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六十六節 調查
左天霖啪地給了吳摶一耳光,吳摶臉上登時出現五個鮮紅的指印.

"真沒想到,我左天霖的種,居然也這麼沒出息!"左天霖冷笑:"我和你說過多少遍,明面上的事情就要用明面上的手段來對付."

吳摶雖然是俯首聆聽,神色卻並不大服氣.

左天霖看了一眼吳摶,慢條斯理道:"你以為我是心疼一個卡修?錯了,我是生氣你睚眦必報,心胸狹窄,難成大器.比起亭衣,你差遠了."

吳摶陰沉著臉,咬牙擠出一句話:"那是自然,他可是你名義上的種!"

左天霖眼角一跳,揚手便欲再給吳摶一巴掌.可看到吳摶梗著脖子,一臉倔強模樣,心下刺痛了一下,把手輕輕放下來.

左天霖哼一聲:"做上位者要擺正上位者的心態.你看看你這次做的事,哪有一點上位者的模樣?余信死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問題,關鍵是死得不值.我們不僅沒有得到一點好處,還惹上了一個敵人.最讓我生氣的是什麼?這完全沒有必要,本來我們完全不會惹上這樣一個敵人!我們不害怕敵人,但是因為一些小事到處樹敵,那是愚蠢!"

見吳摶依然一臉倔強,他忽然有些不耐煩,揮了揮手:"你退下去吧."

等吳摶走了後,左天霖打開通訊器:"讓明輝來一下我這里."

明輝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看上去十分斯文,有著頗濃的學術氣息.

"查出來殺余信的是什麼人嗎?"左天霖沉著臉問.余信的實力高超,這次竟然被人殺了,雖然是偷襲,但是對方的實力依然能夠算強勁.

"他叫陳暮,幼時是流浪兒,在之前曾以制作能量卡為生.後因他的唯一主顧華叔去世,便停止了制作一星能量卡.從那以後,他致力于低級幻卡的制作.這是根據他所有的購買紀錄判斷的.之後他與雷蒙同住,開始制作卡影《邂逅》和《師士傳說》.前不久剛剛參加低級幻卡俱樂部,在低級幻卡方面表現出深厚造詣,受到白折淵的賞識,不久後將出任技術總監一職."

左天霖的臉色有些難看:"他是白折淵的人?"

"目前看來,是的!"明輝苦笑回答.

左天霖勃然大怒:"這個廢物!淨他媽的給我惹麻煩!傳令下去,禁足吳摶三個月!不,五個月!"他胸膛起伏,顯然是氣得不輕.在東商衛城,能讓他顧忌的人之中,便有白折淵.而且白折淵向來護短,只怕這次難以善了了.

"是."明輝回應,旋即推了推金絲眼鏡,平靜的口吻道:"事情並不止如此!陳暮制作的卡影《邂逅》,還有《師士傳說》的前幾部,使用了一種非常獨特的技術,我們到現在依然無法破解.這還是亭衣少爺首先發現的,但是我們一直沒查到制作者是誰.這次還是我們調查陳暮才發現這條線索."

"說明白一些."左天霖不滿地皺起眉頭.

明輝一臉平靜地正視左天霖的目光,提高音調說:"也就是說,陳暮手上掌握著一種先進的到我們都無法破譯的技術.這是一位天才,不幸是,我們和一位天才結下仇,更不幸的是,他還活著!"

"該死!"一向冷靜的左天霖忍不住破口大罵,他胸膛起伏更加劇烈.

"壞消息不止于此."明輝的聲音還是那般冷清:"他殺死了余信,雖然只是偷襲.而我們調查到的,他只在訓練場租用基礎訓練室兩個月.當然,沒有人只訓練兩個月便能技術高超到能殺掉余信.他之所以能夠殺死余信,最關鍵的是,他擁有一張非常厲害的戰斗卡.根據大牛的描述,對方發射的類似細管類的攻擊能量,最特別的是,它發射後尾部不斷消融,速度隨之突然猛增.我們翻遍了所有的資料,沒有找到類似的戰斗卡.余信的整個胸腔完全被洞穿,位置恰好是心髒部位."

左天霖的臉色已經恢複平靜.

"綜上所述,我們和一位天才低級制卡師兼擁有超強戰斗卡的新手卡修結仇了."明輝總結道.

"真是愚蠢啊!"左天霖像在評價一件仿佛毫不相關的事.

"的確."明輝贊同地揚了揚眉.

"給吳摶十個月的禁足吧."

"好."

"哦,對了,找到那家伙.天才還是在他沒有成長起來之前殺掉比較容易."左天霖淡淡道.

"那白折淵那邊?"明輝露出幾分詢問的表情.

"那邊我去打個招呼,不過只怕這次要出點血了."左天霖神色自若.

***************************************

陳暮皺起眉頭,有幾分不解:"找我辦事?我有什麼能幫你的?"也不怪他想不通,在他看來,魔鬼女的實力超過自己百倍.在這個以實力為尊的時代,她完成不了的事情,自己也絕沒有能力完成.

"進城."魔鬼女別扭的發音.

"進城?"陳暮有些疑惑,忽然腦海中靈光一閃,自己居然一直沒有注意到魔鬼女的發音,他不由脫口而出:"你不是聯邦人?"除了聯邦那就還只有百淵府和摩哈迪域,想起兩個神秘地方的種種傳說,他大致猜出了魔鬼女來自什麼地方.

百淵府,那個充滿了黑暗的地方,和魔鬼女的風格才比較統一吧.

魔鬼女雙眼看著陳暮,寒意漸濃.

"好!我帶你進城."陳暮答應下來,他沒有任何選擇的余地,不過他苦笑道:"先說明,有人正在追殺我."

上下打量陳暮兩眼,魔鬼女說得很直接:"你,太弱."

"的確."陳暮點點頭,他現在才知道自己有多麼弱.任何一名卡修,都可以很輕松地殺死自己.

"走!"魔鬼女道.

"去哪?"陳暮問.

回答他的是黑藤再,陳暮來不及反抗,就被綁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