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五十七節 陳暮的提議
陳暮突然一把把雷子從座位上拉起來,道:"我要求他來做這次項目的總策劃!"

會場頓時響起一片嗡嗡嗡的議論聲,事情峰回路轉,一波接一波,讓他們都有些反應不過來.沒想到陳暮居然把雷子也扯了進來.

雷子睜大眼睛,有些發蒙地看著一臉平靜的陳暮,等他反應過來,陡然間,鼻子有些發酸.他低下頭,人們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裴行有些意外:"這位先生是……"

他的目光卻不由飄向了低級幻卡俱樂部的主管王浩的注意.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王浩卻拼命朝他點頭.

難道,這也是個厲害的角色?

現在這下輪到吳摶冷笑了,他雖然接手這方面的活不久,但是也知道總策劃在整個活動的重要性.這也是為什麼他專門跑到威爾卡影公司,把他們的創意總監華偉花高價挖來.他臉上的神情立即舒緩了許多,他冷眼旁觀,看裴行怎麼下台!

裴行臉上不由露出猶豫之色,他做這一行已經有許多年,經驗可謂豐富,深知總策劃的重要性.盡管看到王浩在朝他點頭,卻也不敢在如此重要的問題上兒戲.

不過裴行到底老辣,片刻之後便有了計較:"既然您推薦了這位先生,那想必這位先生有過人之處.這樣吧,如果這位先生三天之內,能提出一份出色的策劃書,那麼這沒有任何問題."

裴行言下之意不言而喻,假如木頭提供的策劃書不夠出色,那他甯願不要陳暮加盟.

三天之內,陳暮正准備征詢雷子的意見,雷子猛地抬起頭,毅然道:"好!三天之內,我會提供一份策劃書."

華偉坐在吳摶身後,今天這系列變故可讓他大開眼界,反正和自己無關,他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等雷子抬起頭,他忽然覺得這人似乎有些眼熟,只是一時之間,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雷子如今的形象和已經就仿佛完全變了一個人,那兩個碩大的耳環早就被他丟了,身上的衣服再也不是誇張的風格,受到陳暮的影響,他的著裝也變得簡單利索,看上去比較順眼.而且他現在看上去更為自信,哪了還有半點以前的潦倒模樣.

這也難怪華偉沒有一眼認出雷子.

雷子的回答也令裴行松了一口氣,如果對方不能拿出一個出色的策劃,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因為一位制卡師而打亂自己的所有步驟.

這次的雙向會,只怕是曆次雙向會之中變故最多的一次雙向會.

最氣悶的莫過于阿米尼亞集團,由于他們一開始把話得太滿,居然沒有幾個人去應聘.陳暮是整個低級幻卡俱樂部最出色的制卡師,這一點幾乎得到所有會員的承認.如今陳暮拒絕了,阿米尼亞可沒有說,他們需要第二厲害,第三厲害的制卡師……

在他們的心目中,這里最厲害的制卡師,永遠只有一位,那就是陳暮!

吳摶的臉色奇差無比,卻又無處可發泄.

還沒有等會場結束,裴行便迫不及待地找到王浩,劈頭便問:"你剛才點頭是什麼意思?"

王浩笑著遞給裴行一杯水,說:"還能怎麼樣?答應唄!我說,你今天可出盡了風頭,吳摶的面子都給你搶了,我都搞不明白,陳暮怎麼會突然對你們感興趣."

"陳暮,就是那個先站起來的家伙?他很厲害麼?"裴行好奇地問.

"呵,一天能掃將近八百分的變態,不厲害?"王浩斜著眼睛瞄向裴行.

"八百分?"裴行聳然動容:"這家伙這麼強悍?還真看不出來啊."他立即來了興趣,連忙湊了上來:"來,說說."

于是不少人隔著落地玻璃看到兩個猥瑣大叔湊在一起,神色曖昧,令人想入非非.

聽王浩講完陳暮的事跡之後,裴行嘖嘖嘴巴,一臉贊歎:"果然是非人類的變態啊,現在的年輕人,一個比一個猛!哎,對了,後來陳暮推薦的那個年輕人呢?你朝我點頭,他也很厲害?"

"告訴你,這兩個人都是會長看上了的,陳暮到時會到部里擔任技術總監,那雷子呢,也會被調到商業部去,那家伙的頭腦,實在沒得說!"王浩一想到這倆個人,都免不了幾分感慨.

裴行更加吃驚了:"你們白會長對這兩個毛頭小子感興趣?"

"是啊!他老人家可很久沒有親自提拔人了."王浩悠哉悠哉道.

"哎,你不早說,要早一點知道我就馬上答應了!"裴行一臉後悔不迭的表情,他曾和白折淵打過交道,深知白折淵的眼光,能贏得他的贊譽和欣賞,那這兩人一定是有真本事.

王浩看到裴行的表情,嘿嘿一笑,他忽然正色起來:"老裴,我得提醒你一句,這兩人你可得照顧好.左家的人跋扈慣了,可別惹出什麼事了,我就沒辦法向會長交待了.你要是人手不夠,那就我來."

裴行神色一正:"放心吧,左家的確是強,不過我們裴家,也不是什麼軟柿子."

"那就好."王浩的神色這才放松了一些.

陳暮和雷子走出俱樂部,看著始終不說話的雷子,陳暮忍不住問:"雷子,三天的時間夠不夠?"

"夠了!木頭,放心好了!"雷子抬頭一笑,神色誇張:"你這家伙,今天可嚇我一跳.你這家伙,居然連招呼都不打,就來這麼一下.我的小心肝都差點被你嚇破了!"

陳暮神色平靜回擊:"假!"

"哈哈,也是!我們是誰,咱們可是木雷雙雄!"雷子雙手叉向天空,做豪情狀.

陳暮看也沒看他一眼,而是一臉老實說:"說真的,有點難聽!"

……

兩人玩笑了一陣,雷子有些擔憂道:"這次我們可把左家得罪慘了,以後可得小心了!"

"嗯!"陳暮重重地應了一聲,在他拒絕吳摶的時候便有了這個思想准備,他可沒有什麼天真的想法,這些大勢力暗中齷齪的事從來沒有少做過.

看來,這段時間要少出點門,脫尾梭卡的訓練只有先放一段時間了,陳暮心下尋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