,轉載請注明,同時請支持正版訂閱,到起點投票支持作者.

這是魔鬼女曾經說過的一句話,魔鬼女的每句話,陳暮幾乎都牢記于心.因為魔鬼女從來不說廢話,她每句,都必定是有用處的.

忽然,不遠處兩個女孩之間的談話飄進他的耳朵里.

"青青姐姐,你看過《邂逅》嗎?"一個甜甜的女孩聲,這個女孩穿著奶白色的仿古連衣裙,層層褶皺再加上淡紫色的花邊,就像一位小公主.而這小女孩一臉嬌憨,煞是惹人痛愛.她便是左亭衣的妹妹左棠.

青青顯然也很喜歡左棠,輕笑溫言問道:"棠棠說的是《邂逅》是什麼?"

"卡影啊!很好看的卡影!青青姐姐.你一定要看看!現在我們這里買不到了,上次被哥哥弄壞了一套,幸虧他後又賠了我一套."左棠挽著青青的手臂,她想起上次的事情,不禁嘟起小嘴抱怨道:"還說做什麼研究,卡影有什麼好研究.哥哥最笨了!"

青青心下卻一動:"難道你哥哥也喜歡看卡影?看起來不像啊."

"他哪里會喜歡卡影?天天就知道一頭鑽進他的制卡室,從小就不陪我玩.說起來也奇怪呢,這套卡影整個學校都沒有人能夠破解出來."左棠想起那次破解行動,立即有些興奮.

"呵呵.真的有那麼厲害嗎?"看到左棠天真可愛的模樣,青青忍不住有些寵溺地摸了摸她金花色的小腦袋.

"真的真的!他們弄壞了好多儀器,還是沒破解出來.就連我哥哥都沒有成功!"左棠生怕青青不相信.

"連你哥哥也破解不了嗎?"青青這下來了幾分興趣.幾日相處下來,青青已經知道左亭衣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年輕制卡師.雖然他的實力在星院並不算什麼,但比起普通的制卡師,還是要高出許多.

連他也破解不了的卡影,青青自然來了幾分興趣.

"是啊,哥哥不僅把我的那套卡影弄壞了,還損壞了好幾台儀器.哥哥那幾天的心情都不好."左棠想到這里,又有些心痛哥哥:"也不知道誰做的卡影,做這麼複雜干什麼!"她接著學校里關于《邂逅》破解的那件事說了一遍.

"棠棠手上還有《邂逅》嗎?"青青饒有興趣地問.

"嘻嘻,青青姐姐也想看,好啊好啊,我這就去拿去."左棠覺得自己喜歡的東西能和青青姐姐一起分享,很是開心.

不遠處的陳暮額頭不禁冒出冷汗.左棠也許聽不出那位名叫青青的女子話里的意思,陳暮又怎麼會聽不出來?

他很清楚《邂逅》上面有什麼能夠吸引到這些人的注意.籌的結構!他現在才知道自己制作的卡影在東衛學府曾經掀起一場怎樣的風波.他忽然間想到,倘若自己沒有被追殺,沒有遇到魔鬼女,那自己現在的情形只怕也不會好到哪里去.

這些人,如果想查自己的話,那還不輕而易舉的事麼?而且他們可不像魔鬼女,自己手上的那張神秘卡對他們來說,有著致命的誘惑.懷壁其罪,自己的下場也就可想而知了.

好在自己已經換了了一個身份.忽然間,陳暮感到自己很幸運.無論自己之前遇到了什麼危險,起碼現在自己還活著.如果沒有發生這些事,自己很有可能已經死了.

青青忽然回過頭,溫和的目光注視著身後的陳暮:"同學,你有哪不舒服嗎?"

從外表看,陳暮現在的情況並不好,額頭全是汗水,臉色非常難看.

"呀,你是不是生病了?"左棠看到陳暮的臉色,頓時大吃一驚.

陳暮勉強道:"昨晚沒睡好,可能有些著涼,剛剛又吹了些風,胸口有些不舒服."他並不知道眼前這兩名女子是誰.雖然他也聽到兩人的稱呼,但是青青和棠棠這兩個在他看來很平常稱呼,並沒有引起他的注意.他只以為是兩位普通同學,所以神色倒是坦然.如果他知道,眼前這位便是魔鬼女的目標,星院的學生.他只怕無法保持眼下的鎮定.

青青略帶關切地問:"需要我們送你去醫務室嗎?"她關心和語氣無一不是恰到好處,既不過份的熟絡,保持一定的距離.而又帶著一些關心,讓人感覺很舒心.

陳暮感激謝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喝些熱水就好了."

告別兩人,直到走到自己的住處,回味兩位女孩間的對話,陳暮才猛然驚覺!聽剛才兩人間的對話,那位青青對那位棠棠所說的什麼破解行動都很陌生,顯然不是東衛學府的學員.這個時候,不是東衛學府學員而又能在學校里的,那只有星院的交流生.還是剛剛被招進來的新生.那位青青神態舉止絕不像新生,那她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星院的交流生!

陳暮的後背刹那間被冷汗浸透,由于星院第二批交流前幾天才到,所以魔鬼女給他的資料中並不包括他們的名單.

這時他想起青青毫無征兆的回頭,她一定想發現了什麼,或者感覺到什麼!是自己的心跳,還是呼吸變化引起了對方的注意?

自己居然離星院的學生這麼近的接觸,陳暮感覺自己的心跳砰砰地直跳,心下一陣後怕!

而青青所表現出來的驚人敏感,更是讓他暗自心驚.和她相比,自己已經提升了許多的六識,可以算得上遲鈍了.

星院的學生,果然可怕!

青青回到交流生宿舍,見王澤等人,正在商議什麼,便笑道:"你們在討論什麼呢?"眾人見青青回來,紛紛停止討論.

王澤解釋道:"他們在想,怎麼把那些混在學生中的蟲子找出來."

"是啊,這次招的卡修比去年多了百分之二十.而且很多家伙一看就是高手,那實力,比這里的老師都高,居然跑到這里來當學生,這不明擺著嘛."一位星院的學生道.

青青溫和一笑,輕聲道:"找到了以後怎麼辦?把他們都殺了嗎?還是把他們都踢出東衛學府?我們也是外來者哦."

眾人面面相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啞然.這時他們才想起自己本不是這里的主人,頓時氣餒不已.

王澤見青青的目光轉向自己,連忙舉手,做無辜狀:"我可沒有參與討論,不信你問塵久."隨即補充了一句:"我看他們閑著也是閑著,有件事情討論一下,也是不錯的嘛."

眾人頓時一片大笑.

"邊云,你來看看這套卡影."青青把從左棠那里獲得的《邂逅》卡影遞了過去.

在星院里,邊云的制卡能排進前三,這次他隨同過來,就是為了幫助眾人解決卡片方面的問題.制卡是門細膩的活,邊云卻長得極為粗豪,銅鈴大眼,鋼針般的濃密胡須,面相堪稱凶惡,說起話來也是嗡聲嗡氣,震得人耳膜生痛.

"卡影?青青啥時候喜歡上卡影了?"邊云有些不解地接過青青手上的卡影.

只第一眼,邊云便忍不住"咦"地驚籲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