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東商衛城 第五十五節 雙向會
低級幻卡俱樂部這幾年的擴展勢頭非常之猛,一些人也開始發現了這其中所蘊藏的商機,于是紛紛進入.但是他們的體制遠沒有低級幻卡俱樂部這麼完善,在經驗方面更是被遠遠甩在後面.所以無論從哪方面來說,他們都暫時無法對低級幻卡俱樂部產生威脅.

陳暮出現在俱樂部讓許多人感到吃驚,他已經很久沒有來這里了.老會員們便會開始對新進的會員繪聲繪色地講述陳暮那次掃分的壯舉.

他已經被公認為整個俱樂部里除了會長外,對低級幻卡研究造詣最深的人.便是那些有著中級職稱號的制卡師,在這里,也不會在陳暮的面前拿架子.

有實力的人總是更容易得到別人的尊敬.

"陳先生,您好久沒來了啊!"安小游的聲音中充滿了驚喜,雙眼放出光芒令陳暮頗有幾分心驚肉跳.不過從表面上來看,陳暮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藍楓的身影出現在不遠處,雷子立即像聞到蜜味的蒼蠅,毫無義氣地扔下陳暮,粘了上去.

看到這一幕的陳暮心底啞然失笑,卻又禁不住為雷子感到高興.對他們這樣的人來說,愛情實在是太奢侈了.

雷子能找到自己的愛人,陳暮也很開心.他和雷子在這一點上沒有什麼差別,只是雷子嘴上會口花花,而他卻把自己埋得更深.

愛情,可不是自己能想的.

陳暮的注意力立即放到其他的地方,安小游好不容易逮住一個機會,哪里會如此輕易地放棄.

"陳先生,我遇到了一個問題……"

"關于回形結構的運用,為什麼……"

"假如想實現色彩的疊加……"

一連串的問題鋪天蓋地傾泄而下,陳暮差點被砸暈了.不過看了一眼正在柔情蜜意的雷子,無所事事的陳暮便開始一個個問題地開始解答.

脫尾梭卡的制作,讓陳暮的眼界提高了不是一點半點.三星和二星之間的距離,遠遠超過普通人的想象.這是對規則的一種本質理解上的提升,在之前,他對一星幻卡的有些問題雖然能夠解答,但是卻很難從原理上加以說明.但是如今他卻仿佛一下子豁然開朗,許多不清不楚的地方,也一下子變得透澈起來.

這一點,從他現在制作的《師士傳說》的卡影便可以看出端倪.他現在雖然不用籌的技巧,卻同樣可以對原本的結構做出調整,使之更緊湊.

《師士傳說》已經到了中期,雷子在這一點上的小心沒有任何變化.《師士傳說》卡影的價格居高不下,比起同類卡影要高得多.

不過,市面上已經開始出現類似《師士傳說》的盜版卡影了,因為陳暮沒有使用籌的技術,很輕易地就被別人破解了.好在正版的《師士傳說》卡影卻依然受到人們的追捧,對東衛學府的那些學生來說,錢對他們而言並不是大問題,能找到一件自己真正喜歡的才更不容易.

他們只有在確實買不到正版卡影的情況下,才會考慮去買破解版的《師士傳說》.

不過這些問題都不需要陳暮去頭痛.《師士傳說》卡影源源不斷地賺錢,而且再加上陳暮接受的委托幾乎都是利潤可觀的項目,這段時間陳暮可以算得上狠賺一筆.

然而,陳暮還是感受到了壓力,強烈的壓力!

他現在感覺,只要和卡沾上邊的,全是燒錢的玩意.制卡就不用說了,這張脫尾梭卡就花掉了陳暮兩百多萬.而讓他沒想到的是,練習操縱脫尾梭卡,居然也如此花錢.場地費已經算小錢了,大頭在能量卡的消耗上.

脫尾梭卡雖然威力巨大,當然這只是陳暮自己判斷,還未經過事實驗證,但是它對能量的消耗之大,遠超過他的想象.

一張三星能量卡的售價是一萬五千歐迪,而基本上,只要他去訓練,三個小時便要花去一張三星能量卡!這不是燒錢是什麼?

如果不是他最近賺了不少,他絕對會毫不留戀的把這張脫尾梭卡扔進抽屜最深的角落.但也就是這樣,他的錢包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癟.

按照神秘卡片里面的描述,脫尾梭卡從低到高總共有三種形態,陳暮現在還僅僅在第一形態中苦苦掙紮.

脫尾梭卡的事情他一個人都沒有告訴,就連雷子都不知道.他相信,假如雷子知道話,一定會阻止他這種奢侈的"燒錢"行為.

其實陳暮之所以後來幾乎不大來俱樂部,是因為他的日程已經排得滿滿.健體操,鍛煉感知,學習操縱脫尾梭卡,學習各種卡片方面知識,制作卡影和完成委托……

這些幾乎把他所有的時間都占滿了,他知道,多學一點,對自己總是有好處的.也許這些好處平時看不出來,但是達它達到一定的程度,便會體現出來.而且,這些都是自己幸運才得到的,如果不珍惜,那太對不起自己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安小游的刺激,陳暮今天的思路特別清晰,反應極快,這也令安小游的目光變得更加崇拜.

很快,雙向會開始了.陳暮終松了一口氣,立即告別一臉戀戀不舍的安小游.

所謂雙向會,其實就是一個委托發布會.一些公司集團會這里發布委托,制卡師可選擇自己喜歡的項目,而委托公司也可以選擇自己欣賞的制卡師,所以被稱為雙向會.

陳暮和雷子坐在下面,上面全都是各個集團公司,他們會對他們的項目進行闡述,等全部闡述完畢後,制卡師便可以去尋找自己感興趣的項目.

第一個進行闡述的是阿米尼亞集團,它隸屬于左家.左家在東商衛城的影響力首屈一指,他旗下的公司有數十個,阿米尼亞便是其中頗為引人注目的一家,主要從事服裝方面的生意.在一旁,便坐著它的最主要競爭對手,維可集團.維可集團是裴家的產業,就如同兩家的地位一般.左家第一,裴家第二,兩個集團也同樣顯示出這種差距.阿米尼亞總是壓著維可集團一頭,但維可集團緊緊咬住阿米尼亞,一方面穩固了他們第二的位置,一方面給阿米尼亞巨大的壓力.

雷子在下面低聲介紹兩家的背景,他知道陳暮對這方面完全沒有了解.

"敝公司的本年度服裝發布會將會在兩個月以後揭幕,為此,我們邀請了眼下當紅巨星談雨玟小姐作我們的嘉賓."說話的是一位身著正裝的男子.瞥了一眼他面前的身份牌,上面寫著吳摶.

耳邊雷子小聲向他介紹吳偉的背景.陳暮不得不佩服雷子的准備工作做得足,連吳摶有可能是左家族長左天霖的私生子這樣的小道消息都能打聽到.

吳摶看上去很年輕,大概在三十歲左右,一臉精干.他舉手投足無不透著強烈的自信,說話吐字清晰,從容不迫.

"我們今天來,是希望能找到一位實力出眾制卡師.在開幕式上,需要特殊的光影效果.為此,我們還專門請來威爾卡影公司著名的創意總監華偉.相信《夏日之語》這部卡影大家一定看過,華偉先生便是這部卡影的編劇.華偉總監將擔任這次開幕式的總策劃,我們現在需要一到兩位實力出眾的制卡師.我們給出的條件是,每位制卡師的報酬為五百萬歐迪!"吳摶伸出五根手指,一臉微笑地看著下面.

台下頓時一片嘩然,五百萬歐迪的報酬,在整個業內,絕對算得上天價了!

看著下面嗡嗡亂成一團的制卡師們,吳摶居高臨下,一種滿足感在他胸中油然而生.他這次接手這個任務花費了相當大的力氣,如果能做好,對他將來在家族的發展大為有利.但是如果做不好,那對他來說,就相當麻煩了.左家內斗之嚴重,遠超出別人的想象.左亭衣倒沒人敢惹,但其他晚輩之間的明爭暗斗,卻從來沒停過.要不然,這次他還用得了到這來請招聘制卡師?

陳暮卻是一驚,《夏日之語》?那不是……

他的目光立即轉到身旁的雷子身上.

雷子面無表情,他臉頰微微抽搐,雙手死死地攥著椅背,青筋突現!