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六十一節 飛天與遁地
沒有其他事情分散注意力,陳暮的精神全都集中在箭魚挑戰上面.然而箭魚挑戰和他之前遇到的狀況不同,箭魚挑戰有相當的危險性.這點從他上次的經曆便可以看得出來,從箭魚挑戰中留下的七八個紅點,到現在一個都沒消,每次按下去都隱隱作痛.

陳暮可不敢胡亂進去嘗試.不過即使這樣,陳暮也沒有打退堂鼓的想法.不會,可以慢慢地去努力.有危險,可以選擇相對安全的辦法.什麼都不做,是最糟糕的選擇.

這張神秘卡片真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一開始的健體操,到後來的低級幻卡制作,再到感知鍛煉,再到脫纏游戲,脫尾梭卡制作和使用技巧,現在是箭魚挑戰.

健體操鍛煉的是身體素質.低級幻卡制作方法,感知鍛煉,脫尾梭卡的制作,這些可以歸為制卡師方面的知識.而脫尾梭卡的使用技巧,這便已經是卡修的范疇.

脫纏游戲,鍛煉的應該是爆發力和水中發力技巧,這是做什麼用的?而箭魚挑戰,又屬于什麼范疇呢?

真讓人傷透腦筋啊.

而且陳暮推測,觸發他進入下一輪的條件應該是他的感知可擴展到五米范圍,但是他現在的最高紀錄是四點九米,還差一線.

感知沒有動靜,陳暮也無可奈何.其實他心中還有一個猜測,這些脫纏游戲,脫尾梭卡和箭魚挑戰,和感知鍛煉是不是會有一些聯系?

他的這個想法是源自脫纏游戲,他發現自己在脫纏游戲中,感知得到了相當程度的鍛煉,而且很久紋絲不動的感知也有了一定的增漲.後面的脫尾梭卡,也起到了同樣的效果.這才讓陳暮有了這個想法.

當然,這僅僅是他的一個猜測,現在還無法證實.

可是,怎麼才能提高自己的閃躲能力呢?這讓陳暮有些無從下手.

忽然,窗外似乎有些動靜,把正在皺眉苦思的陳暮驚醒了.六識靈敏就這點不好,稍稍一有動靜,便容易受到驚動.

陳暮正到窗前,把窗戶打開一條細縫,向外望去.

就在他家不遠處傳來一聲悶哼,一位男子仿佛猛然間受到什麼攔撞擊,背部砰地撞到到牆上.他的嘴角溢出鮮血,表情痛苦.他在地上掙紮著,突然,他面前彈起一面光幕,上面有著許多數字,這是通訊卡被激活!他一定是想呼救!

啪,一聲脆響,一道藍光准確地擊中這名男子手腕上的度儀,度儀頓時粉碎.兩名戴著面罩的男子從拐角處走了出來,而其中一人身體周圍被數道藍光環繞.這些藍光就像蛇一般,在他身體周圍不斷地繞來繞去.

陳暮的心立即往下沉,臉色發白.那名被擊倒的男子他認識,就是那位在暗中保護他的卡修!

那這些人……

來不及細思,陳暮當機立斷,以最快的速度向屋後沖,房間里什麼東西都來不及帶.

他感覺心跳在加快,砰砰砰,就像那兩人的腳步聲一般,在拼命地追趕自己.嗓子有些發干,但他此時卻是出奇的冷靜,知道自己的任何一點疏忽都會讓自己喪命.

屋後有一個窗子,自己需要從那里逃出來.此時的陳暮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在短程沖刺的速度是何等的驚人!

來到窗前,迅速探頭看了一眼,沒有人!顧不得是二樓,陳暮縱身向下跳.在落地的一瞬間,他順勢一滾,消去這股強大的沖擊力.

這一帶附近都是民宅,他對這一塊非常熟悉.剛一爬起來,他便沿著牆根發力狂奔.

卡修!暗中保護自己的人可是一名卡修.雖然他並不知道那名暗中保護自己的卡修是什麼等級,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一定比自己厲害.就連那名卡修都死在兩人手上,那自己的還會有活路嗎?

不知是不是生命受到了威脅,他今天奔跑的速度出奇的快.眨眼間,他已經折轉過了好幾個巷口,這讓他心下微松.想要在密集的民居區跟蹤,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可是當他回頭一看,卻是魂飛魄散!

兩名卡修飛在半空中,四下尋找陳暮的身影.

該死!卡修會飛,自己怎麼把這茬給忘了?陳暮連忙緊貼牆根,縮著身子.這個位置剛好能遮住他的身形.

突然一個想法從他的腦海中冒了出來,假如自己用脫尾梭卡,能不能把那兩個家伙射下來?不過這個想法立即被他拋之腦後,對方有兩人,就算自己能射下來一人,也勢必會暴露自己的位置.一旦暴露了自己的身形,那結果就可想而知.對方專業卡修,不是自己半吊子貨所能比擬的.對方想殺死自己,有一百種方法.

天空中,這兩名卡修步步為營,一點點地搜索,不急不燥,一看就是老手!

陳暮的心跳依然在劇烈地跳動,從小到大,他沒有遇到過如此危險的時候.小的時候和那些流氓打架現在看來,簡直就是小孩過家家.

這兩人一定是左家的!左家,果然不是什麼善類.

陳暮緊張地看著這兩人不斷地逼近,他盡量把身體縮成一團,減少被發現的可能.可是,呆在原地也不是辦法啊,一旦他們飛臨現在所處位置的上空,那自己可就無所遁形了.

不行,不能坐以待斃!陳暮的目光飛快地掃視周圍,大腦在極速運轉,劇烈的心跳並沒有讓他產生慌亂,他的頭腦依然冷靜.

忽然,他的目光落不遠處,一股狂喜升上心頭.

在前方距他大約十米處,有一個下水道的通道口!陳暮恨不得拍自己的腦袋,剛才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他們飛天,那咱就遁地.

他相信,只要自己進入下水道,那對方肯定抓不住自己.

貓著腰,陳暮沿著牆根,像一只狸貓一樣,飛快地來到下水道通道口.

笨重的封蓋被陳暮輕易地掀開,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一股難聞的氣味沖了上來.

陳暮卻沒有皺眉,神色自若地輕輕跳了下去,緊接著把下水道的封蓋托放到原來位置.隔著封蓋的網格,他看向天空.

十幾秒後,兩名卡修便已經出現在他的視野中.他們離地面大概五十米左右,陳暮能清晰地看到他們身形.

黑暗中,陳暮的神情急劇變幻,可以想象他此時的心理斗爭是何等劇烈.但很快,他的目光變得堅定起來.他迅速激活自己手上的度儀,他已經決定,給出自己的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