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五十八節 變故
只用了一晚上,雷子便把策劃書做出來了.一大早和陳暮打了個招呼,他便出門往低級幻卡俱樂部方向去了.陳暮還問了句要不要他陪同一起,雷子直接給他一個白眼.

一個人在家的陳暮開始了他每天的訓練,從健體操到感知鍛煉,他一絲不茍地完成.

相比感知沒有丁點增漲的跡象,健體操卻讓陳暮的身體越來越棒.沒有肌肉的賁起,但是強韌的肌腱里卻蘊含著強大的力量,而出色的柔韌性更是讓他的動作敏捷.

感知令他的六識更加敏銳,空氣的流動,再細微的動靜都無法逃脫他的感知.但是陳暮覺得提升最多的卻不是這些,而是忍痛能力,鍛煉感知時的痛苦沒有絲毫減輕.可以說,每天他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中.

能看到自己在一點點變強,就算這個過程充滿痛苦,也要咬牙堅持住!

幼時的經曆讓他明白生存的不易,讓他明白了力量的重要.和這些相比,這點痛苦算得了什麼呢?

"少爺!"管家一臉恭敬地立在左亭衣面前.他在左家服務已經整整有三十年,即使左亭衣對他也是非常客氣,但無論什麼時候他都牢記自己管家的本份,從不逾越.

左亭衣的目光從書本上移了開來,見是管家,不由露出詢問的表情.

"您上次要求徹查的那件事已經有了一些結果."管家斟酌地用詞.

"哦."左亭衣放下手上的書本,臉上露出感興趣的表情:"說說."

看了左亭衣一眼,管家小心道:"我們沒有查到他們的身份,他因為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去那些店面了.根據那些店主所言,可以看出來,這位出售卡影的人非常小心,每次形象都不一樣,他們已經不大記得那人的模樣了."

"怎麼會?"左亭衣皺起眉頭:"他們的卡影應該還在賣啊."

"這一點我們已經確認,他們的卡影還在賣,不過他們很早之前便已經改成了通過寄賣來出售卡影."管家解釋道.

"寄賣?"左亭衣喃喃:"這家伙干什麼要這麼小心?"

這樣一個高手,來制作卡影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缺錢嗎?有這技術又怎麼會缺錢?而賣卡影又能賺多少錢?

"我是我們收集到他出售的所有卡影,我們發現,從《師士傳說》第三集開始,便和之前有了截然的區別,《師士傳說》的確解版卡影全部都只有從第三集以後的內容."管家有條理地報告:"我們對《師士傳說》卡影進行了商業價值評估,認為它是一個有投資價值的項目.少爺,您是想對它進行投資嗎?"

"投資?"左亭衣搖搖頭:"不是.你們繼續查,盡量查出這套卡影的制作者是誰,他的各方面信息,越詳細越好.

"是."管家雖然有些疑惑,但是還是忠實地貫徹左亭衣的命令.

管家離開後,左亭衣還在沉思.

兩名星院的學生正在野外,這里離東商衛城已經有大約七百公里.周圍的野獸越來越厲害,他們也不得不小心.

密不透風的叢林里,到處橫生藤蔓,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濕氣.倆人一臉警惕,在這樣的地方,不提起精神的話,那會死的很快的.兩人的叢林潛行的課程分數都非常高,他們擁有足夠的自信.

不過兩人都是經驗豐富的高手,彼此之間的配合掩護非常合理.

忽然,兩人對了一個眼色,眼中的戒備之色更重了幾分.兩人腳步變得更輕,而手上的度儀一直處在激活狀態,隨時可以發出攻擊.

幾分鍾後,兩聲淒厲的慘叫聲驚起林鳥無數.

陳暮伏案閱讀雷子的策劃書,他仔細花了半個小時才把整篇策劃書看完.這篇策劃書已經通過了裴行的審核,也是說,從現在開始,雷子已經是維可這次活動總策劃了.

"有難度!"陳暮沉吟片刻,給出答案.

"怎麼樣?有把握麼?"雷子有些緊張地看著陳暮,他的策劃中,對制卡師的要求非常高.正是出于對陳暮的信心,他才提出這樣一份策劃.如果陳暮也覺得實現不了,那這份策劃也就宣告失敗了.

"應該沒問題!"陳暮想了想道.他知道這次機會對雷子來說,是多麼的重要.只要他的策劃能取得成功,那麼憑借這份成績,對他以後的發展有很多好處.維可集團可不是普通的公司集團,裴家這個招牌,在東商衛城比起左家也相差不多.如此重要的活動,如果他能取得成功,那他將會一躍成為整個東商衛城最炙手可熱的策劃.

陳暮一直認為雷子極具才華,只是缺少一個機會.如今機會便在面前,他又怎麼會不竭力幫忙呢?

有了兩部卡影的合作經曆,他們在配合方面更是互相熟悉至極.倆人立即展開對細節的討論,陳暮會提出自己疑問,而雷子會給出解釋並且對方案做出修正.

王澤臉色鐵青地看著面前的兩具尸體,這是他們在野外找到的.所有的星院學生都是一臉悲戚,前兩天還一起的同學如今卻橫死野外.兩人臉上殘留的表情帶事著驚恐,仿佛他們臨死前看到了極為可怕的事.

整個房間里籠罩著一股悲傷的氣氛.這兩人派出去三天還沒有回來,他們便有了不好的預感,連忙全體出動去搜索.沒想到最終還是找到這兩人的尸體.

王澤他們檢查了一遍,除了發現幾個細小的孔洞之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傷口.從這樣看來,似乎應該是中毒而亡,王澤他們還是無法做出准確的推測.

"怎麼辦?"王澤身邊的一會學員低聲問,他們雖然個個優秀,但到底是還是學生,一遇到生死問題,難免手足無措.

王澤咬牙道:"馬上把他們送回學校,向學校求援,對外則說他們歸校了.這件事我們一定要保密,若是泄露出去,那就麻煩了!"

幾人面面相覷,紛紛點頭,示意明白.他們現在才真正地明白,他們正在執行的任務,並不是旅游!

********************************************************************

今晚有事,無法更新,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