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六十九節 沒有選擇
星院第二期交流生終于到了!不過經曆了第一次興奮的東衛學府學員們卻沒有多少大驚小怪,只有像洪濤這些實力強勁的學員和老師,才在心中暗自震驚.這次星院來的學生比第一次要強太大多,幾乎個個都是難測深淺.

"青青來了."迎接的王澤話里帶著有幾分愛護,又隱隱透著股尊敬的味道.在他身旁的音塵久等人個個一臉崇拜,微躬著身子,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在迎接他們的導師.

"辛苦各位學長了."一縷淡雅清音,說話的是一位長發女子.這位女子容顏平平,然而卻有一股幽雅的氣質.一身淡青的長裙,說不出的溫和甯靜.舉手投足間也是有如清風徐來,輕柔從容.

王澤一呆,不過旋即反應過來,苦笑道:"青青的魅力越來越大了.連我也吃不消了."看一眼她身後的眾人,王澤松了一口氣:"看來校長這次肯下血本啊."

青青抿嘴一笑,沒有說話.

星院內院外院之分並沒有外人想象的那麼嚴重,這里眾人彼此都是熟識,立即熟絡地打起招呼.

這次迎接的大部分都是星院本身的交流生,只是少數幾位東衛學府的老師,還有洪濤和左亭衣.

王澤接著向眾人介紹東衛學府眾人,當他介紹到左亭衣時,青青微笑道:"原來亭衣學長出自左家,難怪我總覺得學長有世家之風呢,以還學長多多指教."

左亭衣連回答:"青青學妹太過抬舉了,敝家只不過偏遠土財主,哪里當得上世家一說.青青學妹才是真的非凡間人物啊!"左亭衣的話並不只是謙虛,左家雖然在東商衛城頗具影響力,但是在整個聯邦,連名號也排不上,自然也當不得世家一說.

星院才是真正人才輩出的地方,眼前這位青青,雖然聲名不顯,但是這淡雅從容的風度,已經不知道超過多少世家子弟.

不過左亭衣無論是風度,還是其他方面,都極為出色.便是星院這些眼光比較挑的人,對他也頗為欣賞.個個含笑示意,左亭衣連忙回敬.

青青輕輕一笑:"不知道學長什麼時候有空,也可帶青青領略一下東商衛城的美麗之處."

這個普通而溫和的笑容卻令見慣了無數美女的左亭衣一呆,半晌,俯首行禮道:"願意為您效勞."

其余眾人顯然已經習慣了這種情況,也不以為意.

"你太弱小,容易死."魔鬼女的聲音現在陳暮聽起來已經不是那麼的別扭:"你還有用,暫時不能死."

魔鬼女的總結性發言,把陳暮批得一文不值.不過好在他也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倆,至于魔鬼女所說的有用論,他接受這種說法.很早之前,他就沒有了那些天真的想法.這個世界上,除了父母親人,沒有誰有義務對你好.

你想要什麼,就必須自己去爭取.

狹小的閣樓,上面已經擺滿了各種雜物,而陳暮便要在這雜物之間穿梭跑動.

第一天的任務很簡單,跑三百圈.魔鬼女的要求是,每一次都要盡全力.而作為監督者,魔鬼女盤腿坐在角落里.閣樓里很黑,魔鬼女似乎對黑暗有著一種異乎尋常的偏愛,她把天窗關上,不僅如此,甚至還用東西擋住天窗微微透進來的光芒.

閣樓里黑漆漆的一片,伸手不見五指.陳暮這段時間的眼力比以前敏銳得多,但是在這樣的環境下,依然不適應.

而最要命的是,這些雜物被無序地擺放,完全沒有任何規律.如何適應黑暗,這便是現在陳暮必須要做到的第一步.

不過,從目前來看,這第一步並不是那麼容易.

陳暮剛一動,砰地撞上一袋豆子上,連忙往旁邊一閃,腳下卻被米袋絆一跤,連續撞倒數堆雜物才停住跌勢.可是如果他速度稍稍慢了下來,魔鬼女那根像蛇一樣的黑藤便會啪地在他背上留下一道血痕.

一天晚上下來,陳暮背上的鞭痕橫七豎八,看上去極為駭人.不過他知道,魔鬼女下手極有分寸,只是讓他覺得痛徹骨髓,並不傷筋骨.

于是陳暮便開始了白天干活,晚上訓練的艱苦生活.不過說起來,他如今的體力卻著實有些強悍,便是他自己,也萬萬沒想到,自己能堅持下來.

和晚上高強度的訓練相比,白天干活簡直可以算是休息,他每天休息的時間被壓縮在兩個小時.

他以前雖然進行過各項訓練,但是沒有一項,像這次這麼變態.幾乎每天晚上都要摔得鼻青臉腫,幸虧魔鬼女有傷藥,效果奇佳,否則的話,第二天根本無法干活.有時,陳暮也會在暗中猜測,魔鬼女到底是做什麼的.

殺手?這個猜測最靠譜,她的黑暗風格,層出不窮的詭異手段,對生命的漠視,都是最好的佐證.但是那些仿佛無窮無盡,稀奇古怪的藥膏,讓她更像一名醫生.

唔,也許是高級殺手,大概他們懂得比較多,陳暮如是想.

陳暮的訓練終于開始有一絲起色了.他如今已經能感覺到這些雜物的存在,他已經開始習慣黑暗的環境.這其中,最關鍵的便是感知.

他的感知范圍是四點九米,他現在需要鍛煉的,是對身體的控制能力.

魔鬼女這段時間開始每天晚上頻繁外出.每天晚上她出去的時間都長短不一,而最大的變化就是,她的聯邦語說得越來越流暢.

不過她還是很少說話.

不知不覺中,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閣樓里,陳暮如今已經能自如地在雜突物間穿梭,而速度,也能勉強達到魔鬼女的最低標准.

"你還有一個月的時間."魔鬼女今天晚上忽然開口.

"一個月的時時間?"陳暮有些不明白.

魔鬼女冷冷地看著陳暮,聲音冰冷:"一個月以後,你要進入東衛學府."

"不可能!"陳暮搖頭,不等魔鬼女問,他解釋道:"東衛學府很難進."

"你是贊助生."魔鬼女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一大堆東西:"這是你的資料.這是錢."魔鬼女而擺著一大堆花花綠綠的錢卡,看得陳暮冷汗直冒.這家伙殺了多少人才搶來這麼多錢?

魔鬼女沒有解釋的意思,只是忽拉一下,把所有的東西都劃到陳暮面前.

"我記得你說你是制卡師?"魔鬼女繼續問.

陳暮謹慎回答:"懂一點."

"嗯,你進的是制卡系."魔鬼女的語氣沒有絲毫讓陳暮反對的余地.

"你想讓我做什麼?"陳暮盯著魔鬼女,忽然他冷不丁地蹦出一句:"是星院?"

魔鬼女冷冷地看著他,並不說話.

"每個星期,你要出來兩天,住的地方我已經找好了,這是鑰匙.有什麼問題,通訊卡聯系."她又遞過一把鑰匙和一張通訊卡.

陳暮默然接過通訊卡和鑰匙,他知道自己沒有選擇的余地.

"一個月的時間,你要學會最基本的保命技巧.每個星期,有五天,你需要靠自己保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