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六十五節 辦事?
魔鬼女停下腳步,一手抄著陳暮,潛然伏在草叢中.她身上的那套黑衣也不知道是用什麼材料制作而成,灌木枝條上的細刺無法刺入.可是這就苦了陳暮,他此時身上已經是寸縷皆無,那些細刺無情而且頻繁地的蹂躪著他.

這里距離魔鬼女剛才布置的區域大約有三百米左右,她潛伏在那,一動不動,就像一只冷血野獸在等待獵物進入它的伏擊圈……

"啊!""該死的,這是什麼?"幾聲慘叫和驚呼此起彼伏.

魔鬼女沒有一絲動容,依然保持著她姿勢,就像沒有生命的石刻雕像.陳暮卻無法做到這般從容,臉色有些糟糕.

三分鍾後,所有的聲音再一次歸為平靜.

那些人都死了!陳暮的心沉到谷底,自己也會步他們的後塵嗎?從小的生活,讓他對死亡並不是那麼恐懼.他似乎一直在同死亡作斗爭,一直努力讓自己活下去,生存下去.

沒想到,自己的生活剛剛有所起色,似乎便要戛然而止了.所有的努力,所有的夢想,即將結束.

對于這樣的命運,陳暮並不傷心,只是覺得心里有些悲哀和涼意,浸涼浸涼.

魔鬼女有如獵豹,無聲而又敏捷,即使手上還提著綁成一團的陳暮.

他們果然死了!

但是出乎陳暮意料的是,幾人的死狀並不可怖,相反,甚至可以稱得上平靜.有幾具尸體臉上還帶著微笑,似乎他臨死,正在處在一個極為幸福的狀態.

如果說剛才只是涼意的話,那現在便是徹骨的寒意.太詭異了,太令人毛骨悚然了.

陳暮有些發蒙地看著魔鬼女把手放在一具尸體上,然後從尸體內抽出那根極細的淡綠色絲線.它沒有沾上一丁點血液,還是那樣不起眼.

陳暮恐懼地看著那根淡綠色絲線,他沒有想到,這根不起眼的細線竟然是如此恐怖的殺人利器!特別是當它從尸體中一點點地被抽出來時,那場景,實在太考驗人的承受能力了.

這根絲線很快被纏在魔鬼女的中指上.

忽然,陳暮再一次察覺到了一絲極細微能量的波動.幾乎就在同時,纏在魔鬼女的中指上的細密的絲線沒有任何征兆地,重新變回一張卡片,那張陳暮曾見過的表面圖案是綠色細線的卡片.

難道是新技術嗎?

這不可思議的變化令陳暮非常好奇,而這種好奇感也大大沖淡了他心中的恐懼.這個世上,居然有不需要度儀便能使用的卡片!

他現在很好奇魔鬼女到底是誰?她的那張卡片又是基于什麼理論?

魔鬼女又在剩下的幾具尸體上摸索了一陣,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怎麼死的,陳暮甚至沒有看到他們身上有傷痕.魔鬼女也不知道在摸什麼,由于角度的問題,陳暮看不到她的動作.

陳暮不由在腦子里思考,如果不使用度儀,該用什麼方法.

就在陳暮仔細琢磨這里面的玄機的時候,魔鬼女已經起身.

魔鬼女一把提起陳暮,便向叢林深處奔跑.

雖然沒有立即被殺,這讓陳暮稍稍松了一口氣.但是被提著的感覺實在是糟糕透了,他幾乎被顛得連苦水都出來了.而魔鬼女似乎非常喜歡那些茂密的叢林,淨往里面鑽.

走了差不多一天一夜,每過一段時間,她都會喂一些類似紅色海綿一樣的東西給陳暮.每次只是一小塊,味道非常淡.陳暮猜測紅色海綿應該是魔鬼女在野外用來充饑的東西.

看來自己應該不會被殺,陳暮的心終于放了下來.他一開始也認為魔鬼女並不想殺掉自己,後來卻被她冷血詭異的手段鎮住了,這個猜測有些動搖.一直到魔鬼女喂他紅色海綿,他才再次真正確定,自己應該不會死.

陳暮已經完全不知道身處何方,一天一夜的顛簸,他的神志都有些不大清醒.

魔鬼女終于停了下來,連續奔跑了一天一夜,手上還提著一人,她的呼吸都沒有亂.陳暮被她隨手扔在地方.他的精神非常不好,臉色蒼白.

陳暮身上纏著的黑藤終于被魔鬼女取了下來.他身上模樣如今極為可怖,一道道鮮紅的勒痕,全身幾乎到處布滿細小的傷痕,就連臉上,也全是細小劃痕.

休息了幾個小時,陳暮才恢複一些精神.

"你到底想做什麼?"陳暮有氣無力地問.

"你,是誰?"魔鬼女有些吃力生硬反問.

這是陳暮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聽到魔鬼女的聲音,吐音非常別扭,一字一頓.這讓他有些想笑,就連兩三歲的小孩都比她說得流利.不過一觸及到對方的眸子,他便立即乖乖地把到嘴的笑聲吞進肚子里.

冷,徹骨的冷.魔鬼女看向陳暮的眼神極冷,他被盯得發毛,他總是有種錯覺,自己只不過是一只獵物.

"陳暮,制卡師."恢複冷靜的陳暮十分配合.

魔鬼女搖頭:"制卡師?不像!"依然是別扭的發音,但是她的眸子像蛇一樣盯著陳暮,試圖捕捉他每個表情變化.

"不像?為什麼?"魔鬼女的這個說法讓陳暮有些吃驚.不過好在他本身就是一位制卡師,雖然吃驚,但還是非常坦然.

"力量,肉!"

雖然魔鬼女的話讓人有點摸不到邊,但是陳暮卻領會到了她想表達的意思.魔鬼女想說的是,他很有力量,肌肉很強大.

"可我的確是制卡師."見雙方的氣氛似乎略有好轉的趨勢,陳暮忍不住試探地問:"你抓我來干什麼?"

"辦事.成功,活.失敗,死."

魔鬼女的目光漠然,冰冷沒有一絲暖意,陳暮知道,對方不是在和自己開玩笑.

*******************************************************************

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累得手指頭都不願動.另一節明天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