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七十節 秘密武器
第二天,兩人便離開了這家飯店.而倆人的面貌再一次發生了變化,陳暮已經要開始適應他的新角色,姚克.魔鬼女依然是他的妹妹,姚柔.

魔鬼女實在太厲害了,她手上的錢似乎無窮無盡.比如他們現在所住別墅,每個月的租金便高達十萬歐迪.這里面配套設備極為齊全,就連專業的卡修訓練室都有.

卡修訓練室里,陳暮赤膊上身,上半身掛滿汗珠,大口喘著氣.如今他的肌肉是性感的古銅色,這其中,當然魔鬼女提供的果子發揮了一些作用,他真正的肌肉並不是這種色澤.

經過這些天的強化訓練,他的氣質發生了強烈的變化.

他的眼神比以前更為銳利,動作矯健,舉止間充滿了力量.哪里還見得到半點以前的文弱氣質.

"繼續."魔鬼女的聲音冰冷.她如今已經能夠非常說一口極為流利的聯邦語,她甚至還能夠閱讀連陳暮都覺得複雜的曆史傳記.

陳暮神色沒有變化,他不停地在地上翻滾.咋一眼看過去,只覺得他狼狽而且不雅.但是倘若是懂行的,便能明白他現在所做的動作是多麼合理.

就地一滾,在閃躲之中,是使用最多,也是最有效的技巧之一.但是這看似平常的一滾之中,卻蘊含著大量的技巧.比如如何減小自己的打擊面,高速奔跑中就地一滾該如何消去慣性對自己身體的傷害,如何利用腰腹的力量來讓自己的動作更為敏捷等等.

"停."魔鬼女神色平靜地喊.

陳暮氣喘籲籲地站起來,沒有說話,只顧著調節自己的呼吸.他臉上身上全是灰土,看上去狼狽不已.自始至終,他沒有怨言,不管怎麼樣,起碼現在自己還活著.他知道現在的訓練可以幫助自己在危險中存活下來,所以他不僅從不偷懶,而且常常加練.

既然沒有選擇,那想辦法努力活下去才是他需要考慮的.這次的任務一定很危險,他已經有了這個思想覺悟.他不明白星院到底是為什麼會來這里,也不明白魔鬼女為什麼會對星院的那幫人那麼感興趣.

但是他相信,兩者之前地碰撞一定不會很友好.而自己不幸地成為魔鬼女的手下,如果稍不小心,首先遭殃的一定是自己.

所以當魔鬼女傳授他各種技巧時,他都非常努力地吸收.但是到現在為止.魔鬼女教他的都是閃躲技巧,以及如何潛藏.

"我的殺人技巧,時間太短,你學不會."魔鬼女很直接地對陳暮道.陳暮大口喘著氣,只是在聽.

"你會的東西很少,只有脫尾梭卡,它雖然很慢,但是威力不錯."魔鬼女繼續道:"你遇到了危險,首先就是要把自己隱藏起來,隱藏在黑暗中.然後再用脫尾梭卡."

陳暮沒有說話.他把魔鬼女說的每句話牢牢記下來.到時候,它也許會救自己的小命,他還不想死.

魔鬼女取過一個箱子,箱子里面有一根皮帶,一雙鞋子,一雙樣式怪異的拳套和護膝,還有一顆棗核大小的黑色干果.

"皮帶夾層里有三顆煙霧彈,有毒,對你也一樣.它會使你手腳發軟,氣血翻騰,無法集中注意力,然後生長出血瘡,最後死亡.如果你在一個小時內,沒有喝下五百毫升的橄欖油.你也一樣會死.記住,一個小時之內."

她平靜地對陳暮道,就像在述說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緊接著,她又取過那雙鞋子,示意陳暮換上.

陳暮利索地把這雙鞋子換上.

"這雙鞋子底層裝有彈力草."魔鬼女示意陳暮跑動一下.

小心地試了試腳下,陳暮以低速向前跑.呼!突然的速度令他險些失去平衡,他連忙腳下用力,哪知這下腳下傳來的彈力更大!砰,陳暮一下彈了起來.眼看頭就要撞到天花板,他連忙用手一撐,人又掉下來.他立即順勢一滾,消去這股力量.

"彈力草你要熟練它.下腳要輕."魔鬼女看了一眼狼狽的陳暮,補充了一句.

緊接著,她拿起拳套和護膝,道:"這四件是用附壁蓮制作而成."說完,她拿起旁邊的水,澆在拳套和護膝上.

拳套和護膝便像沙漠里干枯的植物得到雨水的滋潤,一下子舒展開來.黑乎乎地,每片大約比成人的巴掌略大一些.魔鬼女戴上拳套和護膝,便走向牆壁.

緊接著,陳暮便看到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魔鬼女像一只壁虎一般,在垂直光滑的牆面上隨意行動.稍稍演示了一下,魔鬼女便從牆壁上跳了下來.

把拳套和護膝丟給陳暮,丟下一句:"這個很簡單,你自己琢磨."

陳暮的目光落最後那枚干果上,問:"這是什麼?"

"把它含在嘴里."魔鬼女道.

看了一眼干果,陳暮依言把它含在嘴里.

"咬碎它."

陳暮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把它咬碎.這枚干果的外殼非常薄,他很輕易地便咬碎了.一股咸味在他嘴里彌漫.

忽然,嘴里一陣東西在蠕動,它們嘴里湧出來,在極短的時間,爬滿了陳暮的整張臉.片刻間,他嘴里什麼都沒有了,而他的臉上,似乎覆蓋著薄薄的一層膜狀東西.只是剛才那番在嘴里蠕動的感覺,讓他有些想吐.

"這是鬼臉花的果實."魔鬼女冷冷道,她把陳暮帶到鏡子面前.

鏡子里,一張帶著詭異氣息的臉,黑色的褶皺層層堆疊,它們鋪滿了陳暮的整張臉,甚至連他的脖子都包了下來.它上面分布著一些暗紅色的斑點,這也讓這張臉的恐怖氣息更重了幾分.

陳暮的每個表情,在這張臉上,都會扭曲.比如現在,他看上去就有一股說不出的肅殺凌厲.

"它可以反複使用,不使用的時候把它揭下來,放入濃鹽水,它又會重新變回剛才的模樣."魔鬼女介紹道:"每次它出現的臉孔都不一樣.它除了能給你帶來偽裝外,還可以起到保護作用.它能抵抗不太強烈的能量傷害.記住,只是不太強烈."

魔鬼女說完轉身便走,頭也不回丟下一句:"這幾天你就熟悉這幾件東西."

這幾件東西在陳暮眼中,可謂神奇.尤其是那鬼臉花,除了在咬碎後在嘴里蠕動的感覺實在令人有些毛骨悚然外,其他的地方,實在太神奇了!陳暮不厭其煩地一次次咬碎,一次次地重新把它放入濃鹽水.看它一點點縮回原狀.

事實證明,魔鬼女所說的每次鬼臉都不一樣是真實的.不同的鬼臉,給人的感覺也截然不同,有的詭異陰森,有的可怖,有的帶著幾分邪氣……

他吃苦頭最多的便是附壁蓮,有時爬到一半,忽然手腳一空,整個身體只有一處還貼在牆上.于是緊接著,整個人便會吊在半空中.有時還會貼著牆壁轉上兩圈.至于像從五米高的地方摔下來.那是經常有的事.

相比這下,彈力草鞋似乎更容易些,陳暮只摔了五六十次大致掌握到它的訣竅.等他摔了大約七十次.已經能夠比較自如地在速度間轉換.他只慶幸一件事,那就是幸虧他在之前學會了就地一滾了.

而那根皮帶,陳暮除了把那三顆煙霧彈拿出,小心翼翼地觀摩了一次以外,其他時間,再也沒敢碰它.

青青和王澤在校園里隨意地走動.東衛學府雖然名聲並不著,但是它的環境卻非常出色,整個校區便有如景區.再加自從前段時間校區封閉,禁止校外的人進入後,東衛學府便可謂幽遠甯靜.青青每天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在校園里散步.

文心手打組隼風手打,僅供試閱,轉載請注明,同時請支持正版訂閱,到起點投票支持作者.

對于這兩位星院的高材生,許多東衛學府的學員都認識,路上不斷地有人和他們打招呼.青青恬靜柔和的氣息,不僅吸引了大量東衛學府地男學員的喜歡,許多女學員都非常喜歡.所以一路上,和青青打招呼的人遠遠超過和王澤打招呼地人.

王澤對這樣的情況並不以為意,兩人輕聲地交談著.

王澤道:"再過幾天,東衛學府的新一輪招生便要開始了."

"招生?"青青似乎有些吃驚:"這個時候招生?"

王澤笑著解釋:"東衛學府每年招生兩次,分春秋兩季.現在是秋季招生.呵呵,據說,他們這次招生的門檻又提高了不少."

"看來我們給他們帶來了不少幫助啊."青青悠悠道.

"這次他們收贊助費,可要收到手軟."王澤輕輕一笑:"不過混在里面的蟲子估計也會有不少.最近盯著這里的眼睛比以前多了不少."

"隨便他們吧."青青不知想到什麼,微不可聞歎息一聲.

王澤敏銳地察覺到青青的情緒上的異樣,立即關切地問:"青青怎麼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們之間的關系在外人看來,自然免不了有幾分親妮,為這事,王澤便是在星院也吃了不少苦頭.其實兩人關系非常單純,王澤和青青是同年進入星院,青青的年齡比起王澤要小不少,王澤也一直把她當妹妹一般照顧.

直到後來,青青進入了內院,兩人地聯系才少了起來.現在青青終于成為近十年來第一位從內院走出來的學生,而王澤也成為外院學員之中的領袖,這次更是被校長委以重任.兩人的關系並沒有因此而生疏,依然和以前一般無二.

青青綻容一笑:"沒有什麼,只是想到,只怕東商衛城要開始亂了."環顧四周,接著道:"這個甯靜的校園,也不知道會多出多少事來."

"放心好了."王澤微微一笑,充滿了信心:"我對我們的實力有足夠的信心,更何況,還有青青你在這呢,你可是我們的王牌."

"是哦,看來青青也要努力了."青青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王澤頓時放聲大笑,他沒有注意到青青笑容里的那一絲苦澀.

陳暮站在東衛學府的門前,看著他曾經路過無數次的東衛學府大門,心中卻免不了感慨萬分.記得當時賣能量卡給華叔的時候,自己是多麼羨慕那些能夠進入東衛學府學習的學員.可是現在,自己昔日的夢想似乎以另一種方式實現了,但是他心中有的只是感慨,卻沒有半分喜悅.

前方等待自己的會是什麼呢?無數的危險吧!大氣的校園門,在他的眼中,忽然變成危險密布的叢林,里面有無數凶猛的野獸,有隱藏在暗處的敵人……

陳暮猛然間從感慨中醒了過來,心下暗自警惕,自己這是怎麼了.現在如果就失去勇氣的話,那自己必定死無全尸.

定了定神.整頓了一下思維,重新恢複清冷的陳暮大步流星地走到招生處.

"你好,這是我的贊助函."陳暮走到校園門口負責引領學生的一位老師面前,拿出了早已經准備好的贊助函.魔鬼女給他制造的身份中,他是一位暴發戶的兒子.後來那位暴發戶突然遭遇橫禍,死了,留下一筆家財給他的兩個兒女.暴發戶的好處是,陳暮不需要重新去學習什麼禮儀,而他所做的任何粗鄙不堪的行為,人們在鄙視他之余也並不會驚訝.

這可以給他帶來很多方便.

老師拿起他的贊助函,指著不遠處的一堆人:"喏.去那邊,到時候會有人領你們去的."言語間,頗為不屑.在東衛學府,通過交納高昂贊助費而入學的學生往往被老師,還那些成績良好的學生的歧視.

只有像左亭衣這類,家世既好,又能憑本身能力考入東衛學府的,才會受到所有人的尊重.

陳暮依言走到那群人之中.隨意打量了一番,這幫人個個打扮得花哨異常,穿戴極為講究,非常新潮.而里面的女孩子個個花枝招展,大老遠陳暮便聞到一股子濃重的香水味.

六識靈敏的陳暮頓時不適地揉了揉鼻子,下意識地朝一邊縮了幾步.

頓時,他便招來幾道鄙視的目光.

"哪來的土包子?"

"誰知道,這年頭,土包子多得掉渣.管他作什麼?"

"我是剛才看他在揉鼻子,嘻嘻,說不定人家還處男呢?怎麼,鳳,要不要去調教一下?"

"就這土包?那還不濺老娘一身泥?"

……

偏偏陳暮的聽力,似乎又有進步了,這些話聽得無比清楚.當下只有苦笑,竭力忍住自己再一次揉鼻子的沖動.

這是一種痛苦,可以鍛煉自己的忍耐力,陳暮在心中如此勸慰自己.

過了大約半天,才有一位老師過來,領他們去了教室.這位老師姓馮,名叫子昂,聽上去還頗為文氣,不過神色間對這幫贊助生頗為不耐煩.所以一切活動都是草草了事,而這幫贊助生們哪個不是滾刀肉?當下也不理他,自顧自找樂子.

陳暮忍不住再一次露出苦笑.他感覺到自己與周圍的格格不入,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方面,他沒有任何經驗.

當馮老師宣布這兩天自由活動時,整個教室里頓時響起一片歡呼聲.片刻間,教室里只剩下陳暮一個人,還有搖頭苦笑的馮子昂.

看到陳暮,馮子昂有些詫異.

"老師,請問我的宿舍在哪里?"陳暮問,他都奇怪,為什麼那些人根本不關心自己住哪.

"哦."馮子昂頓時有些手忙腳亂地翻著手上的資料,嘴里問:"你叫什麼名字?"

陳暮一看,便知道這馮子昂十有八九是剛剛做老師,便開口道:"我叫姚克."

"姚克……姚克,找到了!你住B3幢2單元301,你的鑰匙在發給你的資料袋里."馮老師很快便找到了.

"謝謝."說完陳暮便離開教室,留下一臉怔然的馮子昂.

通過問路,陳暮很快找到了自己住處.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一個人一套房間,里面各項設備都齊全.不過很快他便釋然了,雖然他不知道贊助費是多少,但想必這羊毛還是出在羊身上的.以這幫紈绔,條件差了,他們哪里肯住.

不過這樣也好,對陳暮來說,這更方便了.小心地鎖好門,掃視了四周,小小地布置了一下,這些天睡眠嚴重不足的他終于忍不住在黑暗的角落倒頭便睡.

便是此刻,他還記得魔鬼女的一句,在黑暗中,你才更容易活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