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五十九節 箭魚-挑戰?
維可的發布會在兩個月以後,陳暮和雷子有足夠的時間來進行整個方案的執行.在這件事上,不僅裴行全力支持,而低級幻卡俱樂部也給了他們相當多的幫助.

這使得陳暮工作進度極快,他只花了兩個星期便把雷子需要的幻卡全部制作完成.雷子觀看陳暮制作的幻卡效果時,贊不絕口.

陳暮的工作完成了,但是對雷子來說,事情遠遠沒有結束.作為一名總策劃,他還需要和活動的其他人員進行交流協調.于是整日只見他起早摸黑,忙得昏天暗地.

本來陳暮還頗為擔心雷子的安全,但是後來發現有人在暗中保護雷子,才放下心來.

說起來,這還是他一次無意中發現的.那名卡修雖然只是驚鴻一瞥,還是被他發現了.他如今的感知之靈敏,可是以前完全不可以想象的.

同樣,他也發現了在暗中保護自己的人.雖然不知道那人實力如何,不過看起來似乎挺專業的.陳暮頗有些不自在,他可沒有在別人的窺視下去進行訓練的愛好,于是他整天干脆呆在家里.

可是這樣一來,他便閑了下來.

無論什麼訓練,永遠都不是越多越好.比如感知鍛煉,陳暮就發現,大約在三個小時左右效果最佳,超過了這個時間,效果便會大打折扣.而健體操也是一樣,倘若時間過長,全身的肌肉便會過度疲勞.

再加上這段時間,他手頭也沒有其他的委托.《師士傳說》下一集的劇本雷子還沒有給他.一下子,陳暮發現自己閑了下來,剩下的時間干什麼?

無聊之余,他忽然想到了簡單水世界.既然有脫纏游戲,那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游戲呢?這個念頭在陳暮腦海中一閃而,他突然來了興趣.

除了每天的感知訓練需要在水世界里進行以外,他已經有相當長的時間沒有去探索它了.

一進入簡單水世界,一股熟悉的水壓驟然把他包圍.他早已經習慣了,身子怪異地一扭一擺,有如游魚一般,人便往前躥了出去.松軟的沙層並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影響,半游半行,如履平地.

這便是他從脫纏游戲中學到的技巧,他發現這種技巧非常適合在水中行走.這也是他迄今為止他發現這種技巧的唯一用途.不過想想那張脫尾梭卡,他便覺得自己花費那麼多力氣很值得.

做人不能太貪心,他在心中告誡自己.

水草是脫纏游戲,巨蚌是感知鍛煉方法,簡單水世界里面還有什麼?

他的目光最終落在那群游動的箭魚上.

三角箭魚群,每次想到這個稱呼他都一陣汗顏.這些紅色三角箭魚的模樣真讓人不敢恭維,但是它們靈動的身形,還有那令人難以琢磨的游動軌跡,卻賦予它們生命的氣息.這也令陳暮對這張卡片的制作者的崇拜再加一次加深了一些.

這群箭魚的數量大概有幾百條,游動起來頗為壯觀.

這便是陳暮這次的目標,以他的理解,他相信簡單水世界里一定不會有沒有用的東西存在.更何況,這群箭魚是何等的引人注意.

陳暮嘗試著靠近這群箭魚,當他離這群箭魚有段距離的時候,這群箭魚便仿佛察覺到他的存在.

數百條原本歡快游戲的魚群突然一下靜止下來,它們齊齊定住身形.這些箭魚排成整齊的隊列,紅通通的三角形小魚頭齊齊對准陳暮.

同時被幾百雙三角魚眼瞪著,陳暮的冷汗刷地下來了.

驀地,一條箭魚脫離魚陣,朝陳暮沖了過來.

陳暮登時嚇一跳,身子一扭,向旁邊一閃,登時閃過這條箭魚的攻擊.

還沒等他來得及慶幸,又一條箭魚沖了過來.陳暮現在就後悔一件事,自己為什麼把這些箭魚的腦袋做成尖尖的三角形呢?如果是做成圓形該多好啊!圓形泡泡魚,那就算撞到身上也不痛啊!

不過這些箭魚顯然沒有給他慢慢後悔的打算,剛剛閃過,又有一條箭魚沖了過來.

一群箭魚虎視眈眈壓陣,沖過來的箭魚個個氣勢洶洶,陳暮縱然膽大,心里也有些發悚.

他一陣手忙腳亂,雖然學會了在水中的發力技巧,但是比起這些水底生物來,卻笨拙得像只不會水的鴨子.

只扛了七八秒,他便堅持不住.

左臂一疼,還沒等他來得及痛呼,這一會功夫,全身上下就被紮了七八下.

連上次受傷不用麻醉都能忍住的陳暮,這次臉色卻一下子變了.

痛!鑽入骨髓的痛!剛剛還自忖自己的忍痛能力提升最大,現在才曉得,什麼才叫做真正的痛!

就像在一刹那,有好幾根極細的游線一下子從皮膚處鑽進骨髓里.

陳暮疼得臉都扭曲在一起,但是他卻知道,如果此時不做出應對,那自己說不定會被這群箭魚活活紮死,錯了,是疼死!

他右腳重重踏進沙子里,身子猛地向後仰,他的身體仿佛柔若無骨,連續的幾次快速扭動,這讓他的身體看上去就像一道波浪,急躥而出.

"箭魚數七,挑戰失敗."熟悉的蒼老聲仿佛正在給陳暮眼下的行為做注解.

陳暮全力之下,連水草都纏不住他,更別說這些小小的箭魚,他有如一只離弦之箭,嗖地一下從那幾中箭魚的包圍之中逃了出來.

陳一直往後退了大約十米才停了下來.

箭魚沒有追過來,他頓時松了口氣.心有余悸地回頭看著那群正在游動的箭魚群,它們重新恢複平時的自由游動的狀態,看也沒看有如驚弓之鳥的陳暮.

太痛了!陳暮現在身上還隱隱作痛,看著這群三角箭魚,他一臉余悸.

里面果然有貓膩!他剛才聽得很清楚,那個蒼老的聲音說"挑戰失敗!"

只是……這樣的游戲……只怕會出人命吧!

他都不明白,這些三角箭魚紮在身上怎麼會這麼痛.如果說,他在這張神秘卡片里面發現什麼危險的東西,陳暮一定不會太意外.

從一開始,他就沒想過,這會是一張沒有任何危險的卡片.

不過他打算把這個問題暫時丟到一邊,他現在思考的是另一個問題,這群箭魚,又是做什麼的?

"挑戰失敗!箭魚數七."

這八個字里到底蘊含著什麼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