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六十四節 詭異
魔鬼女仰臉看向半空中的陳暮,陳暮只覺得腰上一松,整個人便向下跌,還沒等他發出呼喊,腰上又是一緊,他停在半空,離那魔鬼女幾乎觸手可及.

好機會!陳暮眼前一亮,只要抓住這女人,那主動權就落在自己手上!

不過,很顯然對方的反應比起他更快,而且手段更讓人難以預料.

陳暮雙手和雙腳驟然一緊,緊接著手腳被捆處開始向一處彙集,而他的身體迅速被彎成一個弓形,面朝下!那根詭異的黑藤不知什麼時候纏上他的雙手雙腳,他居然沒有任何察覺.

而纏在陳暮腰上的那部分黑藤卻忽然一松,緩緩滑了開來.黑藤貼著陳暮的皮膚緩緩滑行的感覺,令他身上的寒毛全都豎了起來.

最令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他甚至沒有看到魔鬼女有任何指揮黑藤的舉動.這種非常規現象讓他好幾次心底直冒寒氣.就算是面對一名高級卡修,他都不會如此緊張.然而這次他面對卻是自己完全不理解的東西.

說到底,陳暮只是個普通人,起碼他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他的雙手雙腳被綁在身後,系成一團吊了起來,這讓他看上去就像正要准備被開膛的豬仔.

可惜自己的感知不夠強大!如果感知足夠強大,他完全不需要用手來激活度儀,而只需用感知,那還有一線生機.然而對現在的他來說,這還有點遙遠.這也就意味著,他失去了所有的反擊手段.

今天真夠倒黴,剛剛以為逃出生天,沒想到又落虎口.

魔鬼女離陳暮的臉非常近,不過她似乎對陳暮的臉並不感興趣,而是一把扯去他身上的"布條衫".

她,她想干嘛!

陳暮的臉色有些發白,他的膽量不小,但是這件事顯然不包括在內.看著魔鬼女那張可怖的臉,他感覺自己的肚子里有些翻騰的感覺.

魔鬼女伸出手指,她的雙手都戴著極薄的黑色手套.黑色的手指在陳暮的胸前輕輕地按了幾下.緊接著,她又在陳暮有手臂,小腿還有腹部肌肉仔細地檢查了一番.

"你是誰?為什麼抓我?你想干什麼?"陳暮沉聲問.

魔鬼女沒有理他,恍若未聞.

忽然,魔鬼女停下手上動作,側耳傾聽.陳暮見狀,也連忙仔細傾聽,他的聽力可比以前要靈敏許多.但除了絲絲風聲,還有偶爾樹葉搖動的聲音,他沒有聽到任何其他動靜.

故弄玄虛?陳暮疑惑地看了一眼魔鬼女,他的聽力已經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地步,難道眼前這個魔鬼女比自己的聽力還好?

陳暮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在向下自由落體,他並沒有驚呼,而是一臉平靜.雖然不明白對方的目的.但是他相信,如果對方想殺自己的,早就殺了,斷然不會留在現在.

還沒等他落地,剩下一截的黑藤忽然朝陳暮席卷而來,眨眼間便把他纏得像個棕子,就連他的嘴巴都被封住,無法發聲.

魔鬼女輕輕一把抄起陳暮,開始朝叢林深入奔去.

睜大眼睛,陳暮心中震驚非常.魔鬼女的前進速度極快,身形靈巧.她雙腿的爆發力極為驚人,平衡性更是強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她可以在樹干間跳躍前進.陳暮被她輕巧地提在手,恍若無物.

反倒是陳暮,不時被迎面的樹枝抽在臉上.

魔鬼女突然停了下來,又仔細傾聽了一會.陳暮這次能隱隱聽到不遠處似乎有人聲,可惜他嘴巴被綁得死死.

只見魔鬼女取出一塊大約火柴盒片大小的淡綠色卡片,卡片表面圖案是一團淡綠色細線.

陳暮不由愈發注意魔鬼女,這是什麼?卡片麼?難道她也是一名卡修?順眼瞄了一眼她的手腕,沒有度儀!

不對!陳暮猛地一驚,他察覺到魔鬼女有感知的波動.本來以陳暮的實力,還無法做到這一步,但兩人之間的距離實在太近了!

雖然她的感知和自己有著截然的差異,但是陳暮還是十分肯定,剛才那一絲波動肯定是感知.

忽然間,那張表面淡綠色的卡片在她手上突然消失,活生生地消失!整個過程,陳暮眼睛連眨都沒有眨一下.

難道這個世上真的有靈異事件?陳暮的心底有些發寒.

魔鬼女把陳暮放在地上,騰出另一只手.躺在地上的陳暮目不轉睛地看著魔鬼女的每個動作,唯恐錯過一個細節.

魔鬼女左手從右手中指上抽出一根極細的淡色絲線,這根綠線細若發絲,別說在叢林中,就是放在眼前,不注意都看不到.陳暮此時才注意到魔鬼女右手中指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厚厚一圈淡綠色細線.

打量了周圍一眼,魔鬼女小心地把中指抽出的那一頭系在一棵樹的下部.直到系緊,她才轉身,中指猛地朝陳暮所在的方向一彈.

咻!陳暮只覺眼前綠影一閃.等他回過神來,卻驚訝地發現,一根繃直的綠色細線就在自己的面前,離鼻尖只有五厘米的地方.細線繃得筆直,仔細看,有微不可察的光芒流動.

在叢林中,這樣的布置定然無法察.

魔鬼女似乎並沒有打算如此收手,她又在其他幾個位置布置了一番,可惜的是這些位置正好在陳暮背後.

做完這一切,魔鬼女再一次抄起陳暮,縱身離開.

她是朝有人聲地方去的.陳暮很快判斷出方向,那群人聲在他的耳中越來越清晰.

她在引誘他們!陳暮頓時明白了魔鬼女的意圖.

果然,事情的發展與陳暮的預料如出一轍.

"誰?""誰?"幾聲斷喝響起,緊接有人朝這邊沖來.

咻咻咻,幾道波刃灌木後朝這邊射來,聲勢驚人.

魔鬼女提著陳暮掉頭就跑.整個過程,她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她甚至連眼神都沒有絲毫變化.這給陳暮一個錯覺,同樣的事,她已經做過無數遍.

"在那,我看到他了!""快追!"

那群人顯然發現了魔鬼女,頓時緊追不舍.

魔鬼女這次的速度並不快,只不過比那群人快一絲而已.陳暮心下大為佩服的魔鬼女的心理素質,後面不時有波刃呼嘯飛來,魔鬼女依然一絲茍地做著引誘工作,直當這些波刃不存在.

就是這里!陳暮在心下暗呼,這里便是魔鬼女剛才布置的地方.他死死地瞪大眼睛,他想看看魔鬼女剛才布置的到底是做什麼的.

不過魔鬼女並沒有讓他如願,一手抄著他,迅速沒入灌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